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櫻櫻便是賭氣般的坐在了一遍,不管長老怎麼哄她都沒用,也罷,只好由著她的性子去了。

但是長老還是很感激秦壽和狼族的人一起把魚族的人給嚇跑了,至少老夫的這條命和剩下族人們的性命都保了下來。

長老還在心裡猶豫不決,不知道關於那件事要怎麼跟秦壽說。

當長老和秦壽等人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看到原本院子里滿地都是魚族和蝦族的屍體,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院子里的屍體在一時之間不翼而飛了。

就在幾人還在糾結這些屍體去了哪裡的時候,只看到不遠處冒起來的煙,幾人還是很不解為什麼這時候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自己還納悶是怎麼回事,結果一出來就看到這樣的情況,這些海鮮跟魚類居然被狼族的士兵拿來做成了燒烤都吃進了肚子里。

這讓長老等人很是鬱悶,但是最後還是想了想至少不用自己去解決這些問題,正好有人幫著解決了這個問題,何樂而不為呢?

「秦壽哇,有件事我想跟你單獨談談。」

聽到長老這麼說,心裡很是疑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是還是跟了上去。

跟著長老來到了房間內,便把門關緊,知道接下來的事情不方便讓其他人知道。

「長老,您是有什麼事么?為什麼這麼神神秘秘的?」

蝦族長老沉思了一會,便很嚴肅的跟秦壽說:「我要告訴你的是有關於狐族地界的結界的事情,我知道在哪裡?」

「什麼?長老你知道在哪裡?」聽到長老這麼說,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還是很激動。

「是,我知道,我還知道你的娘子是狐族的人吧?」

「是。」秦壽見長老都知道了,索性也就沒再隱瞞什麼,反倒是很爽快的承認了。

在得知準確情況的時候,長老只是點了點頭,並拿出了一份地圖,把所有事情都完完本本的跟秦壽說了一遍。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

「這些就是我所知道的事情,我已經全都告訴你了,至於你到了狐族能不能找到,就要看你們的運氣了。」 「長老,你這麼做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你在知道這些事情的時候,為什麼還要選擇幫助我們?」

「因為我從你身上看到了年輕的自己,而且我跟狐族的長老還是很好的朋友,可惜的是狐族……」

「多謝長老的恩情,我一定不會忘的。」

「你不也幫助過我么?更何況你們還是我們的救命恩人,豈有不幫的道理,如果以後有需要我的地方,隨時來找我,這裡就是你們第二個家。」

此時的秦壽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只是手裡緊緊拽著地圖,小風終於有救了。

「對了,長老就是還有件事想要跟您說。」

「你說。」

「我還有個朋友還在監牢里關著,不知道可否高抬貴手把我那個朋友從監牢里放出來?」

「好說,來人。」

「屬下在。」

「快去監牢把以前跟這個小兄弟關在一起的那個人領過來。」

「是」

說完,便快步去了監牢。

「還有,小兄弟,在你們走之前我們想要對你和狼族開一個答謝宴,就在今晚,你和你的那些朋友一定要來參加,不然我會很沒面子的。」

「好,我們一定會去的。」聽到長老這麼說,秦壽還是笑著答應了。

想起長老身上還有傷,離晚上的宴會還有時間,便從房間里出來,讓長老多休息一會。則自己站在門口等著庄小仙。

「你個臭小子,你還記得有我這麼個朋友啊,還以為你個沒良心的把我給忘了,你知道我在裡面有多痛苦么?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還沒見到人,就先聽到了庄小仙那欠扁的聲音。

「我怎麼會把你給忘了呢,我還不是受不了你跟你家的那個小粉在一起膩歪的畫面,怎麼樣,燈泡不在,發展的如何?」

「也就那樣吧。」

難得見到庄小仙臉紅的樣子,頓時覺得很不可思議,面前的這個紅顏無恥的傢伙居然也會臉紅。

「跟你說個好消息,想知道么?」

「什麼好消息?難道你……」

「你一天到晚的在想什麼呢?我要說的是我得到了狐族準確位置的消息。」

看著庄小仙很是驚訝的表情,便把發生所有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真有你的,佩服佩服。」

很快到了晚上,蝦族、狼族、秦壽等人都在場,蝦族長老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大家不知長老要幹什麼,只見長老走到中間。

「為了感謝秦壽和狼族的人們幫助我們蝦族度過了這次難關,特此設宴來感謝大家,希望各位不要嫌棄,儘管放開肚皮吃,今晚的海鮮管夠。」

聽到長老這麼說,大家一下就都沸騰了起來,海鮮也不斷的擺上桌,看的大家直流口水。

「大家不要客氣了,開動吧。」

說完,大家便開始往嘴裡塞東西,喝著蝦族的名產葡萄酒,大家圍在一起吃著、鬧著。

到最後大家都跳起了舞,別提有多開心,這樣跨越種族的宴會就這樣海皮了一晚上,大家都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不知道下一次的相聚是在什麼時候。

