衆人連忙望去,這才發現趙小川渾身像是被大蝦一般,皮膚呈現着一種血紅色,弓起背脊,發出‘呃呃’的聲音,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他吞噬了靈體,但是卻消化不了它們,現在遭到反噬了!”星兒凝重地說道。

蘭天臉色一變,道:“不行,現在趙小川還沒有打開這裏的封印,絕對不可以出問題!”

說完,蘭天便向着趙小川飛去,想要幫助趙小川梳理體內的鬼氣。

“吼~滾開!”

然而當蘭天剛衝到趙小川身邊時,趙小川仰天咆哮一聲,向着蘭天的腦袋隔空打出一拳。

蘭天感到一股強勁的風壓向着自己襲來,連忙身體一側,想要躲過攻擊。

不過還沒等他完全側過身子,頓時感到肋下一痛,然後“咔嚓”一聲,自己的肋骨變短了,而他整個人也已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出去。

“竟然如此的強大?甚至連蘭天都不是趙小川的一招之敵?”諸葛第一震驚的叫道。

隨即她看着眼前的血霧,驚呼一聲“小寶”,然後一頭扎進了血霧。

諸葛第一看到眼前的場景,臉上變得難看騎來。

就在這時,一聲龍吟聲從天空中響起,然後一條巨大的黑龍張着大嘴向着血霧中站立的趙小川俯衝而去。

“大寶?這個死小子想要做什麼?”

諸葛第一看到黑龍後,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不由大聲叫道。

郝大寶想要做什麼?

顯而易見,他想要救趙小川!

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趙小川體內的那個小人也就是他的靈魂被自我封印了,那麼就喚醒他!

至於怎麼喚醒他?非常簡單,那就是用打醒他!

雖然歐陽告訴他最好的方法是動之以理,曉之以情,不過對於郝大寶這個‘粗人’來將,說道理很明顯不是他所擅長的!

“與其浪費那些口水,還不如打醒小川呢!”

抱着這種心態,郝大寶用龍骨化作黑龍俯衝而下,巨大的氣流頓時吹散了空中瀰漫的血霧,而原本正在對付着場中衆人的趙小川也注意到了郝大寶。

仙墟 “小川,你醒醒吧!這樣的力量還不如沒有!”郝大寶大聲喝道。

趙小川沒有回答,但雙手卻控制着兩個血色漩渦,一左一右向着中間的郝大寶撞去。

“吟!”

黑龍長吟,飛天而上,直至大廳的穹頂在停了下來,而兩團血色漩渦對撞在一起,立刻化爲一團。

郝大寶從上至下望去,彷彿看到一潭血泉不斷地翻滾着。

“吼!”

正當郝大寶正在打量眼前的血泉時,一聲巨大的獸吼聲驟然響起。

只見一道血色人影帶着帶着一張面具,手中拿着血霧幻化的大刀向着自己看來,而且這道血色人影像是導火索一般。

越來越多的帶着面具血色人影和血色獸影拿着形形色色的武器,口中不斷地咆哮着,好像發了瘋一般向着自己飛奔而來。 七彩鑽戒,起拍價,三個億!

這個價格,恐怕也只有中海的一流家族,才有資格參與競拍,至於一般的二流家族,恐怕只有看的份兒。

坐在包廂內的秦穆然,悠然道:「七彩鑽戒,看成色,似乎並不怎麼好,居然敢要這麼高的價格,果然,拍賣行業的水,真是不淺。」

放下手中高腳杯,陸傾城也凝視一番,畢竟她也是個女人,女人這種天生愛美的生物,對於這種東西,多多少少都要感些興趣。

「我記得幾年前,在日內瓦拍賣會上,一顆14.62克拉的奧本海默藍鑽,就曾經拍賣出四個億的天價,這顆七彩鑽戒,成色確是不敢恭維,但因為天然七色,很罕見,這個價格,也還可以接受……」

陸傾城對於這枚七彩鑽戒,確是有點兒心動,此刻她內心甚至有些憧憬,希望秦穆然能為她拍下來。

但身為盛康集團的總裁,職場女強人,這種話,又不能像一般小女人一樣說到明面。

楚娉婷言道:「陸總,想不到您對鑽石還蠻有研究。」

「略懂一二而已。」陸傾城回道。

「陸總,我看你是謙虛了。」

話音落下,楚娉婷目光看向秦穆然,戲謔道:「秦小弟,今天來這裡,你不打算拍件什麼送給陸總嗎?這樣可不好……」

秦穆然故作一本正經。

「我們家,我老婆管錢,這事兒,你得問我家媳婦……」

陸傾城雖然知道秦穆然的話,一句也不能信,可心裡還是美滋滋的,至少當著外人面,秦穆然是給足了自己面子。

可好聽話又不能當飯吃,他秦穆然真的只是拉自己來看一場拍賣會而已嗎?

