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慕容邵峯咒罵了一聲,溫潤的雙眸裏瞬間嗜滿了陰冷的殺意,他快速的擊出一道玄光,疾速朝着那滴血飛去。

若是陌陌有事,他讓她屍骨無存。

他擡起纖細白皙修長的左手,逼出一滴血朝着鳳雅她們的結界擊去。

這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覺中進行着。

自以爲能得手的鳳雅滿心歡喜。

只是她這個歡喜沒有維持多久。

她親眼看見那一滴血被一道玄光擊碎。

緊接着,映入她眼簾的是一滴鮮紅的血液。

怎麼可能?

鳳雅的眼中嗜滿了驚恐!她彷彿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蟲子在往她的身體裏鑽。

“啪!”

一滴血砸在結界上,也砸進了鳳雅的心裏。

是誰?

是誰在周圍注意她的一舉一動。

“哇!”洛凡震驚的看着慕容邵峯的舉動。

不愧是動了她心尖上的女人,這報復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邵峯也算是一個很有修養的人,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絕對不會出手,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個女人。

在他看來,邵峯就是把石頭一樣的自己,打磨成了溫潤的璞玉。

“嗤……。”

聞到血腥味的幽冥食人蟲魔獸瞬間改變了方向。

蘇紫陌一看,有些奇怪,“你們看,那些幽冥食人蟲魔獸改變方向了。”

“可能那邊有人。”沐雲軒皺眉,進來這裏的人一般都是玄武階以上的高手。

若是在結界裏是不會出事的,除非那邊有血腥味把它們引過去。

“凌風哥哥,它們過來了,朝,朝着我們這邊過來了。”鳳雅驚恐的拉着凌風的手臂,那雙陰沉的眼眸裏,瞬間換上了懵懂無知。

“怎麼會這樣?鳳雅,你做了什麼?”

凌風看着密密麻麻疾速過來的幽冥食人蟲魔獸。

淡淡的血腥味讓他的心裏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凌風哥哥,你怎麼能這樣說鳳雅呢?鳳雅什麼都沒有做過。”

wωw ●тт kΛn ●Сo

鳳雅咬脣低着頭,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她的柔軟,是希望他也能帶她柔軟,拼輸贏,就是讓自己活得更舒服,更自在,可凌風對她……。

凌風冷冷的看着她,冷怒的目光裏滿是不信任,她不相信她什麼都沒有做,這個結界是他用盡所有修爲設下的,若是被破,他們必死無疑。

看着凌風充滿寒意懷疑的目光,鳳雅的心裏閃過一絲怒意,要不是他?她會做出這樣引火自焚自食惡果的事情嗎?

不一會,結界有血液的地方,被幽冥食人蟲魔獸啃出一個碗口大的洞口。

它們就像訓練有素的軍隊,迅速排列好,整齊的疾速往裏邊爬,速度快到驚人。

凌風雙拳緊握,如今只有躲進空間指環戒裏了。

“走。”凌風拉着鳳雅,快速的閃身進入空間指環戒裏。

那一閃而過的光亮,沐雲軒還是注意到了。 他們躲到空間指環戒裏去了。

沐雲軒想到了這個可能。

“改變方向纔好,那聲音讓人心裏發毛。”

凝香抖了抖身子,一身惡寒。

“看你,殺人的時候那眼眸裏滿是嗜血,有蒼蠅大的蟲子就把你嚇掉一身雞皮疙瘩了。”蘇紫陌打趣凝香。

“姑姑,你聽那恐怖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是人聽了都會起雞皮疙瘩的。”

凝香撅起好看的脣形,有些撒嬌,此刻毫無心機的她,很是可愛。

шшш★тт κan★C○

“你看你,這樣活着多好,心地善良的你看起來也更漂亮了,越成長越要懂得內斂自持,這世界並非你一個人存在。”

蘇紫陌知道她是真心悔過了,一個人的眼睛是騙不了人的,她一向看人很準,希望這次也不會看走了眼。

“姑姑說的是,這些道理,凝香都懂,姑姑,之前是凝香不知道姑姑的身份纔會如此歹毒的,都說宰相肚裏能撐船,姑姑你就把之前的事情忘記了吧!”

凝香搖着蘇紫陌的手臂,一臉撒嬌。

蘇紫陌笑了笑,說道:“今天再大的事,到了明天就是小事,今生再大的事,到了來世就是一個傳說,再大的事情到了我這裏都可以忘掉,但是凝香,人生如行路,一路艱辛,一路風景,你目光所及,就是你人生的境界,別總看到比你優秀的人就心生埋怨,與其埋怨,不如思變。”

毒液諸天 “與其埋怨,不如思變,姑姑說的真好!”莫白讚許的看着她,他聽完之後,有一種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

“喂!你們不要聊了,那些該死的蟲子又過來了。”

陶子絮指着結界外邊,該死!這些臭蟲要到什麼時候纔會離開。

“看來今晚這些臭蟲是跟我們耗上了。”

蘇紫陌往前走了幾步,沐雲軒知道她想做什麼?

快速的把她拉回來,“不准你那樣做?”

“那我們今晚就不用睡了。”蘇紫陌委屈的看着他,她只要一釋放迷迭之翼就會很累,她不知道是自己的身體問題還是其他的。

“那也不許你這樣做,你會更累的。”他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她用了迷迭之翼之後,整個人看起來都很累。

“我說聖主,你們兩個就拉拉扯扯的了,有什麼絕招快點使出來,大家也可以睡一個安穩覺。”

陶子絮眉頭糾結的看着她們,心裏怒火攻心,她也很累,也想睡一個好覺,可眼前情況!別說睡覺了,連命都快沒有了。

“你若是急,就自己出去把那些蟲子滅了,你這是指望誰?你沒看到我姑姑很累嗎?”

