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曜大大方方的坐下來后,繼續問道:「我想要知道你們傭兵團到底是怎麼分的等級。」

「你想要知道這些做什麼?」

「我曾經被一個傭兵團給追殺過,他們也算得上是我的老對手了。這次黃家的事情很有可能會有其他的國際傭兵卷進來,所以我想要多了解一些。」

聽聞許曜的話王鴻飛的目光中倒是露出了讚許之色,嘴中卻還是說道:「你一個醫生管什麼閑事,不過看在你有心要保護黃家的份上,我也不介意跟你聊聊。」

隨後王鴻飛就對許曜說道,他們飛虎傭兵團其實算得上是A級傭兵團在傭兵裡邊排行偏上,然而這個a級的評定是在今年才加上去的,往年都是b+的評定。

「傭兵團也分為S、A、B、C、D、E六個等級。分別是由傭兵團的規模、能力強弱以及解決事情的數量、解決事情的影響力以及賺到的傭金來進行決定。」

「我們飛虎傭兵團雖然是A級,但是比起一些老牌的A級以及A+都還有一些差距。」

說到這裡的時候王鴻飛的神色突然黯淡了下來:「曾經我們的傭兵團壯大過5000多人,現在也只剩下2000多了,我身邊的隊友換了一個又一個不是戰死就是被抓。有的則是受不了其中的壓力而退出了江湖,只有我還堅持在這個傭兵團里。」

許曜看著他眼角的滄桑詢問道:「也就是說你在這個傭兵團里已經算是老兵了?那你知道飛鷹傭兵團嗎?」

這個飛鷹傭兵團之前讓許曜一連吃了好幾次虧,許曜到現在還記得他們的幾個強力的對手。但是自從白雲飛死了之後他們就沒有了聲息,想來應該是因為白雲飛是他們的僱主,僱主一死他們就沒有了繼續幹活的動力。

畢竟傭兵大多數還是為了錢,沒有錢能拿得到的話,他們絕對不會做這種刀尖上舔血的賣命生活。

一提到飛鷹傭兵團,王鴻飛的眼中就閃爍著一絲羨慕的光芒:「飛鷹傭兵團他們算得上是老牌A+級傭兵團的成員了,A+的意思,本身指的就是在A級中成績特別突出,卻又沒有達到S級的傭兵團。」

若是他們傭兵團的規模,能夠達到飛鷹傭兵團的規模,那麼他也不至於那麼累要親自上陣。

「要是黃老闆的這樁生意成了,我們傭兵團也算是在傭兵界小有名氣了。而且黃老闆的人脈挺廣的要是他能幫我們推薦一下的話,以後我們在華夏的路子也很好走。畢竟華夏的管制實在是太嚴重了……我們就連槍都是改裝過的。」

王鴻飛伸手拍了拍自己身邊的狙擊槍,這把槍還是被他偽裝過的。看起來就像一根玩具槍,外表包裹了一層塑料,看起來就如同路邊地攤貨,沒有一點狙擊槍的樣子。

如果不是見到王鴻飛拿著狙擊槍是用背的姿勢,可能許曜都以為他是某個對付怪獸的特戰隊員。

「這次黃老闆給我們的價格是一個月一億,等這次任務完成後,我就休息一段時間,跟弟兄們好好的喝上幾天!」

王鴻飛越想越是激動,許曜則是看著他的神情,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任務怕是沒那麼容易完成了,如果不出所料的話今天晚上他們就有動靜。」

許曜看向了門外,雙眸中的微光爍爍閃動。

聽聞許曜的話語,王鴻飛的心情也凝重了下來。

這時一個電話突然間打了過來,王鴻飛一看時間,這並不在自己所規劃的時間點內,居然提前來了電話一定是出了什麼事。

於是他趕緊接起了電話,只見裡邊傳來了他們成員略有激動的聲音:「報告隊長,七號地點的成員五分鐘后沒有給我響應,我們也聯繫不上他。 卿卿似煜 很有可能出現了問題。」

就在這時許曜猛的看向了別墅的一角:「有人已經進來了。」 我一聽,便楞了半響,我們三人也停在半空中。

“什麼意思?”我看着不遠處的神無雙。

神無雙道:“艾唐唐和羅方隨意,他們現在回妖魔平原,我也可以放他們離去。”

“不可能。”羅方搖頭起來。

“你怕你們離開,我就對張秀出手?”神無雙依然是面無表情,說:“即便是你們二人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對手,即便是五千黑甲軍,我要取你們性命,你們也躲不掉,我就只是想聊聊天。”