在秦穆然看來,這枚七彩鑽戒,雖然珍奇,卻還入不了他的法眼。

他今天的目標很明確,可是天之痕。

拍賣場下,一片嘈雜,卻並沒人喊價。

一流家族,多是沖著天之痕而來,沒人願意在一枚鑽戒上浪費資金。

二流家族,則是根本沒有這個空閑資金。

紀凌風笑道:「小姨,看來你這個同學的這場拍賣,要不完美了。」

「怎麼講?」

「看場上的情況,這枚七彩鑽戒,怕是要流拍呀!」

紀凌風邊說,邊朝著拍賣台興緻勃勃看去。

在陸傾城和楚娉婷看來,或許紀凌風是在打量那枚七彩鑽戒,但同為男人的秦穆然,還是看透了紀凌風的小心思,他的注意力,全是放在了陳雅玲身上。

對於一名拍賣師而言,流拍雖然是常有的事情,可在一些高級拍賣師眼裡,每次流拍,都是自己的一次失敗。

秦穆然笑道:「小風,你還是太年輕了。」

紀凌風疑惑:「然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拋磚引玉,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嗎?」

此刻,秦穆然已然看透陳雅玲的手段。

其實今晚這場拍賣會,所有競拍品,不過都是一個陪襯而已,包括這枚七彩鑽戒,也只是價格提高的過渡手段。

紀凌風仍有不解,而楚娉婷卻不禁一笑,言道:「看來,還是秦小弟你見多識廣。」

格林酒店是自己一手經營的地盤兒,而陳雅玲又是自己的大學同學,今晚這場拍賣會,楚娉婷再了解不過。

天之痕水晶項鏈,大夏內外,獨一無二,價格更是高到恐怖的境界。

陳雅玲作為行業知名拍賣師,她要做的,就是讓人接受這個天價。

而一步步將價格抬高,則是最簡單也最常用的拍賣伎倆。

所以,這枚七彩鑽戒會不會流拍,根本決定不了今晚這場拍賣會的成敗,它的出現,不過是為了接下來天之痕做價格鋪墊而已。

而此刻拍賣場上,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儘管仍沒人喊價,但站在拍賣台上的陳雅玲,依舊面帶迷人微笑,神情鎮定自若。

這一切,也盡在她的意料之內。

「各位尊貴來賓,這枚七彩鑽戒,產自西方埃爾多山脈的極品鑽石,難道大家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坐在最前排的李家大少爺,李旭陽,喊道:「陳小姐,本少爺要拍的可是天之痕,誰會拍這麼一塊兒破石頭?」

陳雅玲莞爾一笑,一個笑容,便讓李旭陽看的有點兒迷失自我,更讓他下定決定,今晚一定要拍下天之痕,將陳雅玲搞到手……

「李少爺不虧是一流家族的大少,說話果然豪放。」

「既然如此,我那宣布,這件競拍品流拍。」

陳雅玲轉身示意,幾個副手將七彩鑽戒剛要準備收走,台下卻有人喊了一聲。

「三個億,我拍下了。」

話音落下,拍賣場立刻沸騰起來,所有目光都朝著聲音響起方向看去。

會場內,一片議論不休。

「二號?那是誰啊?」

「不知道?難道是李家嗎?又或者是孫家?中海一流家族,也就那麼幾家……」

「不可能,李大少爺親自在場,他要拍,肯定自己喊價了,畢竟,他怎麼會錯過這種炫富露臉的機會呢?」

……

眾人目光看去,那是一名正裝人士,不難看出,他並非幕後的真正競拍者,不過只是一個幫忙喊價的下人而已。

這時候,就連站在拍賣台上的陳雅玲,都有些意外。

「二號,七彩鑽戒喊價一次,還有追價的嗎?」

「三個億,一次!」

「三個億,兩次!」

……

「成交!」

在一片驚訝聲中,一錘落下。

而此刻,在秦穆然的包廂內,桌上的高腳杯,燈光映紅,已見杯底。

陸傾城看著那枚七彩鑽戒成功拍賣,不禁微微嘆口氣。

她雖然嘴上說的不關心這些東西,但在內心深處,又怎麼可能真的不關心?

