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娜的臉垮了下來,眼窩裡又湧出淚水,她仰著頭拚命的揉了幾下,告訴自己別哭。簡汐說的對,像楊樂那樣的渣男哪裡值得她掉眼淚?

以後,她再為他掉一滴眼淚,就變成豬!

……

葉簡汐拖著酸疼的身體回到卧室里。

簡單洗了個澡,上床休息。

抱住慕洛琛的腰,低聲說:「阿琛,現在該怎麼辦?沈家那邊不肯撤銷新聞,難道真的由著他們對娜娜污衊?」

流言蜚語對一個人的殺傷力有多大,她比任何人都了解。更何況裴娜心性單純,很容易被這些事情逼迫的想不開。

慕洛琛扣住她的手,輕輕的吻了下她的額頭,低聲說:「明天早上再看看,如果宮瀚那邊不肯出面,那我會刊登澄清聲明。至於其他的,我們暫時留在帝都這邊幾天,等事情解決了,再回家也不遲。」

「嗯,好。」

葉簡汐悶悶的回答。

……

另一邊。

楊樂在裴娜走之後,繼續談笑風生,所有人都以為他不在乎裴娜,便對裴娜極盡諷刺。尤其是李蒙,被葉簡汐羞辱了一番后,她記恨在心。沒辦法對葉簡汐怎樣,就把自己心裡的恨意都發泄在裴娜身上。

她把自己能想到的污言穢語,都施加在了裴娜身上。

楊樂聽著她說的話,臉上依舊帶著笑容,可那笑容絲毫未達眼底。

過了片刻……

他緩緩的起沈,走到李蒙身邊坐下。

李蒙起初以為他只是簡單的坐過來,可當楊樂幾次三番用手「不經意」的蹭到她,她這才意識到他是在勾引她!

李蒙臉頰上不由的飛起了雲霞。宮家在帝都雖然低調,可他們黑白通吃,整個帝都的人都想拉攏他們。沈家那麼大的家族,不也是把寶貝曾孫女許配給了宮宸嗎?

更何況撇開家世背景不說,宮宸長得還是不錯的,比起那些經常聲色犬馬,早早的把身體搞壞的公子哥不同,他這具身體充滿了活力,床上功夫一定很好。

若是她能把他勾搭了……

哪怕不是做夫妻,只是做床伴也好。

李蒙心神蕩漾,望著楊樂的眼睛也媚眼如絲。

楊樂湊到她耳邊,咬著她的耳朵說:「蒙蒙,我們出去喝一杯?」

李蒙害羞的點了點頭。

楊樂起身先離開。

李蒙坐了一會兒,然後才離開了座位。

兩人一先一后的出去,房間里其他人自然注意到了他們的異樣。

可沒人說他們怎樣。

或者說,沒人敢說他們。

……

走廊里,李蒙跟著楊樂一出來,就被他粗暴的擠壓在了牆壁上。

李蒙緊張的看著走廊通道的兩側,說:「宮宸,在這裡不好吧?我們換個地方……」

「這裡為什麼不好?被別人看到,豈不是很刺激?」

楊樂俯首湊到她跟前,一臉邪氣的說。

他嘴裡的酒氣和男性的氣息,噴洒在了李蒙臉上,熏得她有些醉醉的。

李蒙鬼使神差的說了聲好。

楊樂嘴角一勾,俯首親上她的嘴巴。

兩人打的火熱,走廊的另一頭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躲在盆栽后,朝著他們的方向,迅速的拍下了幾張照片。

楊樂餘光里瞥到那抹身影,對李蒙說:「我們去隔壁的包廂。」

「好。」

楊樂拉著李蒙的手,往隔壁的包廂走。

咔嗒……

門關上,不遠處偷拍他們的身影悄然離去。

包廂里,李蒙在楊樂關上門后,立刻糾纏了上去,可沒等她碰到他,楊樂忽然大力的把她推開。

李蒙一個不妨,跌倒在了地上。起初她還以為楊樂是失手,可當起身看到楊樂陰沉的臉色,這才意識到不對。

李蒙一時有些愣住了:「宮宸,你這時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不明白嗎?」楊樂唇角劃出一抹惡劣的笑容:「李蒙,你不過是我玩玩的對象罷了,連給我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李蒙聽到他這句話,臉色變得煞白。 重生之趙小涵向前衝 就在剛才,她還在嘲笑裴娜,可現在她成了自己嘲笑的那類人。

