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公子,受我一拜!”老劉突然間跪下。

“老先生這是何意?”許昌碩把他扶起來,兩人走出去。

“許公子,國醫有你,乃是幸運,但這種東西並非一人醫術,所以……”

老劉羞愧說道:“您能不能將您的醫術傳下去?”

“傳下去?”許昌碩笑了。

“許公子,不是讓您免費傳承,您放心,我絕對給你足夠的代價。”老劉極爲不好意思,這等醫術簡直無價,怎麼可能隨便傳承,他說出這句話時就已經後悔了。

“老先生未免太小看我了。”許昌碩淡淡道:“莫說你這等人想要學習,就算一個乞丐,只要有救人之心,我也一樣會交!”

“醫術,是我許昌碩一人之能力!”“但國醫,卻是整個華夏幾千年來的傳承!”這一番話,鏗鏘有力,震撼人心!

老劉愣住,直到很久,才唸叨着兩個字。

“胸襟……”這就是氣度!

老劉激動無比,想要再次跪下,卻被許昌碩攔住。

他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許公子,你能如此大度,是我華夏之榮幸,從此以後,學國醫者,學您醫術者,被國醫救治者,都要稱呼您爲‘許師’。”“老先生,這個名號我可當不得。”

許昌碩雖然搖頭。但腦海中卻有想象。

未來國醫大興,全國十幾萬學國醫的,齊聲吶喊一句許師,那該是多榮耀!

“許公子不必謙虛,許公子知道我師傅是誰嗎?”老劉神祕道。

“誰?”許昌碩疑惑道。

“我師傅是華夏北部醫學會的會長,他一生研究國醫,卻沒有門道,只能放棄,就只能請來西方諸位名醫交流,要是知道你的存在,肯定會高興,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老劉激動道。

拿出手機撥通師傅電話號碼。

此刻,北部醫學會,正在召開緊密會議。

國內一項醫學技術遇到了瓶頸,需要向國外購買這項技術纔可以突破。可那些外邦之國,獅子大開口,竟然要價千億!

醫學會一衆成員都沉默了。


會長韓政氣憤無比,破口大罵。正在此時,他的電話響起。

一通電話。,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韓政皺眉,看清楚來電人後,猶豫片刻,還是接通:“老劉,怎麼了?”

“師傅,國醫有救了!”老劉激動道。

韓政的反應很平淡,甚至有些冷漠:“老劉,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研究了幾十年國醫,還不知道這玩意有沒有用?根本不值得我浪費時間!”

老劉宛如被一盆冷水澆身,瞬間清醒,喃喃道:“師傅,您對國醫,不一直抱有希望嗎?”

“那是以前。”韓政搖頭,“如果沒什麼事,就掛了吧,我還在開會。”

“師傅,您聽我說,今天我遇到了許公子……”老王把許昌碩治好人的事情說了一遍。

“哦?”韓政眸光一閃,立刻問道:“你沒騙我?”

“師傅您覺得,我會在這種事上說謊嗎?”老劉道。

“我知道了,明天,我會去鬆南一趟!”韓政渾身一震,掛斷了電話,若旁人仔細看,定會發現他眼中的淚水。

是!他是放棄了國醫,不值得浪費時間,可現在聽到國醫行了,他就決不會怠慢!哪怕是萬分之一的希望,也要試一試!更何況現在外邦之國把華夏當冤大頭宰!

韓政就更加希望國醫能崛起。“韓會長,現在到底怎麼辦?若是不買,這項技術就突破不了,恐怕會有很多病人喪命,但若是買……”那人狠狠砸了一下桌子,“我不甘心啊!”

“事到如今,也沒什麼辦法,會長你還是稟告上頭,花錢買下來吧。”有人低聲嘆氣。北部醫學會上頭,還有華夏醫學會,那裏面的成員,纔是一個個做出決策的大人物!

