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沒有毒的話,那你們是不是要跟我道歉呢?”胡雅夢仰着頭問道,臉上的表情無辜可憐。

鳳知雅嘴角一勾,這是她自找的。雙眸對視着軒轅淵的眼睛,他眨了眨眼睛,狐狸般狡黠的笑容溢出。

他無聲道:我幫你滅了!

鳳知雅指尖有節奏的敲了敲桌子,看來狐狸也發現了。沒想到難登大雅之堂的小計謀,居然會出現在這裏。

軒轅淵斂起了冷戾的霸氣,薄脣微揚:“既然胡小姐這麼篤定沒有毒,那麼就有勞胡小姐跟候知府一起飲這壺酒。”

候邵天哪裏會知道軒轅淵唱這齣戲,他的臉色有些僵硬,微微咳嗽了兩聲。“本官就不喝了吧。”誰知道胡雅夢的酒裏面有沒有毒。

鳳知雅眼眸中溢出笑意,嘴角一勾:“我可不知道原來候知府這麼不信任自己的侄女。那我們這些外人還怎麼相信?”緩慢的語調從鳳知雅薄脣中吐出,竟然成了濃濃的諷刺。

候邵天這下是進亦難,退亦難。他不由狠狠的瞪了胡雅夢一眼。

浮塵遮住嘴巴在後面偷笑,這兩個主子真是極品,明知道有毒還逼着兩個人喝。簡直就是絕配。

胡雅夢厭惡的瞥了眼鳳知雅,居然挑撥自己跟伯父的關係,她擠出了一個笑容:“舅舅可真會開玩笑!”伸手就去倒酒,手指悄悄轉過酒壺。

鳳知雅淺淺的一笑,像是什麼都不知道。手指無聲的朝着兩人的杯子彈了彈,她又隨意落下了手指。卻不想軒轅淵指尖同時一彈,一層粉末同時撞上了她的,兩層細如塵般的粉末落在了杯中。

鳳知雅當下哭笑不得,兩人居然想到一塊去了。

“來,多吃點。”軒轅淵一筷子夾在了鳳知雅的碗裏,雙眉一挑,無聲的問,你加了什麼?

不過是點毀容的藥而已,鳳知雅一癟嘴,他不也加了藥嗎?揚眉反視他,說——

軒轅淵邪魅的笑容綻放在臉上,似乎在問,你確定,你要知道?

胡雅夢哪知道兩人之間的暗動,舉杯將酒一飲而盡。候邵天看胡雅夢自己喝了趕忙也喝了下去。

胡雅夢理所當然認爲沒事,她自信的露出了笑容。“安姑娘,你的道歉呢?”

鳳知雅揚了揚眉,冷笑。要是讓她知道等會自己會毀容,也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

軒轅淵忽然間俯下身子在鳳知雅耳邊,一字一句傾吐。

僅僅兩個字,鳳知雅暗自收下眼簾,擡眸間冷傲的氣息瀰漫。“既然這樣,那就算了。”轉頭的瞬間卻不由笑出聲來。

身後的浮塵和明宣看的一怔,一怔的。王爺放藥他們也看見了,到底放了什麼呀,讓王妃變化這麼快?

候邵天跟胡雅夢這才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恭送,這兩人的氣勢太可怕了。

“我們走。”軒轅淵朝着候邵天揮手,伸手一把將鳳知雅摟在了懷裏,大掌一揮,遮住了她的笑意。嘴角微抽,有必要這個高興嗎。

兩個人邁步門去,浮塵明宣緊跟其後,卻不想剛邁出腳步,鳳知雅懶懶的露出了個腦袋:“鎖門,你們兩個在這裏守着,好好學習。”

