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物的話,什麼物有用?一切都無用啊,完全沒有絲毫用處啊!

既然錢也沒有用,物也沒有用,那還有什麼是有用的呢?

蘇逸仔細的想了想,突然雙眼一亮,擡頭看着劉詩晴:“導員,是不是我想要什麼獎勵都行?”

劉詩晴點了點頭,她還是第一次獎勵學生,一點經驗都沒有:“當然,你想要什麼獎勵都可以!”

“那你就親我一下吧!” “哇!”全班的學生都忍不住驚呼一聲,蘇逸的膽子還真大啊,這可是班級,而且所有的學生都在班級裏面坐着呢,蘇逸竟然張嘴就敢調戲老師,完全是……牛逼啊!

劉詩晴的漂亮那可是所有考古系男生有目共睹的事情,看上劉詩晴的不知道有多少個,但誰敢啊,都只能想一想而已。最多有人會把劉詩晴拍下來,晚上縮在被裏面,做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罷了。

這樣公然的挑逗,還讓人家親自己一口,這種事情除了蘇逸,絕對沒有第二個人敢。

“啊!”顯然劉詩晴也沒有想到,蘇逸會說出這樣的要求,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詫異的看着蘇逸,下意識捂住自己的嘴。

蘇逸認真的指了指自己的臉,一本正經的說道:“導員,剛纔你可是當着所有學生的面說了,我想要什麼獎勵都可以, 你不會現在反悔了吧?”

“我……我……”劉詩晴臉色通紅,卻根本無法反駁蘇逸的話,她從來都沒有想過,現在的學生竟然可以這麼無賴,這樣的話都敢說!

但是話都已經說了,儘管蘇逸的要求實在是出乎她的意料,可是她身爲導員也不能言而無信,紅着臉快速上前,在蘇逸的臉上親了一口。

淡淡的幽香鑽進蘇逸的鼻子裏面,蘇逸也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柔軟的雙脣好像是兩片軟軟的果凍,在自己的臉上輕輕的碰觸了一下,雖說稍縱即逝,但是那種順滑和柔軟,讓蘇逸回味無窮。

還是外面的社會好,比起那些老保姆親上一口來說,外面的生活簡直是妙不可言,原來被美女親的感覺這麼舒服。

蘇逸心中美不勝收,心滿意足的坐在椅子上。

劉詩晴已經完全被蘇逸打亂了所有計劃,紅着臉也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麼,慌亂的讓大家準備明天上課,轉身離開了教室。

學生們都紛紛站起身,離開了教室,唐婉心看了蘇逸一眼,臉上有些沉寂和低落,卻沒有說什麼,加快腳步離開了教室。

“老大,我能不能知道你到底經歷了什麼?你可不可以給我講講爲什麼你可以這麼不要……不是,牛逼,這麼牛逼呢!?”

“實在是想不到,老大竟然可以在教室裏面公然調戲我們的美女老師,簡直是天理難容,不爽不行啊!”

“老大,我決定了,以後我要拜你爲師,雷破軍要是和你學訓練的話,我就和你學泡妞技巧,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啊!”

周藏鋒三個人一臉崇拜,好像是小迷妹一樣湊到蘇逸的身邊,臉上還真的出現一副花癡的形象。

蘇逸得意的笑了起來,一副唯我獨尊的模樣:“這算是什麼,你老大還有更厲害的呢,就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呢,等着,以後一定會讓你們更加大吃一驚!”

“不要臉!”一道冰冷的聲音從旁邊飄過,藍靈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蘇逸身邊,直接從蘇逸的身邊,看都不看蘇逸一眼的走過去。

蘇逸愣了一下,擡頭看了藍靈兒一眼,心中一動,站起身來:“藍靈兒,你就和我說,剛纔我是不是很帥?是不是迷上我了?其實我還有更迷人的地方,你要挖掘我的好,你就會喜歡上我的!”

藍靈兒歪頭看了蘇逸一眼,那眼神之中除了冰冷就是淡漠,完全無視蘇逸的臭屁:“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喜歡上你,你不用做夢了。”

“那可不一定,咱們打個賭,我保證四年之內,你一定會愛上我,並且會爲了我奮不顧身。”蘇逸信心滿滿,憑藉他這個全校第一帥,就不信搞不定藍靈兒!

