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川,程輝見狀也向衆人介紹了自己的身份。

接下來的十多分鐘裏,八個人開始互相熟絡,許川也暗暗記下了五人姓名。

五位住戶,三男二女,三位男的分別是全和宇,朱新宏,吳鷹;兩女分別是陳曉,徐子燕。

剛剛和李左奇打招呼的就是徐子燕了,因爲是一位居住時間長達四年的老住戶,所以其他四人暫時以她爲首,認她做隊長。

“子燕姐,您看我們仨能夠加入你的隊伍嗎?”李左奇咧咧嘴,露出一副憨厚的模樣。

許川和程輝微微低下腦袋,心裏默默吐槽:“這傢伙又在演了!”

在百樓兩個多月的相處裏,許川和程輝從其他老住戶口中全面地瞭解了李左奇的爲人。

和他搭檔過的住戶對他的評價幾乎一致,那就是扮豬吃虎。

許川甚至在想:如果不是在進迷宮前通過層長陳天信認識了李左奇,自己是不是會把他當成新手。

徐子燕是89樓的住戶,離李左奇的43樓隔得太遠,再加上之前沒有碰到過,見李左奇這樣問,很自然地把他當成了尋求老住戶幫助的新手。

“當然可以,對了,你們三人有沒有在百樓居住超過三年的。” 寵妻成癮:豪門千金歸來 徐子燕看了三人一會,見沒人開口,便繼續說道:“既然沒有,那麼你們現在暫時加入到吳鷹隊裏吧,他居住時間剛剛達到三年,也是我們隊裏的副隊長。”

徐子燕剛剛說完,一個皮膚黝黑的強壯男子走到了許川三人中間。

“我是吳鷹,大家都喜歡叫我老鷹,你們也可以這麼稱呼我。”吳鷹很是熱情,還一把將程輝摟在了懷裏。

也許是吳鷹力氣太大,程輝試着掙扎了一會便放棄了抵抗,看着程輝一臉難受的模樣,許川連忙退後兩步,遠離了吳鷹。

一行人沿着山間小道緩緩向前,半個小時之後,一棟華麗而又巨大的別墅出現在八人眼前。

“這裏應該就是恐怖場景了,我們上去看看吧。”徐子燕回頭望了一下衆人,接着繼續向前。

“汪汪汪!”幾聲狗吠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許川望向右邊,只見兩隻強壯豎耳,警惕性十足的狗正一動不動地望着他們。

“這不是D國牧羊犬嗎?難道恐怖場景也會有現實世界的生物?”和許川產生相同想法的還有陳曉和朱新宏,他倆也是新手。

剩餘的五名老住戶倒是不大在意,畢竟見多了就不奇怪了。

“有人在家嗎?”徐子燕一邊敲着大鐵門一邊大喊,引得兩條對着她大狗瘋狂大叫。

徐子燕說完不到兩秒,前方十米外的別墅門嘎吱一聲打開了。

開門的是一個女人,看她身上的裝束似乎剛剛是在做菜。

“我說家裏的狗怎麼亂叫,原來是有外人來了。”女人從圍裙口袋掏出鑰匙,熟練地將鎖打開,衝着八人露出了友善的微笑。

“大家是被困在島上了吧?”女人伸手挽了一下頭髮,“得虧家裏有人,不然你們就慘了。”

那兩隻大狗還在衝着許川一行人狂吠,女人有點生氣,張牙舞爪地跑了過去,嚇得兩條狗夾着尾巴飛快逃跑。

“這狗……太慫了吧?”許川很及時地給了一句吐槽。

“好了,這就是我家了,大家隨便坐坐,我去多煮幾個菜。”女人話音剛落,樓上便傳來一個聲音。

“喲喲喲,老頭子一死就把別墅當成自己的了,還要不要臉啊!”許川看到一位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眼鏡青年慢慢地從樓上走下,剛剛的話正是從他嘴裏冒出來的。

“歐陽致遠,家裏還有那麼多客人,我不想和你吵。”女人惡狠狠地撂下一句後,走進了廚房。

“你們好!”眼鏡青年,也就是女人口中的歐陽致遠慢慢走下樓梯,衝着八人微笑着打了個招呼。

“你好!”衆住戶連忙從沙發上站起,對着歐陽致遠問候道。

“鄙人歐陽致遠,很高興認識各位!”歐陽致遠示意衆人坐下,自己找了張椅子後繼續說道。

“咦!歐陽致遠,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好名字,好名字!”李左奇開始擺弄起了他那半吊子文化水平。

