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先生抖了抖青袍,望了望那些離去的儒衫,目光落在孔老三身上,微微一怔,「你是和梁兄一起的那位兄台么?這麼晚了還沒回去?」

「閑來無事,一個人走走罷了。剛剛那幾人是……」

「呵……文人相輕,自古而然,沒什麼奇怪的。當初遊學天下時,曾經去過後周,汴京呂太傅曾說過:書生誤國、文人亂政。起初還不理解,如今倒是有幾分明白了!」

裴先生搖了搖頭,自嘲一笑,擺了擺手,道別一聲,踉蹌著步子轉身離去。

「你小子還愣著做什麼,趕快前往後周一行,既然包里客那樣說,定然有著道理!」

紫府中,鬼雲子催促道,聲音中透出一抹急切。只是聽到這話,孔老三麵皮微微一抽,沒好氣的道,「前輩說的輕巧,如今世俗百萬兵甲廝殺征戰,不出意外,仙門調令很快便要下達,這個時候前往後周給人當下酒菜么?」

孔老三搖了搖頭,不再理會明顯有些失了心智的鬼雲子,心頭盤算著回到宗門,交接任務后,便立即閉關潛修,將實力提升上去再說。

只是剛要動身,一道略帶驚疑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趙師弟?你從葬妖古林中逃出來了?怎麼會在這裡?」

聲音中夾雜著一分驚喜兩分驚奇。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孔老三腳步一頓,扭過頭,卻見青靈門獸園的那位付應龍付師兄正疾步而來,身後還跟著一位身著藍袍、面色冷肅的女子。

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了轉,孔老三壓下心頭的好奇,同樣有些意外的開口道,「原來是付師兄。當初葬妖山異變,能夠逃過一劫,純屬僥倖。」

聽到孔老三所言,付應龍同樣長長一嘆,「是啊,誰能想到那葬妖山封印的小魔域會忽然爆發,前往試煉的弟子十不存一,損傷慘重啊!當初未曾見到師弟歸來,並且在陣亡的名單上見到師弟的名字,師兄還傷心了好一陣……」

聞言,孔老三嘴角微微一抽,望了望付應龍身後的那位面色冷肅的藍袍女子,微微一禮道,「師弟見過師姐。」

「你也是青靈門的弟子?」

女子顯然已經忘了孔老三,上下打量了一番,淡淡開口道。

「呵呵,師姐忘記了?當初入門靈根測試之時,還是師姐主持登記的。」

孔老三這麼一說,女子眉頭皺了皺,好半晌后,才想到了什麼,秀眉微蹙,「你就是當初那個被厲師叔帶去青靈門的外門弟子?」

「師姐想起來了。」

「哼,既然同是青靈門的弟子,那就跟我們一起前往後周吧!」

女子似乎對孔老三這種靠關係入門的弟子意見極大,聽到孔老三應承,語氣頓時有些不善起來。

此刻孔老三頗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剛要開口說些什麼,一旁的付應龍已經有些急了,「二姐,趙師弟只是青靈門的外門弟子罷了,如何能夠將他牽扯進來。」

「門中的通告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次試煉出現意外,凡是生還的弟子皆被錄為內門弟子,既然是內門弟子,就應該聽從門中的號令。」

「付師兄,可否先告訴師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門中為何要我們前往後周?」

孔老三神色微斂,有些疑惑的開口道。 六個月前,四國間維持了將近三千年的平靜被徹底打破,大秦、北宋、燕趙三國將近六百萬兵卒分成四股,以一種鋪天蓋地之勢橫壓後周,僅僅半年時間,便連破十九州,戰火所過,聚血成河,屍骨積山,慘烈異常。

四國征戰,修仙界不可避免的牽扯其中,派出仙門弟子前往後周探查消息只是第一步而已。

凡是青靈門內門弟子,實力未達到築基的,皆要前往,並且為了防止這些弟子出工不出力,門中也是下了血本,甚至拿出了築基丹這種能夠令鍊氣弟子瘋狂的東西作為獎勵。

除了青靈門外,另外兩大仙門同樣如此,這種強制性的規定沒有任何情面可講。

客棧中,除了付紫鳶、付應龍姐弟倆和孔老三外,還有兩女一男。

當看到兩女的模樣時,孔老三終於明白付應龍為何會心甘情願的前往後周了。

堯風兒、堯火兒,這對孿生姐妹一年前入門,原本作為剛入門的外門弟子是不用前往後周的,不過自從被青靈門掌門青陽真人收為入室弟子后,直接跨過了外門弟子這道坎,限於門中的規矩不得不走上一遭,也不知是福是禍。