“有什麼話,當着我們倆人面不能說嗎?”羅方看着他問。

神無雙看都沒看羅方和艾唐唐:“你們兩人沒資格知道這些事情。”

“你們先回去。”我對艾唐唐和羅方說。

艾唐唐和羅方一聽,對視了一眼,羅方說:“阿秀,這傢伙……”

“他說的沒錯,如果他真的想要殺我,即便是加上你倆也沒有任何的作用。”我道。

說實話,我心裏其實也並不確定神無雙會不會對付我,不過我直覺告訴我,好像神無雙現在對我並沒有什麼殺意,我這個人其實還是蠻相信自己直覺的。

“你們兩人先回去吧。”我拍了拍他倆的肩膀。

羅方和艾唐唐的眼神中還是有些擔憂,我給他倆使了個眼色。

擔憂也沒用啊現在的情況,神無雙都說的這麼明確了,他也說了只是要和我聊聊天,要是這都拒絕,指不定神無雙會不會出手,直接把我給綁瞭然後再慢慢‘聊’天。

我可不是那種敬酒不吃吃罰酒的人,現在人家好好跟我說話,我還不給面子,等會人家不給面子,直接綁我咋辦。

羅方思索了片刻,估計也是想通了,他拍了拍艾唐唐的肩膀:“既然他有話和張秀說,我們先回去便是,神無雙,希望你遵守你的諾言。”

神無雙傲氣的說:“對付你倆,我還不至於騙你們二人。”

神無雙說的也沒錯。

羅方和艾唐唐先進入巨石之中,我對神無雙說:“行了,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吧。”

神無雙一聽右手一揮,突然,我們周圍出現了一道金色和黑色兩股力量混合而成的屏障。

“這是什麼?”我看着周圍的這道屏障,心裏一驚。

神無雙卻不回答我這個問題,而是說:“你認爲我爲什麼叫神無雙?”

我一聽這句話,無語的說:“我怎麼知道你爲什麼要叫神無雙?”

“我最初叫這個名字,便是因爲,神只能有一個,張秀也只能有一個,我想取而代之,殺死你。”神無雙看着我認真的說。

我聽後心裏微微一驚,神無雙看着我:“可是後來我卻迷惘了,我活到現在,已經過了七八百年,最初的時候,我就想等到今天,殺死你,我做獨一無二的自己。”

“可是我卻迷惘了。”神無雙擡起雙手,看着自己的手:“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我已經天下無敵,我真的不知道我該追求什麼。”

我聽到這,如果換其他人這樣說自己天下無敵,比如孫小鵬那樣的傢伙,我估計一腳給他踹去,還得吐個口水,可神無雙這樣說,我卻沒法反駁豪門眷寵:要你,絕不手軟!。

或許正如他所說,他在世上,已經無敵。

“你知道這種感覺嗎?無敵的感覺?”神無雙看着我問。

“我哪知道。”我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我不知道自己是張秀,還是神無雙,又或者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上,到底是爲了什麼,僅僅是取代你?僅僅是讓自己變成張秀?”

我忍不住吐槽:“這個目標很差嗎?”

“當然很差,特別差勁。”神無雙說:“我神無雙就是我自己,正如我名字一般,我就是我自己,我是獨一無二,舉世無雙的人。”

我聽到這,淡淡的說:“或許當初在香爐山苗寨,你從我身體中逃出來的時候,我還能知道你的想法,可這麼多年過去,雖然名義上,我們是一個人,但實際上,卻相差甚遠。”

神無雙看着我:“我活到現在,就是想找到一個答案。”

“什麼答案?你想要什麼答案,我直接告訴你便是。”我看着神無雙說。

“你告訴不了我。”神無雙搖頭起來,他的臉上也露出了沮喪失望的神色。

這種臉色能在神無雙這樣的高手臉上出現,也算是世間少有。

“原本我還以爲能提前在這裏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不過想來,卻是不可能的。”神無雙看着我說:“我會在半年後,正式開戰,希望你半年之內,一定要變得更強,更強,一定要強到擊敗我,如果不是這樣,我便得不到我心中的那個答案。”

“你心中的那個答案就是要有人擊敗你?”我看着神無雙問:“無敵真的這麼寂寞,就想着被人打敗?”

