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玄伯便是緩緩俯身,從自己的鞋子里取出一把生了銹的銅製鑰匙,旋即遞給葉天說道:「進去吧,記住,千萬別碰最上邊的那一層靈術。」

聞言,葉天有些疑惑的將那散發著一股腳臭味的鑰匙拿在手中,旋即不解的點了點頭,但還是「哦」一聲。

作者刀徒說:上架前,粉絲排行榜出現一位護法,上架當天加更一章,出現一位掌門,加更三章!之前打賞數額足夠1000,已經加更一章,將在上架當天爆更,另外,凡是打賞過的讀者,都可以進群327629138,群主會不定期的發放紅包哦!為感謝諸位的打賞,刀徒會回饋給各位讀者的!還有,滿1500逐浪幣,上架推遲一天依然算話,各位抓緊時間了,二十萬字上架,按照打賞數額進行推遲! 鑰匙入手,眾人的目光便是紛紛朝著葉天的手掌投射而來,那些目光當中儘是艷羨嫉妒之色。

然而葉天卻是淡淡的將目光轉向那靈術閣的大門處。

那大門由於常年不被人開啟,導致上邊早已經是銹跡斑斑,甚至那銅鎖都是生了銹。

葉天緩緩移動腳步,走向大門口,旋即將手中的鑰匙緩緩舉起,對著那被銅銹佔滿的鑰匙口插了進去。

由於生鏽,導致葉天插了好幾下,才將鑰匙插了進去,而後,葉天緩緩一扭,那鎖上銅銹便是一大塊一大塊的散落在地上。

周人的一群人早已經是圍了上來,他們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即將被打開的銅鎖,甚至有些人此刻都是伸長了脖子,想要看看那靈術閣之內到底藏著什麼樣的寶貝。

隨著葉天這一扭,那鎖也是「啪」的一聲,被葉天開啟。

「記住,千萬別碰最上邊一層的靈術……記住,千萬別碰最上邊一層的靈術……」

就在「啪」的聲音響起的時候,玄伯身體猛然一顫,旋即便是豁然轉身,用有些恐懼的目光看著那即將被打開的靈術閣大門,旋即口中不斷顫抖重複著這句話。

葉天回頭看了看玄伯,卻是一臉疑惑的皺著眉頭,不知道玄伯此舉究竟是何意。

「記住!千萬別碰!千萬別碰!」

而就在葉天剛剛轉身,準備推開房門的時候,玄伯的聲音卻更是激動的喊道。

而就在此時,葉天的目光也是看到了從遠處奔跑而來的葉允,以及葉鞘的身形。

旋即葉天對著他們一招手,也是漏出了一抹笑容。

而後,葉天便是沒有絲毫遲疑,轉身推開了房門。

「記住!千萬記住!」

玄伯仍在不斷重複,但是葉天也只是疑惑的皺了皺眉,心中想著,或許是玄伯年紀大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舉動。

這般想著,葉天卻是感覺到自己面前突然撲來一陣古老的氣息。

那些氣息沿著葉天的鼻孔傳入鼻息,竟是讓人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古老氣息。

此時此刻,葉天身後那群少年自然都是一個個湊了上來,他們一個個伸長了脖子,想要看個清楚。

而葉天在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後,短暫的沉吟片刻之後,便是再度將那鎖上的鑰匙拔了下來,而後拿在手中,便欲踏入靈術閣之內。

之所以要拔鑰匙,是晉入靈術閣的規矩,歷年來,靈術閣都是葉氏家族最為重要的禁地,這裡往往會設置一些由強者凝結而成的靈力封印,防止靈術被盜。

而這鑰匙之上,便是有著破解這些封印的能量,因此,每一屆冠軍想要進入這靈術閣,都必須拿著這枚鑰匙。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去年的葉離,他就是因為太急著進入靈術閣之中,所以忘記了拿著那個鑰匙,最後被封印能量狠狠擊退。

