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她和安天翔的同睡經歷也只有意外的那一晚而已,如今讓她意識清醒地和他同睡,她怎麼可能睡得著!

「很好,這個要求我能做到。」 終極三國之諸葛亮是女生 相比於楊寧的猶豫,安天翔答應的格外爽快,他愉悅地揚了揚眉,嘴角的弧度格外的迷人。

看來,當時他提出這件事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一定要達成目的了。

「我……」

輪到楊寧表態,她卻遲遲說不出一個字,楊寧低垂著眉眼,心中百味陳雜,眼睛更是不敢看一眼安天翔。

小艾看見楊寧的猶豫,立馬揚起臉,用小小的手拉了拉她的衣角,眼中落滿銀白的燈光,映照著她的眼睛,愈發水汪汪了起來。

「媽媽,就這一晚,答應我好嗎?」

可憐兮兮的表情,不論是誰看了都無法拒絕,像楊寧這樣心軟的人,更是愈發難以搖頭。

她心中暗恨安天翔拿著小艾當擋箭牌,又氣自己沒有出息,竟然被安天翔三言兩語就推進了坑裡,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

「我……好吧,洗完澡就來。」

乾脆把心一橫,楊寧不去想自己心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情緒了,今天反正是栽定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安天翔聽見楊寧答應了小艾的請求,眼中沉黯的光霎時間明亮了起來,他輕笑了一聲,獎勵似的摸了摸小艾的腦袋。

片刻后,兩人都洗完澡了,終於迎來了楊寧最為煎熬的時刻。

柔軟的大床上,楊寧躺在小艾的身邊,雙眼中明顯有些心不在焉,安天翔低頭掃了一眼楊寧的神情,正好掀開被子睡了進來。

「關燈了。」

隔著小艾,安天翔的長臂輕鬆的越過她,把手臂搭在了楊寧的腰間,溫熱而厚重的觸感讓楊寧一驚,悶在被子的身體完全僵硬了起來。

這個時候應該怎麼辦才好?

楊寧心中的思緒迭起,睡意全無,一時間卻想不出掙扎的辦法。

「媽媽抱著我呀。」

正準備緩慢的往床邊靠地楊寧,此刻被小艾一句話驚的立馬是一頓,她原本以為小艾是睡著了才開始動的。

一旁的安天翔顯然也感受到了她移動的動作,房間里的燈早已關掉了,然而他卻還能輕透過窗外的夜色看清她雙眸中的兩點星光。

似乎是不滿於她的掙扎,安天翔的手開始漸漸地在她的身體上游移,楊寧的腰間霎時間起滿了雞皮疙瘩。

雖然知道中間隔著一個小艾,安天翔什麼也做不了,但是楊寧心中還是忍不住心慌了起來。

她心下一緊,抿緊了雙唇,連忙伸出手,緊緊按住那隻不老實的大手,安天翔卻不甘於被她所鉗制,很快便反手握住了她,將她的胳膊拽了過來。

」這樣才是抱孩子的姿勢。」安天翔語調中帶著調笑的意味,楊寧心中發窘,溫熱的手抱著小艾正靠在安天翔的胸口。

她不想搭理安天翔,強迫自己閉上眼睛,不要再去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然而,直至後半夜,楊寧才徹底地把自己從眼前的狀況中抽身出來,枕著兩人的呼吸沉沉的睡了過去。

隔天一早,不知道是幾點鐘,楊寧突然從睡夢中驚醒了。

她瞧著一眼身邊的人,卻發現小艾早已不在了,只剩下仍然還閉著眼睛睡覺的安天翔。

楊寧坐在床上,撐著額頭,困意促使她打了個呵欠。

「起這麼早?」 公盤越來越熱鬧,人也越來越多,第三層的VIP區卻安靜無比。休息的時間,這些採購商也沒有閑著,都在購買原石,甚至一些沒有賭石大師幫助鑒別的土豪,都已經開始囤貨,直接就開始掃。

這些土豪,一家家購買,只要品相好的,統統都買下。只是這樣的購買,在有經驗的人眼中,只是浪費資本,那些有名的大企業根本不會這麼做,只有剛剛進入這個行當的菜鳥,才會如此。