歐陽致遠聽到李左奇那麼一說,很是激動地站起身子,連忙上前坐到李左奇身旁,熱情地握着他的手,“這位朋友的文采實在是好,我也沒想到自己的名字會有這種寓意。”

“好說好說,我也是看到你這幅玉樹臨風的模樣才偶然想出這句詩的,說起來原型還是小兄弟你呢!”李左奇也沒想到自己的一番話會引起歐陽致遠那麼大的反應,不得已只好繼續編了下去。

這次不光是許川和王輝,在場的所有住戶都忍不住在心裏默默吐槽:“什麼叫你偶然想出的啊!難不成還是你發明的?”

歐陽致遠的反應也反映出了一個簡單的問題,這裏的確不是現實世界,現實世界應該對這兩句話多多少少有些瞭解。

歐陽致遠的健談讓大家暢所欲言,不一會大家便把歐陽致遠的底子摸清。

歐陽致遠是這座別墅原主人的二兒子,前幾天才從國外回來,據他說,自己最大的愛好便是搞文學創作了。

“我相信致遠你一定能成爲世界聞名的大作家,不過我好奇的是,剛剛是因爲什麼,搞得你和剛剛的那位女士爭吵起來。”

李左奇終於問出了大家都關心的問題。 歐陽致遠聽了李左奇這句話後,臉上明顯露出了一絲不自然,咳嗽了兩聲後便尷尬地擺了擺手,似乎不願談起。

“二弟,剛剛你不是很硬氣的嗎?現在怎麼了?啞巴了?”聲音的主人正是進廚房做菜的女人。

“如果有難言之隱的話就算了。”徐子燕站起身子將女人手裏的飯菜接過。

“誰身上還沒點破事?歐陽致遠,今天咱倆必須把話說清楚了。”

女人的咄咄逼人似乎逼急了歐陽致遠,只見他忽然站起身子,伸出手指指着女人大聲喊道:“知道咱爸在世的時候你對他好,但爸難道就沒留一點東西給我?遺囑呢?被你毀了?”

歐陽致遠把話說到這裏,住戶們也明白了兩人間的紛爭——父親的遺產。

“你還有臉問家產?你覺得咱爸會留給你什麼?敗家子!”

“好好好,我是敗家子,你厲害行了吧?不過我再怎麼敗也不管你什麼事吧?還請把我的那份遺產給我。”歐陽致遠對敗家的事實沒有否認。

“沒有。”女人扭過腦袋,冷冷地丟下一句話便又走進了廚房。

“媽的!”歐陽致遠罵了一句,面對女人冷淡的態度他也無可奈何,只能老老實實坐回原來的座位。

兩人的對話讓現場的氣氛有些尷尬,住戶們一時之間也不敢開口。

神級陪玩 “呵!”歐陽致遠忽然站起身子,沒和大家打一聲招呼,便直接跑上了樓。

……

接下來的兩分鐘裏,女人終於將所有的飯菜了上來,示意大家可以吃了。

坐在餐桌前的衆人一言不發,倒是女人率先打破了沉寂。

“你們都是來島上游玩的吧?”女人放下碗筷,看了大家一眼,“差點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歐陽集美,是這棟別墅的現任主人。”

“剛剛那位是您的弟弟嗎?”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吳鷹用筷子往樓上指了指。

“是的,不過卻是同父異母,他的母親是在國外結識了我的父親,不過是一夜激情纔有了他,這在家族裏是不承認的。”

“私生子?”陳曉脫口而出,但她很快便發現氣氛有些不對,連忙向女人道歉。

“沒事。”歐陽集美的笑帶着淡淡的苦澀,“其實我並不介意有這麼個弟弟,畢竟偌大的家族產業還得有人支撐,雖然家族並不介意女子經商,但我不喜歡這種生活,很對不住我的父親。”

歐陽集美拿起筷子挑起一片青菜送入嘴中,接着說道:“父親爲了不強迫我,所以把弟弟,也就是剛剛你們見到的歐陽致遠從國外帶了回來。本來想把他當成家族未來繼承人栽培,然而他的表現卻令人失望。”