除了姐妹倆外,還有一位二十來歲、身著錦衣,看起來劍眉星目的青年。

眼前青年姓金,名穹風,與孔老三同時拜入青靈門,一身實力竟達到了恐怖的鍊氣九層,讓孔老三好一陣目瞪口呆,不過在了解到這位金姓青年正是當初那位引得幾位長老爭搶的金屬性天靈根弟子后,心頭的不甘倒是淡去了許多。

「這麼說來,我們青靈門已經有許多弟子前往後周了?」

待到付應龍說完,孔老三揉了揉眉心,語氣如常的開口道。

「不止我們青靈門,三大仙門許多弟子早已前往,我們這些人算是最後幾批了!」

聞言,孔老三一時沉默了下來,足足一盞茶后,才緩緩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師弟就隨諸位一道好了,一切全憑師姐吩咐!」

見到孔老三並未拒絕,原本臉色冷肅的付紫鳶神色間倒是緩和了幾分,掃了一眼在座的幾人,袖子一揮,五枚嬰兒巴掌大小、藍濛濛、外圓內方、形似銅錢的玉佩落在眾人面前。

「這幾枚通靈古玉你們自己收好,只要將精血滴入其中便能激活,凡是青靈門的弟子,千丈範圍內便能自動生出感應,遇到緊急情況,可向附近的同門求救。」

===========================

神州浩瀚,無窮無際。

遠古先天生靈大戰後,洪荒大地分崩離析,化為東荒神洲、西嶺妖洲、南渡幽洲、北川寒洲四方天地,以及無數大小不一的海島。

傳送祭壇,接連四方天地的唯一通道,上古洪荒時期,人、魔二族大戰,連接四方天地的上古傳送祭壇被毀壞殆盡,無盡海峽相隔,神魔難渡,四方天地從此斷絕聯繫,到如今,已經有數百萬年之久。

加上能夠開啟傳送祭壇的大挪移法令的煉製之法早已失傳,這種橫跨大陸的傳送祭壇早已成了傳說。

傳送法陣,算是傳送祭壇的精簡版,能夠瞬息之間橫跨千萬里之遙,需要用到傳送令牌,魔劫之前,西嶺大地九大仙門便是依靠這種超遠距離傳送法陣進行溝通聯合。

傳送陣,短距離傳送的一種陣法,建造過程並不複雜,較為常見,傳送時需要用到一種特製的傳送符,即便普通的世俗凡人,符力加持下,同樣能夠安然傳送,當初那位裴先生遊學天下,便是依靠這種傳送陣才得以成行。

此次孔老三等人前往後周,同樣要依靠梨羊城的傳送陣,傳送符的加持下,被隨機傳送到後周三千餘座傳送陣法內。

由於傳送陣的建造地點不盡相同,有的是在繁華的都城內,有的會落在一些窮鄉僻壤,更有些會在荒郊古林深處,傳送地點全憑運氣。混雜到後周普通百姓當中,算是最為安全便捷的一種方法。

=============================

孔老三敢發誓,不管前世今生,眼前這頭斑斕猛虎乃是自己見過最大的一頭,足足接近兩丈長的身子,四肢堪比成人大腿粗壯,騰挪擺動間,巨尾僅僅一掃,手臂粗似的枯木便被攔腰折斷,一隻普通的野獸能夠長到這麼大,倒也少見。

只是眼前這頭兇猛霸道的猛虎此刻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太妙。猛虎周圍,成百上千隻密密麻麻數之不清的劇毒蠍子繞成了一圈,將斑斕猛虎圍困在內。

這些蠍子各個如成人手掌大小,通體漆黑,泛著冰冷的光澤,兩隻似蟹螯的角須幾乎佔據了整個身子的一半,看起來猙獰無比。

不遠處,一位十三四歲,粗布麻衫,左手提著一隻巴掌大小的黑色口袋,右手拿著一隻好似海螺似的東西,背著一隻巨大的蛇皮袋的少年,一邊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一邊不斷叫嚷著「我的黑背」、「咬死那隻大蟲」之類,腔調怪異,夾雜著一些土語,並非純正的官話。少年身後,還有一位八九歲,扎著兩根馬尾辮、粉臉嘟圓的丫頭,左手抱著一隻巴掌大小,灰不溜秋好似兔子般的小獸,右手扯著少年的衣襟,正一臉好奇的望著眼前大戰,水汪汪的眸子滴溜溜亂轉,顯得靈動異常。

