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想一下,一個非常厲害的半神。從來都是一臉悲傷始終都沒笑過,這會兒突然笑了,換誰誰不怕!

天知道這一笑,是不是代表著什麼危險的事情要發生!反正季單煌是聽說過。龍夢凌最美的時候,其實是她笑著殺人的時候。

跟龍夢凌關係如此密切的張凌,會不會也有一笑就殺人的習慣……

見季單煌嚇得臉都白了,張凌不動聲色地收斂起了笑容,又轉過了頭去,卻是問季單煌道:「在這東海龍島呆了幾個月。你是不是也覺得悶了?」

啊?

季單煌不知道張凌問他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卻也不敢說實話,急忙擺手道:「不悶不悶,這裡挺好的,挺好的……」說這話,他自己都覺得心虛。

這東海龍島是好,空氣清新環境幽雅又不吵鬧,要吃有吃要喝有喝。但是,這裡的生活再好,過的也都是十分復古的生活,沒網沒信號沒電的,想打電話都不行,想上個網那更是沒可能的事兒。沒網沒信號沒電,讓在現代社會中生活慣了的季單煌,頓時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

而事實上,他也確實就是與世隔絕了。

「你說謊。」張凌淡然道,「對於我們這些老傢伙來說,東海龍島自然是一個難得的清靜之地,但是對於你們這種生在紅旗下長在陽光里的孩子來說,沒有網沒有電的日子,過起來可是相當的艱難的。在你心底里,其實早就想著要出去轉轉了吧。」

季單煌沒說話,算是默認了。在張凌面前,說謊一點兒用都沒有。

張凌道:「等你接掌了東海龍島,自然可以隨意出入。不過有一點你應該知道,即便你能夠離開東海龍島,也絕不能讓人知道,更不能和你以前的那些朋友聯繫。現在是什麼形勢,你多少也了解到了一些,如果你不想害死你身邊的人,最好不要嘗試和他們取得聯繫,更不要接近他們。」

在聽得自己可以隨意出入東海龍島之時,季單煌頓時一喜,想著是不是可以偷偷回去看看蘇梓璇。但緊接著,聽得張凌說不能回去看她,他的心裡又避免不了地有些失落了起來。

唉,算了,他這個命格親近誰誰沒好下場,還是老老實實地與世隔絕比較好啊!

嗯……倒是找個地方蹭個網補個番下載個動漫之類的回來當消遣,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這麼一想,季單煌的心情便稍微地好了一些。至少,他又能用上現代高科技產品了。

說完這些,張凌簡單囑咐季單煌這幾天要抓緊穩固神魂之後,便揮手讓他回去了。這一夜沒睡,對他這個病號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現在天快亮了,最好趕緊回去補個覺,其餘的過後再說。

張凌既然說讓他回去,季單煌自然不敢多留。低聲告辭之後,他深深看了龍夢凌一眼,這才轉身離去。(未完待續。) ?在和任碧空長談之後的那一個星期里,季單煌十分的忙碌,每天除了固定的休養神魂之外,便是跟著胡逸之忙著深入了解東海龍島上大大小小的所有機關陣法,還要和島上的每一個人進行一次談話,熟知每一個人的特點,以便將來若是出現什麼危機,好能夠第一時間進行防禦。

機關陣法之類的防禦攻擊措施,季單煌學得很認真,但在和每一個人的談話方面,就顯得沒那麼用心了。因為他知道,一旦出了事,東海龍島上的這些人,未必都肯盡心儘力地來守護東海龍島,甚至有的人會覺得東海龍島大勢已去,進而選擇反水。

平生第一次,季單煌對於身邊的人感到十萬分的不信任,而胡逸之也是認可了他的這種不信任。在重要的事情面前,還是親力親為的比較好,別人終究還是靠不住的。

如果所有人都靠得住的話,在張凌和龍生九子離開的這段時間裡,東海龍島定然是固若金湯的,沒有人能夠找到這裡來。而一旦外層結界被攻破,那就說明島上之人全都不可信,所有的攻擊防禦,也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當然,在這東海龍島之上,也不是所有人都不值得信任的。至少,龍進、陳黃鷹、南宮俊這三個人,是肯定不會坑害他的。