如今的社會,是資本的社會,從公盤上面就可以看出來,新型的企業,根本不在乎這些規矩。

不過在有錢的資本,可以在其他行業呼風喚雨,可是在玉石行,那隻能夠聽天由命。

下午兩點的時候,解石區已經人滿為患,那些大企業都在等待,一場賭石終結對賭,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採光,是除了溫天權這個石王,最近二十年,最強大的存在。要比開出翡翠的數量,溫天權好像還真比不上採光。

溫天權在公盤之上,一舉開出王玉,成就一代石王。而採光每一年公盤開出的翡翠價值,累計起來早就超過王玉,這世上採光就是無冕之王。

「寶格麗他們人來了,快看,這麼多原石毛料。」人群當中發出驚呼,木生趾高氣揚率領寶格麗人的,走了進來。

木生可是木家少爺,一些人紛紛讓開道路,伴隨助威聲。木生更加的得意,沖著採光狂笑連連。

而採光卻依舊陰鷲無比,目光掃視四周,逐漸看向主辦台的溫天權,然後回頭看向身後龍猜抱著的保險箱,這是M國特殊的保險箱,裡面裝置的任何東西,都無法被查看。

「採光大師,採光大師!」緬甸一方,無論是採購商,還是礦主,都興奮的喊叫起來,這些人都是採光的擁護者。

「好了,楊柏還沒有來嗎?」採光穩穩的坐了下去,而幾名徒弟當然跟隨,不過很快龍猜就領著人,朝著解石機器而去。

龍猜親自解石,這樣的情況,也更加吸引人。要知道龍猜也是賭石大師,技術過硬。

「哈哈,他是不是不敢來了?要是不敢,趕緊跪地求饒,或許我們能夠放過他?」木生遞給採光一隻巴西雪茄,相當舒服的看著四周。

「放過他?做夢!」採光已經吞雲吐霧,不屑的看向四周。而就在人群議論紛紛的時候,遠處傳來眾人的吼聲。

「玉寧公司的人來了,你知道嗎?這次玉寧公司跟郎家合作,那個楊柏大師,居然跟郎家的關係匪淺,只是這次,他怎麼會選擇跟採光大師對賭。」

資深的賭石大師都在搖頭,根本無人看好楊柏,而此時的楊柏正在被三女教訓,吃飯的時候,三女突然發現楊柏的目光好像遊離,不是的瞥向溫霞。

「我發誓,我沒有看溫霞,我是看陶寶那邊的石頭。」楊柏有點鬱悶,真的沒有偷摸看溫霞,真的是看那塊石頭。

「石頭?你花三十萬買一塊石頭,你太敗家了。」周芷燕只是好笑,故意逗著楊柏,而溫霞和周雪玉卻沒有放過楊柏,這一路之上,抓住機會就是好頓數落。

「芷燕,你別聽他胡說,吃飯的時候,他還跟我說心大呢,他,他沒按好心。」溫霞可真敢說,大咧咧的一句話,周芷燕真的柳眉倒豎,楊柏腰間的肉都已經開始扭曲。

「別瞎說了,這麼多人看著,溫霞,你給我等著。」楊柏瞪了溫霞一眼,溫霞絕對在報復那晚上比武的事情。

「哈哈,我等著,看你怎麼辦?」溫霞笑的相當迷人,而此時的周雪玉突然停了下來,趕緊制止周芷燕。

「別鬧了,這麼多人?」周雪玉也沒有想到,所有人的人都等待解石區,那種無形的壓力,周雪玉這個玉寧公司老總,終於開始發愁了。

「楊柏,你真的確定?」見慣大場面的周雪玉,深吸一口氣。郎清風等人臉色也都正色起來,楊柏可是郎家小祖,絕對不能夠輸。

「人多了,那就戰吧!」楊柏終於從兩女的威脅當中脫離,淡淡而笑,一步朝著解石區而來。

「楊柏,老夫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採光輕蔑說著,龍猜等人頓時哄堂大笑,整個寶格麗公司都相當挑釁的看著眾人。