浮塵跟明宣腳步一停,下意識將門插好。再次擡頭,軒轅淵早已摟着鳳知雅揚長而去。兩人不知所措的對望着。

就在這時,急促的敲門聲不斷的響起,分明能夠感受到裏面人的着急。“開門!快!”緊接着男人狂吼一聲,勾魂呻吟的曖昧已經從裏面傳來。

浮塵,明宣臉色抽搐,這是他們王爺會幹的事情嗎?居然下媚藥。還學習?果然是近墨者黑,被小王妃帶壞了。

兩個面癱的男人面紅耳赤,處於石化狀態。

此刻繁忙的街道上,鳳知雅揚頭走着,素淡的小臉掛着笑容。還順便拿起街頭攤子的東西,細細的打量,像是在找什麼。

軒轅淵不緊不慢的跟在了鳳知雅的身後,瞧着那張一直冷情的面孔這般的生動,他若有所思摸了摸下巴,坑人是知雅的愛好,那他有必要好好學習。

“攤主,這個多少錢?”鳳知雅踮起腳尖,指着一塊牌子問攤主。小臉蛋上少許的紅潤,格外的可愛。

“十文錢。”攤主是個五十左右的男子,慈祥的說道。伸過手將牌子遞給鳳知雅的同時,指甲一顆小球準確的彈到了她的手心裏。

鳳知雅不動聲色的接了過來,候邵天被關的地方看樣子是找到了。她掏錢的那一瞬間將球放進了袖子中。

正要轉身離開,卻不想一張放大的面孔伸到了臉邊。就看見軒轅淵狐狸般邪魅的微笑停在臉旁,他若有所思的問:“我今天這麼配合你,有沒有獎勵?”

鳳知雅打量着這張討賞的面孔,邪惡的念頭從腦海中迸出,她忽然踮起腳尖朝着軒轅淵的嘴脣曖昧的一吻,晶瑩的雙眸中第一次壞壞的微笑。

“那一起,睡?”

------題外話------

收藏?點擊?~(_ 034 步步驚魂——軒轅淵驚天祕密(1)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陽光下鳳知雅狡黠的笑容,陽光之下少女星光奪目。舒硎尜殘

軒轅淵忽然感覺口乾舌燥,他甚至感覺自己快要沉迷於這樣的笑容裏,高大健壯的身軀將鳳知雅牢牢的護在身後。他暗自收斂了自己的情慾。

冬季的嚴寒冷風瀰漫開來,暗處幾道目光緊緊的注視着他們。

鳳知雅忽然間踮起腳尖,停在了軒轅淵的耳邊。遠遠望去像是極其曖昧的動作,她壓低了聲音:“身後又多了幾條尾巴,要不要甩掉?”

軒轅淵也早已察覺到了身後的人,想必是因爲知雅一舞傾城暴露了行蹤,軒轅浩明終於按捺不住了。

不過現在這種氣氛,他卻莫名喜歡。邪魅的雙眸中迸射出危險的光芒,他的脣角勾出絕美的弧度。“既然他們喜歡,那就讓他們跟着。不過,知雅,你得告訴我你拿到了什麼?”雖然將魅交給她管了,但他很好奇丫頭到底查到了什麼?

鳳知雅漆黑的眼眸溢出淺淡的笑意,十指間玩弄着袖口的那顆小珠子,沒想到軒轅淵居然看見了,這種能力做她的男人還算合格。

鳳知雅嬌柔的嘴脣微勾,揚手間紙條打開在手掌間,漆黑的雙眸掃過上面的字跡,彈指間紙條化爲粉末,她隱隱露出笑意:“想知道?”

“嗯。”軒轅淵毫無疑問的點頭。

“有候邵天的消息了,我們走吧。”鳳知雅揚手,纖細的小手緊扣住軒轅淵的手掌,手掌間相傳溫暖的氣息,顯得格外的和諧。既然他是她的男人,那也沒必要瞞着他。

繁華的大街上兩個親密的人隨意的走動,如同逛街悠閒緩慢的速度,身後跟蹤的人趕忙緊跟在後面。

終極四少pk皇家拽公主 但是沒過上多久,身後跟蹤的人越來越少,甚至身後空無一人。軒轅淵嘴角一勾,他就知道知雅有這個能力。

忽然到了一個轉彎口,鳳知雅拉住軒轅淵的手一鬆,不由加快了腳步。轉了幾個彎之後,她漆黑的雙眸緊緊盯着一面牆。傳來的消息明明說是在這裏最後發現真正的候邵天的,可是這裏怎麼進去。

軒轅淵眼底也閃過疑惑,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牆角的一條縫上,這種設計很眼熟。他大步邁上前去,手指有規律的敲在了牆的縫角上。

“咔咔——”很輕的聲音從縫隙間傳出,忽然間整一面牆裂開了一條縫。軒轅淵跟鳳知雅雙眸相互對視一番,不由邁開腳步走了進去。

隨着兩個人一走進去,整一面牆頓時自動合攏,像是從來都沒有人來過一樣。

軒轅淵跟鳳知雅邁步而下,空蕩的腳步聲格外的醒目。漆黑的環境中溢出詭異的氣息,忽明忽暗的燈光將陰冷的氛圍瀰漫開來。

“小心點。”軒轅淵伸手將鳳知雅抱在了懷裏。

鳳知雅眯着眼睛窩在了軒轅淵的懷抱裏,懷抱中溫暖的氣息很舒服。這裏的環境太黑,雖然她以前被訓練過在黑暗中視察,但是這個身體卻沒有適應,不如好好的讓眼睛休息休息。

忽然間一滴水聲劃破了靜謐的空氣,軒轅淵眼眸微動,腳步邁在了地上的那一瞬間,危險的氣息瀰漫開來。

“快!”鳳知雅雙眸猛的睜開,冷冷的吐出一個字。

就在這時,呼嘯的狂風而來,軒轅淵條件反射的朝着牆壁一掌,抱着鳳知雅整個人幾乎貼在地面上一樣,朝着反方向射去。身影剛閃過的那一刻,無數的利劍朝着他們原來在的那個方向射去。

