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司機看這個漂亮的小姑娘坐上來老半天沒有說話,好心地問道。

夏初雪此時在糾結,本來是打算提前過來好找份工作的,可是現在自己有錢了,就不想將時間浪費時間在無用的地方。

想起空間里那些看不懂的文字,要不自己趁著這段時間去學習古文?

「小姑娘?你要到哪裡去?」司機又問了一遍!

「司機叔叔,你知道哪裡有教人古文字的嗎?」

司機聞言一愣,后又笑道。

「復清大學周圍就有,要不我帶你過去?只是地方距離這裡有些遠,這價錢……」

他看了看夏初雪身上的穿著,打心眼裡不太確定。

這小姑娘長的絕對算得上美人,只可惜那一身穿著太老土,就像幾十年代以前的一樣,她真的能捨得出將近一千塊錢的費用?

「那就去復清大學,價錢我會一分不少的給你!」

「得嘞!」

司機腳踩油門,車輛朝著復清大學的方向行駛。

夏初雪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景緻,終於明白了一句話『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

在這樣繁華的城市之下,她真的感覺自己很渺小,就像沙漠里的一粒塵埃。

「小姑娘,頭一次來帝都吧?這邊的生活節奏非常快,別看外面高樓聳立景緻繁華,卻沒有多少人能夠停下心來品味,所有人才都削尖腦袋朝這邊擠,哪怕再有本事再出色的人,只要來到了這裡,也頂多是森林中的一片綠,泯然眾人矣!」

車子行駛了很長時間,終於來到一座磅礴大氣,卻不失古色古香的大門前,門上刻著漆黑的四個大字。

「復清大學」

心痛的交了九百多塊錢車錢,來到一家看似簡單的旅館!

天色已經很晚了,先睡一覺再說吧,一路過來好幾天都是在火車上睡的,雖然沒感覺到太累,但還是挺困的。

洗完澡后就趴在床上睡了個天昏地暗,等一覺醒來就是第二天中午了。

「今天先做什麼呢?對了,我要多買幾件衣服備用,然後再找教古文的老師!」

初來乍到,也不敢走太遠的地方,所以就直接在附近的店裡買。

看上面的吊牌,每一件衣服最少也得上千塊,媽的,這不是搶錢嗎?

「這位小姐,請問你看上哪一件?要不進去試試?」

夏初雪硬著頭皮點頭,拿了幾件比較保守的衣服走進了試衣間。

從店裡出來后,手中大包小包拎著的都是衣服鞋子。

當然這些衣服鞋子都是以舒適為準,至於高跟鞋晚禮服什麼的?她根本連看都沒看一眼。

清一色的凡布鞋配長裙,最短的也到漆蓋處。

縱然很簡單的搭配,在她身上卻別有一番風味,衣服將身上的好身材裹得嚴嚴實實,卻有種禁慾的美感,引人遐想。

本來感覺旅館實在太貴了,想要租房子住,可是房東他們只租時間長的,自己等一開學就直接搬進宿舍,根本沒那個必要。

一路打聽,終於找到了那個研究古文字的老師,這位老師有六七十歲了,聽說還是書香世家,後來家道中落,只有靠著這一技之長謀生。

夏初雪學得非常用心,每次只要老師一教,最多看兩遍也就學會了,因此而獲得老師的多次讚揚。

時間一天天過去,到了開學之際,他告別老師退了房子,提著行李箱朝學校走去。

剛走進學校,一股說不出的典雅氣息迎面撲來,學校那花紅柳綠小橋流水,布置得分外別緻。

拖著行李箱正往前走著,突然聽到來來往往的學生們開始激動的尖叫。

「快,我們學校的校草來了,快去看看!哇!好帥啊!要是我能做他的女朋友該有多好?他朝我這邊看了一眼,是在看我嗎?」

「不要臉,他明明看的就是我!」

人聲鼎沸,吵得夏初雪耳膜生疼。

小手指在耳朵里掏了幾下,無語的走到旁邊。

「真是一群小孩子!」無奈的搖頭。

她從小早慧,小孩子做的事情她都沒有做過,永遠都是不間歇的學習和幫外婆幹活補貼家用。 所以對於這些幼稚的表現,感到很不理解。

不管身後慢慢聚集的人群和一輛超級跑車裡下來的騷包的男生,直接拉著行李箱朝提前分配好的女生宿舍走去。

「306,沒錯就是這個房間!」

站在樓道里看著看著這個需要住四年的寢室微微笑著。

此時寢室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她選擇了靠窗邊的上鋪,從空間裡面拿出新買的被褥鋪上,還有平時的洗漱用品全部都整齊的排列放好。

