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了,別說了,還是先救人吧……”

“對,人命觀天呢。”

“這種人以後會被教育的……”

男醫生是怒不可遏啊,姜超在他眼裏,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這是啥行爲?

嚇唬別人嗎?

男醫生猛地站了起來,女醫生趕緊跪在地上繼續做心肺復甦。

“既然你這麼說!難道你的醫術很高明嗎?!那你來救病人啊!”

此言一出,也是得到了乘客們的認同,他們不斷地點着頭,卻是再也沒人說話了。

姜超淡淡道:“我都說了,壽由天定,他這樣也不是我造成的,我憑什麼要救他?”

搞笑!

最關鍵的是。

姜超現在在飛機上,手機是關機的,就算有訂單,他也收不到。

男醫生一愣。

“你懂醫?”

如果不懂的話,姜超不會這麼說。

可但凡懂醫的人,也說不出這種喪心病狂的話呀。

“當然。”

男醫生算是明白了,姜超很有可能就是那種不世出之高人。

的徒弟。

有那麼一部分強悍的醫修,他們的醫術都十分高明,但性格古怪,想讓他們出手救人,那是得講條件的。

然而,這所謂的條件,並非單指錢財。

都看過射鵰英雄傳吧?

類似黃藥師那樣的性格。

男醫生想也沒想。

“先生,如果您真的懂醫的話,請您務必要出手救救他,因爲每一條生命都十分珍貴。”

他的眼神十分真誠,整個飛機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名好醫生。

“求他幹嘛?”

“就是,他懂個屁。”

“這纔是有病亂投醫呢。”

姜超沒去搭理那些乘客了,而是淡淡說道:“我說的很清楚了,這件事,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忽然,女醫生喊道:“有心跳了!有了!”

男醫生趕緊爬在中年人心口上聽着。

所有人都高興了起來,就像是打了一場勝仗似的。

在這個時候,他們深深的意識到,自己是一名華夏人。

這種羈絆與生俱來!

男醫生的眉頭皺了起來。

心跳是有了,但十分微弱,似有似無。

“大家都保持安靜!病人還沒有脫離危險!立刻找最近的機場降落!”

此言一出,場面再次恢復了安靜。

忽然。

“不行!還是去尚海!”

那女祕書喊了起來。

男醫生不解道:“小姐!現在去尚海還需要兩個多小時!病人現在太危險了!很有可能等不了那麼久!”

女祕書神色緊張道:“木總來之前就一直在說,這世上唯有鬼神道醫能救他!我想多問,可木總根本不說!”

這句話忽然引起了李緣霸的注意。

鬼神道醫。

這特麼不就是清然主管嗎?!

李緣霸看向姜超。

“董事長……你怎麼睡着了?!”

姜超一驚,迷迷糊糊道:“啊?到了嗎?”

誠然,昨晚跟那個林塵大戰了半個回合,大清老早的又讓李青雲給震醒了,姜超根本沒睡好。

“你聽到了嗎?那位小姐說清然主管能救他!”

姜超鬆了口氣,整個身子再次軟了下來,心不在焉道:“那就讓他們去找老鬼啊,你讓我睡會啊……”

一天天的。

煩都煩死了。

女祕書頓時嚇了好大一跳。

從李緣霸的話當中,他能知道,這所謂的“清然主管”,就是鬼神道醫本人。

而姜超口中的“老鬼”,同樣也是他。

莫非他們和鬼神道醫走得很近?

“小姐你好!請問您認識鬼神道醫前輩嗎?!他退隱江湖幾十年了!從來沒人知道他的下落!”

看着女祕書那認真的模樣,沒人覺得她在胡說八道。

難道這個冷血男,和他邊上的美女,真的認識這什麼所謂的高人?

男醫生心中暗自腹誹。

那個鬼神道醫,一定是位醫術通天的人,而這個年輕人張嘴就叫他“老鬼”。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輩分呢……

他也想不明白。

李緣霸是個外冷內熱的人,表面上看上去十分高冷,猶如冰山美人,其實內心是很善良的。

她正要開口。

姜超卻是閉着眼睛,清了清嗓子。

李緣霸知道,姜超不讓自己往外說。

很好理解。

清然因爲身懷鬼門十三針,在江湖上有不少人都眼紅。

飛機上人多口雜,李緣霸隨隨便便就說出去的話,勢必會給公司帶來麻煩。

姜超並不是怕麻煩,而是如今時機不對。

蒐集神仙肉的妖怪沒找到,袁曉貝的下落也不清楚,如今姜超似乎又得罪了李青雲。

這個節骨眼上,如果各大門派蜂擁而至。

對輕塵公司有半點好處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要休息了。”

李緣霸將身子轉到右邊,背對着所有人。

那些乘客嘴上不說,心裏活動卻十分豐富。

шωш ◆ttka n ◆CO

媽的,又是一個無情的人!

虧她長這麼好看,沒想到是這種人!

這種表子我見得多了!

女祕書趕緊走到姜超跟前。

“先生!您一定知道鬼神道醫前輩的下落,還請您大發慈悲告訴我吧!”

他們昨晚到的陝溪,想要尋求方術世家家主,孫國傅的幫助,因爲方術中有醫術,而且很厲害。

怎料,孫國傅身體不適,不能見客,孫家的人便讓他們走人了。

女祕書名爲葉嵐,跟着木謙三年了,最近木謙得了一種奇怪的病,發作時會頭暈目眩,甚至昏迷,醫院根本治不好。

但吐出黑色的血,今天是頭一次。

“我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要休息,你別煩我。”姜超也轉向了右邊。

“噗通”一聲。

葉嵐當場給姜超跪了。

“先,先生,我求您了!木總人真的很好,您如果知道鬼神道醫前輩的下落,您就告訴我吧!”

葉嵐當初剛進公司的時候,受到了不少人的排擠,各種欺負,是木謙在人羣中發現了她。

並且將其提拔成祕書,在生活上對葉嵐也十分照顧。

兩人根本不像是老闆和員工間的關係,反倒像是大叔叔和小姑娘。

葉嵐早年喪父,幾乎沒有得到半點父愛。

也是個可憐人。

шшш⊕ттκan⊕¢ ○

這一跪。

姜超頓時覺得頭皮發麻。

“你給我站起來!” 跪拜這東西,是不能胡亂承受的,前文交代過。

如今這突如其來的一跪,也是把姜超弄的措手不及。

乘客們再次不爽了起來。

可以說,他們從來沒見過姜超這種人。

太噁心了!

葉嵐抽泣着,搖着頭。

“不!您今天不告訴我,我就不起來!先生!我求求你了!我可以答應你的任何條件!”

姜超來勁了。

“條件?任何條件?”

看着姜超那小眼神,男醫生也勸阻道:“小姐,你,你冷靜冷靜……”

男醫生算是明白了。

姜超就是個身懷異能的古怪人。

葉嵐若當真答應了。

姜超指不定會幹出什麼禽獸事兒呢。

男性乘客們已經非常憤怒了。

姜超這王八蛋分明是趁火打劫。

這什麼狗屁鬼神道醫,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能把人救回來!

“沒錯!任何條件!”葉嵐咬牙說道。

說這話的時候,她已經把最壞的結果給想好了。

大不了。

是吧?

洗一洗就是了!

姜超是真來了興趣,他正要起身。

李緣霸卻是不動聲色的拽住了姜超的袖子。

“幹什麼?撒開。”姜超想撥開李緣霸的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