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說得有些惱火,傅歆冷哼了一聲,不客氣地說道:「我是不良,還是淑女,跟你有半毛錢的關係!你放我下來,你個臭流氓!」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幾分鐘之前我剛剛救了你。」在莫琰這個常年喜歡生活在自然中的人來說,他方才看到的一幕,完全可以用「野豬攻擊小松鼠」來表達。

「是,是。」傅歆不耐煩的說道:「那又怎麼樣?我又沒有逼迫你去救我,你還想讓我以身相許不成?」

莫琰想了想,鄭重地點了點頭,說道:「我倒是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

「你……你個臭不要臉的。」傅歆覺得,眼前這個看起來冰山臉的冷酷男,實則是個腹黑的大野狼,她跟他鬥嘴,完全不是對手。

心裡還在為白天的事情生氣呢,她又開始在他的懷裡撲騰了起來,簡直要上演一部武俠大片了。

莫琰出奇的有耐心,隨便她折騰。

不到半分鐘,傅歆已經氣喘吁吁,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揪著他的衣領,憤恨地說道:「你這個人怎麼就是陰魂不散呢?我到底怎麼招惹你了?」

「招惹?倒是挺不錯的一個形容詞。」莫琰點頭表示贊同她的說法。

嘛,他當然知道,小松鼠么,即使每天都來偷點東西吃,卻也是很難馴服的。

有些事情,得慢慢來。

傅歆被他氣得,眉毛都要挑到天上去了。

這時候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走到了他們的跟前,莫琰先低頭對她說道:「你的裙子背部裂開了,如果再折騰下去的話,裙子會被撕爆的,你打算讓我這麼做嗎?」

她驚恐地瞪大了眼睛,盯著面前這個可惡的男人。

穿著西裝的男人在莫琰的耳邊嘀咕了兩句,他的臉上閃過一絲陰沉,讓人覺得可怕。

傅歆不由地打了個哆嗦,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她……如果這個時候說,她的車子被刮花的事情,是不是會被吃掉?

莫琰明顯地察覺到了在他懷裡待命的小松鼠,此刻的緊張神情,他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難道他真的有那麼可怕?

「哎呀呀,哎呀呀。」莫成宇的出現,及時的打破了所有的僵局,他一手扶著腰,一手提著西裝外套,齜牙咧嘴的從包廂里走了出來。

快穿寵夫系統宿主有點冷 走到了他們兩個的身邊,莫成宇似乎根本不好奇,莫琰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他們兩個並不相識。

他把西裝外套往傅歆的身上一蓋,對莫琰說道:「哎呀呀,剛剛真是謝謝這位英雄出手相救啊,不過現在能把我家可人兒還回來了吧?你絕對不想跟她扯上關係的,她就是只養不熟的小狼狗啊。」

「你才小狼狗!」傅歆一記飛踢,一腳踹在了莫成宇的腰上。

他哎喲一聲,差點摔倒在地,裝作哭泣的聲音,悲痛地說道:「可人兒你怎麼如此對待你的小情郎呢?在包廂里的時候,是不是你死皮賴臉的喊我老公的?還有,被踢我腰,我可能閃著腰了,哎喲喂,痛死我了,快,送我去醫院急診。」

「送你去急診?我比較樂意送你去停屍房呢!」傅歆作勢要撕爛他的嘴巴。

喊他老公?還不是情勢所逼迫。

莫琰來回的看了一眼他們兩個的互動,微微地蹙起了眉頭,扭頭對著身旁的黑西裝男人耳語了幾聲。

男人沖著他點了點頭,轉身走掉了。

他也輕輕彎身,把傅歆放在了地上,給他穿上了莫成宇的外套。

他的動作很輕柔,她還在折騰著呢,被他突然放在地上差點跌倒。

莫琰輕輕一笑,在她耳邊柔聲說道:「趁著衣服還沒爆開,我勸你還是早點回家吧。本來我要送你的,可是現在我有點事情要處理。如果你還要鬧的話,我就把你關起來,等我晚上忙完……」

「不用!謝謝你的好意!」傅歆馬上打斷了他的話,不客氣地翻了個大白眼,對他兇巴巴的說道:「哼,你別以為今天你給我解了圍,我就會感激你。這也只不過和你女人今天對我做的事情相抵消了而已!以後我們互不相欠,我不會找你,你也別來找我!真是太倒霉了我……」

她說著,拽著莫成宇就走。

莫成宇一臉悲痛,大喊著:「不行!慢點!我的腰!我的小嫩腰!」

「我的女人? 輪迴千年之淚 做的事情?」莫琰站在原地,看著他們兩個往外走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這裡面似乎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呢。

到底是什麼呢?