“在來到家族的第三天他便愛上了紙醉金迷,揮金如土的生活,每天都沉迷於玩樂和酒色,甚至還惹出不少事情。 鑽石甜寵:試婚男神麼麼噠 被氣壞了的父親給了他一筆錢後便將他送回了國外,不肯再見。父親在一個月前突然離世,就在兩天前,不知從哪得知消息的他便趕了回來,要求和我平分家產。唉~說那麼多,讓大家見笑了。”歐陽集美扯出一張紙巾,將臉上的淚水拭去,看起來有點可憐。

“那之前爲什麼您要說我們被困在島上了?”許川一直很困惑這個問題。

“你們不知道?”歐陽集美有點驚訝。

看着衆住戶搖頭的模樣,歐陽集美開始瞭解釋:“島上的遊艇不知道爲什麼壞了,而家裏的電話也無法聯繫外界,所以我們暫時是被困在島上了。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每個星期都會有家族的人來島上爲我們送食物,算算時間,應該是三天後會有人來,到時你們跟上他們一起離開就是了。”

歐陽集美的話讓大家在心裏有了點底,原來在恐怖場景還有待三天。

午餐過後,歐陽集美帶着一行人來到了樓上的房間,因爲房間比較稀缺,走來走去也只爲八人騰出了3個空房。

“因爲我個人的原因,不希望大家進入我父親生前的房間,希望大家能理解。”歐陽集美路過一個房間,向大家解釋道。

大家紛紛表示理解,不會隨意進入其中。

當然了,是不會隨意進入,如果裏面有迴歸的線索,哪怕裏面有鬼,也是非進不可的。

尤其是李左奇,腦子裏已經在想今晚怎麼翻進去了。

見過房間,接下來就是一些常用的地方,比如說浴室,書房,運動室等等。

最讓人驚歎的是,原來別墅的後面還有一個巨大的游泳池,這可樂壞了住戶們,吳鷹和全和宇甚至有點迫不及待了。

“對了,那邊的園林大家還是別去爲好,島上雖然沒有什麼大型野生動物,但毒蛇倒是不少,加上園林將近一年沒人打理,去那裏很不安全。”歐陽集美伸手指了指遠處的一片小樹林,認真地對大家說道。

當然,大家的回答自然是:“那可真是太可怕了,放心吧,我們不會隨意到那裏的。”

щшш●Tтkā n●c○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歐陽集美帶領着大家將別墅逛了個遍,其中自然包括那兩條大狗的狗窩,出乎大家的意料,似乎是認爲住戶們對主人沒有威脅,兩條大狗沒有衝着衆人大聲吠叫,而是老老實實地蹲在狗窩裏無聊地吐着舌頭。

“好了,大家想要玩點什麼就去吧,如果大家想到島上的其他地方玩的話記得早點回來就行了,晚餐大概是七點左右。”歐陽集美交代一聲,便閃身走進了別墅,也不知要做點什麼。

吳鷹和全和宇等的就是這句話,衝着徐子燕打了個招呼,便向游泳池的方向跑去。

李左奇見狀,也上前向徐子燕請了個假,拉着許川和程輝向游泳池走去。

“你不去嗎?”陳曉看着身後的朱新宏詢問道。

“我不大會游泳,還是跟着你們好了。”朱新宏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哦!”陳曉應了一句,也不再言語。

“話說我們到這的目的是什麼?遊玩?”程輝下巴指了指游泳池中歡快的吳鷹和全和宇,對着李左奇說道。

“順其自然。”李左奇說完這句話後便縱身跳入泳池,飛濺的池水差點射到了許川身上。 徐子燕,陳曉和朱新宏三人跟着歐陽集美回到了別墅裏,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也許是信號不大好,電視總是一卡一卡的。