雖然後來還是拿到了靈術,可是葉離對那靈術閣也是有著不小的陰影。

將鑰匙拿在手中,葉天的腳掌終於是踏進了靈術閣之中。

腳掌剛剛落地,葉天便是感受到一陣陰風從自己的腳踝處襲過,這股陰風,甚至讓得葉天整個身子都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而後,葉天的目光環顧了一圈四周,發現這房間之內的地方簡直大的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從外邊看起來,這靈術閣就氣勢磅礴,宏偉壯觀,但是當現在真正置身其中的時候,葉天方才感受到,什麼叫做磅礴!

自己面前方圓數丈之內,竟是空無一物,只有一個灰色的地面。

而在那空曠的兩側,卻是有著一排排看起來像是書架一樣的木製架子,那架子上邊則是放置著一份份捲起來的捲軸。

只不過,整個房間之中都是有著陣陣陰風,而且這裡邊沒有什麼光源,導致看起來有些漆黑模糊的感覺。

葉天並不怕黑,但是看到此刻面前的景象,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之前進入深度修鍊的時候,進入到的那個昏暗地域。

聯想到那個,葉天當即便是感覺自己腳上的陰風更盛,旋即也是搖了搖頭,將這些胡思亂想的思維拋諸腦後,而後便是緩緩對著那兩側的架子緩緩走去。

葉天身後,一眾少年紛紛伸長了脖子,想要一睹靈術閣內的景象,然而有一個人不小心,竟是被那股封印擊中,導致身形直接倒飛出數丈之遠!

那個人倒飛而出的身形從剛剛趕來的葉鞘和葉允兩個人身邊劃過,二人也是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面面相覷了一眼,然後方才再度移動腳步。

那個人重重跌落在地面上,被葉鞘和葉允兩個人扶起來,他便是捂著屁股一陣叫痛,甚至用恐懼的神色看著靈術閣黑漆漆的門口大喊道:「裡邊有神!有神!」

一邊喊著,那人捂著屁股便是狼狽的爬了起來,而後以一種慌不擇路的形式離開了這片區域。

眾人見狀,終於是紛紛安靜了下來,與此同時,也是再也沒有一個人敢將自己的腦袋探入那靈術閣之內。

而靈術閣之內,葉天一步步,緩緩對著兩側的架子移動而去,移動過程中,葉天不斷環顧四周,卻總是感覺自己的周身有著一股奇異的能量,似乎不斷的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以及自己移動的範圍。

葉天一邊感覺著那些奇異的能量,一邊走向那架子,沒過多久,身形便是來到了架子旁。

旋即葉天的目光便是落在那些架子上邊的一卷卷捲軸之上。

那些捲軸看起來已經擺在這裡很久了,因為上邊都布滿了厚厚的一層灰塵。

葉天輕輕一吹,那灰塵便是被吹拂而起,葉天擺了擺手,將自己臉前的那些灰塵散開,而後再度將目光落在那些捲軸之上。

「化神擊:黃階低級靈術。」

「嘯天掌:黃階中級靈術。」

葉天的目光在一卷卷靈術之上掃過,卻是發現,這裡大多數都是一些黃階低級,或者黃階中級的靈術。

要知道,靈術也有強弱之分,從天、地、玄、黃四個品階以此排開,品階越高,威力越大,修鍊之後的上限也就越高,而且每個品階之間還分為低、中、高三個等級,所以,關於靈術的選擇,最重要的一點,便是要看品階。

