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等待的人群時不時能看到神光降臨,大隊光芒萬丈的人出現。

「看到沒有,那個是蒼帝一族的強者,戰車中可能就坐著蒼陽神子。」

「果然有神子降臨了,唉。」

「這麼多人本就難競爭了,還有神子出現,希望渺茫啊。」

「那又如何,就算再難也是希望,我不想這麼平庸的渡過一生,這次的機會一定要爭取。」

西海已經人潮人海。

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強者降臨,讓世人倍感壓力。

這一次十大神子一共來了五個。

除了麟天帝國的神子、已經毀滅了的天道院的神子楊鶴神,還有刀宗的神子和江帝一族的神子,再加上遲遲沒有出現的戰宗神子許辰,其他大勢力神子全部現身,對無相帝丹志在必得。

轉眼半個月時間過去。

有聲音傳出:「鬆動了!帝墓的禁制開始鬆動了!」

「馬上要開啟了!」

人群激動。

可以看的到在西海深處,有一座埋在海底的巨大石墓暴露,石墓通體布滿厚厚的灰黑色禁制,像是岩石一樣,隔絕了萬物,唯有一側偏殿上的灰黑色禁制脫落,有瑰麗神光從裡面綻放出來。

神光很耀眼,隨著脫落的禁制越來越多,綻放的神光也越來越多,遠遠看去,就好像萬道彩色光束,照亮了黑暗的海底。

「也許現在就可以進去。」

有人按捺不住,動身前往,想要從部分綻放神光的裂縫中鑽進去。

在靠近的一瞬間,那人忽然發出慘叫,石墓上灰黑色像岩石的禁制落在了他的身上,就像是岩漿,直接將其融化了。

「不要靠近!這禁制中有大帝的意志,它不退散乾淨任何人靠近都會死。」

有強者出聲,制止了躁動的人群

海底陷入了安靜又緊張的等待中,他們眼睜睜看著禁制越來越少,心情越來越急迫。

「嗡!」

有一股妖異的光忽然在古墓中閃現,緊接著這光以超絕的速度囊括整個海底。

許多人都被光芒籠罩。

「這是什麼!」

「小心,快躲開!」

後面的人群震驚閃避,卻根本躲不過去,所有人都被神光籠罩在了裡面。

隨後眾人面面相覷:「似乎沒什麼事?」

「好像是的……等等,我眼花了嗎,我怎麼看到有一條巨龍在向我飛來。」

「巨龍?在哪裡,我沒看到,我只看到一隻猙獰的虎豹,比山嶽還大!」

「我看到百萬大軍朝我衝來!」

「不好,這可能是幻境!」

人群驚慌。

「怎麼會這樣,偏殿還沒開啟,這幻境是怎麼出現的?」

「不好,巨龍來了!」

一聲突兀的慘叫響起,只見一個身處人群中的強者,整個右臂忽然好端端的就斷裂了,就彷彿被什麼東西撕裂一樣。

鮮血瀰漫。

……

(馬上就要過年了,小紅給大家拜個年,祝大家大吉大利,新的一年學習好、工作好,身體好,大家過年好!) 鮮血瀰漫,恐懼蔓延。

無形的幻境竟然能讓人受到真實傷害,這無疑的驚人的。

這麼說來,他們在幻境中看到的對手,真的能夠殺死他們?那面對巨龍、百萬大軍的那些人,豈不是必死無疑。

「走,我要離開這裡!」

有人大叫,他看到了一頭魔王,從地底而來,帶著懾人魔威,一劍分開了西海,恐怖的劍氣好像能劈開天地,讓他全身骨頭都在發麻,生不出一點對抗之心,只想馬上逃離。

「不!」

忽然一聲慘叫響起,一個本來還好端端站著的人腦袋突然斷掉,叫聲凄厲,彷彿看到了大恐怖。

「殺,全部殺光!」

有人在嘶吼,看到了百萬大軍,只有他一個人在和百萬大軍對抗,隨後可以清楚看到他整個人身上不一會就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傷口,彷彿被許多人刺傷一樣。

這是一種極為恐怖的事情,只是幻境竟然能帶來這種傷害,這簡直是一種另類的大神通。

「救救我,我要離開這裡,我不想死在這裡!」

「我看到了神王,神王要鎮殺我,救命,啊!」

慘叫聲越來越多,天下匯聚而來的人全部都陷入了這種恐懼之中。

西海的情況越來越慘烈。

但凡被古墓神光照耀到的人,全部都陷入了這種未知的戰鬥中,而且幾乎沒人能夠抵擋,死傷慘重。

「我想離開這裡,古墓機緣我不要了,我只想活著離開!」

有人嘶吼。

希望古墓能放過他一馬,但神光沒有絲毫變動,依舊璀璨。

「我要走!」

有人逃跑,看清方向極速後退,化成流光飛奔遠方,越來越遠,好像快要離開西海,真的能逃離一樣。

一瞬間無數人緊跟著而去。

「我也要走,這裡的機緣我們不參與了。」

原本西海中聚集了上千萬的年輕武者,此刻有一多半逃離,就像那密集到極致的魚群在遊動,黑壓壓的向後逃竄。

剩下苦苦支撐的人也紛紛側頭,看著逃離的這群人心思搖動,也有逃跑的想法。

「不!」

忽然一聲慘叫響起,一個逃跑的人心臟處出現一個血洞,整個人頓時斷了氣息。

除此之外其他方向也接二連三出現了慘烈狀況,一個一個的人死去,恐慌在加劇。

寵愛甜心:總裁,非誠勿婚 婚圖漫漫:抱得總裁歸 「不要逃了,逃不出去的,越逃這些東西追的越緊!」

有人開口,心神憔悴,在他們眼中,幻境中的那些恐怖人物在瘋了一樣追殺,更加快速,威勢更甚。

「怎麼辦,難道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這哪裡是什麼機緣,簡直就是殺人之地!」

人群的情緒越發焦躁,逃不掉,打不過,怎麼辦?