就算是塊冰,蘇逸也能給他捂化了!

藍靈兒本想要嘲笑一下蘇逸,可是看着蘇逸堅定之中帶着一絲狡猾的眼神,藍靈兒突然反應過來一件事情,就算是不愛上蘇逸,蘇逸真的有危險,她也要奮不顧身,這就是她身爲一個保鏢的職責,蘇逸是在給她下套啊!


藍靈兒連理睬蘇逸的心情都沒有了,乾脆轉過身向着教室外面走去。

蘇逸得意的仰起頭,回頭看了幾個人一眼:“看到沒有,連和我打賭的勇氣都沒有,這就是一個男人的魅力,沒有人敢和我較真,就是因爲害怕會愛上我,這就是身爲一個有魅力的男人的悲哀,你們不懂…….”

“老大,剛纔藍靈兒的樣子明顯是不想搭理你吧?”

“不是,不是不想搭理,好像完全是漠視,甚至是無視吧…….”

“話說回來,老大,藍靈兒不是你的妹妹嗎?你竟然讓你的妹妹愛上你,你的口味是不是有點重?”

周藏鋒三個人湊到蘇逸身邊,那語氣和眼神,完全像是在看着一個禽獸一樣!

蘇逸也不理會三個人,沒有辦法,這種羨慕嫉妒恨以後每天都會有,這就是身爲一個優秀的男人的悲哀,蘇逸的心中也很痛苦啊!

四個人有說有笑的走出教學樓,反正現在時間還早,距離午飯還有一段時間,四個人乾脆提議在學校裏面走走。

來到天海大學都快十天的時間,他們卻連大學的全貌都沒有看過,現在想想,實在是一種遺憾,至少也要先熟悉一下自己住的環境才行啊!

天海大學裏面除了新生之外,還有大二大三的學生,這些學姐一個個都打扮的非常成熟,至少能夠將自己的美展現出來,一條條熱褲下面全是筆直修長的大白腿,看得四個人目不轉睛,八雙眼睛完全不夠用!

“老大,我覺得我這輩子最正確得事情就是來到大學,實在是太美好了,我突然覺得我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值得,大學,實在是太美了,風景好,女人更好啊!”林凡仰天長嘆一聲,雙手張開,眼睛卻直勾勾的看着前面迎面走過來的穿着一件白色小背心的學姐,口水都要流出來。 “我很認同你的話!”蘇逸心中頗有感觸,比起林凡三個人,蘇逸是最覺得值得的,這麼多年沒有離開過家鄉,現在就像是放飛的小鳥,對於外界充滿了新奇。


尤其是大學裏面的美女實在是太多了,蘇逸從來都沒有覺得,原來這個世界是這麼的美好!

四年的時間,蘇逸一定要醉意花叢中,瀟灑走一回,左手數錢,右手閱女,左腳踩諸雄,右腳踏巔峯,這條路,他必須要貫徹到底,成爲大學之中最瀟灑醉意的偏偏美少年!


“就是他們!”

突然,一道喊叫聲從後面傳出來,蘇逸四個人不由回頭看了一眼。

在後面的小道上走過來七八個人,一個個人高馬大,虎背熊腰,身上還穿着籃球服,爲首的一個人在場的人都認識,正是之前在體育館之內出糗的張揚。

張揚離開了體育館之後,心中非常的鬱悶,本來他應該是體育系之中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成爲很多女孩子夢想的白馬王子,在學校裏面可以肆意遨遊,玩女無數!

可是因爲蘇逸的出現,徹底打破了他所有的計劃,甚至將他從神壇上狠狠的跌落下來,那種心理打擊,讓張揚怎麼能受得了?他現在心中之後一個想法,那就是狠狠教訓蘇逸,出了這口惡氣再說!