軒轅淵穩穩落在了地上,腳步着地。忽然間很輕的飛動聲音響起,鳳知雅眯起了雙眸,黑暗中她能夠感受到無數的蝙蝠朝着他們飛來。

“軒轅淵,快跑!”鳳知雅從軒轅淵的懷中跳下,反手拉住了他的手掌,朝着另一個方向跑去。

軒轅淵一轉頭,身後成羣的蝙蝠劈天蓋地而來。該死!他狠狠的握了握拳頭,早知道這麼危險,怎麼也不會讓知雅一起來。

身後黑壓壓的蝙蝠如同暴風雨狂猛的四面襲擊,軒轅淵和鳳知雅瞬間將速度提到最大!快!更快!

漆黑的黑暗中一點紅光落在了眼前,軒轅淵眼前一亮,握住鳳知雅的力道加大了幾分,朝着那個方向狂奔而去。軒轅淵一把扣住鳳知雅的手,她整個人半懸掛在空中,手中的銀絲飛揚,瞬間殺死了無數的蝙蝠。

就在這時軒轅淵一躍而起,大掌一揮拍在紅光上。淡然的紅光猛的射出強烈的光芒,照射在了地上。隱隱浮現出奪目的光彩。忽然間地面上裂開了一條縫,兩人感覺到腳步一空,墜落下去。

耳邊呼嘯而過的狂風,落地的那一瞬間,軒轅淵環住鳳知雅的手猛的一用力,轉變了兩個人的位置。他整個背部狠狠的撞擊在了地面上。軒轅淵頓時感到劇烈的疼痛起來。

“你沒事吧。”鳳知雅從軒轅淵的懷裏爬了起來。一想到這個男人爲了護着自己,連用手撐住地面的機會都放棄了,莫名的感動。

“我沒事。”軒轅淵咬了咬牙,站了起來。

鳳知雅伸手扶住了軒轅淵,這個男人八成又在逞強,軒轅淵轉頭勉強回了她個笑容。兩個人並肩走在黑暗中,忽然間一個轉彎過後,眼前的燈光大亮,寒氣四濺。鳳知雅單手遮住眼前,順着指尖望去。

只見屋內燈火輝煌,數十顆夜明珠聚集中間,一個巨大的水晶棺材步入眼簾。一個絕美的女子閉眼安然躺在其間,精緻的五官如同畫,驚爲天人。但唯獨蒼白的面孔,可見早已去世多日。

鳳知雅眼底閃過一抹疑惑,什麼人居然會在這種地方。

卻不想軒轅淵的身體顫抖了起來,淚水晃動在雙眸中再也承受不住重量,噗通幾滴墜落在地上。他忽然上前幾步跪倒在地上,略帶沙啞的叫道:“母妃——” 035 步步驚魂——軒轅淵驚天祕密(2)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手骨上的筋骨根根彈出,軒轅淵微微顫抖的手心,他忽然一拳一拳砸在了地面上。舒硎尜殘不!他不相信這眼前的事實!

鳳知雅站在身後,看着這個快要崩潰的男人,心中最柔軟的一片地方忽然間被敲破。她從楚飛離的口中聽過,軒轅淵的母妃早已就很多年前消失,可又有誰會想到居然會躺在這麼冰冷的地方。

“軒轅淵,你沒事吧。”鳳知雅彎下身子,伸手抱住了軒轅淵因爲激動而顫抖的手臂,那雙血淋淋的手讓他不由心痛。“想哭的話,就哭吧。”

軒轅淵忽然間轉過身子,頭埋在了鳳知雅的懷裏,這麼高大的男人第一次表露出他的無助。“我一直以爲她還活着,卻沒有想到居然已經……從六歲開始我就等着母妃回來,可是我沒想到,我真的沒想到,她早就死了……”

這麼多年的孤單,這麼多年的無助,他強迫自己堅強起來,闖出一片天!皇兄傳位給他,他不接受,明知道是軒轅浩明奪位,他卻還是裝作一無所知盡心竭力的幫助,唯一想着的就是如果說不登基,他有更多的時間尋找自己母妃的下落,但是,事實卻永遠都是這麼殘忍!