「老婆,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秦穆然問道。

「沒什麼。」

陸傾城語氣盡量掩飾內心的不悅,可還是逃不過秦穆然的雙眼。

「老婆,不就是一枚破鑽戒嗎?哪兒能配的上你,待會兒我一定送你一個驚喜。」

「誰要你的驚喜?」

坐在一旁的楚娉婷好奇道:「不過,這個花三億拍下七彩鑽戒的人,到底是誰?還真是讓人有些好奇……」 “這是幻象?”郝大寶疑惑的看着眼前逼真的血影,直至刀鋒劈在黑龍的身上溜出一簇火花他才瞬間反應過來。

“該死的,這些都不是幻象,而是真實存在的!”

郝大寶大叫一聲,連忙向着那譚血泉望去,發現越來越多帶着面具的血影從中飛出,不一會兒便將整片天空中擠得滿滿的。

而趙小川則像是一個大將軍一般,站立在那些血影當中,冷漠地看着他,眼神中不含一絲感情。

“如此多的血影擁擠着整片天空,根本沒有空隙進行閃躲,看起來只能硬拼了!”

郝大寶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暗道。

緊接着他的目光和趙小川的目光在空中匯聚,心中想起當初趙小川將龍骨還給自己的情景,大聲喝道:“小川,我會向你證明龍骨只有到了我這裏纔會發揮出最大的威力,而我纔是龍骨的真正主人。

蘭天轉頭看向諸葛第一,疑惑道:“這郝大寶瘋了吧?雖然他有龍骨,但是想要戰勝現在的趙小川明顯不夠看啊!”

諸葛第一罕見的沒有反駁,而是泳衣中複雜的眼光看着郝大寶,心中暗道:“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大寶還是一點沒有變,還是那麼急於證明自己,那是那麼的..自卑!”

隨着郝大寶的大喝一聲,他掌控的黑龍的背脊從頭到尾亮起一道光線。

原本紋路清晰地鱗甲像是波浪一般抖動起來,一陣金鐵交鳴的聲音漸漸地響動起來,而周圍空間的空氣似乎受到了鱗甲震顫的影響,也加逐漸在天空中向着四周擴散出一道道細密的波紋。

隨着波紋越來越明顯,一道道雲氣憑空隨着波紋出現在空中環繞在黑龍的周圍。

“那些雲氣是什麼?精神力化爲的絲線麼?爲什麼會出現那種狀態?”諸葛第一驚訝道。

蘭天道:“不太清楚,畢竟九龍印神祕莫測,每一種都有着獨特的功能!龍骨更是說不準!”

正當蘭天和諸葛第一討論時,軒轅鐵隱隱感覺有股強大的威壓從郝大寶的身體中透出,漸漸籠罩了整個空間。

而當軒轅鐵意識到這種威壓越來越大時,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無法動彈了。

“大人,救我啊!”軒轅鐵掙扎了半天,還是沒有解開身上的束縛,只好大聲向趙小川求救道。

趙小川轉頭看向軒轅鐵,冰冷的眼瞳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軒轅鐵看到趙小川的一對蛇瞳,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然後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又可以動彈了。

“這兩人一會兒的戰鬥已經超越了我自身的境界,在待在這裏我會有危險的!”

軒轅鐵立刻意識到兩人間的戰鬥不是自己可以插手的,連忙後退了幾十丈,感到那股威壓無法再禁錮自己,才停了下來看向場中的變化。

郝大寶看到趙小川僅僅只是一眼就救下了軒轅鐵,眼神中閃過一絲驚異,但很快便又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兩人的戰場中。

“風起!”

三國狼煙行 黑龍仰天長吟,發出的明明識龍吟聲,但卻似乎所有人都聽懂了這聲龍吟的意思。

隨着這聲龍吟聲由低到高,越來越高,一陣微風憑空產生,同時隨着聲音越來越高,強度也越來越大,逐漸升級爲狂風,旋風,暴風。

飛沙走石,鬼哭狼嚎,巨大的狂風開始在空中呼嘯起來。

原本瀰漫在空中的血霧漸漸被吹散,一句句乾屍出現在人們眼前。

軒轅鐵眼皮一跳,他看着地面上佈滿的乾屍,粗略的算了一下,這其中原本歸順趙小川的人羣中至少就有四分之三。

“竟然通過血霧吸收了這麼多御鬼士的力量,難怪我感覺趙小川有些怪怪的,原來是受到了反噬啊!”軒轅鐵心中暗道。

同時剩下的三分之一御鬼士看到眼前的情景,頓時發出一陣驚恐的叫聲,並且和趙小川拉開了一大段距離。

“雨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