他們或許對龍夢凌、對張凌、對龍生九子有意見,但他們的確是當下最值得相信的人了。

這樣一直忙了一周,季單煌方才將整個東海龍島的構造和人員牢牢記在了心裡,隨後便又開始忙著對各處機關陣法進行細微的更改。既然島上的人都不能被信任,那麼這些樞紐也便不能讓他們隨意接觸,必須保證在張凌和龍生九子離開后,除了他和龍進、陳黃鷹、南宮俊之外,再沒有人能夠胡亂動這些機關陣法。

否則的話,這些用來防禦外敵的利器,到最後很有可能成為他們自己的斷頭台。

這樣又是忙碌了一周,季單煌總算是將這東海龍島的全部構造都印在了腦海里並且改造完畢了。而他那不穩定的神魂也在這段時間的精心調理之下,穩定了下來。

而這段時間裡,每每有空閑了,季單煌都會悄悄地去看一看龍夢凌。有了上一次撞到張凌的經驗。他再去的時候都會先假裝路過,感覺張凌不在裡面之後,這才會小心地走進去看看她。

他就想上了癮一般,每天都要去看一眼龍夢凌,方才會覺得安心。而在他諸般小心行事之下。倒是再也沒有遇到過張凌。

不過,在忙完了那半個月之後,某天早上修鍊完畢之後,季單煌正打算出門去對一處陣法稍作修改,路過青紗帳的時候,習慣性地小心探查了一下那青紗帳之後是否有人。結果卻驚訝地發現,那青紗帳之中,竟然有三個人在裡面!

季單煌第一個反應就是,那青紗帳中的人,應該是張凌和龍生九子之中的三位。但緊接著卻又感覺好像不太對勁。因為那三個人的身上,並沒有龍氣存在。

不是張凌和龍生九子,那難道是……

季單煌微微一驚,旋即轉身掀開了青紗帳和珠簾,果然看到龍進、陳黃鷹、南宮俊三人,正圍在那玉chuang周圍,一個個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去!」季單煌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呼,「你怎三個怎麼在這兒!」

這地方,可是禁地中的禁地啊!他之前偷偷摸摸來的時候,都只敢匆匆看一眼。便馬上離開,而這三位卻正大光明地在這裡發獃,這是什麼情況!

他們就不怕張凌衝出來把他們給痛揍一頓?

看到季單煌,三人頓時一喜。圍了上來,紛紛詢問他身體怎麼樣。自從季單煌渡劫失敗之後,他們為了不打擾他的休息,一直都沒過來看他,而等他恢復一些能夠四處走動之後,他又是到處忙碌沒顧得上去跟他們見面。而這會兒。他們總算是能夠說上兩句話了。

見季單煌的神魂已經穩固了下來,龍進、陳黃鷹、南宮俊三人心中的擔憂,總算是消散了。季單煌在確定這三人最近過得也還不錯之後,又問了一遍三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南宮俊嘆道:「這是個意外。昨天我跟我哥約好了,今天早上要碰面的,結果他今天早上沒來。我想著這麼長時間都沒進這裡面來了,就叫上龍進和老鷹,打算進來看看你怎麼樣了,順便找我哥。這剛一進來,老鷹腦子抽了,跑到這後面來看,結果就被我們發現了這個秘密了。」說著,抬手指了指靜靜沉眠的龍夢凌。

還沒等季單煌說些什麼,陳黃鷹便急不可耐道:「大煌,你跟大哥說說,這TMD是怎麼回事兒啊!怎麼龍夢凌又出來了?啊不對,應該說是這跟龍夢凌一模一樣的一具軀殼是怎麼搞出來的?剛來的時候哥幾個可是也進來看過的,那時候這裡面擺著的還是一堆衣服首飾,這人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啊!」

這段時間以來,他們三個都沒有進過這龍宮,倒是季單煌天天忙裡忙外的到處跑,他應該是知道這龍夢凌軀殼的由來。

季單煌略微猶豫了一下之後,就將龍夢凌軀殼的由來告訴給了三個人。既然這三人是可以百分之百信任的,那麼這件事說了應該也沒事兒。

暫時不能透露的,是張凌和龍生九子即將離開的事情,而龍夢凌軀殼的由來,倒是沒人提過不能和這三人說。

聽季單煌說這具軀殼是由龍慕妍等八個人凝練出來的,陳黃鷹不由得驚嘆道:「我靠!大哥就知道這裡面有事兒!果然啊!」

在當初看到龍慕妍等人之時,他們就已經隱隱猜到,她們和龍夢凌之間一定有著很密切的聯繫。現在終於知道了,那八個人竟然就是龍夢凌的八個分身!

