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看著車上人多,容易誤

傷其他老人,蘇羽早就一腳踹了上去,那還會在這兒跟他逼逼賴賴。

「你……你這娃,說話真難聽。」老人用手指著蘇羽,顫顫巍巍的罵道。

啪!

蘇羽一把抓住老人的手指,微微用力,後者頓時疼的彎下腰去,汗流浹背。

「疼疼疼,斷了,要斷了。」老人半跪著,一邊求饒一邊慘叫:「來人啊,救命啊,殺人了,殺人了。」

蘇羽冷著臉,正在猶豫要不要將這老東西的手指掰斷,一隻玉手搭在他的手腕上,玉手的主人皺著眉頭,微微搖頭。

蘇羽見狀,只得放開這老東西,厲聲道:「道歉!」

老頭兒顫顫巍巍的捂著手,一個勁兒的磕頭求饒:「對……對不起,老頭子錯了,謝謝姑娘,謝謝姑娘。」

這時,公交車突然停了下來,新的站牌到了。

蘇羽搖搖頭,再也沒了坐公交的想法,牽著溫姐的手下了車。

蘇羽陰沉著臉,一聲不吭的朝前走去,溫姐跟在後面,無奈的搖頭嘆息,她快走兩步,追了上去,嗔道:「你生什麼氣?我這當事人還沒生氣呢。」

「他摸你哪了?」蘇羽沉著臉問道。

「……」溫姐翻著白眼,沒接話。

蘇羽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登時也不再繼續討論這個話題。

忽然,他牽起溫姐的手,快速朝著某一個地方走去。

溫姐被拽的一個趔趄,問道:「你要帶我去哪?」

「買車!」蘇羽氣呼呼的回道:「媽了個巴子的,以後你不許再坐公交車。」

(本章完) 影殺還在等待着姬昊乖乖的將傳承給交出來,卻沒想到姬昊當場給他表演了一個名叫變臉的絕活。

只見姬昊臉上那人畜無害的笑容剎那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大義凜然的憤怒模樣。

他插著腰,抬手指著影殺罵道。

「就你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還想要我的傳承?你是哈巴狗追着牛腚不放——想屁吃呢!」

影殺顯然沒料到姬昊的態度會突然的轉變,腦子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只見他彷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雙眼有些困惑的看着姬昊出聲問道。

「你方才說什麼?」

「我說你人沒人樣,怎麼耳朵還不好使了?喜歡挨罵是吧!那好你給我聽着……」

姬昊的嘴如同機關槍一般,一段段影殺從來沒聽過的污言穢語一個勁的往外蹦著!

影殺一時間都給罵蒙了。

片刻過後,影殺只覺得一股從來沒有過的龐大怒氣從腳底直衝頭頂,一雙眼睛頃刻間佈滿了血絲。

他渾身顫抖,嘴裏發出一聲如同虎吼般的低嘯!

「姬昊我要你死!」

話音未落就見他站立之處爆起一團煙塵向著四周猛烈的擴散而去。

腳下的地面如蛛網一般,裂紋密佈!

下一刻他便出現在了姬昊身前兩尺之處,右手已化掌為抓,一根根手指之上散發着幽綠色的光澤,一看就威勢不凡,顯然想一擊將姬昊的頭顱給直接抓碎!

姬昊雖然嘴上不停,但時刻都注意著影殺的動向,見他襲來,剛邁入地玄的修為瘋狂的流轉,霸王截全力發動。

只見他身形晃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個還未消散的殘影!

影殺含怒的一擊就從姬昊的殘影之中穿了過去。

險之又險的避開了影殺必殺的一擊。

此時的影殺已經徹底氣昏了頭,他平生最恨人家說自己的容貌,想當年他也是天神州內鼎鼎大名的美男子,只是中了洛青天的惡毒禁制之後,臉上就出現了無數細小的毒斑,讓他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只能用黑布將整張臉包裹了起來。

姬昊也是見他將自己容貌遮住,借題發揮胡亂辱罵。

卻不曾想歪打正著了,正戳中影殺的痛楚。

外加姬昊一路走來將他一通戲耍!

積累下來的一切如火藥一般徹底點燃了他的憤怒,而怒火徹底的淹沒了他的理智,連姬昊的修為已經突破了靈玄到達了地玄的境界都沒有發現!

只見他咬牙切齒的吼道。

「小子,就算你現在將傳承交出來,我也要將你生吞活剝了!」

說完反手掏出一把漆黑如墨的短劍,身形如鬼魅般再次向著姬昊殺去。

看到影殺提劍殺來,姬昊內心的戰意也在這一瞬間點燃。

姬昊翻手將當初煉心書院三長老贈與他的寶刀取了出來,握住刀柄的手用力的一振就將寶刀的刀鞘振飛出去。

一抹透亮的寒芒霎時間充滿了姬昊的雙眼,姬昊甚至有種周身一寒的錯覺!

好刀!

姬昊不由得在心中暗贊一聲。

他雙手緊緊握住刀柄,周身玄氣流轉不休,霸王斬的要訣在心中默默念起。

舉刀

擰胯

下劈

一氣呵成。

雖然一切看似繁雜,但其實都只在一剎那間完成!

