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贏杏兒還俏皮的對賈母做了個小鬼臉。

賈母見之,心裏說不出的熨帖,頓時將孫子出賣:“太后若發作你,你就說是環兒的主意,他將你劫來的,讓皇太后處罰他。”

贏杏兒甜美笑道:“好!”

說罷,又對賈環道:“這幾日宮裏大祭,我怕是難出來,你自己多照顧自己。若有什麼不開眼的人惹上來,直接使人打殺了就是。若是宗室的人,你也不用顧忌太多,先處置了再說,宮裏有我呢。”

賈環呵呵笑道:“我記得了,多咱時候就盼望有一天能吃上軟飯,不想還真盼到這天了。”

贏杏兒聞言哈哈一笑,回頭對樂不可支的賈母點點頭後,看了眼王夫人和王熙鳳,沒說什麼,轉身大步離開。

背影說不出的瀟灑、大氣和尊貴!

我和相公都重生了 王夫人看之,臉色變幻不定。

賈環本就已經棘手,日後再進門個這樣的人物,別說東邊兒,就是西邊兒,怕是都沒她什麼說話的份兒了……

……

“三弟,你到我那去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正事處理完畢,也到夜裏了,賈環告辭,賈母本想打發鴛鴦相送,王熙鳳又自告奮勇,說正巧和三弟還有事相商。

賈母也樂意家中和睦,相親相愛,便準了,只是叮囑她一定不得疏忽。

王熙鳳又與王夫人使了個眼色後,就攙扶着賈環出去了。

王夫人心中瞭然,王熙鳳當是爲王子騰之事說情。

出了榮慶堂後,賈環就被王熙鳳挽着胳膊,往她那裏帶去。

賈環笑道:“二嫂,有什麼事不能在老祖宗那裏說?”

王熙鳳白了他一眼,道:“怎麼,我那裏就這麼寒酸,你就不樂意去坐坐?”

賈環笑道:“這是哪裏的話,不是怕二哥見我不自在嗎?”

王熙鳳嗤笑了聲,道:“咱家也是夠奇的,以前是弟弟怕哥哥怕的要命,現在是哥哥怕弟弟怕的要命……放心吧,你哥哥今日被後廊三房家的老四喊了去吃酒,不到天明怕是回不來了。”

賈環聽着。總覺得怪怪的,好像芝姐對希哥說。阿鋒今晚不回來一樣……

許是看到了賈環臉上的異色,王熙鳳原本沒什麼心思。此刻心裏卻陡然癢熱了起來。

當然,也只是癢熱,還沒什麼妄念。

不過,賈環被挽的那隻胳膊,又漸漸地卡進去了……

待叔嫂二人走到王熙鳳的院內時,兩人都覺得出了一身的熱汗,黏黏糊糊的。

我家墨先生千依百順 可是,卻又說不出的刺激。

賈環卻只覺得自己在玩火兒……

將賈環安頓在堂上坐好後,又安排了平兒伺候好。她回臥房去洗漱一番,換身衣裳,都快溼透了……

“三爺用茶。”

平兒看到賈環,就會想起至今還有些悶疼的胸口,不過看着他眼前的黑布,心中卻又忍不住的憐惜同情。

賈環摸索着碰到平兒的手後,然後退開一點,將手伸平。

平兒面色複雜,卻感慨。這個時候,他的心思還那麼細膩,那麼知禮,可見上午時是個意外……

將茶盞放到賈環手心後。她又叮囑道:“小心別燙着。”

賈環笑着點頭應了,啜飲了口茶後,放下茶盞。笑道:“平兒姐姐,近來可還好?”

平兒溫柔一笑。道:“好,每日裏幫大奶奶處理些府內瑣事。也就沒什麼事了。”

賈環道:“那多無趣?平兒姐姐和二姐姐她們一般大,沒事的時候,就去找她們玩耍唄!去我那邊找小吉祥玩也成,百戲多有趣?”

平兒聞言笑道:“百戲可沒有小吉祥子有趣,那個小丫頭子,真是喜慶的可人呢。”

賈環得意道:“這還用說,自小和我一般長大。瞧瞧我多有趣,就知道她多有趣了。”

平兒可能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捂着嘴笑不止。

“喲!聊什麼呢?聊的這麼熱火?”