楊樂看著臉色難看的李蒙,走到她跟前,鉗住她的下巴,冷聲說:「這張嘴可真是臟,髒得讓人想到廁所里的屎。」

他的力道越來越發,李蒙幾乎能聽到自己下巴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疼痛到了極點,李蒙忍不住痛呼出聲。

楊樂冷笑了聲,道:「知道疼了?知道疼了,下次就別亂說話,否則我讓你再也說不出話來。」

話說完,他將李蒙像是扔破布一樣,丟在了地上,大步的離開。

李蒙朝著他的背影,低聲的呢喃:「楊樂,其實你在乎那個姓裴的對不對?」

他在乎那個人所以用同樣的方式來羞辱她!

楊樂卻是沒聽到李蒙的話,他頭也不回頭的往前走。

很快,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玉傾歡乖巧地點了點頭:「喜歡。」

裡面放的是兩罐用玉做好的棋子,上好的羊脂白玉和墨玉做成的,一看就讓人心生喜歡。

玉明川高興極了:「你喜歡就好,喜歡什麼直接跟皇兄說,皇兄一定會幫你弄過來。」

玉傾歡點點頭,這玉明川對原主也是真的好,原主為他而死一點也不冤。

「過幾天你二皇兄就要回來了,這次的事嚇到他了,他那麼不喜歡皇宮都決定要回來了。」

玉明河玉傾歡的二皇兄,也非常非常寵愛玉傾歡。

如果這次被刺傷的人是玉明川,玉明河肯定是不會回來的。

玉傾歡:「哦,聽說大皇兄要選妃了,這是真的吧?」

玉明川露出無奈地笑:「是真的,現在滿朝文武都在逼著你皇兄選妃,你皇兄還真是可憐。」

玉傾歡笑道:「美人在懷還可憐?」

玉明川在他頭上揉了一下:「你個小丫頭知道什麼?」

「是是是,我這個小丫頭什麼都不知道。」玉傾歡把他的手拍下來。

「你呀~」

玉明川要選妃了,各位官家的女兒都進宮了。

玉傾歡捏著下巴想,玉明川看上去是個好人,最起碼在她面前是個好人,所以他的妃子玉傾歡想給他多找幾個好的。

她還真不想看見整個後宮變成修羅場的樣子,雖然也跟她沒有多大的關係。

玉明河回來之後就直接拉到了玉傾歡的宮殿。

玉傾歡一睜眼就看見一張放大的臉懸在她的頭頂上。

玉傾歡:「……」如果不是她的膽子大,這會兒恐怕已經嚇死了。

偏偏玉明河一點也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

「歡歡醒了。」玉明河在她頭上揉了揉才叫小梨進來。

「服侍你家公主洗漱,歡歡,二哥在外面等你哦~「

玉傾歡:「……」

突然想睡個回籠覺是怎麼肥事?

「二哥,你一回來就到我這裡來了?」

就算不用腦子想,應該也就是了。

「那還用說嗎?真箇皇宮裡面二哥最喜歡歡歡了,不先來你這裡先去哪?」

玉明河拉著玉傾歡的手坐在他的身邊,頗為憐惜地說:「也不知道大哥是怎麼照顧你的,居然讓你受了那麼重的傷,歡歡你都快嚇死二哥了你知道嗎?」

玉傾歡:「……」

現在知道了……個鬼啊!

這玉明河看起來怎麼就那麼啰嗦,跟他風流倜儻的公子哥形象一點也不像。

「二哥,你好啰嗦。」

還準備再說什麼的玉明河的小心臟瞬間就碎了一地。

「歡歡,二哥的小心靈受到了傷害,你怎麼能這麼說二哥呢?」

玉傾歡:「呵呵……」

玉明河:「……」

玉明河也不是她要攻略的目標,那她的攻略目標是誰?

他要是再不出現,玉傾歡也能又要撂挑子不幹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選妃的日子。

因為沒有太后,把選妃這麼大事交給那些不頂用的太妃,玉明川也不放心,所以他就親自下場了。

各位秀女已經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就位了,她們知道東宮沒有皇后,她們自然是牟足了勁打扮自己,這年頭還有女人不想當皇后的嗎? 玉傾歡坐在玉明川的身邊說道:「大皇兄的艷福不淺啊!」這麼多女人等著他挑選,人生贏家啊!