凝香聽不慣陶子絮命令的語氣,這女人想殺姑姑,她第一次見到她是就看出來了。

陶子絮滿頭黑線,她跑出來叫什麼勁?蘇紫陌和沐雲軒都沒有發話呢?

“難道你們想和這些蟲子耗一個晚上嗎?”

“住口!”君臨天冷冷的看着她,陰冷的目光裏滿是警告。

他上前一步,看着沐雲軒。

“雲軒,你有什麼法子,可以讓這些幽冥食人蟲魔獸消失。” “沒有。”

沐雲軒是真的沒有辦法,一來,數量太多,而且這種魔獸的殼很硬,不止背上散發着幽光的地方有劇毒,就連抓子上都是劇毒,它們爬過的地方,花草樹木全都會枯萎。

君臨天一聽,皺了皺眉頭,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它們居然有啃破結界的能力。

“若是用火呢?”蘇紫陌也是凝眉思索着。

“不行,用火的話它們會在天空四處飛行,會更難對付。”

沐雲軒也想過用火,可那樣會讓這下蟲子四處逃竄,更難對付。

“邵峯,你看,那些蟲子用往蘇莊主她們那邊爬過去了。”

洛凡驚訝之餘,也知道這下蟲子不好對付。

慕容邵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數量太多了,根本殺不完。

禁地裏!

庚樂羽看着那讓人驚駭的場面,笑得很開心。

天烏里,幾滴血液被白光包裹着砸到結界上。

“嗤嗤……。”

幽冥食人蟲魔獸聞到這股血腥味瞬間興奮起來。

“不好,有人在結界上放血了。”

凝香一聽,快速的黏上蘇紫陌。

“姑姑,怎麼辦?”

“怎麼辦?涼拌。”蘇紫陌冷若冰霜,有那麼多人惦記着她的命,這個時候不在傷口上撒點鹽,心裏又怎麼會過意得去?

“不好!有人他們結界上放血了。”

慕容邵峯想都不想就要出結界。

洛凡一看,快速的把他拉了回來。

“邵峯,你先不要着急,結界裏有沐雲軒和君臨天,若是他們想不到辦法,我們再出手也不遲。”

慕容邵峯這才鎮定了幾分。

“姑姑,它們進來了。”

凝香死死的抱着蘇紫陌的手臂,那讓人驚駭的聲音,讓人由心底產生了巨大的恐懼。

蘇紫陌正準備出手,沐雲軒的速度比她還要快,再次在周圍設下一道結界。

“結界中的結界?”

莫白驚訝的看着沐雲軒,他居然有這樣的本事。

能在結界中設結界的人,天下少有,就連修煉到玄魂階巔峯的人也很少能做到,除非又非人的精神力。

“這些幽冥食人蟲魔獸是隨着地海的出現而出現的,若是我們能撐到天亮,他們就會隨着地海消失。”

“現在離天亮還有兩個半時辰。”蘇紫陌有些擔心的看着他。

若是用迷迭之翼,不知道會不是將這下該死的臭魔獸殺死。

“陌兒,不用擔心,這結界比外邊的要更加厲害。”

“嗯!”

沐雲軒的話音剛落,他身後不遠處的陶子絮突然悶哼了一聲,人也蹲到了地上。

她太累,背部又嚴重受傷,她這一動作,讓她背上的傷口裂開。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讓大家心迅速升起一抹不好的預感。

“你瘋了,這個時候流什麼血。”凝香一聲吼了過去。

“你以爲我想嗎?”

陶子絮一臉虛弱,額頭上一層薄汗,整個人看着搖搖欲墜。

蘇紫陌快速的走過去,釋放出迷迭之翼在她背後的傷口上。

但結果讓她意外不已,迷迭之翼不願意給她治傷。

糟糕!

蘇紫陌心裏暗道一聲不好。

一滴血就能要人命,她現在這是一背的血呀。 “姑姑,不好了,那些臭蟲子進來了,肯定是聞到她身上的血腥味了。”凝香回頭看了她一眼。

蘇紫陌見狀,只能硬拼了。

“陌兒,過來我身邊。”

沐雲軒喊道,也想不到會橫生枝節,這女人傷口裂開得真是時候,也許他要找的東西,就在這些蟲子中間,那是要送個陌兒的。

他算着它今晚會出現,纔會甘心和這些人擠在一堆休息。

綠雲也趁機抓住君臨天的手,她必須活着出去,她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

“去照顧絮貴妃。”君臨天低頭,冷冷的命令道。

綠雲目光閃了閃,腳下卻沒有動作。

和絮貴妃在一起,她只有死路一條。

Www✿ttκд n✿¢ o

她明白君臨天的意思,說明白一點,那就是君臨天都不希望她和絮貴妃活着出去。

他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現在怎麼會變得這般無情?

“吾皇,臣妾還跟在吾皇身邊,綠雲是真心愛吾皇的。”綠雲對着他快速的搖了搖頭。

她寧願和他一起衝破層層阻礙也不要和他分開。

“放肆!”君臨天無情的聲音帶着一個內勁氣息。

總裁奪情:霸寵甜妻抱入懷 綠雲被這股威壓震退了幾步。

“大家小心!” 都市妖孽高手 莫白突然響起了急迫的聲音。

然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