我一直感覺電視劇裏面那些什麼說着無敵寂寞的,都是裝逼,不過看着神無雙的臉色,我卻是隱約能感覺到他的孤獨。

這種孤獨不僅僅是因爲沒有對手,更多的是神無雙當初一個人去了香爐山苗寨,舉目無親,沒有親人朋友,孤零零的活了幾百年。

如果把我丟到那樣的地方,不到幾個月,估計就會感覺到無聊。

“希望我能幫到你。” 我有一個庇護所 我看着神無雙的眼睛道。

“謝謝。”神無雙竟然出奇的向我道謝。

“記住,半年後,希望半年後,你能給我一個驚喜,希望你能真正的擊敗我。”神無雙說。

說完,神無雙之前佈置的屏障消失,他一個人,孤零零的聲影消失在血土平原之中。

我看着神無雙的背影消失,嘆了一口氣。

不管立場如何,不管神無雙如何的強大,可不得不承認的是,他真的是一個很可憐的人,他或許並沒有我們所想象的那樣開心。

我等神無雙離去後,也從巨石中走出,回到了妖魔平原。

此時,艾唐唐和羅方焦急的在妖魔平原這邊等候着我。

我一走出來,他倆就急忙走過來,羅方開口問:“你沒事吧,他沒對你怎麼樣吧?”

【ps:大家記得關注我的微信公衆平臺:wujiu1995】 許曜剛想要動身前去查看情況,王鴻飛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你是醫生任務就是救死扶傷,現在你先不要出去,快點找到黃老闆和他女兒,你的任務就是跟他們呆在一起保證他們的安全,而我們的任務才是戰鬥。」

留下這句話后王鴻飛便拿起了自己手中的槍走了過去,許曜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也朝著,黃詩秋的房間跑去。

同樣作為修真者的清城子也察覺到了問題不對,等他趕來黃詩秋樓下的時候,就看到許曜已經上樓了。

許曜來到了黃詩秋的門前敲了敲門:「黃大小姐睡了嗎?」

許曜敲兩下發覺裡面無人回應,便猛的用力一把推開了門。這門一打開就看到正在更換睡衣的黃詩秋。

「笨蛋!你在做什麼!你果然是個色狼變態醫生!」黃詩秋原本也聽到了許曜的聲音,她剛想要換下自己的睡衣就看到許曜已經破門而入。

只見黃詩秋此刻正穿著有些單薄的睡裙,圓潤的修長的大腿暴露無遺,身材的曲線在月光的襯托下顯得極為誘人,模特般的身材詮釋著什麼叫做前凸后翹。

讓人看了簡直就是大流口水,就連許曜也愣了一會。

「抱歉……只是出了特殊情況所以比較著急。」許曜有些無奈的出去又關上了門。

這時只聽見一陣破窗的聲音傳來,隨之而來的就是黃詩秋的尖叫聲。許曜發覺事情不對連忙再次破門而入,之前有幾位穿著特種兵服的人已經沖了進來。

他們正不懷好意的接近黃詩秋,並且拿著槍和刀抵著她,另外幾個傭兵已經衝進來打算直接將黃詩秋給扛走。

許曜猛的衝上前將黃詩秋摟在了懷裡,一個轉身直接踢開了其中一個傭兵,同時身形借力向後退去。

此刻清城子也聽到了裡邊的動靜,連忙趕了上來。看到居然有傭兵已經殺到了這裡便,沖了上去雙手猛地用力一掌就推開了兩個傭兵。

「這裡交給他應該就夠了,我們快走先找到你父親,在一起到地下室里。」

在他們黃家的別墅底下有一個十分牢固的地下室,那個地方不僅能夠作為藏身之所也可以作為最後的堡壘。

許曜先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披在了黃詩秋的身上,隨後拉著她飛快的朝前方跑去。

黃詩秋原本只穿著一件睡裙跑出來還覺得有些冷,許曜那溫暖的外套蓋在自己身上的時候,讓她有些吃驚也有一些小感動。

他們剛走出大樓就聽到了房間里傳來了一陣陣的槍聲,許曜可不管那麼多,至於那個清城子死活他也懶得管,他的主要目標是在黃氏家人身上,目前已經找到了一個黃詩秋剩下的就是黃正平和老管家。

過了一會王鴻飛就帶著黃正平和老管家一起跑了過來,並且迅速撤離到了隔離室之中。

「之前我已經報了警,警察估計來到這裡需要一定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我會和我的傭兵團一起儘力抵抗的。」