“剛纔老劉聯繫我,說有一個年輕人展現出國醫秒術。”韓政說道:“我明天便去鬆南看看,如果我們的國醫真的醒了,還需要和那些老外阿諛奉承?別說千億,一毛錢他們都別想要!”

國醫?

看到韓政離去,衆人面面相覷。這不是騙人的嗎?真有用嗎?那不是扯淡嗎!要那個年輕人真牛,不去揚名立萬,呆在鬆南市幹什麼?真是荒唐!

韓會長連這種事都相信!其中一人目光閃爍,趕緊離去,聯繫華夏醫學會的成員,趁機讓韓政下臺。理由竟然是韓政迷信。相信國醫能救人!


……

許昌碩得知了老劉師傅過來,就交換了聯繫方式,等到他到之後,然後在見面,但他也給老劉一些基本醫術理念,讓老王學習。

系統給出的國醫秒術,就算最基本的理念,也包含許多知識,八卦五行、人體症狀、各種草藥,對於現在社會,無異於是醫學聖經!

“小碩,怎麼不見洛洛呢?” 閃婚試愛,家有天價影后 ,好奇問道。

“洛姐在公司呢。”許昌碩前兩天就花了幾百萬買了一棟適合養老的房子,送二老過去。


“你可一定要抓住機會啊。”許母也是囑咐道:“我看洛洛對你有意思,千萬別錯過,這麼好的女人上哪找去。”“爸、媽,我們只是姐弟關係。”許昌碩無奈道。

“什麼姐弟,你們又沒有血緣關係,聽媽的,抓住機會,我還想着抱孫子呢。”許母嘀咕道。

許父也一旁嘮叨。

許昌碩聽得頭大,想到洛雨,微微一笑,若是姐姐在此,不知道又是什麼心情。

陽光小區。

絕對是鬆南市最貴最豪華風景最好的養老小區。

很多大人物的父母,都是住在這裏,這導致各位老人互有攀比。他們都覺得自家兒女是最厲害的! 一位年輕男人爲老李揉肩。其他老人都一臉羨慕的看着。

“我告訴你們了,我兒子是最有出息的,瞧瞧,他的車價值幾百萬,他的衣服更是專屬定製,好幾十萬的。”老李傲然道:“你們說說,哪家年輕人,跟我兒子能比?比我兒子又有出息?”

年輕人微微一笑:“爸,也不能這麼說,有錢也不代表一切啊。”他話語中有濃濃的炫耀之意:“雖然我只剩下錢了。”

其他老人看着身邊的兒子,臉色羞紅,甚至不敢說話,在整個陽光小區,這年輕人也是最有錢的人之一。

他們根本比不上啊!

此時,一輛保時捷停在小區門口。

許昌碩開的是洛雨淘汰的車,所以不算頂尖,只是一般,他下車扶着父母下來。

看着三人打扮,老人們對視一眼,紛紛笑了,露出不屑,看着一家三口一身地攤貨,恐怕是攢了一輩子的錢才能住進吧。

這麼窮的家庭還能住在這種高檔小區?也算是老天開眼啊。

爲老李揉肩的年輕人,卻覺得許昌碩有些熟悉,忽然想到什麼,面色大變!許昌碩一家剛出現,老人身邊的兒子也都笑了。

最強狂兵混都市 爸,你看,比咱們還窮的多的是,你兒子再沒錢,也有百萬存款啊!”

“咱們就算比不上老李,但也不比別人差啊!”

……

老李頭聽到這話,也有些不滿,嘟囔道:“兒啊,這陽光小區怎麼還能讓這種窮人進來的,不是拉低咱們的身份嗎?要不你跟物業商量一下,別讓他們住在小區唄?”

老人們一聽,羨慕不已,能和物業商量!也只有老李頭家的孩子了!他們望着許父許母,極爲不屑,沒錢還住這種地方,不是裝冤大頭嗎。

許父許母極爲拘謹,聽到老人們談話,他們對視一眼,臉色羞紅,都覺得爲許昌碩丟人了,頭彷彿要埋到地上,不敢擡起來。

許昌碩皺眉。

忽然有一道聲音響起。“許公子,您怎麼來了!”