他還沒來得及細想,那個穿西裝的男人又走了回來,在他身邊耳語了幾句。

他點了點頭,轉身和男人一起進入了黑暗之中。

第十八章裝,接著裝

傅歆剛拽著莫成宇走到酒吧的門口,他就要賴在地上不起來了。

圓眼一瞪,小腰一叉,她大大咧咧地站在那裡,氣憤的說道:「你走不走?」

「我不走。」莫成宇委屈地嘟著嘴巴,他從小就是個小可愛,臉長得特別的年輕,哪怕和傅歆差不多年紀,可站在她身邊和弟弟一樣。

他穿上中學的校服,是完全可以混進學校里去的。

那娃娃臉,那大大的眼睛,特別是白嫩嫩的皮膚,活脫脫一隻可愛的小兔子。並且他超級的瘦,擁有所有女人的公敵技能:干吃不胖。

一頓飯吃一鍋米飯,都不會發胖!

從小他對著傅歆一個撒嬌,她就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莫成宇對她也是百般依賴、百依百順的。她就一直把他當親弟弟一樣帶著,一副大姐頭的樣子,所以他受欺負了,她第一個會衝出來的。

莫成宇天生的自然卷,頭髮不用打理就是韓星范兒,戴著墨鏡走在街上時常會被誤認為是明星,而遭到妹子的圍追堵截。

再加上他、我見猶憐的樣子,那雙水汪汪的眼睛,連男人都不是對手。

要不然兩個人打賭,他輸掉之後,帶著假髮在機場等她,被幾個外國大帥哥搭訕呢!他拿著電話沖她顯擺的樣子,讓傅歆真的恨得咬牙切齒。

莫成宇從小最大的樂趣,就是把拜倒在他「石榴裙」下的人,丟給另外兩個好朋友。恰巧一男一女,還真是特別的方便。

後來是消停了很久,不過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以來,莫成宇又再次擔任起了媒婆的角色,源源不斷的歡迎會就是他的幌子。

「寶貝小小歆,剛剛那個男人,我覺得特別的man啊!沒想到沒有我的幫助,你也能夠找到男人么!」

傅歆氣呼呼地掐腰站在酒吧門口,心想著怎麼教訓一下這個不長記性的莫成宇呢,他倒是先臭不要臉的開始說話了。

「我覺得那個男人相當不錯,不管是從面相還是從身材上,即便不能當情侶,當個床友還是不錯的,你覺得吶?」

「你要是想跟他當床友,我不會攔著,你放心我不是你們兩個之間的阻礙。」傅歆翻了個白眼,瞧都沒有瞧他一眼。 莫拉比一下子蹦躂了起來,他沒有之前那個男人的高大,身高不足一米八,不過在一米七里的人算是高的了。

特別是那油條的細長身材,顯得他格外的高。

「哎呀呀!」捂著腰,他嘟著嘴巴說道:「我可是直男!標準的直男!你不要總污衊我,以後我找不著老婆,我就真把你當老婆,反正你老公都喊了,我這裡可是有錄音的,我馬上拿給姥姥聽,好讓他老人家放心你的終身大事。」

傅歆瞥眼瞄著他,發覺他正在晃著手機。

她擰緊了眉心,湊到了他的跟前,不爽地說道:「你還有閑情錄音?果然在包廂里你是裝的是吧?你這天天的惡作劇也真是夠了,我分分鐘和你絕交啊!」

「叫囂了二十多年都沒有成功,我知道你是捨不得我的。再說,我是為了你好呀,你應該從那件事情里走出來了,都過了一年多了。」莫拉比就是個十足的腹黑混蛋,特別喜歡看的就是身邊人的熱鬧,各種的挑起「戰爭」不斷。