此刻雙方的爭鬥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候,斑斕猛虎兇猛異常,一聲怒嘯,巨掌起落間,無數黑背蠍子被掀翻在地,偶爾一兩隻蠍子背巨虎吞進腹內,看的一旁的粗布少年心疼的直跳腳。

「敢吃我的黑背,小爺今天就要吃了你這隻大蟲。」

少年似乎氣急了,怒罵一聲,左手口袋輕輕一揚,一些灰褐色的粉末從中抖落出來,朝著雙方爭鬥處飄了過去,同時右手好似海螺似的東西放到嘴邊,用力一吹,陣陣好似刀子劃過玻璃、異常難聽刺耳的聲音從海螺中傳了出來。

僅僅兩個呼吸間,原本雜亂無章,散作一團的蠍子好似受到了某種命令,悍不畏死的朝著斑斕猛虎攀爬撕咬而去。

這般不計後果的拼殺下,僅僅半頓飯的功夫,原本威猛無敵的斑斕猛虎便醉醺醺的倒地不起,身上傷口無數,更有一些黑褐色的血液從傷口出流出,顯然是中了劇毒。

只是原本將近千隻黑背蠍子經此一戰,已經不足八百之數,少年一邊驅使著餘下的蠍子回到蛇皮袋,一邊叫嚷著「晦氣」「虧大發了」之類唉聲嘆氣的聲音。

令孔老三驚奇的是,眼前少年僅僅是個普通人罷了,不過這操控蠍子的手段,比之那些仙門弟子的御獸術也不遑多讓。

就在少年將這些蠍子盡數喚回,剛要轉身朝著斑斕猛虎的方向走去時,鼻子朝著空氣中嗅了嗅,似乎發現了什麼,一雙如野獸般的眸子忽然朝著孔老三的方向望來。

孔老三來到後周已經足有五天時間了,很不幸,走出傳送陣后,便置身於這陌生的荒林中,眼前這對少年丫頭,還是孔老三來到這後周最先遇到的兩人。

深山老林中,偶爾幾聲禽鳥獸吼聲傳來,更添幾分靜謐。

火堆旁,三人繞成一團,將近兩丈長的斑斕猛虎被剝皮拆骨,切成了一塊塊的烤肉,火舌舔舐下,金黃色的油脂蒸騰成烤肉的香味兒,彌散四周。

孔老三極為嫻熟的炙烤著,約莫半個時辰后,待到虎肉表面完全呈現出金黃色澤,並沒有急著拿下來,而是從腰間抽出一柄手掌長短、泛著銀光的短匕,在烤肉表面輕輕划拉幾下,撒上一把兄妹兩人隨身攜帶的一些香料,繼續翻轉起來……

跳動的紅色火焰映襯下,燕兒一張小臉被染得通紅,似乎被肉香勾起了肚中的饞蟲,原本並沒有感覺多餓的丫頭忍不住伸出小巧的香舌舔了舔唇,不過馬上意識到這樣的動作似乎不夠矜持,趕忙朝著身旁的孔老三,這個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望去,見到後者似乎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動作,才鬆口氣的拍了拍胸脯。

眼角餘光瞥見曾燕這幅模樣,孔老三有些好笑的勾了勾唇角,不過當目光轉向另一側的麻衫少年時,手中動作微微一頓,忍不住抽了抽麵皮。

曾狩完全沒有燕兒這般小心翼翼,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孫志手中的烤肉,一刻也不肯離開,口中的哈喇順著嘴角留了下來,似乎渾然不覺,這幅餓死鬼投胎的模樣,很難將之與剛剛大發神威,操控成百上千隻毒蠍圍攻斑斕猛虎的少年聯繫起來。