都是神血幻化,自然會十分相像。至於她們各自的區別,怕是受到神血含量影響造成的吧。(未完待續。) ?眾人感慨了一下,季單煌便催著他們趕緊離開這裡,唯恐被張凌給發現了,再惹得這位大師伯不高興。於是眾人出得這青紗帳,南宮俊便又問起了南宮均來。

既然已經約好,南宮均便不會爽約。可他這會兒都沒出現,也不知道是有急事給耽誤了,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由於要暫時接手東海龍島,季單煌對這東海龍島上上下下都了解得十分透徹,即便是這龍宮裡面,也多多少少地弄清楚了各個房間都是做什麼用的,自然也知曉南宮均的住處。當下,季單煌便帶著南宮俊去南宮均的房間尋找,而龍進和陳黃鷹左右也是閑著無事,便跟著一起去了。

張凌和龍生九子的住處,其實就在這龍宮的第一層內,只不過比較隱秘,不用點兒特殊方式是難以找尋到的。當下,季單煌帶著三人來到青紗帳外圍呈半包圍護衛形狀的龍生九子雕像前,找到那尊嘲風玉雕,用剛剛學到的獨特手法將那玉雕上潛藏的房門給找了出來。

一見那玉雕前憑空浮現出來的玉門,陳黃鷹摸著下巴贊道:「這玩意兒設計得不錯啊!萬一有人闖進來,他們倒是能在第一時間出現,將人給打出去。嗯,等回去以後,大哥也仿造一個出來,往山門前一立,藏他百八十個高手進去,看誰還TMD敢往劍閣闖!」

季單煌撇嘴道:「老鷹,有你這麼個真仙罩著,還有誰敢擅闖劍閣啊!那不是沒事兒找抽呢嗎?」

真仙,本來就是個實力的標誌。不用他做什麼,只要把身份一亮往那兒一站,就沒人敢臭得瑟。

當然,也有那些不信邪的上門來找死,不過那樣的一般都會倒在半路上。

「嗯,說得也是啊!」陳黃鷹賤兮兮地笑著,裝波伊的毛病又發作了。「哎呀,劍閣有像大哥這麼個英俊瀟洒的真仙,還真是沒人敢上門找事兒啊!打架那就不用說了,來一個死一個。來一群死一群,簡直就是易如反掌,那都不值一提。就算是拼顏值,那不用看正臉,只看個背影。就憑大哥這氣質,甩他們一百條街都輕輕鬆鬆。啊,就是不知道有沒有美女會為了感受一下大哥這英俊瀟洒的氣質,冒死闖進劍閣。萬一被堵門的那些老傢伙誤會了,可就白瞎了。嗯,這麼說來,在門口立個這麼個玩意兒也是很有必要的,方便大哥隨時隨地出來化解誤會,免得傷了美人兒啊!」一臉的沉醉,就好像現在便有美人送上門來了一般。

「嘿!嘿!你丫的口水都流出來了。趕緊擦擦!」龍進一臉不屑地對陳黃鷹進行心靈上的打擊,「你丫的自戀也有個限度啊,還真當自己是香餑餑所有人都爭著搶著要你啊!」

陳黃鷹正待反駁,南宮俊卻是難得地參與進了這兩人的抬杠:「龍進,當年你好像對老鷹也很有愛啊!現在是因為老鷹結婚生子了,所以你由愛生恨,開始對他打擊報復了嗎?」竟是更加難得地站在了陳黃鷹的這邊。

龍進驚疑地抬頭看向南宮俊:「小帥,你怎麼也站在他那邊兒去了?你這樣我很心痛的你知道嗎!當年我對老鷹那就是逢場作戲,對你才是情真意切啊!完了完了,我的心啊。拔涼拔涼的!讓我哭一會兒去!」言罷,一臉傷心欲絕地捂著胸口,扶牆嘆息。

南宮俊樂呵呵地看著龍進,沒再說話。倒是陳黃鷹十分鬱悶地道:「你們兩個夠了啊,損大哥沒夠是不是?一看就是嫉妒大哥比你們帥!龍進你丫的別裝了,還真當自己是個同志了!大哥不過就是覺得這雕像設計得好,也想弄一個嘛,你們至於一個個的都跑過來打擊大哥嗎!什麼臭毛病!」