王鴻飛說完又叫了幾個人來守住門,如果敵人攻了過來那就只能將門直接鎖死。

而在黃詩秋房間進行戰鬥的清城子此刻已經陷入了險境,他怎麼也只是一個結丹期而已,雖然雙掌有數倍與常人之力,但是肉體還挨不了刀槍。

那幾個殺進來的傭兵看到自己的目標逃走後,立刻就拿著衝鋒槍對清城子發起了掃射。

僅此一輪掃射下,清城子身上就受了傷。那些衝鋒槍的子彈在夜裡不斷的噴著火舌,清城子雖然竭力的想要閃避,但是還是有幾顆子彈射入了他的手臂之中。

「tmd早知道就不接這活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而且還是拿槍的……」

清城子連滾帶爬的一溜煙滾下了樓梯,正好就遇到了王鴻飛的部隊。

王鴻飛一看到他受傷了,連忙叫人拉到許曜那邊:「清大師受傷了,快去把他拎到那個醫生那邊,讓那個醫生給他治治。」

隨後王鴻飛便帶著自己的部隊向各個方向推進,試圖要將入侵者給收拾掉。

「隊長他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我們這次才來了不過50人,他們這一來起碼來了400多人!他們這次選擇強行突入,我們在外圍的20人已經全軍覆沒了,敵人近200多人即將要……」

才剛到樓上,王鴻飛就聽到了令人絕望的消息。

沒想到敵人居然有400多人,無奈之下他只能選擇佔據進行射擊。

先是讓自己的手下突入了黃詩秋的房間,將這裡的敵人給解決。隨後王鴻飛來到了另一個沒有開燈的房間,拿著自己手中的狙擊槍看向了前方。

狙擊手的主要任務則是找到敵方的重要人物,並且選擇斬首行動。在此期間也要同時兼顧著那些已經攔不住橫衝直撞闖進來的敵人,只要有任何一個人來到黃家的大樓里,王鴻飛便會毫不猶豫的開槍進行射擊。

從樓上藉助夜視儀可以看到,敵方近乎密密麻麻的特種傭兵正在夜色和特種服裝的掩護下,不斷的朝著他們的大樓聚集,他們有些趴在了草地里有些藏在了花叢中,但是他們的目標都只有一個那就是隨時突入這個大樓。

「要注意了敵人非常的危險,他們手中的武器比我們要先進很多,我們一定要死守這棟大樓。」

話語之間敵人的一個小隊已經悄悄摸摸的接近這棟大樓之中,王鴻飛藉助夜視儀拿著手中的狙擊槍開啟瞄準鏡尋找著他們隊長的位置。

很快的王鴻飛就放棄了這個目標,轉而將他的槍口轉移到了敵方小隊的一名狙擊手身上。

那名狙擊手已經開始加起了槍進行瞄準。

「砰。」低沉的槍聲響起,敵方狙擊手的腦袋瞬間就爆開了花。

而敵方的攻勢也暫時的停止了下來,他們立刻找到了掩體四處躲藏。王鴻飛看到目標被自己爆頭后也舒了一口氣,並且開始尋找著新的地點。

他還在房間里找機會的時候,卻突然聽到部下傳來一陣驚呼:「不好了隊長!他們打算全員進攻,強行突入別墅!」 我笑着搖了搖頭:“我還能有什麼事?”

艾唐唐走上來,握着我的手問:“你和他都說了什麼?”

“說了什麼?”我思索了片刻:“好像就是神無雙到我面前說了點感慨吧,實際上,也沒討論什麼有實質性的東西,唯一算是實質性的東西便是,他說半年後開始進攻,讓我這半年裏儘量提升實力,不要讓他失望。”

羅方聽到這,皺着眉頭:“我們現在提升實力,哪有這麼容易?”

“走吧,先回陽間,把神無雙半年之後再進攻的消息告訴孫小鵬他們,免得他們一直擔心。”我道:“另外還要告訴我師父一聲。”

說完,我開口大聲喊道:“師父!”

喊完後,我說:“我們走吧,師父等會肯定會過來見我們。”

黑甲軍有什麼奇特的方法可以監視到整個妖魔平原,我這樣大喊一聲,師傅肯定是能感應到一些的。

我們三人往着回陽間的山洞飛了大概三個小時,等來到洞口時,師父穿着一身銀白色鎧甲,騎着一匹漆黑的戰馬,擡頭看着我們三人。

師父此時看起來可和地府時候的氣質截然不同,即便模樣一樣,但氣質上,卻完全是兩個人。

以前在地府的時候,真的就活脫脫的是一個乞丐,不管是言行舉止,而此時,身上卻是流露着一股名將的氣息。

他笑呵呵的看着我們,還距離老遠,就大聲的問:“張秀,你小子找我有什麼事?”

我飛到師父面前,拱了拱手:“師父,神無雙大概在半年之後,就會發起全面進攻,我叫你,只是通知你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