「小壽壽,在這麼開心的時候,就不要這麼垂頭喪氣的嘛,來來來,跟小爺我一起耍。」

「走開吧你,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垂頭喪氣的了,你生怕我太開心,搶了你的風頭吧。」

「怎麼能啊,像我這麼彬彬有禮,溫潤而玉的年輕人,怎麼會是你想的那麼低俗呢?不要把我想的那麼壞,好歹我也是美男子一個。」

秦壽剛喝進一口酒,還沒來得及咽下去,就聽見庄小仙這麼自戀的話來,一時沒忍住,就全都噴到了庄小仙的身上。

「庄小仙,我就想知道你現在的迷之自信是從哪裡來的,就算是自戀,也用不著這麼臭屁吧?」

由於被突然的噴了一身的酒,大腦一下空白,大腦正處在懵逼狀態,就被秦壽這突如其來的話給傷到。

「秦壽,你這個傢伙,你是不是故意的,只是看到了我比你帥,你就這樣對我?就算是我自戀又怎樣,你用得著噴我一身嘛,我今天就要讓你知道我的迷之自信是從哪裡來的。」

此時的庄小仙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樣,也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一個像碗一樣的東西從旁邊的河裡接了水,便張牙舞爪的向秦壽撲過去。

「你個禽獸,你站住,有種你別跑。」

「你都這樣了,我豈有不跑的道理,有本事你來追我啊。」

由於剛才吃的太多,導致現在跑的不是很快,想著這樣的速度庄小仙應該追不上,就算是追上,碗里的水應該早就撒光了。

就是因為秦壽現在太輕敵,結果導致還是被潑了一身的水。

現在秦壽都覺得有點後悔那樣去懟庄小仙,結果現在報應就來了,失算啊。

看到秦壽停了下來,又是那般狼狽的模樣,一下沒忍住就笑了出來。

其他人聽到笑聲以後就都看向了秦壽這邊,見到庄小仙手裡拿著碗,秦壽身上又濕了一大片,櫻櫻和狼女見到以後,跑了過來查看是什麼情況。

接下來就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哥哥,你們是在玩潑水的遊戲么?我也要玩。」

「什麼是潑水遊戲啊,好玩么?」

「你笨啊,連這個遊戲都沒玩過,就是幾人之間把水潑來潑去的,用人族的話來說就是祈求洗去過去一年的不順,也有祝福的意思。」

「原來是這樣,那我也要玩,加我一個。」

說時遲那時快,櫻櫻和狼女一起用碗裝上了水,就便朝秦壽和庄小仙潑去。

秦壽和庄小仙沒想到兩人之間無意的打鬧卻被他們理解成了這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解釋這其中的緣由。

其他人看到這四人的舉動,還以為這是一場新的遊戲,看上去很好玩的樣子,結果一時之間成了潑水的戰場。

兩人看到這個場景不禁覺得有些好笑,既然被理解成這樣,那又何必再去解釋那麼多,就這樣吧。

「庄小仙,看來你很喜歡用水潑人是不是,那好,我也讓你來感受一下被水潑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長老,你這麼做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你在知道這些事情的時候,為什麼還要選擇幫助我們?」

「因為我從你身上看到了年輕的自己,而且我跟狐族的長老還是很好的朋友,可惜的是狐族……」

「多謝長老的恩情,我一定不會忘的。」

「你不也幫助過我么?更何況你們還是我們的救命恩人,豈有不幫的道理,如果以後有需要我的地方,隨時來找我,這裡就是你們第二個家。」

此時的秦壽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只是手裡緊緊拽著地圖,小風終於有救了。

「對了,長老就是還有件事想要跟您說。」

「你說。」

「我還有個朋友還在監牢里關著,不知道可否高抬貴手把我那個朋友從監牢里放出來?」

「好說,來人。」

「屬下在。」

「快去監牢把以前跟這個小兄弟關在一起的那個人領過來。」

「是」

說完,便快步去了監牢。

「還有,小兄弟,在你們走之前我們想要對你和狼族開一個答謝宴,就在今晚,你和你的那些朋友一定要來參加,不然我會很沒面子的。」

「好,我們一定會去的。」聽到長老這麼說,秦壽還是笑著答應了。

想起長老身上還有傷,離晚上的宴會還有時間,便從房間里出來,讓長老多休息一會。則自己站在門口等著庄小仙。

「你個臭小子,你還記得有我這麼個朋友啊,還以為你個沒良心的把我給忘了,你知道我在裡面有多痛苦么?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還沒見到人,就先聽到了庄小仙那欠扁的聲音。