衆人一愣。

只見老李身邊的年輕人,小跑到許昌碩身邊,臉上賠笑,與剛纔傲然姿態,完全是兩個極端:“許公子啊,您父母也住在這裏。”

“你是……”許昌碩想不起來。

“許公子,我是小李啊,樂歡集團的,之前晚上我在月讀餐廳門口見過您啊。”年輕人急忙道。

“哦,原來是你啊。”許昌碩有些印象。

年輕人極爲榮幸般,好似很驕傲:“許公子,您去哪裏,我對這裏熟,帶着你們去。”

“那就麻煩你了。”許昌碩點頭。

陽光之下。

老李頭等一衆老人年輕人都驚呆了。

什麼情況!難道這個年輕人是什麼了不得人物?衆人看到小李得意的笑容,唰一下臉都白了,想到剛纔看不起三人,甚至先要將他們趕出小區的樣子,心如冰窖。

這哪是沒錢,分明是人家低調啊!

許父許母也意識到兒子不一般,終於擡起頭,看的卻是一雙雙懼怕擔憂的眸子,終於笑了,臉上有說不出的驕傲!

彷彿在說,看!這就是我的兒子!

小李帶三人找到房子,纔回到小區門口,終於鬆了口氣,看到老李驚愕樣子,連忙說道:“爸,以後許公子的父母您可千萬別得罪啊,否則兒子都保不住你。”

“啥?”老李一愣,忍不住問道:“兒啊,那年輕人到底什麼來頭啊。”其他老人也紛紛豎起耳朵。

小李深吸一口氣,解釋道:“爸,知道雨墨集團嗎?”

“知道啊,他們董事長洛雨不是鬆南市首富嗎?”老李道。

“許公子就是洛雨的弟弟!”小李凝重道。

老李愣住,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其他老人嚇得更是張大嘴巴。

“還有,你們知道國術嗎?就是隻殺人,不表演的武術!”小李又問。

“知道。”老李連忙道:“我年輕的時候可見過一個練家子的,特別能打,一人打十幾個都不在話下!”其他老人紛紛點頭,他們比較相信這個,否則也不會一直練太極。

“他被譽爲國術之光!”小李認真道:“我親眼看到他展現功夫,比電影裏還厲害!”

嘶!老李等人倒吸一口涼氣,越來越害怕。

“爸,你知道月讀餐廳嗎?”小李又問。

“知知知道……”老李說話都開始結巴:“這不是北部最豪華餐廳嗎?傳聞背後董事長有百億美元身價,兒啊,那年輕人該不會是月讀餐廳會員吧?”

“會員算什麼!人家可是至尊VIP!甚至月讀餐廳的各大老闆都過來拜見他。”小李崇敬道:“這下明白我爲什麼不讓你得罪他了吧?別說是咱們,就算整個小區的人加起來都不是許公子對手!我要是有他一半厲害,死了都值了!”

老李全身打顫,哭喪着臉說道:“兒啊,咱們搬出去住吧,和這麼厲害的人住在一起,我害怕啊。”

其他老人也是這樣說。有這麼厲害的一個兒子!他們根本比不上啊!

“爸,您還是想想怎麼和許公子父母道歉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小李打個了哆嗦,迅速離去。

其他年輕人也不是傻子,他們百萬身價在許公子面前算個屁啊,紛紛道別,迅速離開。

老李等人都傻了,後悔到極致,迅速回家,打定主意,以後見了許父許母,就要鞠躬問好,哪怕惹二老一丁點不開心,也要賠罪。

許昌碩安頓好父母,便離開了,選擇清風小區,最主要還是這裏的安全問題能得到保障,傳聞小區保安都是開發商花大價錢請的功夫聯盟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