「採光,我們華國有個俗話,亂叫的狗是不咬人的。」楊柏冷漠看了一眼採光,目光卻看向採光腳下的保險箱。

「咦?金瞳無法看破?」楊柏就是一愣,那塊保險箱當中,蘊含一股特殊的能量,雖然無法看破,楊柏體內的蓮花卻能夠感知。

「這就是你的底牌嗎?」楊柏也正色起來,無論如何,這一次絕對不能輸。

「兩位大師,你們真的要對賭?」這時候,主辦方那邊終於站起一名老者,掃了一眼雙方,就連溫天權也站了起來。

「開始吧!」採光也根本不看這名老者,而此時木生已經一揮手,朝著寶格麗手下吼道:「開始解石,讓所有人都看看,我們寶格麗的實力!」

「是!」震天的吼聲傳來,龍猜領著眾人,十個解石機已經轟鳴起來。所有人都看著,看著不同的原石毛料,都放在解石機之上。

「開始了,看看,採光大師的實力!」這些人都知道,這些原石都是採光領著人買下的,一塊塊原石的品相相當不錯,當然也有不好的品相。

「開了,水霧來了,快看,這塊有綠,出綠了?」其中一台解石機旁,一名胖子興奮的吼了起來,所有人也當場震驚,這麼快就開出一塊翡翠。

「這面也有,天哪,這是,這應該是冰種?」這些人都眼尖無比,一眼就看到開出的石頭當中的種相當的好,那一抹翠綠,相當的誘人。

「我這也有,這也是翡翠!」不同的聲音,從四周響起,所有人都看著,第一批原石,已經開出翡翠。

「天哪,六塊翡翠,其中三塊都是冰種種!」隨著時間的推移,有四塊原石是沒有翡翠的,而其他六塊,有三塊冰種,其中一塊還是冰種紅翡。

「怎麼會這樣?這樣的數量,已經夠多了,尤其冰種翡翠的體積很大,相當有價值。

「哈哈,繼續開!」採光得意的笑著,旁邊的木生也激動的站了起來。而此時越來越多的人都屏住呼吸,看著第二批原石上去。

「天哪,這是,這是玻璃種,我不行了,木總,我需要一塊玻璃種翡翠。」也就十幾分鐘,一名南方的玉石商火熱的看著木生,解石機四周,一道道綠芒擴散開來,玻璃種翡翠都被開了出來。

「哈哈,稍等!」木生也死死的看著,這樣的聲音,剛剛出現,所有人都發出驚呼聲,因為其中一塊原石,居然爆發出更加通透的綠芒。

「帝王綠,真的是帝王綠,天哪,我居然看到帝王綠了。」周圍人的聲音越來越激動,整個第三層都猶如地震一樣,所有人都伸著脖子看著。

「三塊冰種,一塊玻璃種,一塊帝王綠!」所有人都要無法呼吸了,採光不愧是大師,居然能夠開出這樣多的翡翠。

主辦台之上的溫天權臉色凝重起來,就憑著帝王綠,溫天權那就覺得楊柏要獲勝就已經很難了。

「楊柏,你真的不該跟採光打賭,唉,這件事,到底怎麼辦?」溫天權想要幫助楊柏,不能夠看著楊柏就這麼輸了雙眼。

周雪玉等人臉色也蒼白起來,周芷燕已經緊張的抓住楊柏的手,那種一塊塊開出翡翠的衝擊,周芷燕的心都猶如小兔一樣跳。

「這,這要是我們多好?」溫霞也憂心起來,這場對賭,楊柏輸的可能性太大了。只是那個時候,楊柏真的會輸雙眼嗎?

「師兄,我們還是跑吧,反正你將來不混玉石圈就好。」溫霞還是出注意,楊柏可是武道宗師,不一定非要在玉石行混。

「說什麼呢,本來就是我們的,你們都看著,這些翡翠,都是我們的。」楊柏已經坐了下來,好像還掰著手指,算計的什麼。

「你,你不看了嗎?放棄了?什麼我們的?」溫霞就是一愣,而這時候的周芷燕也坐了下來,輕蹙眉心,那是不敢看了。

「楊柏,我們這次要輸,他,他有開出帝王綠了。」周雪玉臉色相當的不好,四周人的歡呼聲你,喧鬧聲,以及那一聲聲綠,都彷彿把周雪玉推進深淵。

「沒事,淡定,著什麼急,就讓他們得意吧。」楊柏卻閉上雙眼,已經開始慢慢修鍊。楊柏很淡然,手指已經放下。

「快看,已經六塊帝王綠了,採光大師,太厲害了。」這一次,所有人都已經麻木了,往常開出一塊帝王綠,都能夠振奮公盤,可如今,寶格麗公司已經開出六塊帝王綠,基本就問鼎這次公盤。