而葉天的目光掃過這一圈之後,發現並沒有自己想要的靈術,而後目光微微上抬,卻是看見那最上邊一層上,有著一卷:「速影:玄階低級靈術!」

作者刀徒說:即日起,一日保底四更,兄弟們如果看的爽,就抓緊支持一下刀徒吧!之前已經說過的各種加更條件依然作數,只要兄弟們支持一下刀徒,就會在四更的基礎上加更!另外,《絕世天尊》即將上架了,為了讓各位讀者晚一點付費,刀徒決定延遲上架,在跟編輯的不斷溝通中,終於獲得了准許,所以,各位兄弟們,如果不想讓本書上架的,就打賞一波,數額多少都無所謂,讓刀徒知道就行! 看到上層的那個:速影,葉天臉上頓時漏出一抹笑容,當即便欲伸手去拿。

然而剛剛伸手,葉天卻是想起了玄伯的那句話:「千萬別碰最上邊一層的靈術。」

雖然不知道玄伯為何對這件事如此緊張,但葉天還是稍微遲疑了片刻,畢竟玄伯掌管著靈術閣時間不短了,對於這裡邊的了解,多多少少還是比自己要多的。

想到這裡,葉天當即便是再度將自己的手掌收了回來。

此刻的葉天不知不覺便是想起了自己的上一份靈術:劈風拳!

那是在自己晉陞窺靈境之後,父親贈予自己的,也是自己第一份靈術,劈風拳以剛猛的攻擊力著稱,屬於黃階中級靈術。

雖然劈風拳的等階並不高,但是經過葉天這麼長時間以來的修鍊,也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威力也是有些驚人。

然而,並沒有修鍊過更高階靈術的葉天並不知道,黃階中級的劈風拳即便修鍊的再爐火純青,也只有那麼高的上限,如果換做是玄階的話,絕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葉天壓制下自己心中的慾望,手掌從那「速影」之上緩緩收回,然而目光卻還是不舍的盯著那捲布滿灰塵的捲軸久久不願移開。