淚水瀰漫在軒轅淵的臉上,鳳知雅目光拂過這張面孔,心疼,心酸,瀰漫了全身。這種無助的感覺,她從來都知道也明白,她一出生就是孤兒,卻強迫着自己爬到最高端,成爲冷酷的殺手。

“知雅,我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軒轅淵梗塞的說着,胸口大幅度的起伏着。卸下了所有的僞裝強悍,他不再是什麼名門將相,更不是嗜血的王爺,而是一個等待了母愛這麼久的孩子。

那麼低,那麼沉的聲音,像是要將她的心壓迫。

鳳知雅忽然伸手捂住了軒轅淵的面頰,手心中傳來短暫的溫度,從未有過如此認真的說。“你還有我。”

一句話,你還有我——如同甘霖落在了地面。

鳳知雅十指緊緊的扣住軒轅淵的手,男子血腥的液體順着手腕流下,唯獨留下雙眸間的對視,她清冷的聲音順着這句承諾傳到了耳邊。

軒轅淵忽然擡頭看着這張精緻的面孔,臉上的易容早已弄花,她的臉上難以遮掩的心痛,關心,滿滿充斥着她的面孔。是,還有她!

軒轅淵將鳳知雅緊緊的抱在了懷裏,俊臉摩擦着熟悉的身體。精壯的手臂想要將這個身體融進自己的體內,他略微顫抖着聲音對着她說。

“答應我,永遠都不要離開我。”他不敢去想,甚至不願去想,如果說她忽然不在身邊,他會怎麼辦?

沙啞的聲音像是忽然穿透了整個天際,迷亂的心像是忽然間被什麼敲破一下,不經意的聲音響起落在了心底,鳳知雅仰頭對上軒轅淵的雙眸,嬌嫩的嘴脣勾起了一個弧度。

“好,我答應你!”

迷亂的房間裏,一聲錯亂的尖叫聲。

“啊——”胡雅夢伸手捂住了自己赤裸的身體,不住的顫抖着。“你,你個混蛋!”

候邵天冷笑的啪啪兩個巴掌打在胡雅夢臉上:“我還想問你,你做了什麼!這不是你下的藥嗎!”候邵天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面:“別告訴你我不知道!”

“那不是我下的,不是我!”胡雅夢伸手捂住自己的臉頰,坑坑窪窪的臉頰像是噩夢一樣,淚水順着面孔直流而下,她肩膀不住的顫抖。“我有必要將自己的青春毀在你這麼一個老頭手上嗎?”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你的錯,胡雅夢別讓我再見到你!”候邵天冷哼一聲,也不管裏面的女子大步走出門去。

候邵天心中冷笑,他不是傻瓜,自然看的出這毒不會是胡雅夢自己弄的,但是這個女人既然沒用了,那留着也沒有必要。更何況,最重要的是他發現這兩個人絕對不簡單。

候邵天理了理自己的頭髮,長袍一揮,走下了樓去。卻沒有注意到胡雅夢扭曲着表情,她狠狠的掐住了自己的皮膚,任憑着血液流下,我絕不會放過你們每一個人。

一個侍衛忽然間跑了過來,半跪在地上:“候大人,出事了。”

候邵天干咳了兩下,渾身上下還殘留着點燥熱,他冷冷道:“什麼事情,這麼大驚小怪的!”

“大人,密室被人闖入了。”

“什麼!馬上派人給我圍住!”候邵天臉色劇變,要知道這密室裏面關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立刻加快了腳步,忽然腳步一頓,命令道:“馬上把這件事情通知主上。”細小的眼眸閃過一道凌冽,主上已經在路上了,他還不相信什麼人能夠敵的過主上。

夜明珠耀眼的光芒四濺上來,將整個屋子照的燈火輝煌。

水晶棺材安靜的放在中間,周圍的空氣悄然無聲。鳳知雅瞧着軒轅淵側着身子躺在自己的腿上,像是已經睡着了,忙碌了這麼多天,又受了傷,他也累了。雙手拂過男人的面頰,他一雙晶瑩的眸子像是浸透在水晶中的澄澈,眼角微微上揚,卻顯得嫵媚。

這個男人睡着了反而更像妖孽了,鳳知雅的目光掃在了軒轅淵的背上,還是不斷有血溢出,她小心的伸過手來,輕輕的將他的衣服撕破,隨着嘶的一聲聲響,軒轅淵的身體因爲疼痛扭動了一下。