曾狩,便是眼前少年的名字。 「你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

「從村裡來,到御靈宗去!」

聽到孔老三的詢問,正在嗚溜吞咽著虎肉的曽狩抬起頭,口齒不清的說了句,繼而撿起剛剛說話時,從口中划落的沾著口水的肉塊,也不嫌臟,直接塞到嘴裡大嚼起來。

似曾相識的一幕看得孔老三眉頭大皺。

「御靈宗?難道是後周兩大仙門之一的御靈宗?你們去御靈宗做什麼?」

「師傅讓我去的。」

曽狩先是搖了搖頭,繼而又加了句。

「師傅?你師傅是……」

「師傅就是師傅啊?!」

曽狩有些疑惑的望了望孔老三,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回應道。

聽到這裡,孔老三目光緊緊盯著面前的少年,半晌后,見到其仍舊一副迷惑不解的神色,目光一斂,繼續開口道,「你們認識去御靈宗的路么?這裡距離御靈宗還有多遠?」

「師傅說過,一直沿著這個方向走,遇山翻山,遇水涉水,兩年時間就到了,如今還有半年時間。」

聽到這裡,孔老三無語的同時,終於確定了一件事,眼前這位喚作曽狩的少年有些愣!並非如當初自己一般刻意裝出來的,而是天生的呆愣。

「你師傅還說什麼了?」

孔老三有些意興闌珊的隨口一問,不過聽到這個問題,原本有些呆愣的少年神色一揚,像是換了個人,拍了拍胸脯,有些傲然的開口道,「師傅還說過,我是個千年難遇的天才,只要拜入御靈宗,一定能成為很厲害的仙人!」

聞言,孔老三嘴角一抽,暗暗搖了搖頭,再無開口的興緻,一旁聽到曽狩所言的丫頭同樣捂著嘴,笑的直不起腰來。

銀鈴般的笑聲倒是將周圍的陰暗驅散了些,不過當孔老三的目光落在丫頭身上時,微微一怔,下意識的瞅了瞅袖口。

繞在手臂上的兩條小蛇不知何時已經跑了出去,和丫頭玩在了一起。原本對於陌生人極為戒備的血冠蛇卻對眼前這個丫頭表現出了不一般的親近,讓孔老三詫異非常。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兩兄妹便告辭離去,朝著前方的懸山直愣愣的奔去,只是臨別前,原本活潑好動的曾燕不知是沒有睡飽還是沒有吃好,顯得很是疲憊,哈欠連天的眯著眼同孔老三告別。

「嘿嘿,你小子這回賺大發了,那丫頭可不是一般人吶!」

目送兩人的背影消失,就在孔老三思索著何去何從時,紫府中,鬼雲子的聲音忽然傳了出來。

「哦?前輩看出什麼了?」

孔老三望了一眼兩人離去的方向,有些疑惑的開口道。

「你將兩條小蛇取出來一看便知!」

聞言,孔老三一怔之下來不及多想,袖子一抖,兩條小蛇便落在手中。與之前相比,兩條小蛇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同,不過卻顯得有些無精打采,耷拉著頭,舔了舔孔老三的手心,便眯起了眸子,似乎陷入了沉睡中。

不過細心的孔老三還是發現,就在剛剛蛇信吞吐間,鋸齒間的一些縫隙中,還殘留著一些殷紅的血漬。

「這是……」

「你可聽說過「萬妖御靈體」?」

「還望前輩指教!」

孔老三心中一動,語氣誠懇道。

「修仙界中,除了五行靈體,風、雷、冰三種異靈體外,還有幾種特殊的體質。當初我那孽徒擁有的純陰之體,包括另外的純陽之體、玄陰之體、通靈劍體等都囊括在內,這萬妖御靈體也是其中一種。對於不同的修者而言,這些靈體有好有壞,至於日後的成就,單看個人的機緣罷了。擁有萬妖御靈體的人,天生便能溝通萬獸萬靈,其血液,能為禽獸開靈,對於那些妖族而言,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吞服了那丫頭的血液,這兩條小傢伙,起碼省卻了百年苦修!」

聽到這裡,孔老三盯著掌心中的兩條小蛇翻來覆去查看了半晌,心中不禁嘖嘖稱奇。

「罷了,不說這些了,西南方有個村子,你可以去那裡看看!」

聞言,孔老三辨了辨方向,不過並未如往常一樣聽從鬼雲子的建議,將小蛇重新收入袖中,繼而雙手背負,緩緩搖了搖頭,詭異一笑道,「前輩或許還沒搞清楚,這次三大仙門外門弟子考核出現了意外,死傷過半,單單就我們青靈門而言,青靈五峰加上通天峰,往年通常會有超過千餘名弟子入門,如今卻不足五百之數,秦陽道宮和六合宗的情況也差不多。三大仙門不顧我們這些低階弟子的死活,強制讓我們來此後周探查消息,我們又何必執著於這些所謂的任務?況且,這些任務本就是全憑機緣罷了,甚至還要冒著丟掉小命的風險,至於門中承諾的那些獎勵,除了築基丹外,其餘對我來說作用不大,我可不認為自己能夠從五百弟子中脫穎而出,拔得頭籌。既然如此,何不找個地方潛修,將實力提升上來再說?恰好晚輩最近偶有體悟,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有所精進。」

