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此人根本沒有恢復巔峯戰力,最多三成力量就有如此威力,陸揚風心中萬分期待,幾千年的時間過去,終於有個像樣的對手出現了嗎?

炎魔王他們早已是黑了臉,剛剛這個神祕巨影的一拳足以要這裏任何一個人的命。

陸揚風非但啥事沒有,甚至還嫌他實力不夠強,事實好像也確實如此,看陸揚風現在哪有半點受傷的樣子。

而且擁有這等底牌的王紋虎並沒有戀戰,而是在擊退陸揚風的同時立刻撤退,這也足以說明了他有多麼的畏懼陸揚風。

“炎魔王,你有辦法驅除體內的巫神蟲嗎?”陸揚風扭頭看向還處在驚愕之中的炎魔王說道。

“有的,只是我需要足夠的時間,但現在看來……”

“現在看來,你的時間已經相當充足了。”


陸揚風笑了笑,雖然又讓他跑了,但這也爲炎魔王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這樣一來也就爲她解除了後顧之憂。

不論如何,炎魔王終究是丁紫瑤的母親,這個女人的確心狠手辣,但這一身份卻是改變不了的,陸揚風能做的一些事自然是順手就幫忙做了,畢竟尋找丁紫瑤的重任可是落到了她的身上。

“這裏就交給你了,我帶着他們回去啊,屍魔尊的這一戰只怕是撐不了多久,他……”

陸揚風的話沒說完,他陡然擡頭看向天空,其他人也在這一瞬間齊齊的看向了炎魔城的上空。

“炎魔王,還有你們這些蠢貨,你們會付出代價的,等着狂魔神怒火的降臨吧。”

一聲驚天怒吼自浴血渾身的屍魔尊嘴裏嘶吼而出,四條手臂僅剩一隻,斷裂的傷口還在不斷流着鮮血。

但饒是如此,他渾身爆發出的力量依舊遮蔽了半邊天空,那些灰色的氣體形成了某種類似領域的能力,魔族無數強者竟佇立遠方不敢輕易上前。

仔細看去便會發現,那些猶如灰色雲層一樣的氣體竟在不斷腐蝕着虛空,但屍魔尊在其中卻是相安無事。

這些灰色力量形成的氣息猶如天威將整個炎魔王覆蓋在內,修爲稍低的魔族更是渾身顫慄,目光驚恐的看着渾身散發着灰色光芒的屍魔尊。

他並沒有戀戰,說完這句話,如風捲殘雲攜帶着那無盡的灰色力量消失在了炎魔城上空,恐怖的氣爆聲如雷鳴呼嘯而過。

誰也沒看到陸揚風朝着屍魔尊逃走的方向右手屈指一彈,一道光芒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沒入了虛空消失無蹤……

爲了逃命,屍魔尊拼盡了所有力氣,上天好像還是眷顧他的,身後的追擊雖然沒有停下,但他竭盡全力逃命的速度早已穿破虛空達到了瞬息萬里的境地。

但身體的創傷還比不上他內心的悲憤,滔天的憤怒足以撕裂渡過天劫的絕頂強者。

陸揚風算計了自己一把也就罷了,炎魔王居然毫不顧及這麼多年來他們之間的情分,在第一時間選擇了把他當成頂罪人。

實際上屍魔尊早就應該想到的,當年的令巧兒能拿自己的女兒換自己暫時的安全,現在她又有什麼理由不能拿他屍魔尊的命去換自己的命呢?


不過屍魔尊總算沒辜負他的實力,近二十個九重渡劫期的圍殺外加三個陸地神仙的狙擊,還有數十萬魔族強者的圍攻,在這絕境之下他依舊保住了自己的一條命。

命犯總裁:誤惹桃花男

“神尊大人,救我!”

拼盡全力一聲大喝,屍魔尊終於失去了所有力氣從天空朝地面呈直線墜落了下去,他的身體並沒有觸及大地便被一股奇異的力量包裹,然後將其捲走消失。


九五島中央上空的懸浮山頂,黑色魔氣的中心位置,屍魔尊正懸浮平躺在一座大殿的中央位置。

在他身前,一個渾身散發着黑色光芒的長髮年輕人正把他右手上的力量不斷灌輸進入屍魔尊的體內。

此人一頭黑髮如墨,一米九的個頭再加上他如畫筆之下的俊朗面孔,看起來卻是英俊瀟灑神采飛揚。

唯一讓人有些感到不適的是他的眉毛居然呈雪白色,看起來和他這一身氣質完全不搭。

隨着時間不斷往後推移,屍魔尊身上的氣息也是愈發的渾厚,一炷香的時間過後,屍魔尊陡然睜眼。

他黑色的瞳孔爆發出了攝人心魄的光芒,身上的傷勢甚至包括那斷掉的手臂都已在這英俊的男子手上徹底修復痊癒。

“發生什麼事了,這座凡界還能有人能把你傷成這樣?”年輕人開口道。

屍魔尊當即毫不猶豫,把過程詳細描述了一遍,甚至還有不少誇大其實的成分,他現在只想讓狂魔神立刻動手替自己出這口惡氣。 從面目上看不出來狂魔神的喜怒哀樂,但屍魔尊已經能感受到他身上傳來了一種異常暴躁的氣息。

他畢竟是狂魔神,是縱橫遠古時代的絕頂人物,雖然他的名聲並不那麼的好,但這並不代表他沒有自己的脾氣。

被一個後起之秀三番五次的挑釁,前不久甚至還找上門來和他談交易,一個煉氣士,他有什麼資格和自己談交易?