瞧着精壯的背部血淋淋的一片,鳳知雅不由皺起了眉頭。這隻狐狸也太不會照顧自己了吧,朝着自己的衣服上撕了一個角。

鳳知雅從自己身上拿出了一瓶藥膏,伸手輕輕的擦拭着他的後背,冰涼的觸感原本的痛意漸漸消失,軒轅淵不由睜開了雙眸,看着知雅的面容,他單手撐在地上,伸手拂去知雅眉間的皺起。

手指觸碰的那一瞬間,一道光芒從屋頂上,軒轅淵下意識一個翻身壓在了鳳知雅的身上。

------題外話------

因爲這個真正的候邵天還沒出來,所以假冒的暫時也用這個名字代替哦

發的咱手心顫動,就怕親們不愛看這種情節,大家留言吧,那咱才知道你們想看什麼,是不是! 036 隱族祕籍重現江湖!候邵天現!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男子溫潤的氣息瀰漫在她的身上,軒轅淵強壯的手臂朝着地面猛的一撐,整個人成爲了天然的屏障,擋在了鳳知雅的身上。舒硎尜殘

鳳知雅只看見那道光芒猛的射下,雙手條件反射的擋在了軒轅淵的背上。這個男人真當自己是無敵的嗎!

“該死!”軒轅淵發覺到鳳知雅的動作,整個人抱住她朝着地面一個翻滾,躲過了那道光芒。死丫頭,要是射在她身上怎麼辦!

卻不想那道紅光沒有射下來,反而化爲柔和的光芒照射在棺材上。,整一個水晶棺材裏迸射出璀璨的色彩,與那道紅光融爲一體。

鳳知雅扶着軒轅淵站起身來,只見原本擺放在地面上的水晶棺材居然慢慢豎立起來,絕美的女子安靜的躺在裏面,一朵耀眼的芍藥花蕊在手心中綻放開來,花瓣朵朵耀眼。她纖細的手上握着一本書。暗藍色的光芒從手心中溢出。

“隱氏祕籍”四個大字照亮在屋頂之上。

愛恨之約 傳聞得隱氏祕籍者得天下,普天之下爲爭奪此書者死傷無數,但不想居然會在這種地方看到隱氏祕籍。

鳳知雅不知道爲何,就像是有什麼在無形中牽引着她一樣,她不受控制的朝着那個方向走去。

“知雅!”軒轅淵一把扣住了鳳知雅的手,不知道爲何,他莫名感覺到害怕,甚至害怕失去她。

“沒事,放心。”鳳知雅回頭朝着軒轅淵一個微笑,雖然感覺到奇怪,但是並沒有危險的氣息,反而很舒服。她加重了握住軒轅淵手的力道,示意他別擔心,十指相扣朝着棺材的地方走去。

鳳知雅鬆開軒轅淵的手,彎下腰手指觸碰到棺材的那一瞬間,忽然間棺材自動打開,女子手中的那本書朝着天空飛去。一道詭異的紅光從棺材中射出,順着鳳知雅的手心穿過,射在了牆壁上。

鳳知雅忽然間被這紅光吸引了過去,軒轅淵下意識去抓,卻不想那道強大的吸力將軒轅淵整個人彈了出來,鳳知雅整個身子瞬間懸掛在空中,她甚至控制不住自己,只是感覺到自己的體內一股強烈的氣流在瀰漫着,順着自己整一個身體迴流起來。

詭異的紅光像是被什麼無聲中牽引一樣,瞬間幻化成了文字浮現在眼前。火紅的文字如同鬼魅漂浮在半空中,錯亂的文字交叉在鳳知雅身上,她雙眸緊閉,只感覺整個人沸騰了起來。

“鳳知雅——”軒轅淵大叫起來,整個人單腳點地,騰空而起,想要去抓住那個身體。

腳步移動的那一瞬間,忽然間一抹黑色的身影朝着他猛的飛過來,攔在了軒轅淵的面前。

軒轅淵快,那個黑影更快,兩個身影飛快的旋轉起來。地面上的塵土飛揚起來,在兩個人的周圍形成巨大的氣場。

忽然間鳳知雅難以忍受體內氣流的亂串,她不由叫出聲來。“啊——”撕心裂肺的尖叫響徹天際。

“知雅——”軒轅淵腳步一慢,黑衣男子搶先點住了軒轅淵的穴道。

“你幹什麼!”軒轅淵被控制住了身體不能動,他瞪着眼問道。明明看着知雅在受苦,他卻不能夠去幫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