「嘩!」

一個人影忽然衝出了海面,大笑聲傳來:「我逃出來了!」

「逃出去了?!」

無數人頓時仰頭,只見那個人已經衝出海面,好像隔絕了所有危險一樣。

「逃出海面就能活?!」

「能逃,快逃啊!」

無數人頓時躁動起來,看著生路就在前面,再也顧不上什麼只想要逃離。

場面一時間驚人起來。

無數人像海面飛馳,這過程中越靠近海面彷彿越危險一樣,一個又一個飛馳的人在即將靠近海面的時候,身體突兀的四分五裂,密密麻麻的屍體從上面墜下,深深埋在了海底。

死傷在加劇。

而能逃出去的十分稀少,上百人中才能幸運的走出一個,脫離死亡的魔咒。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他追上來了,讓開!」

「我先走,魔鬼已經到了我頭頂,讓我先走啊!」

凄厲的慘叫聲不絕於耳。

恐慌、死傷,大逃離。

場面無比混亂。

除了這些逃亡的人外,後方還有很多留下來和幻境對抗的人,這些人對逃離的人漠然無視,全部都在艱難的戰鬥。

他們要麼是意志堅定之輩,對古墓有著絕對的執著。

要麼是遇到的對手不那麼恐怖,擁有對付的手段。

再要麼就是那些最頂級的天才強者,正屹立一方與幻境對抗。

可以看的到,在人群之中最醒目的是五個神子,五人全綻放著耀眼的神光,舉手投足間有莫大的威嚴,在驚亂的環境中沒有絲毫慌張。

「不過是蘊含一絲法則之力的幻象罷了,有什麼可逃的。」蒼族蒼陽神子漠然冷笑。

姜族的神子姜之酬高階身邊的姜族人:「不管你們看到的對手是什麼,他們本質一樣,都是一絲法則之力,只要找到這一絲法則之力將其磨滅就可以擺脫幻境。」

他們的告誡被人聽到,頓時消息傳了出去,混亂減弱不少,許多瘋狂逃命的人也變得鎮定不少,對這種未知的恐懼減弱。

「殺!」

忽然之間,一個手持青色長槍的神子大吼,手掌上流轉神光,一掌拍下,海水沸騰。

「砰!」

彷彿有什麼東西在他身前破滅了,他脫離幻境,目光淡然的看向四周:「幻象已經被我滅了,陽宗的人動作都快一點。」

這是陽宗的神子。

緊接著。

四處傳來大喝聲。

海水翻騰,只見剩下的四個神子分別得手,沒有多少落後的紛紛掙脫幻境道:「蒼族的人動作快點。」

「姜族的人還沒好?」

「黎族的人,你們動作快一些,帝墓很快開啟。」

「陳族人快點。」

五大神子紛紛催促各自勢力的人,目光都看向下面的帝墓。

隨著這幻象神光的出現,帝墓上的禁制脫落的更加厲害,彷彿下一刻就會全部開啟,他們眼中露出熱切神色,無相帝丹,絕對珍貴的丹藥,他們誰能夠得到誰就能引領同代所有的人,成為同代無敵。

「這群神子簡直恐怖。」

四面八方的人心裡暗暗叫苦,他們還沒有多少頭緒,還在征戰,這五個神子卻已經以雷霆之勢轟殺了幻象,擺脫了阻攔。

「嗡!」

忽然一片耀目光芒從海外傳來,緊接著一輛純金戰車破海而入,一隊人橫衝而來,戰車上刻著一個大大的『戰』字。

「戰宗的人來了!」

「是戰宗的神子也出現了?」

人群心頭一動。

同時海中的五個神子齊齊側目,紛紛看向了戰宗戰車。 戰宗的戰車破空而至。

戰車前後共有二十個始神強者,一進入西海頓時被幻境侵擾,齊齊吃驚。

「有異物襲擊,保護神子!」

二十始神拔劍。

他們還沒意識到這裡的情況,只當是暗襲,人人戒備,八方的人頓時嘲笑。

與戰宗有衝突的勢力更是直接出言:「愚蠢,這是古墓幻境,屬於每個人獨有的考驗,還保護神子,你們連自己都保不了!」

「戰宗的人都是這麼愚蠢?」

「簡直可笑!」

一些大勢力抓住機會嘲諷。

這時戰宗的戰車之中綻放紫金神光,一直紫金色的大手掌忽然伸出,在戰宗二十個始神強者的頭頂虛空一抓。

「法則氣息,一進來就有薄禮,我全收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