報完名一切準備就緒,這才想起來空間一直荒廢著,除了那棵小樹和人蔘沒有其他活物了。

又乘車到一家大型的種子店鋪,去買一些珍貴的種子。

另外自己特別喜歡花花草草,無奈是花草殺手,從來都沒有種活過,所以也買了幾樣花種種在空間裡面。

帝都市中心某處高樓的頂層。

「老爸,你看我給您帶什麼東西來了?」

說話的正是用九百八十萬買下夏初雪『石頭』的富二代,他獻寶似的將手中包裝精美的禮盒放在辦公裝上,自己則是隨意找個地方坐了下來。

「混賬!你這幾天又到什麼地方鬼混了?你知道家族將我們打發到這世俗界來幹什麼的嗎?」

「當然知道,現在靈氣稀薄家族也日漸衰敗,而我們父子天賦又不高,所以才我們駐守世俗界!」

辦公桌前坐著的男子西裝革履,長相五官端正,是個中年大叔的樣貌。

光是看這樣的面相誰都不會懷疑他的真正年齡已經九十多歲了。而他的兒子也有四五十歲,卻看起來也不過二十左右的模樣。

「駐守世俗界的使命又是什麼?」聲音嚴肅沉穩。

「當然是發掘有靈根的人嘍!可是這世俗界一點靈氣都沒有,別說沒有身具靈根的人了,就算是有,那也是雜靈根或者偽靈根,根本沒鳥用!」

說話依舊弔兒郎當毫不在意。若是以前,自己肯定會害怕,但他有底牌呀,桌子上的盒子還沒有被打開,一旦打開看到裡面的東西,這個老爹就不會這麼說了。

董事長聽到前面那段話的時候怒火消了一些,總算這個不爭氣的兒子還記得來這裡的目的,可是當聽到接下來的話時,原本就不好看的臉一下子更黑了。

「所以你就整天懈怠修鍊,整天吃喝玩樂找女人?這要是讓那些修士知道,誰還敢將女兒嫁給你?」

「幹嘛要娶?就這樣不好嗎?再說了,我級別這麼低,也不會有姑娘看上我的,哎?要不我就在世俗界找一個得了?」

董事長一聽這話,氣的一章劈向桌子,頓時四分五裂倒地,可見那力道之大。

「我的媽呀!」

沈似水本來毫不在意,還想多氣氣自家老子,當看見拿來的寶貝就這樣掉在地上,那叫一個心疼!

以最快的速度衝上去,可還是晚了一步,東西嘭的一聲掉在地上,盒子與地面摩擦發出悶聲。

「你這個死老頭,知道這是什麼嗎?好不容易找到的東西你卻不要,好吧,那我拿回去還不行嗎?不過…你可不要後悔!」

心疼的將盒子抱在懷裡,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我准許你離開嗎?給我滾回來,我讓你去找具有靈根的人,你不僅沒找反而還只知道泡女人,你知不知道家族就要拋棄我們了!!?」

董事長氣得咬牙切齒,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己兒子,到底是造什麼孽生了這麼個東西?

竟然想要在世俗界找媳婦,世俗界的女子基本上無法生下有靈根的孩子,難道怎麼就不明白呢?

沈似海聽到這話背脊一僵,果然乖乖的停下了腳步。

「老爸別擔心,我這次出去找到了一樣好東西,憑藉著這個東西,家族就不可能不重視我們!」

說著也不再打啞謎,轉過身將那精緻的盒子放在沙發上,一層一層的將外包裝打開,每打開一層,他嘴角的弧度便往上翹幾分。

董事長帶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瞧著,絲毫不覺會有什麼驚喜。

等盒子全部打開,露出裡面一塊土黃色的晶石,周圍散發著濃郁地靈氣。

「土…土系靈石?這真的是土系靈石?」

踩著地上的碎屑三步並兩步激動地走到沙發前,眼神中流露著不可思議的光芒,伸手想要撫摸,可將要碰到的那一刻又停頓住了。

他怕…怕這一切都是夢,怕眼前的這塊土系靈石並不是真正的存在,哪怕一眨眼就會消失。

「你一直說我在泡女人,怎麼樣?我在女人堆里給你找了一塊這個,憑藉著它,我們能不能回到家族?」

「哈哈哈…能,這簡直太能了,不對呀?」董事長高興的同時突然發現土系靈石的不對勁。

「怎麼了?它上面散發的確實是濃郁的靈氣!哪裡不對了?」沈似海我嚇了一大跳,趕緊仔細檢查一番,愣是沒有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這種靈石在修仙界都難得一見,世俗界怎麼可能出現?退1萬步說,就算有,那它的靈氣又怎麼可能這麼濃郁?」

「那女人說這是她傳家寶貝,可能有什麼特殊的收藏之法也說不定?」

董事長一巴掌拍在沈似海的腦門。

「你以為是這是普通的玉石那麼好保存?靈石只有在靈氣充沛的地方才能夠有這樣的全貌,就算它放在修仙界時間長了,靈石內部的靈氣是不會外泄,但至少外面沒有那麼濃郁,你看它這樣子,很顯然是剛從某個靈氣充沛的地方拿出來的,才導致外面的靈氣沒來得及消散!」

「你的意思是說……」沈似海想到一種可能,心中一凜,若是真如自己心中所想一樣,那個美女是非要找到不可了!