要不是在上仙祕境出來之前不想節外生枝,狂魔神或許早已親自出手將其轟殺。

雖然這個人類煉氣士雖然怪異的很,但狂魔神絕不認爲自己連一個小小的後輩都對付不了,否則他沉寂數萬年出來做什麼?

專門來給人當炮灰?

“人類煉氣士,你做的的確有些過了。”狂魔神淡淡的開口,他說道,“你哥哥不是帶回了雲山宗的一千弟子嗎?把他們中間一半的腦袋送到雲山宗裏去。”

聽到此話的屍魔尊自然是大喜過望,可他緊接着又說道:“可這樣的話,你要的仙石很可能就拿不到了。”

狂魔神說道:“不是還有他們宗主和五百弟子嗎?而且我的分身在極南深處一座仙人祕境內發現了一座仙石礦脈,這個人類煉氣士手上的仙石已經不是我唯一的選擇。”

狂魔神的神色更加興奮,“恭喜神尊大人,那還請允許我親自將它們送回雲山宗,然後准許我帶一部分屍魔大軍去一趟炎魔山。”

狂魔神沉默了一下,而後點頭道:“準了,但記住,速戰速決,上仙祕境很快就要現世了。”

狂魔神急於滅殺炎魔王,一部分原因是因爲要報復炎魔王,還有部分原因自然是因爲害怕炎魔王把自己對狂魔神有二心的事情捅出去。

炎魔王肯定知道自己會在狂魔神面前將她徹底變成敵對面。

想在狂魔神手中活下來,除了依靠那個人類煉氣士,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把自己想取代狂魔神的事情說出去,所以屍魔尊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讓炎魔王永遠閉嘴。

可就在屍魔尊轉身準備出去的剎那,一個高大的身影慌慌張張從外面衝了進來。

“啓稟……啓稟神尊大人,出大事了……”

“什麼事情這麼慌慌張張,這裏是九五島,天還能塌了?”狂魔神冷喝道。


“是……是無臉魔和千面魔大人,他們……他們不見了……”這道身影面目焦急的說道。

“什麼?”狂魔神和屍魔尊幾乎同時變色。

二人以最快的速度趕往了無臉魔和千面魔所在的地方,這裏果然空無一人,從空氣中殘留的氣息來看,他們離開至少已經有半天的時間了。

半天的時間足以讓他們去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屍魔尊怒吼道:“這兩個叛徒,早知道我就該直接出手殺了他們。”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狂魔神那從來不變的神色忽然變了,他說道:“糟了,道塵子和他那些弟子……”

狂魔神的擔憂是有道理的,當他們來到關押道塵子所在地的時候,這裏早已是人去樓空。

負責看押這些人的守衛已經沒了生氣,無臉魔和千面魔爲了帶走人族的這些囚犯,顯然是沒少下功夫來策劃這件事情,所以他們也才能在狂魔神的眼皮子底下做出這件事而沒讓人發覺。

“好一個無臉魔、千面魔,看來你們應該是忘記背叛我的下場是什麼了。”

狂魔神凌空一指,無形的能量穿透虛空而去,即便相隔在兩個不同的世界,狂魔神也能操控被他提前種植在他們體內的腐蟲化骨咒。

可是緊接着狂魔神的面色更加的陰沉了下來,在虛空的另一端,他什麼都沒感應到,好像根本就不存在腐蟲化骨咒這種東西。

“不能再等了,這個人類煉氣士比我想象的還要可怕,腐蟲化骨咒可是遠古時代的手段,他居然能將其破開,此人大爲怪哉,爲避免節外生枝,提前開啓上仙祕境。”狂魔神的語氣有幾分焦急,更多的還是凝重。

“提前開啓?意思……你早就知道上仙祕境在什麼地方了?”屍魔尊的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不錯,你真以爲我要那麼多仙石是爲了恢復實力嗎?”狂魔神忽然詭異的一笑。

“難道不是嗎?”屍魔尊反問道。

“我的實力早就恢復了巔峯,我要足夠多的仙石是因爲需要它們來開啓上仙祕境,就算別人找到了上仙祕境也進不去,因爲沒有足夠的仙石作爲能量供應打開祕境,要不然上仙祕境早就成了我的囊中之物,現在估計我們已經殺到了仙界。”

狂魔神也不愧是遠古時代的老狐狸,連屍魔尊都被矇在鼓裏這麼多年,直到最後一刻狂魔神才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

屍魔尊暗自慶幸,幸好沒輕易找狂魔神的麻煩,巔峯狂魔神的實力早就超越陸地神仙的範疇了。

要知道九重渡劫之後,地表上最強的境界也就是渡過天人五衰的五階巔峯散仙,但狂魔神豈止是五階散仙這麼簡單的!