聽到孔老三的長篇大論,鬼雲子一時沒了聲音,好半晌后才從牙縫中吐出幾個字,不過怎麼聽,都有種咬牙切齒的味道,「好好好,你小子倒是精明的很,將所有利弊分析的頭頭是道,有什麼話就直說好了,不必這麼拐彎抹角。」

「呵呵,晚輩這次後周之行本就是迫不得已罷了,若是按照本意,找個山頭洞府閉關數十年,這次四國風波想必也就過去了,不過前輩急需找到合適的軀殼,晚輩倒也可以幫忙。「

「哼,老祖的確是急需一具軀殼,不過有一點你卻是錯了,老祖被困在鬼器內數百年,倒也不急於一時,你小子若是拿這點來威脅老祖,怕是大錯特錯了!」

鬼雲子語氣極為不善。

「前輩也不必說些氣話,想必前輩還記得當初從包里客得到的消息,真要過個數十年,四國兵禍一過,到時候還能不能尋到合適肉身,可就只有天知道了。」

孔老三搖了搖頭,不疾不徐的緩緩開口道。

「世間萬物無不可交易的,只看交易的東西,能否讓對方心動罷了!晚輩願意為了前輩踏入紛爭,前輩也要拿出些誠意才行!」

見到鬼雲子不再開口,孔老三也不在意,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呵……」

聽到孔老三這般說,鬼雲子僅僅冷笑一聲,半晌后,一點靈芒朝著紫府中孔老三神魂凝聚成的虛影飛來。

「《煉血歸靈術》?對於目前的我來說,倒是比之前的《九霄星動》更加實用些,不過論潛在價值,卻沒有《九霄星動》來的大。」

「哼,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這套能夠快速回復靈力的術法也是當年老祖年少時所得,你小子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許多凌厲霸道的法訣傳你無用。」

聽到這裡,孔老三臉色一滯,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朝著西南方向直奔而去。

========================

「今天已經是第十三天了,黑虎家的還沒回來嗎?「

村口冬柃樹下,眉須皆白的里正盧老頭愁眉不展的開口道,一邊說著,一邊背著手,踱著步子,神色焦慮無比。

冬柃村只是這茫茫大山中一個普通的小村子,全村上下僅有三十餘口,以養蜂采蜜為生,每年歲末元月柃蜜豐收之時,附近州城的一些行腳客商都會雲集於此,買賣討價聲此起彼伏。村中人習慣於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至於虧了還是賺了,每個人心中自有一桿秤。

不過今年的情況卻有著極大的不同,如今已是二月末,原本這個時候應該商戶雲集的冬柃村,今年從歲初開始便從未來過一個生意人,這些人好似集體失蹤了般,沒有丁點消息。

缺衣少食的村人無奈之下,只能讓人擔著蜜,前往附近的州城兜售販賣,只是沒想到的是,十多天過去了,這些走出村子的漢子同樣不見了蹤影,甚至連個消息都沒有傳回來,男女老少每日聚集在村口,望眼欲穿。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老叔,讓我去外面打探下消息吧?總比現在這樣乾等著要好!」

一位十五六歲、圍著一條豹裙、短褂赤膊、黑不溜秋的少年望了望村外,又望了望身後一群老少婦孺,忍不住開口道。

「老叔!」

見到盧老頭不說話,少年忍不住又喚了一聲。

「唉,再等兩天吧,如果兩天後黑虎他們還沒回來,你就……」

正說著,眼尖的少年似乎瞅見了什麼,口中發出一聲驚疑,隨即,身後的婦孺童子許多都鬧哄起來,在村人注視的目光中,一位十七八歲,身著青袍的黃臉青年滿臉疑惑的走來。 兩天後,背著乾糧,手持柴刀的豹裙少年同孔老三一道,一路朝著距離冬柃村最近的白山城探查而去。

豹裙少年姓盧,名鐵娃,今年剛滿十六歲,由於村中外出販蜜的漢子皆不知所蹤,只能扛起村中的大梁。冬柃村距離白山城並不遠,徒步的話,三天左右便能到達。

一天一夜后,不僅鐵娃臉色緊繃,就連孔老三也神色凝重,眉頭緊鎖,一路所過,竟不見半個人影,農田房舍、牲畜馬車完好無損,卻獨獨少了人的生氣,這種詭異之極的情景讓孔老三有種強烈的不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