歐陽集美見三人無聊得很,便上樓拿出了一些雜誌分給了三人。

或許是這個世界的文化和現實世界大相徑庭,三人都看得有滋有味,時間很快就到了下午。

這段時間內歐陽致遠倒是下了來一趟,不過卻是去廚房找吃的,不到三分鐘便端着一大碗大家吃剩的飯菜跑回了二樓。

歐陽致遠沒有和四人打招呼,大家也不會無聊的湊上前去。

在別墅後院的許川和程輝也經受不住烈日下的高溫,在李左奇三人下水後不到十分鐘也跳下了泳池。

按照程輝的說法是,站在泳池旁乾站着不游泳和傻子有什麼兩樣,所以當了將近十分鐘傻子的程輝跳下了泳池。

雖然泳池裏還有一些水球,跳臺,滑梯之類的娛樂設施,但五人還是很快便把它們玩膩了,不到兩個小時,筋疲力盡的五人躺在了泳池旁的睡椅上大口喘氣。

五人剛剛進行了水球大戰,體力差點沒耗盡。

“媽的,這有錢人的生活就是奢侈,等以後老子有錢了,得建一個比這還大十倍的游泳池。”李左奇幻想道。

“你就吹吧,先不說你有沒有錢,就是回到現實世界還差個五六年的,這句話要說也應該是我說纔對。”全和宇在水球大戰時被李左奇襲擊了好幾次,有點氣憤,因此李左奇一開口便懟道。

當然,李左奇只是笑笑,然後繼續他的扮豬吃虎。

“我們來這裏不會就是來享樂的吧?大家說說自己對這棟別墅的看法。”程輝一直很關心恐怖場景的事,現在趁着大家沒有說話,連忙開口道。

“沒有看法,下一個。”李左奇擺擺手,然後側起了身子,似乎想要休息。

李左奇的不作爲讓對他不爽的全和宇產生了強烈的表現欲,立即展開了自己的長篇大論。

“我覺得吧,既然是69天的恐怖場景,恐怖自然不會是什麼變態殺人犯,變異怪物之類的小角色。在我的猜測裏,恐怖應該是一些怨念,說的通俗點,那就是鬼。”

全和宇越說越興奮,甚至主動從睡椅上坐了起來。

“如果是怨念,那就和歐陽家的老頭的死有密切關聯,要麼是老頭被鬼害死,要麼是老頭死不瞑目,化爲了厲鬼。被鬼害死無非那幾種,有錢人做壞事死了人被鬼報復或是親手虐殺了人被鬼報復,而這些鬼的目的往往很簡單,只有我們不主動觸犯它的目的,便不會被它攻擊,換句話說,如果鬼想要向歐陽兩姐弟索命,我們看着就行了。”全和宇洋洋灑灑地說了一大堆,算是發表了自己的見解。

吳鷹沉思了片刻後也開口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說有什麼突破點的話,死去的歐陽老先生的房間和那片沒人去的園林應該是我們的重點。”

吳鷹的看法很簡單,沒有猜測事情的真相,而是說接下來該怎麼去做。

“哈,我想說的都被大家說了。”許川摸摸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了出口。

“虛僞。”全和宇在心裏給許川加上了一個標籤,算是把對李左奇的部分怨恨轉移到許川身上了。

沒辦法,誰叫許川和李左奇是一夥的呢?

把東西說完後大家自然是選擇了思考或休息,不知不覺間,時間就到了下午。

“大家玩盡興了嗎?晚飯快要做好了。”朱新宏對着臥在睡椅上悠閒自在的五人大喊一句。

總裁的替身甜妻 五人被朱新宏這麼一提醒,連忙拿起衣服跑進了別墅。

別墅有兩個浴室,加上大家只需沖沖身子,不到二十分鐘,換上新衣服的五人又一次回到了樓下客廳。

衣服自然是朱新宏到房間裏的衣櫃裏拿的,至於爲什麼要買這麼多衣服,歐陽集美給的話很是霸氣,“衣櫃空蕩蕩的不好看,便隨手買了幾十套。”

穿上新衣服的五人看起來帥氣多了,站在豪華的客廳內就像是別墅的主人一般。

五人下樓坐了沒一會,歐陽集美和徐子燕便拿着飯菜走了出來,因爲有徐子燕在一旁打下手,所以飯菜才能這麼快做好,看看時間,也纔是六點半而已。

出乎衆人意料,把自己關在屋裏將近一天的歐陽致遠也偷偷摸摸地走了下來,在沙發上坐立不安了大概十多分鐘,纔有點不好意思地加入了飯桌。

似乎是料到歐陽致遠會這麼做,歐陽集美早早地便準備好了一副碗筷。

飯桌因爲歐陽致遠的忽然加入變得冷清,不過很快歐陽集美便打開了話題。

“對了,父親生前很喜歡在家留下一些謎題,說什麼解開謎題後可以得到一點小獎勵,等會我帶你們去看看。”