更重要的是他掌握了遠古巫族祕術外加魔族的很多手段,所以屍魔尊現在是真的在爲自己感到慶幸。

“我的分身已經取到了仙石礦脈,從極南之地穿梭過來大概需要兩天的時間,這兩天你籌備一下,拿到進入仙界的辦法之後我們一鼓作氣殺回去。”狂魔神雙目爆發着驚天戰意,他期待的看着虛空,似乎看到了自己站在仙界巔峯的模樣。

雖然狂魔神恢復了巔峯,但屍魔尊依舊有些擔憂,他說道:“但現在仙界內部情況完全不清楚,那些甦醒過來的大妖可不是泛泛之輩……”

“怎麼?你在質疑我的實力?”

狂魔神忽然朝屍魔尊看了過去,那雙眼睛似比浩瀚的星空還要深不可測,無形的壓力讓屍魔尊的心跳瞬間加快,他甚至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血脈在這一瞬間沸騰爆開。

這麼多年來,屍魔尊是第一次在狂魔神上感受到這種氣息,至少他說自己恢復到了巔峯修爲的事情並不是假話。

屍魔尊可是渡過天人二衰的超級強者,這狂魔神究竟達到了何等修爲能讓他產生這樣的感覺。

“不敢,屬下不敢。”屍魔尊連忙低頭恭敬回答。

目光收回,狂魔神目光如刀鋒般銳利的看向天空說道:“當我拿到屍靈環來操控奢比屍的時候,魔神界那些擠兌我嘲笑我的人都會乖乖跪到我跟前來,妖族?遠古時期他們輝煌過,但屬於他們的時代早就已經過去了。”

屍魔尊一直在低着頭,他現在甚至都不敢直視狂魔神那銳利的目光。

“那上仙祕境在什麼地方呢?”屍魔尊帶着幾分期待問道。

“這個問題問的好,你知道如果讓那個人類煉氣士知道上仙祕境的位置,他也許會氣的吐血而亡。”狂魔神眉目忽然一笑,這一笑也是美麗如畫,這副容貌顯然不是他的本來面貌,而是他變化成的一副完美人臉。

“上仙祕境在什麼位置?”屍魔尊大惑不解。

“上仙祕境就在他雲山宗。”狂魔神說。

“怎麼可能?如果上仙祕境在雲山宗,他應該早就知道了纔是。”屍魔尊大驚失色,他無法掩飾目光中的震驚。

“氣就氣在這裏啊,這座上仙祕境和雲山宗上方的空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在空間力量上沒有深厚的造詣根本發現不了,關鍵這個人類是個煉氣士,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擁有那種實力的,但他在空間方面明顯一竅不通。”

狂魔神顯得有些得意,好像這件事是他自己讓陸揚風吃虧了一樣。

他接着又說道:“關鍵這麼多年來因爲有他這個煉氣士存在,導致在空間方面就算有些造詣的人也不敢去雲山宗放肆打探,就算去了也根本不會有任何注意,所以他是身在上仙祕境這麼多年,卻還在想方設法尋找去仙界的路,你說可笑不可笑。”

屍魔尊眼中依舊殘留着震驚,連他都不願相信這樣的事實,更何況陸揚風親自知道以後,反應只怕比他更甚百倍。

屍魔尊平復了一下,然後說道:“那屬下就先回去籌備屍魔大軍,兩天之後咱們出發雲山宗。”

“嗯,去吧。”狂魔神看着屍魔尊離去的背影冷冷一笑,接着他的身影也從原地緩緩消失不見。

此刻陸揚風已經帶着李若風和葉小瞳回到了天山琴音坊,他負手眺望遠方,身旁是一身鮮紅衣袍的花九歌。

因爲她是第一個發現陸揚風回來的,所以她自然也是跑出來想適當的問問情況。

現在花九歌和他一樣同樣看着遠方,二人雖然有些天沒見過面,但此刻見面卻都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過了許久,花九歌開口道,“你……找到丁紫瑤了?”

陸揚風嘆了口氣,道,“算是找到了吧。”

花九歌面色微怒,她說道:“找到了就是找到了,沒找到就是沒找到,什麼叫做算是找到了?”

陸揚風說道:“你永遠找不到一個不想見你的人。”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陸揚風便意識到自己有些口誤了,丁紫瑤也許並不是不想見自己,她只是覺得因爲一些自身的原因而有不想見自己的理由。

“也就是說,丁紫瑤不想見你,所以你就回來了?”

“算是吧。”陸揚風不想解釋的太多,所以只是敷衍的以同樣的三個字迴應了花九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