玉明川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直接把玉明河拉下了水。

「明河,如果有看中的直接跟皇兄說,皇兄給你賜婚。」

玉明河不滿地嚷嚷:「皇兄,這是你在選妃,你跟我說這樣的話,合適嗎?」

玉明川不怎麼在意地說:「有什麼不合適的,都是自家兄弟。」

玉明河:「……」

玉傾歡:「……」

還能這樣嗎?

選妃這種事看看熱鬧就好了,真輪到自己了,玉明河是一點都不願意。

他們大齊國的大好河山他還沒有看過來一遍,怎麼就開始娶妻生子了呢?

這是不可能的!

其實玉明川也不想選妃,但是他是皇帝,他沒有辦法。

選妃對古人來說是個非常熱鬧的事情,但是對玉傾歡來說就有點無聊了。

她看了一會秀女們的才藝表演,就有點無聊了,她看向那些鶯鶯燕燕,裡面有一個女人長得非常漂亮。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給玉傾歡的感覺有點不太好。

玉傾歡有點興緻缺缺:「大皇兄,你慢慢選吧,我就不陪著你了。」

玉明川:「不挑幾個你喜歡的嗎?」

玉傾歡:「……不用了。」

這人真神奇,挑老婆挑自家妹妹喜歡的,妹控這麼嚴重嗎?

玉明河:「大哥,我也跟著妹妹一起走了,你慢慢選吧。」

玉明川:「……「

這兩個人……

他突然也有點想跑路了。

玉傾歡走到半路的時候就把想要跟著她一起回去的玉明河打發走了。

皇宮裡面的生活真是太無聊了,她得想個辦法出宮。

玉傾歡坐在軟榻上喝茶,耳朵裡面出現熟悉的提示音。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氣運之子已出現,請不要大意地讓他愛上你吧!】

玉傾歡:「……」

戲真多。

玉傾歡看了看她宮殿裡面的房梁,並沒有看見人,但是她知道那個不請自來的氣運之子就在她宮殿的的房樑上。

「你還不下來嗎?」玉傾歡不甚在意地說。

房樑上的人:「……」

她真的發現我了嗎?

一個沒有任何武功的公主?

她應該是在詐我說,樑上的人心想。

玉傾歡:「看來你是打定主意不想下來了,那你就不要下來了,在這個宮殿裡面呆一輩子吧。小梨,把我們宮殿的門和窗戶全部都關起來。」

「是,公主殿下。」小梨心驚膽戰地去關門了,她好想對自家公主說要不要去叫侍衛啊!

不知道他們宮殿裡面來了什麼人,想到之前的那場刺殺,小梨身上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這回樑上的人終於確定,玉傾歡是真的發現了他。

他也沒有再繼續隱藏,直接從房樑上面跳下來了。

「公主殿下怎麼知道我在上面?」宣歌面無表情地說。

玉傾歡:」房樑上那麼明顯一個人我會發現不了?「

宣歌:「……」

這位公主肯定是在開玩笑,他的隱匿功法不說天下第一,第二肯定是有的,她怎麼可能看見自己?

這也太扯了。 一夜沒能安眠,葉簡汐睜開眼睛便開始刷新聞,裴娜那條新聞依然沒有刪除,不過同時出現了另一則報導,卻是將關於裴娜的那條新聞壓了下去。

這條新聞依然是關於楊樂的,說的是他跟昨天晚上跟一位李家的千金李蒙,在酒店的走廊上火辣的熱吻,最後還跑到隔壁的包廂「一運動」,剛好被守株待兔的媒體逮個正著。

裴娜的風波還沒過去,就這麼胡作非為。媒體自然也不客氣,把楊樂與李蒙的緋聞送上了頭條。

一同扒出來的還有楊樂的身世,說他母親曾經是宮家老爺子的情婦,曾經紅極影視圈的明星,因為宮家老爺子的原配看不慣他母親,所以被迫流落在外。如今失散了十七年的兒子回歸,宮家老爺子把這個兒子當成了寶貝,可也因為出身問題,這位宮家的小兒子,品性有些敗壞,除了風流隨了宮老爺子,這位宮家的小公子,吃喝嫖賭無一不沾。

總之報導里把楊樂寫的挺不堪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