「沒錯!賣你靈石的這個人很有可能知道一道靈石礦!!!」

董事長眼中冒著貪婪的目光,激動得連手腳都不知往哪放了!

「快去,將你那個女人給帶來,就說我同意你娶她!」

「啊?老爸,你在說什麼呀?賣給我零食的那個女孩,不是我的女人,我只是在a市巧合之下才發現的!就連姓名都不知道怎麼找?」 沈似海急了,現在讓自己去找那個丫頭無異於大海撈針。

就算現在到處都有安裝攝像頭,但是總不能一個一個攝像頭去查看?再說了,人家部落也不會隨隨便便就這麼將攝像頭給自己看呀!

「那你就想辦法,堂堂修士難道連一個凡人都找不到?」

「可是,如果找到她之後,人家說這東西是路上撿到的,那我們也……」

「如果那女人不識抬舉的話,就別怪老夫使用搜魂術了!」

董事長的眼神突然變了,詭異而決絕。

沈似海聽到自家老爸說這話,嚇得倒退一步,差點沒有站穩而摔倒。

整個修仙界都知道搜魂術是最可怕的法術,此法只有大家族大門派的嫡系子弟才可以學得到。

人一旦被搜魂之後,輕則變成傻子,重則死亡乃至魂飛魄散,連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你,不覺得這樣對待一個凡人太殘忍了嗎?她會魂飛魄散的!」他一臉錯愕,好像第一次認得這個老爸。

「哼!一個螻蟻也配得上你這樣為她說好話?」

「我不同意!你不是說修士最怕被心魔所擾,一旦做了違心的事情,到結丹期便會入魔道,被心魔侵蝕入體!」

「結丹期大修士是仰望的存在,整個修仙界也沒有幾個,你覺得我們能夠登得上那種高峰嗎?沈似海你別糊塗!一旦我們找到了靈石礦,那麼整個家族誰敢小看我們?」

沈似海連連後退

「不,我們有了這塊靈石之後,加上我哥沈流年的幫助,家族一定會讓我們回到家族的!」

沈流年和沈似海是雙胞胎兄弟,但是二人的天賦和長相卻完全不一樣。

沈似海長相屬於小鮮肉那種,而從小頑劣不堪,靈根也不好,基本上算是不學無術了。

沈流年卻不同,長相剛毅,靈根也好,性子沉穩,對於修鍊一途上可以走得更遠。是整個家族重點培養的對象。

「哼!別提那個逆子!」董事長不知怎麼回事,從來不喜歡那個大兒子,沈流年的存在就像他人生中的污點一樣,每次提起就會大發雷霆。

由於沈流年實力強大,靈根很好,常年受著部落的重視,所以他並不敢如何,喜歡又喜歡不起來殺又殺不得,一直如鯁在喉。

「老爸,我就不明白了,好歹他也是我大哥,你為什麼那麼不待見他?」

重生日本當神官 「你現在只要找到那個女人,其他的事情不要管!」瞬間轉移話題,眼神閃爍,在錯過的眼底深處流露出幾分怨毒。

「除非你答應我不對他用搜魂術,我就去找!」

儘管董事長再不想同意,但還是在沈似海再三懇求之下終於點頭。

夏初雪還在忙活著他的採買工作,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修士給惦記上了。

「老闆,我來買種子!」

她說完這句話,就有種想笑的衝動,人家這就是種子店,不是來買種子的,難道喝茶的?

賣種子的人好像聽多了這話,根本不以為意,走到櫃檯裡面禮貌的問道。

「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種子?我們這裡雖然稱不上什麼大型的種子店,但幾乎也應有盡有了!」

「嗯! 總裁大人復婚無效 有沒有人蔘種子?靈芝種子?玫瑰花種子………」一下子說了,好幾個種子的名字,本來還想再多說幾個,但腦子裡能夠想起來的比較珍貴的靈藥也就這麼多了。

「有的!」

轉身就朝著後台走去,將夏初雪所需要的種子一樣樣包起來。

買了種子之後,夏初雪就打算到一個無人的地方先將種子給種下再說,省得回到宿舍以後又不方便了。

躲避過所有的攝像頭,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巷子中左看右看沒人之後,便心念一轉鑽進空間。

好在空間裡面種植東西已經不需要她親自動手,只要一個念頭就可以將所有的種植種下。

只有一樣很奇怪,就是不可以用意念澆水,還得一桶一桶的提上來澆在田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