他很瘦弱,但是他絕對的很強。

以他這種性格,竟然還能夠愉悅的成長到二十多歲這一點,就可以知道了。

傅歆煩躁不堪地回應他:「我不用你管。」

「不不不,這絕對的不是管教,這是我對你深沉的愛啊!」莫拉比說這種肉麻的話,從來不覺得噁心的。

倒是讓傅歆每每都要起上一層又一層的雞皮疙瘩。

她不管莫拉比,想要走人。

「我的老腰啊,你不能不負責任啊!你忘記了剛剛我們兩個……」莫拉比臭不要臉的吼聲,引來了周圍經過的人各種側目。

這個位於黃金地段的酒吧,是海城非常有名的地方,來來往往的人都不少。

傅歆才不想管他,讓他可憐兮兮的在天橋下面孤獨終老,是她終身的夙願。

莫琰在嘚瑟著從酒吧里走出來的時候,剛好看到傅歆伸手攔了輛計程車,打開後車座順手把莫拉比整個塞進去的畫面。

那場景,簡直就是辣手摧花啊。

傅歆才不介意莫拉比的老腰是不是真的斷了,斷了格外的好,省得他最近一個勁的整幺蛾子。

不管莫拉比是不是可憐兮兮地大吼大叫的,讓她把他弄下車去,她還是堵在車門外面,敲了敲司機的窗戶,告訴了他地址,讓他趕緊開車把那個大麻煩帶走。

拍了拍手掌,滿足的看著計程車遠去的背影,她呵呵一笑,準備轉身開車回家去,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她已經累覺不愛了。

剛一個轉身,她差點跟站在身後的人撞個滿懷。

他站得離她太近了,近到她差點把鼻子撞歪掉。

等傅歆不爽地捂著鼻子,抬頭看了一眼,反而驚訝地說道:「是你?!」

「看來美女還記得我呢,真是讓我誠惶誠恐啊。」莫琰甩了甩頭髮,今天為了打扮得成熟點,他可是噴了半瓶髮膠的,和早上乖乖的校服學生樣子,絕對不一樣。

讓莫琰沒想到的是,下一秒鐘,傅歆就拽住了他的手腕,往旁邊的停車場奔走。

她一邊走一邊說道:「你個小孩子,成年了嗎?就在酒吧里混,這樣非常不好,知道不知道?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吧。大晚上的,你不好好的學習,乖乖地睡覺,你在這燈紅酒綠里,湊什麼熱鬧?」

莫琰偷偷揚了揚嘴角,今早發現的這個女人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啊,真有趣呢。

「剛剛在門口的那個男的,是你男朋友嗎?」他沒頭沒尾的突然問道。

兩個人說話間已經走到了傅歆的甲殼蟲旁邊,她開車門的功夫,扭頭看了他一眼,黑暗中,他的那雙深邃的眼睛,閃著狡黠的光。

第十九章是你?!

傅歆微微蹙眉看著他,不知道他葫蘆里賣得什麼葯,隨便應付著說了一句:「嗯?小孩子家家的,管難么多做什麼?」

莫琰馬上低垂了眼角,樣子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站在那邊揉著衣角,一副受了欺負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把他怎麼樣了呢。

往周圍看了看,為了防止別人誤會,傅歆撓了撓後腦勺,無奈地說道:「真是怕了你了,今天早上就應該知道,你個小屁孩子,不是個省油的燈。你說得是那個扶著腰被我塞進車裡的男人?」

莫琰立即點了點頭,如同可愛的小狗。

傅歆深吸了一口氣,覺得現在這些小年輕實在是太厲害了。她轉身面對著他,說道:「不是,行了吧,那是我的發小。」

「嗯……這個答案我倒是很滿意呢。」他往前走了幾步,抬起手來,把她框在了他的懷抱里。

此刻傅歆背靠著車,前方是莫琰。

莫琰比她高一些,但是沒有高到她需要仰頭的地步,所以現在他們兩個的姿勢,是她只需要稍稍往前傾一下身子,就可以吃他豆腐的狀態。

她有些懵,怎麼最近這些男人,都這麼喜歡壁咚嗎?