龍進立馬不裝了,嘻嘻笑道:「這不是臭毛病。而是良好的習慣。每天打擊你一下,心情舒暢,有益身體健康啊!」

「哎臣卜木曹!」陳黃鷹急了,「你丫的……」

「你們給老子適可而止!」

陳黃鷹後面的話還沒說出來,就被已經被這三人的抬杠煩得頭大的季單煌給打斷了。這三人的互損能力他是領教過的,實在是……一言難盡啊!

見三人都住了嘴,季單煌道:「老鷹,不是我說你,這東西你還真就弄不來。據我二師伯說,這座龍宮是神留下來的,而這些雕像也是神創造的,裡面都是洞天福地一樣的存在。你要是想仿照乾坤袋那樣做出個高仿品倒是有可能,但若是說弄個一模一樣的雕像出來,那就沒可能了。弄出來的高仿品,也就只能當個不佔地方的房子住,在裡面修鍊可就不行了。」

他們四個人手中拿的這種乾坤袋,明面上是萬象閣出品的極品乾坤袋,但經過這幾天的深入了解,季單煌方才知道,他們四人手上的那種所謂的萬象閣極品乾坤袋,實際上真正的出處卻是這東海龍島,乃是龍神以數種天下間極難尋的寶物為基礎,配合一種絕密手段製造出來的,被東海龍島借萬象閣的名義,分配給了經過龍神認可的人。而萬象閣真正能產出的極品乾坤袋,最多也就是擴展空間而已,並沒有在裡面養活物的功能。

然而,這出自東海龍島的乾坤袋,雖說能夠在裡面養活物,但和洞天福地也絕不一樣。能夠養活物的乾坤袋,無非就是模仿了外界環境而構建的濃縮世界,而洞天福地卻是靈氣充足適合修鍊的好地方。之前季單煌能夠在乾坤袋裡修鍊,那是因為他修鍊獲得靈氣的來源,是他所服下的「九轉惠仙」藥物,其實就是吸取了藥物之中的靈氣,和乾坤袋中的世界完全無關。

若說仿照乾坤袋弄個高仿雕像出來,東海龍島倒是也能提供一些技術支持,但若是真的要做出這種深藏在雕像中的洞天福地,那可真的是一點兒可能性都沒有啊!(未完待續。) ?雖說仿製品跟這原版物件沒法比,但若能拿出這麼一樣東西來,也足夠震驚世人的了。

陳黃鷹若有所思地點頭道:「嗯,就算沒有洞天福地的功效,那也挺不錯的啊!能藏人就行,管他是不是洞天福地呢!」

龍進在旁邊點頭附和道:「嗯,沒錯,你拿這玩意兒不過就是用來裝波伊和偷窺妹子用的,是不是洞天福地對你來說都無所謂。」

南宮俊也接話道:「老鷹,那你還不如把你的乾坤袋貢獻出來,鑲在一個雕像上比較好。省時,省力。還不麻煩。」

既然他們手中的乾坤袋出自龍夢凌之手,想必即便是得到了東海龍島的技術支持,也未必就能夠大批量的生產。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要不然,龍進早就跳腳要求學習這項先進技術了,不拿來生產雕像,而去生產乾坤袋,那也足夠他再賺出半個封靈族了。

見這三人又開始不靠譜起來,季單煌大為頭疼:「我說你們三個到底是來幹什麼的?嗯?還進不進去了!不進去我關門了!」說著,便作勢要將那剛剛打開的通往南宮均住處的門給關上。

季單煌雖然只是做做樣子,但有的人卻真的急了。南宮俊唯恐季單煌真的把門給關上了,也來不及打招呼,直接撲上去就衝進了門裡去,那速度那架勢倒是把季單煌給嚇了一跳。

這麼急!