「太可怕了,楊柏大師已經放棄了嗎?居然在閉目睡覺,不能把?」四周人的又一次發出驚呼,一些人已經在哄堂大笑。

「他不是睡覺,估計已經嚇傻了。」緬甸方更是鬨堂而笑。 寶格麗公司最後一塊原石被切開,四周已經爆發熾烈的歡呼聲。龍猜已經伸開雙臂,舉起最後一塊玻璃種翡翠,狂笑連連。

「不愧是採光大師,採光!」無數的吶喊聲此起彼伏,這些賭石企業都要瘋了。將近百塊原石,開出六塊帝王綠,玻璃種十塊,冰種以及各種糯種三十多塊,這簡直就是點石為金。

「天哪,這麼多翡翠,難道採光大師是神仙下凡嗎?」這些人都火熱的看著採光,而此時的採光睥睨而笑,居然還摸著鬍子,嘴角極度的上揚。

「哈哈,採光大師,太漂亮了,你就是我們寶格麗的大神,哈哈,什麼石王,這天下,我們木家就認採光大師!」

木生已經跳上主辦台,興奮的揮舞手臂。而此時緬甸的負責人高橋等人,也都興奮的走下來,熱情跟採光握手。

「大局已定!」先天宗師徐安華也淡淡的點了點頭,也也都不要看楊柏了。採光跟楊柏的對賭,簡直就是玩笑。

「楊柏,我們怎麼辦?」周雪玉等人臉色煞白,這麼多的翡翠放置在前方,無數人的歡呼聲,玉寧公司的人都已經開始絕望。

「什麼怎麼辦?陶寶,解石去!」楊柏終於睜開眼睛,一腳朝著陶寶的屁股踹去,當場就把陶寶踹向解石機。

龍猜等人剛從解石機起來,頓時被陶寶給踩了一腳,當場就不滿吼道:「你們幹什麼?楊柏,有本事你別跑,你忘記賭約了嗎?」

龍猜看到楊柏起身喝水,還以為楊柏要跑。而此時龍猜的呼聲,採光和木生也都抬起頭來。木生此時已經笑的猙獰,直接從台上跳了下來,耀武揚威的看著楊柏。

「楊大師,你要走嗎?別忘記賭約。這麼多人看著呢,所有人可都知道,你跟採光大師的賭約。」

「就憑你,還跟大師對賭,你就是傻子!」木生笑的相當過癮,寶格麗等人也都張狂而笑。採光甚至拿起雪茄,遙指了楊柏,森冷說道:「楊柏,你如果現在認輸,交出所有東西,或許老夫看在你年紀輕輕的份上,不要你的雙眼。」

