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艾米停下,她起身慢慢走到她身後,「慢走不送。」

「哼!」艾米重重丟下一聲冷哼,大步就離開了。

蘇歌目送著她的背影,臉上淡然的表情一點點變得冷漠。

騙婚總裁,老婆很迷人 緩緩轉回目光,看向桌上艾米喝過那瓶罐裝飲料。

眼底一閃而過光芒。

艾米剛剛走出楚家表情就開始變得奇怪,身上突如其來的癢,好像是無數蟲子鑽進了她身體里一樣。

怎麼回事?

楚家處處都是監控,她自然是不敢大庭廣眾之下做出撓痒痒那種有失身份的事的。 「該……該死的孽畜!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沈世宗感覺不斷有水屬性的靈力從自己的傷口處鑽進去,不斷發出痛苦的詛咒。

「真是的……你這麼天真,這麼多年怎麼混的……你還真以為你能做鬼?」鬼鬼冷笑了一聲,來到沈世宗身旁,舉起手中長棍,朝著沈世宗的腦袋砸去!

「嘭!」

沈世宗的頭顱瞬間就被鬼鬼轟碎,但最可怕的是,鬼鬼這還不罷休,拿著長棍用力一絞,將沈世宗的魂魄徹底打成飛灰!

這下子,就算沈世宗剩下的軀體還在,他也不可能活下來了!

「族長!」

沈家的那些高層們見沈天珏與沈世宗先後被斬殺,頓時一個個痛哭出聲,但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面對這六頭神獸,他們根本提不起半點抵擋的勇氣。

「老大,現在既然咱們已經會合了,沈家該料理的人也料理的差不多了,不如你和我們去無底深淵一趟吧!」鬼鬼這時候建議聶甄道。

「去無底深淵?」聶甄一愣,他原本的打算是,找到兄弟們之後,返回五大神國,那邊還有一隻異魔族的餘孽要處理。

火麒麟來到聶甄身旁,朝著聶甄點了點頭,臉色有些凝重道:「不錯,聶小哥,無底深淵裡面有一個地方,可以提升自己的修為,我們就是這樣進入天神境的,我看老大你也不要錯過,另外……海域獸族還出現了一些問題,我們需要老大你去幫忙……」

聶甄一愣,在座六大神獸,就算是天塌下來恐怕都有辦法解決,居然還有特別需要自己的事情?

不過既然火麒麟都這麼說了,而且看樣子還挺嚴肅,當下聶甄也不多問,對神獸們點了點頭,笑道:「行!那我就和你們去一趟無底深淵,另外,我想把雪兒和薛老、尹婆婆也接去,不知道方便么?」

水麒麟笑道:「大嫂來的話自然好了!我們一定掃榻歡迎!」

說完,水麒麟身體一抖,身上竄出無數條水蛇,每一條水蛇都命中一名沈家的族人,瞬間就將在場所有的沈家人全數斬殺!

「好了!那些鼠輩全部幹掉了,大哥大嫂,還有大嫂的家長是吧?咱們不妨走吧?」水麒麟對聶甄等人笑道。

「家長……這……」薛老和尹婆婆頓時無語,自打眾神獸出現之後,他們就陷入一種懵逼的狀態,誰知道那些本應十分高傲的神獸,居然對自己還挺客氣。

雖然知道是因為聶甄的緣故,但是還是有些恍然,畢竟他們可從來沒有和神獸,而且是這麼多神獸親密接觸。

「對了,大哥,這三個家好像和沈家走得很近的樣子啊,我們要不先把他們和他們的家族處理了,然後再回去?」鬼鬼突然指著燕家他們道。

而那三大家族,見鬼鬼想起了他們,頓時臉色變得慘白。

他們原本還希望,這些神獸和聶甄這個魔王把自己給遺忘了,所以在神獸們相繼出現,而且滅了沈家的過程中,他們連個屁都不敢放,就希望聶甄能夠忘了自己。

雖然以他們的行為,開元聖主不會輕易放過他們,但總比落在這些殺人不眨眼的神獸手裡頭強啊!