「我怎麼會把你給忘了呢,我還不是受不了你跟你家的那個小粉在一起膩歪的畫面,怎麼樣,燈泡不在,發展的如何?」

「也就那樣吧。」

難得見到庄小仙臉紅的樣子,頓時覺得很不可思議,面前的這個紅顏無恥的傢伙居然也會臉紅。

「跟你說個好消息,想知道么?」

「什麼好消息?難道你……」

「你一天到晚的在想什麼呢?我要說的是我得到了狐族準確位置的消息。」

看著庄小仙很是驚訝的表情,便把發生所有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真有你的,佩服佩服。」

很快到了晚上,蝦族、狼族、秦壽等人都在場,蝦族長老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大家不知長老要幹什麼,只見長老走到中間。

「為了感謝秦壽和狼族的人們幫助我們蝦族度過了這次難關,特此設宴來感謝大家,希望各位不要嫌棄,儘管放開肚皮吃,今晚的海鮮管夠。」

聽到長老這麼說,大家一下就都沸騰了起來,海鮮也不斷的擺上桌,看的大家直流口水。

「大家不要客氣了,開動吧。」

說完,大家便開始往嘴裡塞東西,喝著蝦族的名產葡萄酒,大家圍在一起吃著、鬧著。

到最後大家都跳起了舞,別提有多開心,這樣跨越種族的宴會就這樣海皮了一晚上,大家都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不知道下一次的相聚是在什麼時候。

「小壽壽,在這麼開心的時候,就不要這麼垂頭喪氣的嘛,來來來,跟小爺我一起耍。」

「走開吧你,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垂頭喪氣的了,你生怕我太開心,搶了你的風頭吧。」

「怎麼能啊,像我這麼彬彬有禮,溫潤而玉的年輕人,怎麼會是你想的那麼低俗呢?不要把我想的那麼壞,好歹我也是美男子一個。」

秦壽剛喝進一口酒,還沒來得及咽下去,就聽見庄小仙這麼自戀的話來,一時沒忍住,就全都噴到了庄小仙的身上。

「庄小仙,我就想知道你現在的迷之自信是從哪裡來的,就算是自戀,也用不著這麼臭屁吧?」

由於被突然的噴了一身的酒,大腦一下空白,大腦正處在懵逼狀態,就被秦壽這突如其來的話給傷到。

「秦壽,你這個傢伙,你是不是故意的,只是看到了我比你帥,你就這樣對我?就算是我自戀又怎樣,你用得著噴我一身嘛,我今天就要讓你知道我的迷之自信是從哪裡來的。」

此時的庄小仙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樣,也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一個像碗一樣的東西從旁邊的河裡接了水,便張牙舞爪的向秦壽撲過去。

「你個禽獸,你站住,有種你別跑。」

「你都這樣了,我豈有不跑的道理,有本事你來追我啊。」

由於剛才吃的太多,導致現在跑的不是很快,想著這樣的速度庄小仙應該追不上,就算是追上,碗里的水應該早就撒光了。

就是因為秦壽現在太輕敵,結果導致還是被潑了一身的水。

現在秦壽都覺得有點後悔那樣去懟庄小仙,結果現在報應就來了,失算啊。

看到秦壽停了下來,又是那般狼狽的模樣,一下沒忍住就笑了出來。

其他人聽到笑聲以後就都看向了秦壽這邊,見到庄小仙手裡拿著碗,秦壽身上又濕了一大片,櫻櫻和狼女見到以後,跑了過來查看是什麼情況。

接下來就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哥哥,你們是在玩潑水的遊戲么?我也要玩。」

「什麼是潑水遊戲啊,好玩么?」

「你笨啊,連這個遊戲都沒玩過,就是幾人之間把水潑來潑去的,用人族的話來說就是祈求洗去過去一年的不順,也有祝福的意思。」

「原來是這樣,那我也要玩,加我一個。」

說時遲那時快,櫻櫻和狼女一起用碗裝上了水,就便朝秦壽和庄小仙潑去。

秦壽和庄小仙沒想到兩人之間無意的打鬧卻被他們理解成了這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解釋這其中的緣由。

其他人看到這四人的舉動,還以為這是一場新的遊戲,看上去很好玩的樣子,結果一時之間成了潑水的戰場。

兩人看到這個場景不禁覺得有些好笑,既然被理解成這樣,那又何必再去解釋那麼多,就這樣吧。

「庄小仙,看來你很喜歡用水潑人是不是,那好,我也讓你來感受一下被水潑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秦壽,你不會這麼小心眼吧,你噴了我一身的酒,我還沒記你的仇,你現在反而來這樣對待我,你還是朋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