採光已經問鼎公盤,除了要掙得石王,楊柏根本不入採光的法眼。

可就在採光剛說完的時候,所有人也都惋惜看著玉寧公司等人。結果楊柏喝了一口水,朝著周雪玉等人笑道。

「那麼點翡翠有什麼可擔心的?咱們可是一百多原石,還比不了他?」按照楊柏的吩咐,選擇的原石毛料,總共116塊,數量上要比採光的多。

「小師叔祖,不是這麼算的,你到底要幹什麼?」郎清風也是著急,周芷燕也都著急。而楊柏的話,採光等人更是不屑的笑了起來。

「哈哈,比數量,你以為數量能代表什麼?開出翡翠,此時目的。這麼多原石,你能有一半就不錯了。」

木生說的沒錯,剛才採光的原石也只是一半開出翡翠,剩下都是破石頭,一點用處都沒有。

「就是,這天下還有人比數量,楊柏這個大師,是偷來的吧?那個桃花眼是蒙的吧?」人群當中已經有人向著寶格麗公司說話,極度的嘲諷楊柏。

甚至一些剛才還跟周雪玉洽談翡翠中間商,也有臉色一變,慢慢隱藏人群當中,準備看好戲。

「一半?你當我是採光嗎?」楊柏揚了揚眉,一句話,眾人更是哄堂大笑。木生還以為楊柏已經服軟,這世上哪有人跟採光比賭石。

「哈哈,採光大師,看來這個傢伙已經服氣了,這些都是我們的了,哈哈,我們贏了這次公盤。」

木生都要舉起酒杯了,而此時的採光也陰陰的笑著,就要準備去找溫天權。

「採光算什麼?」可是楊柏接下來話,周圍人一片嘩然,此時的楊柏已經走向解石機,淡淡的吩咐道:「陶寶,領著人給解開。一半翡翠?我這裡都是翡翠!」

楊柏的話,猶如霹靂,所有人都愣住了,陶寶也震驚的看著楊柏。楊柏淡定如松,好笑的看著木生的方向。

「睜大眼睛看看,跟我比,你們也配?」可惜楊柏剛說完這句話,木生等人又是狂笑起來,沒有人相信楊柏,都以為楊柏是為了掙面子。

「陶寶,我們開,相信楊柏!」周雪玉咬緊嘴唇,急速的起伏,此時已經無法冷靜。而溫霞和郎清風已經伴隨楊柏左右,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楊柏失去雙眼。

「好,開!」陶寶也是吐了口吐沫在手心,如今陶寶已經是寶格麗首席解石官,拿著解石機都有點發顫。

此時玉寧公司雇傭的解石師傅,也都走上前來,咬緊牙關,拿起周雪玉選擇的原石,解了開去。

「採光大師,我們就看看,給他臉,他不要,活該他眼瞎!」木生怨毒的看著楊柏,不過卻立馬殘忍的笑了起來。

「放心,楊柏一定輸!」採光根本不擔心,楊柏一路被龍猜跟著,就憑著周雪玉等人選擇的原石,能有什麼翡翠。

「綠了,真綠了,漲了!」採光剛說完,四周人已經發出驚呼聲。採光就是一皺眉,心就是一動,不過立馬就聽到前方的龍猜不屑笑道:「區區的糯米種,算什麼?」

「原來是糯米種?」採光晃了晃頭,終於放下心來。而此時周圍的人看到糯米種,也都搖了搖頭。如果換成其他時候,開出一件糯米種也是運氣,總比什麼都沒有好。

「又一個糯米種,又是翡翠?」接下來,另一邊的解石機器也傳來驚呼,又一次糯米種出現。

「還是糯米種,不過,這個也綠了?」很快,十塊原石都解開了,一個個都是糯米種,只有陶寶手中的原石,卻是冰種。

「唉,雖然都是翡翠,可這個種無法跟帝王綠比,楊柏和採光大師的對賭,都是比的價值。」一些人有點惋惜,可是周雪玉等人卻是心頭狂跳。

「都是翡翠,這十塊都是翡翠?」周雪玉可都知道,這些原石都是楊柏事先記好的,都是第一層的原石,那些精品原石都在最後呢。

「大姐,全部都開出來了,我們要堅持住。」周芷燕也是緊張無比,趕緊捂住心口,眼角卻偷摸看向楊柏。

楊柏依舊淡然,看到開出這些糯米種,楊柏順手拿出一塊,輕輕的拋著。楊柏一點沒有耽誤,這點靈氣,楊柏還偷摸吸收著。

「快開,開了!」就在這時候,人群的當中終於有人發出驚呼,第二批原石放在解石機器之上,一道綠芒轟然出現。

「綠了,冰種,是冰種!」這些人已經目不轉睛,任何解石機旁邊的人,都死死看著原石,第二批原石好像也都賭漲。

「糯米種!冰種,這些都開出來了!」隨著陶寶最後一刀,陶寶又一次開出冰種,而這一次,不過陶寶開出來了,另一個師傅也開了出來。

「都有翡翠,怎麼會這樣?」這時候已經有人傻眼,二十塊原石都是翡翠,至少都是糯米種。

楊柏手中的翡翠已經換成冰種翡翠,這麼點靈氣,楊柏很快就吸收好了。而此次木生等人也愣住了,不過還是龍猜冷冷說道。

「都是冰種也沒有用,別忘記了,我們有六塊帝王綠!」可就在龍猜剛收完十分鐘,就聽到人群當中又一次傳來驚呼,這一次是連連驚嘆,第三批原石也解了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