早上在療養院遇到那個,個頭比較高,她一個仰頭都可以撞在他的下巴上。現在這位,個頭算是在同齡人里比較高的了吧,還一臉的可愛相。

「既然你沒有名花有主,不如我來佔個空座?」莫琰露著可愛的虎牙,笑著。

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 傅歆沒好氣地笑了一聲,兩隻手疊在一起,放在了他那張小臉上,把他一下子推開了,接著說道:「你當是上自習室呢?還要佔座。」

她直接轉身打開車門,進了駕駛座,系好了安全帶,打開車窗問他:「你到底上不上車?」

莫琰微微歪著腦袋看著她,狡黠一笑說道:「邀請我上車,你就不怕嗎?」

「我怕什麼。」傅歆不客氣地說道:「怎麼看我都比你大個五六歲吧,吃虧的是你,又不是我。」

他一怔,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差點笑出聲來。

這種毫不掩飾的女人,現在真的是稀有品種了吧。

莫琰坐在了副駕駛的座位上,在傅歆眼神的強迫下,系好了安全帶,她發動車,輕巧地一個甩尾,從車位掉頭出來了。

根本沒有想到她的車技如此高超,莫琰的下巴差點掉下來,他驚詫地看著她的開車淡定地樣子,問道:「你是……你是賽車手嗎?倒是很帥氣耶!」

「愛好而已。」傅歆轉動著方向盤,對他說道:「按上導航,我並不熟悉這裡的道路。」

「我就是活體導航。」莫琰抬手指了指前方的路,繼續問道:「你不在這個城市生活?」

「嗯,不過以後會在這裡的。」傅歆在他的指引下,穩穩地開車行進著。

莫琰對她的事情都很感興趣,但是他發覺,不管怎麼代入話題,她的回答都是輕描淡寫的。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魅力太過於不夠了,竟然讓她一點興趣都提不起來。

難道明天應該去做一個皮膚護理?

兩個人在車裡迷之沉默了一段時間之後,莫琰別彆扭扭地問道:「我一直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我叫莫琰。」

「未央?倒是一個好聽的名字呢。」傅歆覺得他可愛,卻又是那種弟弟一般的感覺,所以對待他的時候,口吻會不自覺的溫柔下來:「我叫傅歆。」

莫琰一下子來了精神,滔滔不絕地說道:「傅歆啊,說起來我今天也見了一個姓顧的女人。不知道你知道嗎?最近大火的商業界新星,叫金曦的吧。我發現了什麼,你絕對想不到呢。」

從在酒吧里,看到那個背影的時候,傅歆心裡就覺得不太對勁了。

那身影讓她覺得異常的熟悉,哪怕只看到了一眼。

後來急急忙忙地走,遇到莫琰也是非常突然的,讓她沒有仔細地去想,現在一看,她在酒吧里見到的背影,可不就是他么!

「你發現了什麼?」她蹙眉問道。

「今晚在茉莉餐廳三樓,我看到金曦……」莫琰剛要說,可又閉上了嘴巴,他微微一笑,接著說道:「不,我不是那麼八卦的人,這也沒什麼好說的。」

可是他的話完全引起了傅歆的興趣,她猛得一轉方向盤,差點撞在路邊的路牙石上!

「是你?!」她驚恐地問道。

她沒想到,她代替金曦去茉莉餐廳,見得人竟然是他?!

她一直在想,那個場面,那個測試,怎麼都是一種變態的相親吧。

可再讓她去猜測,她都不會想到,金曦竟然是和一個小孩兒相親?這個莫琰看起來,頂多十六七歲,距離能夠結婚的年齡還有一段距離。

怎麼,金曦竟然有興趣玩少年養成計劃?!

這個莫琰到底是什麼身份,能夠讓金曦去茉莉餐廳,能夠讓舅舅和小舅媽親自來求她,能夠讓老太太都開了金口。

這就是老太太給她找得靠山嗎?

這個靠山……太嫩了吧,特別容易倒塌啊!

傅歆一時之間,腦袋裡接受了太多的訊息,快要爆炸冒煙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