聶甄看了一臉絕望的三大家族,對燕若雪悄悄道:「雪兒,其他兩大家族還是其次,燕家你想要怎麼處理?」

燕若雪看了燕家的家族一眼,尤其是燕家族人們眼中的苛求,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忍。

雖然燕家對燕若雪不仁,但無奈燕若雪本人天性善良,如無必要不願意趕盡殺絕。

聶甄與燕若雪心意相通,自然明白燕若雪的態度,對燕若雪點了點頭,然後來到了開元聖主的面前。

「聖主大人,不好意思,我那些兄弟們貿然來到開元聖朝,也沒有事先和你打過招呼。」

以水麒麟等神獸的身份,就算要進入開元聖朝,也不需要和開元聖主交代,畢竟實力和身份擺在這邊,可聶甄卻不能如此。

畢竟開元聖主對自己也算優待,所以聶甄還是向開元聖主表示了歉意。

「不不不……其實以水麒麟神獸的身份,就算要來到天極島,也不需要向我申請的。」見聶甄居然主動向自己表示歉意,開元聖主倒是有些惶恐起來。

雖然聶甄目前只是帝境五段修為,但是光是他身後那六頭神獸,那就足以碾壓天極島上任何一家勢力。

更何況,聶甄現在的底蘊可不止這六頭神獸,如今整個海域獸族,恐怕都會幫助聶甄。

只要聶甄一聲令下,恐怕就是屠戮整個天極島,那也是輕而易舉的。

海域獸族的數量,那可是人族的數十萬倍以上啊!

「呵呵……聖主大人,我馬上就要和我的弟兄們一起前往海域獸族,恐怕得有段時間回不來了,如今沈家已經滅絕,至於這剩下的三個家族,就交給你來處置了。」

「好的,如果這些小事我都搞不定,我這個聖主可就得退位讓賢了,聶甄,我知道你早晚會離開開元聖地的,只不過沒想到是以這樣的方式,呵呵,以後有機會的話再見吧!」開元聖主倒是坦然,他早就知道聶甄殺了沈君侯之後會離開開元聖地,只是沒想到會出現這麼多神獸而已。

「後會有期!也許將來我們還會並肩作戰的。」聶甄對開元聖主說道。

五大神國的異魔族餘孽已經破解了封印,未來很有可能會接二連三有異魔復甦,到時候恐怕整個永恆大陸都會團結起來共抗異魔,所以聶甄才會說出這句話。

前方高能 雖然開元聖主沒有馬上理解聶甄的話,但是依然對聶甄笑著表示後會有期。

解決了沈家之後,聶甄便帶著燕若雪和薛老、尹婆婆,隨同六大神獸進入耿耿破開的空間通道,就此離開了天極島,前往海域獸族的核心地帶——無底深淵。

等聶甄與眾神獸們離開之後,在場過百萬觀眾們才從神獸的威壓中緩過一口氣,看著聖家族長沈世宗的遺體,還以為之前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夢……

作者燕山城主說:晚上還有一更!多謝支持! 儘管覺得奇怪,她還是咬了咬牙,快速坐上自己的車子離開。

主宅里,蘇歌看著下人收拾艾米留下的那罐垃圾。

一瓶小小的藥瓶在她手裡把玩著。

艾米畢竟身份特殊,夜溫雅的葯太毒,並且沒有解藥,她沒敢用。

但是,她自己研製出來的痒痒粉,那也是足夠折騰人的。

一個小小的教訓,也算是艾米今天對她宣戰的回應。

眼底光芒又閃了幾下,蘇歌收起手裡的藥瓶。

對於艾米,她得儘快想辦法才行。

一定要,先下手為強。

在沙發上坐了沒一會兒,手機忽然響起來。

溫立心的電話,蘇歌拿起手機猶豫了三秒接起。

「小歌,你今天開學了吧,恭喜你啊,離畢業又近了一步。」

「立心姐,你專程打電話過來,就是為了恭喜我開學啊?」蘇歌輕輕一笑,「立心姐可是個大忙人,沒這麼簡單吧。」

果然蘇歌話音一落溫立心就輕咳了一聲,「一半一半吧,恭喜也是有的,其他事嘛,也是有的。」

「立心姐到底是什麼事呢?」

她公司的幾個客戶她都給她搞定了,楚雲偉如今焦頭爛額,溫立心,還有什麼事突然找她?