王熙鳳換了一身新,走出來後,看到這一幕有些吃味道。

賈環私下裏都不曾與她這般熱乎的聊過……

平兒聞言,飛紅了俏臉,瞪道:“真真是瘋了,滿嘴胡話。”

王熙鳳笑罵道:“聽聽,都說我苛待人,替平兒抱屈的不知有多少。三弟,你說說,到底誰屈?”

賈環笑道:“平兒姐姐那麼溫柔可親,定然最屈了。”

王熙鳳聞言,嗔惱道:“以後你也是個糊塗官兒……平兒那麼好,你乾脆去跟你二哥討了來算了,反正你開口他不敢不答應。”

賈環還在傻樂,平兒的臉卻成了晚燒雲,只叫道:“瘋了瘋了瘋了,這種胡話也敢說,我……我不理你們了。”

說罷,跺腳離去。

“二嫂,你剛說有事要跟我說,不知是何事?”

玩笑了幾句後,賈環正色道。

王熙鳳也不胡鬧了,她收斂了下臉色,醞釀了番後,道:“三弟,你纔回來,眼睛又受了傷,本不該跟你說,可想了想,(www.uukashu.com這事瞞着你也不好……”

賈環點點頭,道:“二嫂儘管說就是。”

王熙鳳道:“是這樣,寶玉的奶嬤嬤,就是那位老厭物,李嬤嬤。前兒些日子,灌黃湯灌多了,路過四妹妹院門前時,看到小吉祥子正在和四妹妹拌嘴。

你也知道,這個老貨以前還負責過給府裏新進的丫頭子教規矩的事,看着這一幕後,也沒認出那丫頭是小吉祥,只以爲哪個不懂規矩的丫鬟竟然在跟主子頂嘴。

醉酒之下,火氣又上來,就打了小吉祥一下,又踹了一腳。

不過待她看出是小吉祥後,就立刻收了手,只是沒等她賠不是,小吉祥就跑了。

哎呀,爲了這事啊,我和太太沒少指責她。

整日價喝酒,連人都認不清了。

小吉祥雖說還是丫鬟,可她是普通丫鬟嗎?她比一般的姨娘都尊貴,也是她一個老貨能打的?

之後太太和我,還有那老貨,也拿出了好多禮物去瞧小吉祥子。

只是這事,終究不能這麼過去,還得三弟你發個話。

你若說這事過去了,那就過去了,我們再多多的送小吉祥一些禮物。

當然,嫂子也知道,小吉祥跟着你,哪裏會缺那幾個東西,不過是我們的一片心意。

你若說這事沒過去,那也不要緊。三弟你說出個框框來,該打該殺該抄家,都沒問題。

總不能爲了一個老厭物,就壞了家裏的情分不是?”

……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醉迷紅樓最新章節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聽完王熙鳳的話後,賈環面沉如水,沒有吭聲。

心懷忐忑的看着賈環那張極爲堅毅的臉上,肅穆的神色,王熙鳳只覺得自己的心砰砰砰的跳個不停。

她已經忘記有多久,她沒有這樣緊張而又期待過了。

這種仰視一個人的感覺,等待被審判的感覺,讓她的心愈跳愈劇烈,這是一種少女時期的感覺……

“讓她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吧。

我不想再在賈家聽到這個人的聲音和消息……

抄家也不必了,畢竟是二哥的奶嬤嬤,需給他面上留一分體面。

不過,告訴那邊的人,僅此一次,下不爲例。”

賈環淡淡的道。

王熙鳳聞言大喜過望,道:“真的?太好了!”

激動了片刻,又嗔道:“三弟此次這般大度,只因爲她是寶兄弟的奶嬤嬤?”

賈環聞言啞然失笑,道:“主要還是二嫂的面子。”

王熙鳳笑的愈發燦爛,道:“這還差不多!那……”

想了想,

她輕輕咬了咬嘴脣,試探道:“三弟,那我舅舅王子騰的事……”

賈環聞言,臉色又淡了下來,看的王熙鳳心頭一緊,緊張的看着賈環。

賈環嘆息了聲,道:“罷了,打發人去給王子騰送信吧。讓他上書乞骸骨,軍機閣會允的。”

王熙鳳聞言。心中大喜,顫聲道:“三弟。真……真的?”

