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他是宋總爸爸的恩人的兒子,不等宋雨桐開口,她就會把蘇武攆出去。

這年頭,窮親越來越多,宋總忍不下心拒絕,很多時候只能由她來做這個惡人。

宋雨桐眼中也露出鄙夷和失望之色。

爸爸怎麼會那麼相信這種輕浮的年輕人?

宋雨桐,當然也完全不相信蘇武說的話。

特等學員?

可能嗎?

她知道的特等學員,如今修爲最差的也是三境。 儘管心裏對蘇武有諸多不滿,但宋雨桐並未翻臉,側臉看着身後那婦人說道,“卉姨,準備一下,我們陪他去一趟渝北。”

那叫“卉姨”的婦人臉色微變,“宋總,我帶幾個人去就行了吧,何必勞煩你親自去一趟。”

“對方既然連夏振東的女兒都敢綁了,你一個人去肯定是不行的。”宋雨桐說道。

卉姨知道宋雨桐一旦決定的事,十頭牛都拉不回來,也不好再勸,不過她心裏越發厭惡蘇武。

這小子這麼做,完全是把宋總置於險地。

宋總何等尊貴,如果她出了什麼事,你小子有一萬個腦袋都賠不起。

卉姨心中冷笑。

“卉姨,去準備一下,我們一個小時之後出發,直接去渝北度假酒店。”

宋雨桐說道。

卉姨點頭下去了。

一個小時後,一輛商務車使出了莊園,直奔渝北。

到了渝北度假酒店的時候已經是深夜,酒店已經安排好晚飯。

蘇武越發驚訝,這宋天龍的女兒還真是有錢。


他不知道,宋雨桐的公司即便放眼整個蜀都市也能排入前五十,身家有好幾十億。

因爲宋雨桐年輕漂亮,又身家不菲,追求她的人太多了。

渝北度假酒店的經理和服務員見自家老總身邊跟着一個小年輕,均感覺不可思議。

最關鍵的是,這個小年輕居然能和宋總共進晚餐,而且一點也不怯場。

最令他們無語的是,這小年輕從頭到尾一直在吃東西,壓根就沒有擡眼看宋總一眼。

我的天啊,這小年輕究竟是何方神聖?

難道是宋總的親戚?表弟?堂弟?

宋雨桐輕輕搖頭,她見慣這種做法,故意裝得對她滿不在乎,其實目的是爲了試圖引起她的注意。

旁邊的卉姨眼中也滿是鄙夷之色,這小年輕吸引宋總的手段也太落伍了。

“我已經讓人調查過。”

宋雨桐很優雅的用餐巾紙搽乾淨紅脣,說道,“那部手機的位置在渝北區青龍鎮桃山。”

蘇武蹙眉,“他會不會讓別人在那裏打電話給我,其實初晨並不在那裏?”

“有這種可能。”

宋雨桐點頭。

卉姨說道,“我已經安排人去桃山。”

這時,蘇武的電話響起來了。

是夏初晨的電話打來的。

“不要試圖調查我的位置。”

電話那頭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話就掛了。

蘇武開了免提。

宋雨桐和卉姨相視一眼,臉色微變。

蘇武蹙眉,“對方能知道我們在調查他,說明他的關係很大。”

“看來是我小看他了。”

宋雨桐饒有興趣的說道,“卉姨,讓人回來吧。”

卉姨點頭,馬上發消息給派去的人。

“明天我陪你走一趟。”

宋雨桐說道,“我倒要看看他們究竟是誰。”

“宋總,不行!”

卉姨急忙道。

以宋總的身份,絕對不能以身犯險。

“卉姨,去安排一下。”

宋雨桐不容置疑的說道。

卉姨無奈,只能狠狠的瞪了蘇武一眼,要不去這窮小子,宋總至於這麼冒險嗎?

這次過後,就算這小子的長輩救過宋總的父親,也該兩清了。

“明天位置確定之後通知我。”

宋雨桐起身離開了。

蘇武也在服務員的帶路下,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

“宋雨桐是什麼修爲?”

蘇武心道。

宋雨桐畢竟是自己的徒孫,蘇武也不想宋雨桐出事。

他打通了宋天龍的電話。

“嘿嘿,掌門師叔,有什麼吩咐嗎?”

宋天龍爽朗的笑聲傳來。

“你女兒是什麼修爲?”

蘇武問道。

“嘿嘿,掌門,小女的天賦遠超過我,以前也是蜀都武校的學生,她的修爲可不算弱。”

“蜀都武校的畢業生。”

蘇武一怔,既然如此,宋雨桐的修爲最低也是二境,既然天賦遠超宋天龍,只怕她的修爲會是三境。

“掌門,怎麼,你現在跟小女在一起?”

宋天龍笑得更開心。

蘇武翻白眼,“我遇到了點麻煩,所以找她幫忙。”

“掌門放心好了,只要不遇到五境以上的高手,小女應該都能應付。”

宋天空龍笑道。

蘇武這就放心了,“好吧,我先掛了。”

掛了電話後,蘇武上牀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對方果然把位置發過來了。

青龍鎮,臥龍谷。

蘇武把消息告訴了宋雨桐。

“臥龍谷。”

宋雨桐說道,“卉姨,我需要臥龍谷的所有消息。”


卉姨點頭,馬上就把臥龍谷的消息收集整理好,拿到了蘇武和宋雨桐面前。

不得不說,她的辦事效率非常高。

蘇武翻看資料。

資料上介紹,臥龍谷海拔三千多米,谷內遍佈原始森林,人跡罕至,是國家保護區。

“臥龍谷太大,具體位置沒有的話,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哪裏。”

卉姨說道。


“他們說到了臥龍谷北面入口的時候,會有人告訴我們應該怎麼走。”

蘇武說道。

“卉姨,準備一輛好車。”

宋雨桐說道。

“宋總,我們難道不再找幾個人嗎?”

卉姨忍不住問道。

“你和我去就行。”

宋雨桐說道,“人多了反而不好。”

蘇武點頭,“就我們三個人去好了。”

卉姨忍不住道,“你說的倒是輕巧,到時候我們還要保護你,你覺得我們能放心去救人嗎?”

她很是惱火,這窮小子究竟是怎麼考入蜀都武校的,怎麼會這麼白癡!

一個準武者而已,搞得自己好像是個絕世高手一樣。

蘇武笑道,“放心好了,保命手段我還是有的,我並不像看起來那麼弱。”

卉姨瞧見蘇武那嬉皮笑臉的樣子,更加火冒三丈,你一個準武者再強,也只是準武者而已,還不叫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