季單煌嘴角一抽,仔細一想倒也能夠理解南宮俊這慢性子突然爆發出來的急躁。對於南宮俊來說,南宮均那就是天啊,他當然不能讓季單煌再將這門給關上了。就算要關,那也得讓他先進去再說。

龍進和陳黃鷹互望一眼,笑著聳了聳肩,跟在季單煌的身後,走進了南宮均的住處。

南宮均身為嘲風,平生好險又好望,這住處的設計倒是十分符合他的愛好。四周一片絢麗的風景。而那房屋卻是建在一處筆直向上的高山頂上,一圈全都是斷崖,站在邊緣向下望去,只見到豎直向下的崖壁。也不知道有多高,地勢的確是又高又險,恐高症若是站在這裡,當即便會被嚇死。

不過,這裡的風景真是不錯啊!高山、流水、林海、雪原……各種奇妙的風景極有層次地由近向遠蔓延成片。而且並不會顯得突兀。站在這裡向四周一望,那種感覺就像是看到了整個世界的美妙。

這地方,究竟是怎麼形成的啊!這麼神奇!

在感慨完了此地絕妙的風景之後,四人來到那座蓋得十分樸素的石屋前,輕輕扣響了房門。三聲過後,四人靜靜等待,然而等了許久,都沒有人回應。南宮俊正要繼續敲門,卻被季單煌攔住了。

「不用敲了,四師伯他沒在。」季單煌道。「如果他在的話,咱們一進來他就應該知道了,可是等到咱們敲了門他都沒出現,那就是人沒在。」

墨玉本佳人 南宮俊皺眉道:「那我哥會去哪兒呢?」說著,忍不住伸手去推了推門,沒有反應,然後習慣性地隨手扯了一下門上的門環,結果卻聽「吱呀」一聲,陰沉木質的房門竟然被他給拉開了。

門被拉開,南宮俊頓時愣住了。顯然是沒想到這門竟然一拉就開,連點兒防禦措施都沒有。而季單煌看到之後,更顯驚訝,因為他記得很清楚。這門之前明明是往裡推的才對。

這什麼情況!

南宮俊回頭看向季單煌:「這門開了。」

季單煌點了點頭:「嗯,我看見了。我記得這門以前是往裡推的,四師伯怎麼突然改成往外拉的了?」

南宮俊若有所思道:「難道是我哥知道我會來找他,所以把門給改了?我們家的門,全都是向外拉的那種。」

以前,南宮俊時常去南宮均那裡。每次去也不用敲門,直接一拽門上的門環,開了門就往裡走。從小到大他都是這麼生活過來的,因此在外面的時候,只要是推不開的門,看到有能下手的地方,他總是會習慣性地去拽一下,這次也是一樣的。只不過沒想到,這門竟然就這麼開了。

南宮均臨時將門改成這樣,難道是在等他進去?

這麼一想,南宮俊毫不猶豫地開門走了進去,季單煌想要阻止,卻哪裡來得及,只好緊隨其後,跟了進去。

只見南宮俊就像進了自己家門一樣,輕車熟路地找到了書房,在南宮均的書桌前停了下來。

這裡的布置,和南宮均在南宮山莊時的住處一模一樣。只不過,此時擺在桌面正中的,不再是一張待寫的宣紙,而是一張照片。

一張當年在南宮山莊門前,南宮均送南宮俊去上大學時,兩人的合影。

看到那張合影,南宮俊微微一怔,隨即將它拿了起來。翻轉到背面,上面寫著兩個字:勿念。

勿念……

南宮俊怔怔地看著那上面的兩個字,熟悉的字跡,正是出自南宮均之手。

發覺到南宮俊神情有些不對,季單煌、龍進、陳黃鷹紛紛走上前來。當季單煌看到南宮俊手中照片背面的兩個字時,臉色微微一變:「難道說……他們已經出發了?」

「出發?」

聽到季單煌的這句話,龍進、陳黃鷹、南宮俊全都用寫滿疑惑的目光看過來。南宮俊皺眉道:「出發去哪裡?我哥去了哪兒?」

季單煌嘆道:「他們去找一件東西了。」當下,便將張凌帶著龍生九子前去真神那裡尋找救回龍夢凌的必要之物,並且要他暫時接管東海龍島這件事,簡單講了出來。

之前胡逸之曾說過,他們去真神那裡的事情要暫時保密,等到他們走了之後再告訴龍進、陳黃鷹和南宮俊,而且只能告訴他們三個人。畢竟守護東海龍島,需要有這三個人的幫助,這件事是沒法瞞著他們的。