賈環點點頭,道:“若他只是王家人,倒也罷了,我可以不去理會。

可他畢竟還是寶二哥與二嫂你的舅舅,不看僧面看佛面,許他回來吧……

二嫂,若沒有其他的事,那就這樣吧,我先回去了……額……”

賈環剛剛起身。話沒說盡,王熙鳳就撲了過來,一把緊緊的抱住了賈環,將臉貼在賈環強壯的胸前,她自己的胸口也劇烈起伏着。

誘人的香氣撲鼻,賈環卻沒有妄動,有的時候,人難免頭腦一熱,但不能兩人都熱……

賈環大方的環過手。拍了拍王熙鳳微微顫慄的嬌.軀,笑道:“二嫂,你是我二嫂,這些本就是我應該做的。

你這表達感謝的法子。也太隆重了些吧?”

王熙鳳抱上賈環後,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兒,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麼。還是隻是想感謝賈環的幫助。

但她剛纔確實壓抑不住心頭的悸動,只想上前狠狠抱住面前這個“小男人”。這個權勢滔天,但卻對家人極其呵護關愛的“小男人”。

王熙鳳只恨自己早生了幾年。若不然,她拼卻性命,也要和那幾個爭一爭。

深吸了口氣後,她鬆開賈環,鳳眼如水的看着他笑道:“三弟,以後,你會像照顧林妹妹……二姑娘她們那樣,也照顧二嫂嗎?”

賈環笑着點頭應道:“當然,因爲二嫂也是我的家人,是親人。”

王熙鳳聞言,只覺得這是她來到世上聽到過最動聽的話。

以前賈璉雖曾對她說過無數句情話,可是和這句話相比,似乎都不足爲道。

新特工學生 她感動莫名,溼潤了眼角,道:“好,好,謝謝你……”

賈環哈哈一笑,道:“這叫什麼話,本是應該的,二嫂太見外了。

不過,如果二嫂真的要謝,以後再和小弟走幾回路就好……

對了,當初二嫂還賴我偷你的汗巾子呢。

嘿!世事難料啊!”

“呸!”

王熙鳳聞言登時羞紅了臉,眼中的水光耀人,聲音有些膩,嬌嗔道:“還道你是好人,原也不是甚好人!你敢說,那條……汗巾,不是你拿的?”

賈環嘿嘿一笑,岔開不提,道:“二嫂別見怪,開個玩笑罷了,我沒有不尊重。”

王熙鳳白了他一眼,道:“誰怪你了?得,我現在就將你送過去吧。”

賈環連連擺手,道:“你肚子裏有孩子,奔波多了不好,別不當回事,一旦有事就不是小事。

打發個丫鬟送我過去就是。”

王熙鳳聞言,這才作罷,回頭打發小丫頭子去喊平兒。

平兒來後,便攙扶着賈環,送他回了寧國府。

賈環回了寧國府後,在白荷和小吉祥的服侍下睡下,一夜無話。

……

“三爺,三爺……”

香菱站在牀邊,看着牀上蒙着眼睡覺的賈環,輕輕喚道。

牀外邊的白荷醒來,眯着眼看着香菱,道:“你這丫頭,這麼早,喊三爺作甚?”

賈環也醒來了,側着臉對着香菱。

香菱道:“是前院兒婆子來傳話,說是遠大爺使人遞話進來,喊三爺出去。”

白荷聞言,登時不說話了,翻身起牀,然後服侍着賈環穿衣。

不過,她也有些怨言:“三爺纔回來,有何大事非要擾着三爺休息……”

賈環輕輕攬住她的腰,道:“遠叔是個沉穩的人,不會無的放矢的。”

白荷聞言,嘆息一聲,道:“爺,一定要注意眼睛。”

賈環點點頭,道:“知道了,你再多睡會兒。”

白荷搖頭道:“爺都起來了,我再睡像什麼話……”

賈環卻不管,彎身一抱,就將白荷抱起,然後輕輕放在牀榻上,在她脣上吻了吻後,道:“爺的話都敢不聽,仔細家法!”

白荷聞言登時羞紅了臉,喃喃道:“我聽就是,香菱還在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