“張揚,你帶這麼多人是什麼意思?想打架啊?這裏可是學校,你還敢打架,你想被開除是不是?”周藏鋒上前一步,這個架勢他們從小就看,早就知道來者不善。

“哼,學校怎麼樣?你們三個一邊待着去,沒你們的事情,識趣的話快點滾蛋,不然一會兒連你們一起揍,蘇逸,你小子有本事就過來,今天的事情,我們好好算一算,不打得你叫媽的話,我張揚的名字就倒過來寫!”張揚冷哼一聲,伸手指着蘇逸,雙眼之中要噴出火來。

蘇逸臉上的笑容有些變淡,從小時候開始,蘇逸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去了什麼地方,這麼多年杳無音訊,離開別墅,走到大學,蘇逸的目的是上學,但是根本上蘇逸來到這裏是爲了想要找到他的父母。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父母究竟在什麼地方,現在在幹什麼,當初爲何能會丟下他不管,這些事情一直都是他心中的一個謎,可是到現在爲止,他都沒有辦法解開,這是他心中最大的不解和痛楚。

所以他的父母就是他的逆鱗,可隨便開玩笑,但是卻絕對不能說他的父母,叫媽,這兩個字蘇逸做夢都想,可是他的母親在什麼地方他都不知道!

“張揚,你現在給我道歉,或許還來得及!”蘇逸上前一步,眼神已經變得嚴肅,再也沒有之前的嬉皮笑臉。

張揚被蘇逸的看得看得心中一驚,蘇逸的雙眼就好像毒蛇一樣,盯得他的渾身發毛,最覺得好像自己動一下,蘇逸就會真的變成一條毒蛇,狠狠咬上自已一口。

張揚嚇得吞了一口口水,旁邊還有這麼多人站着呢,如果他真的表現的太懦弱的話,以後他還怎麼混下去?不行,不管怎麼樣,這個臉絕對不能丟!

深吸一口氣,張揚上前一步,色厲內荏的指着蘇逸:“你,你少和我說廢話,不願意聽我說話是不是?我就說,別說你媽,就是你爸,我都…….”

砰!

張揚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低沉的響聲已經傳出,一道身影像是炮彈一樣飛出去,狠狠撞在了後面的一棵樹上。

本來結實的樹木被撞得狠狠顫抖了一下,上面的樹葉都掉了下來,身影狠狠砸在地上,捂着後背和肚子來回拱蹭,卻根本爬不起來。

所有人的都雙眼圓睜,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看都地上的身影,雙眼都不由睜大。

“張揚?!”

張揚身邊的幾個人驚呼一聲,急忙回頭看自己身邊的位置,剛纔還站在他們身邊的張揚竟然不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飛過去的!

從頭到尾,他們完全沒有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張揚就被打的飛出去了!

這尼瑪太恐怖了,到底是什麼情況?剛纔發生了什麼!

別說張揚身邊的人,就是周藏鋒三個人也都一臉震驚,他們剛纔都一直在看着,他們確定蘇逸站在原地連動都沒有動,要說真的算是動的話,就是好像他們的身邊有一陣風吹過去,然後就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到底張揚是怎麼飛出去的!?

張揚在地上咳嗽了半天,一張臉憋得漲紅,這種疼痛他這輩子第一次感覺到,剛纔他明顯感覺就像是一輛急速奔馳的轎車撞在了他的身上,他根本一點抵抗的能力都沒有,就這樣硬生生飛了出去。

疼!

除了疼痛之外,他沒有任何的感覺,簡直是要命一樣的疼!

“你們,你們還愣着幹什麼,給我動手,你們不是想進籃球隊嗎?還想不想我給我表哥說你們的好話了?”張揚艱難的站起身來,一臉痛苦的指着蘇逸的方向,大聲喊叫起來。

衆人聽到張揚的話,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轉頭看向蘇逸。

“老大,這個就不用你了,我來,正好我也想活動活動,別的不行,打架我還可以!”雷破軍伸手拉住蘇逸,別人不知道,但是雷破軍可以肯定,剛纔一定是蘇逸出的手。

只有蘇逸能有這樣妖孽一樣的速度,雖然雷破軍是不知道蘇逸是怎麼做到的,可是當初在燒烤店的時候,他可看得清清楚楚。

蘇逸想了想,也任由雷破軍走上前,不行,現在就是一個普通社會,大家都是普通人,蘇逸下手實在是太重,有的時候根本就收不回自己的力氣,這麼多年和老管家練習早就已經習慣這樣的速度了。

爲了安全起見,蘇逸還是覺得有必要讓雷破軍去上,他也要多多注意以後自己控制力道的事情,剛纔他只是出了三分力,如果是七分力的話,恐怕現在張揚就變成一具屍體了,先天高手的力量,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雷破軍都出手了,周藏鋒和林凡也不能站在一旁看着,三個人一起奔着面前的五六個人走去。

“就憑你們三個,也想要和我們打,真是可笑,我看你們三個是不想活了!”爲首一個高大的男子不屑的冷哼一聲,回頭指着後面的張揚道:“剛纔你們是誰打的張揚站出來,跪下讓我們打一頓,賠償醫藥費,這事情就算了,不然你們四個都要去醫院躺着!”