「不是什麼大事,就是算準了你明天沒課,想跟你喝個下午茶,不知道你給不給面子呢?」

「別人的面子我可以不給,立心姐的面子那可是不得不給。好,立心姐你定地點,我明天一定準時到。」

「就知道你不會拒絕我。」溫立心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遲疑了一下又問道,「楚亦寒最近在做什麼?怎麼近來,都不早人前露面了?」

「我也想知道,他近日總是早出晚歸,有時連續幾天家也不回,不知道在忙什麼事。我幾次想問也沒找到機會,他這人一旦忙起來,那是一點都顧及不上我的。」蘇歌說著直嘆氣。

「這樣啊,我還以為,他出什麼事了呢。」

「他能出什麼事啊,立心姐你沒聽過一句話,禍害遺千年?他要是這麼容易出事,咱們也就不用這麼費心了。」

「這倒也是。」

三兩句話就打消了溫立心的疑慮,溫立心最後道,「那我們明天見。」

「好的立心姐,明天見。」

蘇歌笑著掛了電話。

剛剛掛掉就察覺大廳的氣氛不太對。

她微微詫異的抬眸,只見凌風抱著一沓文件,站在門口。

她臉色頓時變了一下。

凌風什麼時候進門的?

她跟溫立心說的那些話,他不會聽到吧?

這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他耳朵應該不會那麼靈吧?

蘇歌悄悄把手機放進口袋,凌風這時也抱著文件大步流星走過來了。

卻沒有走到她身邊,而是直接走到樓梯口,扭頭朝她道,「我把這些文件拿到書房整理好,你吃過晚飯就來處理吧。」

「哦,好的。」見凌風沒提其他,蘇歌稍稍鬆了一口氣。

凌風走上樓梯,沒走兩步又頓下,「艾米那個女人,今天來家裡了?」

「是啊,剛走沒多久呢。」

凌風沒有立即應聲,默然了一會兒問,「你沒事吧?」 「這裡就是海域獸族的大本營,無底深淵?!我的天哪……這裡的天地靈氣比起天極島來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強寵替身前妻 「難怪歷來海域獸族的戰鬥力都遠在人族之上了……繁衍能力遠超人族,再加上擁有這麼恐怖的修鍊環境……」

當來到無底深淵的時候,薛老和尹婆婆同時面露驚嘆,而燕若雪更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聶甄也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無底深淵的天地靈氣,比他想象的還要龐大,也難怪水麒麟的年紀還不如鬼鬼,但是修為卻是眾兄弟里最強的一個。

最為出乎聶甄意料的是,他原本以為無底深淵是在海域最深處的水裡,現在才知道,原來無底深淵只不過是在海域內開闢的一個空間,深淵內其實並沒有海水。

當下,聶甄一行人在水麒麟等神獸的陪同下,參觀了一圈無底深淵。

無底深淵裡的海域獸族,論建造住處的水平,自然是不如人類美觀的,但是它們使用一個個山洞作為住處,也別有一番風味。

「火老哥,你說有重要的事情,是指什麼?」大致參觀了一圈之後,聶甄看向火麒麟問道。

聶甄問起了,火麒麟它們對視了一眼,最後還是由水麒麟說道:「既然大哥你都問起來了,那我們去主殿說吧,至於大嫂……」

此時,燕若雪急忙道:「不用擔心我,我們一起去聽聽,若是有我們可以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就是。」

隨著聶甄的級別不斷提升,燕若雪也覺得自己與聶甄修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大。

燕若雪並沒有什麼嫉妒聶甄的意思,但也不希望以為自己而拖累了聶甄。

當下,一行人來到了無底深淵的主殿,是一座以山峰為原型建造的城城堡。

進入主殿之後,水麒麟才對聶甄解釋道:「大哥,從鬼鬼它們口中得知,想必你已經知道這個大陸上封印著異魔族的餘孽是吧?」

「異魔族?」燕若雪疑惑起來,她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而薛老和尹婆婆卻對視了一眼,眼神中閃爍著一絲忌憚,顯然他們也多少聽說過一些關於異魔族的事情。