歐陽集美的一番話勾起了衆住戶的興趣,紛紛表示很有興趣,隨意扒拉了幾口飯菜後便放下了碗筷,坐到沙發上等待着歐陽集美引路,一頓飯便被歐陽集美的一句話草草了結。

歐陽集美見衆人如此心急,隨意地把碗筷收拾好後便帶着住戶們上了二樓。一樓的客廳裏,只剩下歐陽致遠在不停地懟着飯桌上的飯菜,也不知在他心裏在想些什麼。

“好了,父親說過祕密藏在這本日記裏,大家如果有興趣可以試着解解,我先下去洗碗了。”歐陽集美帶着八人來到書房,交給吳鷹一本暗紅色的筆記本後便離開了。

“好了,我們先下去吧,有什麼發現晚上可以說說。”徐子燕見日記本落到了吳鷹的手裏,便拍了拍自己的三名隊員,示意他們離開。

十秒鐘後,小小的書房裏只剩下了許川三人組和吳鷹。

幾人搬來板凳,慢慢地翻開了日記本……

而在一樓,正看着電視的歐陽致遠和其餘四名住戶卻是被嚇到了。

當時是歐陽集美正在廚房洗碗,剩餘的四名住戶正在沙發上翻着雜誌,忽然便聽到了遙控板掉落的聲音。

住戶們看到,一卡一卡的電視上忽然出現了一個老頭正面無表情地看着衆人,隨着歐陽致遠的一聲“爸”,老頭漸漸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你們都會死得很慘……” 電視上的老人說完這句話後,電視便沒有了信號,歐陽致遠呆呆地看了電視幾秒後,忽然用力扔出遙控器,將其狠狠地甩在了電視屏幕上。

“歐陽集美!”歐陽致遠猛的站起身子,走到廚房門口對着還在洗碗的歐陽集美大喊。

“怎麼?”任誰平白無故被人大喊一句都會不爽,歐陽集美的聲音也有些冰冷。

“你不想分我家產可以,但你爲什麼要拿爸來嚇唬我,這樣做有意思嗎?”歐陽致遠指了指電視的方向。

“嚇唬你?你開什麼玩笑。”歐陽集美扯了一張紙巾把手擦乾,順着歐陽集美所指走到了電視前。

看着白花花的電視屏幕她皺了皺眉,“怎麼,電視沒有信號這事你也要賴我?”

“大家都說說剛剛發生了什麼,那麼多人看到了你還想狡辯。”歐陽致遠沒有解釋,而是看向了在座的四名住戶。

“集美姐,剛剛電視屏幕上突然出現了一個老頭,還說我們都會死得很慘,似乎是……歐陽老先生。”徐子燕站起身子走到歐陽集美身邊,湊着她的耳朵輕輕說道。

“我不知道。”歐陽集美聲音有些困惑,“電視我一直沒有動過手腳,今下午我一直陪着子燕三人,沒有動手的機會。”

歐陽致遠根本不管這些,“誰知道你以前動沒動過手腳,想不到你爲了謀奪家產,這種事情也做的出來,老爸的在天之靈會怎麼想?”

歐陽致遠說完便氣呼呼地跑上了二樓。

歐陽集美神情有些疲憊,被徐子燕扶着坐到了沙發上。

“剛剛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如果嚇到了你們我感到很抱歉,我想這個應該是父親生前的惡作劇。”歐陽集美閉上眼睛,雙手揉着太陽穴慢慢說道。

“嗯。”徐子燕輕應一聲表示瞭解,但心裏卻是七上八下。

普通人會認爲這是一個惡作劇,但住戶們卻不會相信,畢竟,他們可是來參加恐怖場景的啊。

電視剛剛的畫面也並非毫無作用,至少讓四人知道了歐陽老爺子的真實面目。

正在二樓書房對着日記不斷揣摩的四人自然不知道樓下發生的一切,此時他們正對着日記本上的一個記號冥思苦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