一道凝實的匹練從刀身之上激射而出,向著迎面衝來的影殺呼嘯而去。

影殺遊走在死亡邊緣多年,對危險的感知遠超常人。

當影殺看到那道匹練之後。

他的內心之中突生警兆,渾身的汗毛倒豎而起。

一股久違了的死亡恐懼纏繞在他的心頭。

影殺也是反應極快,所有的修為往手中的黑劍灌注而去,然後向著那道匹練就投擲了過去,然後身形瘋狂的往一側閃去。

閃爍著寶光的黑劍在觸碰到匹練的時候,竟然如同紙片一般脆弱,一觸之下便化作了漫天碎屑四散而開,連阻擋片刻都無法做到。

一股刺骨的涼意從影殺的左肩一閃而過。

緊接着一股鑽心的巨痛從左肩之處遍佈了影殺的全身。

就算影殺性子堅韌,也不禁的悶哼了一聲!

他身形趔趄,腳步虛浮,倒退了數步之後才勉強站住了身形,只見他左肩之處此時已經空空如也,血水如泉涌一般往外洶湧的噴灑著。

影殺右手迅速的往左肩處一抹,一道湛藍的光芒在肩頭處閃現,將整個斷面都給包裹了起來。

血液被瞬間止住,但是大量的出血讓影殺感到身體一陣的虛弱。

他眼含驚駭的看向姬昊。

嘴裏發出一聲如同夢囈般的嘶吼!

「這怎麼可能?」

這時他才發現姬昊的修為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地玄境一層。

話音剛落,身後一陣陣轟隆巨響如同雷鳴一般在影殺的耳邊炸起。

他轉頭往身後看去,眼前的場景讓他瞳孔猛的一縮。

身後數百丈外一座巨山,竟然被那方才的刀氣給從中給切開了!切面之處光滑如鏡。

無數的巨石從山上滾落,砸在地面之上發出一陣陣轟隆巨響,彷彿末日來臨一般。

隨着這些巨石的落下,地面也在不斷的顫動着。

陵陽城內的人們感受到地面傳來的震動,以及城外傳來的轟隆巨響,一個個再次的緊張了起來。

昨夜的異象還歷歷在目,這時不知何人大喊了一聲:「妖物要來攻城啦!」

頓時陵陽城內炸開了鍋,人群紛紛向著城外亡命逃去。

影殺看着那被斬開的大山,喉頭不自覺的滾動了一下,他一雙眼睛裏已經被驚懼充斥!

他僵硬的轉動着脖子看向了姬昊。

此時的姬昊正拿着那柄長刀仔細觀摩著,嘴裏發出『嘖嘖』的感嘆聲。

「沒想到啊!鍾元青手上竟然有這種上好的寶刃!」

這口刀其實並不是煉心書院的,而是三長老家族世代相傳的寶物,本來打算用來討好姬昊,卻不曾想還未來得及介紹,姬昊便匆匆的離去了,最後到死都未來得及將真相告知於姬昊。

看着姬昊的影殺突然像是見到了鬼一般,眼睛睜的老大,嘴裏語無倫次的說道。

「你!你!你地玄境二層了,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聽到影殺的話,姬昊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武大聖的反饋也到了。 「我只是想要過來看看你。」鄧布利多道:「你現在無法去其他的畫像中進行拜訪。其他的畫像也無法對你進行拜訪。這簡直是…」

「這簡直是太好了!」斯內普接著說道:「我到巴不得這樣呢,我就可以好好的進行我的研究了。」

「我都已經跟他們說好了。」鄧布利多看了看斯內普道:「你想要看什麼書儘管說,我們會儘力幫你的。」

「你接著。」鄧布利多剛剛說完,便接到了斯內普遞過來的一張紙,上面列著一長串的書名:「我要看這些,你什麼時候能夠找來?」

「西弗勒斯。」鄧布利多看了看那張書單道:「你現在的畫像跟其他的畫像還不一樣,裡面沒有多少空間的。這些書我就算是給你拿來了你又要放在哪裡?這樣吧,我先給你拿來兩本,你先看著,等看完了咱們再換。」

「這張書單是我按照這些書的順序來列舉的。」斯內普幽幽的說道:「所以你只需要按照書單的順序給我拿書就行了。」說罷他看了看鄧布利多又看了看德拉科邊接著說道:「還有,別忘了給我拿些羊毛紙還有筆墨來,我需要記錄一些東西。」

「好吧,我記住了。」鄧布利多點了點頭道:「不過西弗勒斯,鑒於你之前有在課本上面做記錄的前科,所以我要提醒你,你想要看的這些書,有些是孤本,有些則是十分罕見的,要是被你隨手記上了一些東西的話,那我可沒有辦法跟人家交代。畢竟無論是布萊克家還是其他的那些純血家族,都是…」

「知道我那個時候為什麼要在書上進行記錄嗎?」斯內普嘆了口氣道:「我那是根本就沒有錢去購買足夠多的羊皮紙!寫好了作業之後我的羊皮紙也剩不下幾張了!要是有足夠多的羊皮紙,我也不會…」

「好吧好吧,都怪我。」鄧布利多擺了擺手道:「我先走了,明天我給你拿書和羊皮紙來。」說罷便離開了。斯內普望著已經變空的小相框愣了愣神,便接著看起了手中的書。

「教授。」不知道過了多久,德拉科舉著一個瓶子走了過來:「您看看這樣成嗎?」

「一會兒把其他的都過濾出來,平均分成三份放好。然後拿著這個小瓶子去找斯拉格霍恩,讓他看看這才是吐真劑解藥在未注入魔力時應該有的成色!之前他教你做的那個渾濁的東西是什麼?南瓜汁嗎?」見德拉科只愣愣的站在那裡,斯內普不禁皺了皺眉道:「去告訴他,明天我們就要進行下一步了,這也是最為危險而又致命的一步,讓他務必過來。」見德拉科雖然還站在那裡,但是眼神中已經有了驚慌的神色,斯內普點了點頭道:「是的,從明天開始就是最為危險的時候了,你要是害怕就不用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