看如今這情況,估計他們已經出發了。要不然,南宮均不至於爽約,也不會將這麼一張寫著「勿念」的照片,放在這張桌子上,故意等著南宮俊來發現。(未完待續。) ?聽完了季單煌的講述,龍進、陳黃鷹、南宮俊三人的臉色,徹底的就變了。尤其是南宮俊,一向平和的他頓時就抓了狂,衝上前來揪著季單煌的衣領子,雙眼通紅,怒喝道:「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不早說!」

季單煌從來沒見過南宮俊發這麼大的火,一下子就有些懵了,結結巴巴道:「他、他們之前、之前也不讓我說啊!」

想來,張凌和龍生九子,是早已料到這三人會阻攔他們的行動,所以才一再叮囑要保密,不到他們離開的時候,絕對不能將這件事告訴給任何人。

「他們不讓你說你就真不說了?」南宮俊氣急敗壞道,「你怎麼就那麼聽他們的話!」

季單煌苦笑道:「他們是我的師父師叔師伯啊!我不聽他們的話還能聽誰的話。」

「呵呵!他們……」南宮俊冷笑著,似乎想說些譏諷的話來,中途卻又打住了,將季單煌給放開,強行轉移了話題,「你知不知道,他們這次一走,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季單煌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我知道,我師父跟我說過這個問題。」

「那你還讓他們去!」南宮俊好不容易壓下的火氣,又騰了起來,「你……你根本不知道他們口中所謂的真神有多麼強大!當年我們……我們……」後面的話,卻是再也說不出來了。

多年前的那一場毀天滅地的大戰,這三人曾經在時空的裂縫之中,有幸感受到了真神的氣息,強大得讓他們連看上一眼都不敢。因為他們知道,如果睜眼看到真神,他們的眼睛也就保不住了。

不過即便沒有親眼見過,他們對真神還是有著一些印象的。處在那樣一個時空當中,真神的存在會以一種十分奇妙的方式印在他們的腦海之中,因此他們倒是知道在那時光靜止之時,龍夢凌究竟是以怎樣的方式贏得了那場持續了千萬年的對戰。

只不過。因為真神的緣故,他們即便知道得比旁人多,卻無法將當時的情況透露出半分來。

真神保留了他們的記憶,使他們在對這個世界的了解方面直上N層樓。但這並不表示他們可以到處亂說。

季單煌見南宮俊一臉痛苦的樣子,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不過這一次,他卻並沒有因為這件事而糾結,而是覺得自己這一次聽從師父師叔師伯的囑咐,沒有提前將事情告訴這三人。的確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不用說別人,單單是南宮俊,若是提前知道了這件事,就一定會拚死攔住南宮均不讓他去涉險。雖說三個真仙並不可能阻攔住張凌和龍生九子,但多一事終究不如少一事,說不定這麼一攔,對他們前去真神那裡偷取東西,會形成極大的阻礙。

萬事萬物,皆處於聯繫之中。前往那般危險的地方,與此事相關聯的命運絲線自然是越少越好的。免得在後面的事情之中橫生枝節,多出不必要的麻煩。

龍進嘆息一聲,拍了拍南宮俊的肩膀道:「小帥,他們都已經出發了,現在想太多也沒有用了。」

南宮俊搖了搖頭,忽然道:「我要去找我哥。」

此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愣了。陳黃鷹道:「小帥,你腦子沒毛病吧!真神的世界,哪是咱們想去就能去的!你丫有坐標嗎你!」

雖說修行之人達到逍遙境界,就可以飛天遁地穿行於異世界。但這卻是個誇張的說法,逍遙境界的修行者能夠到達的世界終歸是太少,限制過多。然而,等修到了准真仙的境界。那就完全不同了,是真正意義上的可以在無數個世界之中穿行來去的。但是這麼做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要有坐標。

普通人可以乘車乘船乘飛機到達地球上的任意一個角落,可以在看到網上流傳的一張美麗的風景照片,便前去旅遊。但是前提是,你需要知道那處風景在哪。需要個地址,再精確到一點的話,那就需要經度緯度的坐標,方才有可能到達。

同理想要在各個世界之中任意穿行,只有那個能力是不夠的,還需要有最重要的坐標。沒有坐標的話,即便知道宇宙之中存在著那麼一個世界,也絕對是無法到達的。

而真神所在的世界的坐標軸,又哪裡是那麼容易便能夠讓人知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