“有本事就直接來,少廢話!”雷破軍冷哼一聲,擡起拳頭就奔着面前五六個人衝去。

雷破軍身形魁梧,身體健壯,加上本身也有點底氣,雖然個子沒有面前幾個人高,但是奈何一身力氣大,眼看着爲首男子,雷破軍完全不懼,一拳就直接砸了下去。

爲首男子冷笑一聲,根本沒有把雷破軍放在眼裏,擡起拳頭,和雷破軍狠狠撞了一拳。

兩個人紛紛後退一步,站在原地看着對方,誰都沒有動。

“去尼瑪的,來,今天老子和你們拼了!”林凡甩着一身肥肉,眼珠子瞪得溜圓,擡步就奔着眼前的人衝去。

三個男子相視一眼,擡步就奔着林凡的方向衝去。

林凡本來還睜大的眼睛瞬間畏縮下來,向後面退了一步:“哎,你們三個,怎麼還一起上? 軍少體力好:老公,放開我 ?咱們一個個單挑,怎麼樣?”

“單挑?我們這麼多人,爲什麼要和你單挑,上,打死他再說!” 都市之魔帝歸來

“我去,老二,過來幫我一下,我打不過他們三個人!”林凡嚇得一哆嗦,一身肥肉都要甩出油來,對着後面大喊。

周藏鋒抓着兩個人的頭髮,兩個人也踩着周藏鋒的腳,三個人僵持在一起,周藏鋒一張臉憋得漲紅:“老三,你等會兒啊,我這邊處理完了我就去幫你去,暫時我過不去,你稍等一下啊!”

蘇逸看着面前的戰況,忍不住笑了出來,卻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蘇逸可不是一個面面俱到的人,總會有分身乏術的時候,這麼大的校園裏面,到底什麼時候什麼地方會有人對他們放冷箭都說不定。

就像是現在這樣,張揚帶着幾個人過來偷襲蘇逸他們四個,這些人對於蘇逸來說實在是太好解決,可是對於林凡他們三個呢?


如果連這些人都解決不了的話,以後還怎麼跟着蘇逸去面對更大的危機?

想要站在蘇逸身邊,就要有足夠的資本,這個資本就是他們自己爭取來的,絕對不是蘇逸將他們保護起來,他們就能自我成長的!

所以蘇逸在等,等待他們成長起來,等待他們足夠有資格站在蘇逸的身邊,這纔是蘇逸想要的。

幫助,只會讓他們更加的懦弱,一事無成!

張揚從地上爬起來,緩了這麼半天,他才感覺舒服了一些,捂着自己的腰一步步走出樹林。他堅信,剛纔的事情絕對是一個意外,他就是一個不注意,纔會被蘇逸偷襲,這一次他只要集中精神,蘇逸絕對不會有能偷襲他的機會!

“蘇逸,你不是有本事嗎,老子在這裏,有本事你就和我單……”張揚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身影已經出現在張揚的面前,張揚本來要擡起來的手也定在了半空。

竟然又是這種速度!

完全就反應不過來,蘇逸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剛纔已經足夠集中精神,可是卻還是沒有看清到底蘇逸是怎麼過來的,就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

如果剛纔蘇逸一拳打過來的話,他真的能接得住?

張揚吞了一口口水,向後面退了一步:“等一下,你,你先別過來,你這樣簡直就是欺負人,你有本事就不要用你的速度,咱們好好來一下,看看誰厲害!”

蘇逸想了想,平靜的看着張揚,點了點頭:“好,我就站在原地不動,這樣總可以了吧?”

張揚心中一喜,蘇逸簡直就是傻子啊,又沒說不讓他動,他竟然還不動了,這小子莫不是有病吧?完全跳脫的讓人感覺到可笑啊!

蘇逸站在原地,雙手環胸,看着張揚走過來,拳頭也經慢慢握起來。

張揚深吸一口氣,就差把吃奶的力氣用上,對着蘇逸狠狠一拳砸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