聶甄點了點頭,然後先向燕若雪解釋了一下異魔族的事情,然後才對水麒麟道:「不錯,莫非你們說的遇到了麻煩,與異魔族有關?」

提到異魔族,大家的臉色都沉重了下來,這可是事關全人類,乃至整個永恆大陸的事情。

水麒麟點了點頭道:「其實……就在無底深淵的最深處,也隱藏著一隻天神境八段級別的異魔,其實我成為海域獸族的領袖之前,上一任領袖就是在這裡負責鎮壓這頭異魔的,三萬年前被異魔重傷后留下了病根,就在數十年前,終於因抵擋不住異魔都力量而隕落……」

說到這裡,水麒麟多少有些黯然,雖然它是麒麟神獸,但上一任獸族住在,對它有養育和授業之恩,所以水麒麟才接過了上一任的擔子,負責看守封印在無底深淵的異魔。

「想不到海域獸族一直在看守被封印的異魔,而天極島的人族居然還小心提防著獸族,實在是慚愧啊……」薛老這時候嘆息道。

無論是獸族還是人族,在面對異魔的時候,多應該一致對外,薛老想到這些年獸族的貢獻,心中十分慚愧。

「這沒什麼,我們也是怕異魔的消息傳出去,會引起恐慌,就是海域獸族,也只有高層才知道這件事情。」水麒麟淡淡道。

此時,聶甄不解道:「阿水,照你所說,這個被封印的異魔,只不過是天神境八段的修為,而且至少目前並沒有被解除封印的跡象,想必就是那頭異魔應該也不是你的對手才對吧?」

聶甄說道這裡,水麒麟才露出了一絲無奈地苦笑,說道:「其實……原本是沒有問題的……尤其是最近,那個封印的位置出現了鬆動,我和火老哥它們原本商議,打算主動出擊,結合我們六大神獸的力量,先將那頭異魔抹殺,也省的他逃出來。」

聶甄聽到這裡,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這六大神獸,火麒麟有天神境七段的修為,其他人也全都是天神境五段,更有天神境九段的水麒麟坐鎮。

它們一旦聯手,想要幹掉那隻天神境八段的異魔,應該沒有什麼懸念才對。

如來必須敗 玉麒麟這時候苦笑道:「原本我們也是信心滿滿,但誰知我們深入了封印異魔的洞穴之後,才發現我們根本無法破開封印與異魔戰鬥。」

聶甄看向玉麒麟,猜測道:「這個原因……與我有關?」

聶甄知道,自己的修為只有帝境五段,拚命的話的確有與天神境一戰的實力,但面對天神境八段的異魔,還是沒有什麼可比性的,神獸夥伴們這次特地找他,恐怕需要的並不是自己的修為。

玉麒麟點了點頭,對聶甄說道:「不錯,當日我們進入洞穴之後,才發現這裡之所以能夠封印那隻異魔,是因為一件殘破的防禦神器,為封印的陣法一直源源不斷地提供能量,雖然現在封印已經開始鬆動,但那件殘破的神器釋放出來的靈力,卻令我們根本無法靠近封印。」

「殘破的神器?居然能封印天神境八段的異魔這麼久?!」聶甄詫異道。

玉麒麟肯定道:「不錯,至於我們需要大哥你一臂之力的原因是……這件殘破的神器身上,散發著十分強烈的殺戮之氣,而且與你身上的靈氣簡直一模一樣!」

「你說什麼?!」聶甄頓時激動起來,急忙確認道:「這件殘破的神器,不會是一個頭盔吧?」

「是啊,我們猜測,這個頭盔會不會就是大哥你那件盔甲的頭部,所以才會有與你靈氣一樣的氣息。」鬼鬼激動道。

聶甄大笑一聲,激動道:「哈哈!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太好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如此一來,我的魔王甲就全齊了!」 「沒事啊,我……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嗎?」凌風突如其來的關心,讓蘇歌愣了下,然後就是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看著他。

凌風最終沒再多說什麼,徑直上了樓。

蘇歌幾乎是一直看著他走進書房的。

難得這人,還知道關心她。

不過,關於她和溫立心的對話,他是真的沒聽到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