因為葉天總是聽人說起,玄階靈術與黃階靈術比起來,不止是一字之差,更多的,則是在真正的對戰中,玄階靈術能夠起到更好的效果。

可是,想起玄伯那句話的葉天到最後,還是不舍的將目光轉移開來,最後,停留在另一排架子之上。

然而卻是一樣,另一排的架子之上,也儘是黃階靈術,儘管有中級的,但那卻遠遠無法讓葉天滿意。

終於,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葉天看到一卷黃階高級靈術:天陽罡氣斬。

當即葉天便是將那捲軸上邊的灰塵吹了吹,而後便是將之拿在手中。

緩緩解開那捲軸之上的細繩,而後竹簡捲軸便是被葉天緩緩展開。

「天陽罡氣斬!」

剛剛展開,五個大字便是映入葉天的眼帘,當即葉天便是感覺腦袋之中嗡嗡一陣,這種感覺葉天很熟悉,當初在修鍊劈風拳的時候,也有這樣的感覺。

每一卷靈術都是擁有魂力的人用魂力注入到那些捲軸之內的文字當中製作而成的,所以,在開啟捲軸的時候,那些魂力會自動侵入到人腦之中,從而形成這份靈術的口訣。

雖然葉天對於魂力極為排斥,但這魂力也不僅只能用來做壞事,就像煉製而出的丹藥,以及這製作而成的靈術,都是無數修鍊者夢寐以求的東西。

再度展開捲軸,接下來便是一些用毛筆勾勒而成的小人,那些小人一個個姿態詭異,動作浮誇,而仔細看去,葉天才發現,那正是此卷靈術的修鍊方法。

每一個小人的旁邊,都會明確的標記著這個動作的修鍊方法以及修鍊技巧。

葉天發現,這天陽罡氣斬比起自己之前的劈風拳,的確是有些不同,每一個動作都有非常詳細的解釋,這讓得葉天還是有些詫異的。

只不過,當捲軸徹底打開之後,葉天卻是發現,這天陽罡氣斬雖然威力剛猛,但是卻必須修鍊者保持童子之身。

久違了,沐叔叔 這讓得葉天開始有些疑慮起來,自己年尚十五,雖是真正的童子之身,但是也不想一輩子保持這個身份啊。

而就在此時,葉天的腦海之中不由自主的便是蹦出了葉允那凹凸有致,出落的亭亭玉立的身材……

接下來,便是一連串的遐想……

葉天並不是正人君子,對於女人,葉天也依然有著濃厚的興趣,只不過葉天清楚,現在的自己肩負著重要的使命,並不是去鑽研這些的時候。

可是面前的天陽罡氣斬,還是讓得葉天有些遲疑,自己現在雖然不鑽研,但是不代表以後不鑽研啊。

想到這裡,葉天終是將那捲軸再度捲起,綁好之後放在了原處。

就這樣,葉天再度開始了尋找,在一排排架子上,有很多黃階低級、中級的靈術,還有幾卷黃階高級的靈術,但是葉天看了之後,卻是沒有一卷適合自己的。

最後,無奈的叉腰嘆了一口氣,葉天終於是忍不住的將目光再度投射到那最頂上的一層。

最頂上的一層只有寥寥幾卷靈術而已,葉天一目掃過便是盡收眼底。

而最讓葉天心頭悸動的,還是屬那捲「速影」。

因為看到這個名字,葉天就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歸宿感,似乎這個靈術就是專門為自己定製的一般。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陷入了一陣思想鬥爭之中,到底是拿?還是不拿?

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腦海中不斷盤旋著玄伯剛才不斷重複的話,但是另一邊卻又對那速影的誘惑力沒有足夠的抵抗力。

終於,在某一刻,葉天突然眼眸一凝,頓時閃過一抹掠影流光,而後,便是伸手將那帶著滿滿灰塵的「速影」拿到了自己的手中。

速影入手,葉天並未感覺到什麼不對勁,但葉天還是謹慎的抬頭看了看四周的景象。

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之後,葉天終於開始小心的處理著那捲軸之上的灰塵。

而就在此刻,靈術閣之外,門口的玄伯卻是瞪大了雙眼,整個人看上去好像是撞見鬼神一般驚詫。

他大張著嘴巴,旋即嘶啞的聲音喊道:「大事不妙了……」

玄伯身旁,那群圍觀的少年聽到玄伯此話,也是一個個轉過頭,有些不解的看著玄伯。

只見那玄伯當即便是對著那群圍觀的少年喊道:「你們快離開這裡!」

說完之後,玄伯當即便是撒腿就轉身跑去。

看著玄伯這樣的舉動,眾人一個個更加疑惑的緊皺眉頭,但是片刻之後,那靈術閣內突然迸射出一股龐大的能量,頓時令得圍觀的眾人一個個都是身形倒飛而出!

那股能量足以震懾方圓數十里,直接是驚動了整個葉氏家族的所有人!

而正在房間之中的葉濤和柳璇,自然也是感受到那股強大能量的爆發,葉濤當即便是震驚的站起身子,對著靈術閣的方向狂奔而去。 葉天沒有聽從玄伯的話,動了那靈術閣之內最上邊一層的靈術捲軸:速影。

萌娃奶爸:嬌寵恐婚妻 導致靈術閣之中突然迸射出一股足以席捲方圓數十里範圍的能量!整個葉氏家族的人都被這股能量驚動,頓時,葉氏家族之中的幾位長老,以及葉天的父親母親,全部都來到了這靈術閣處。

甚至就連正在照顧兒子葉離傷勢的大長老葉戰也是親自趕來,畢竟這動靜實在太大。

而靈術閣內,葉天卻是在那股能量之際,感受到一股來自上古之力的侵蝕,導致整個身體之內的五臟六腑都是隨之一顫。

那些上古之力能量好像是沿著葉天身上的每一個汗毛孔一點點鑽入到葉天的身體當中,葉天只感覺整個身體的皮膚上忍不住的瘙癢。

緊接著,那些能量從葉天的皮膚表面鑽入到經脈當中,而後便是再度傳來一陣難忍的瘙癢之感。

葉天顧不上手中拿的捲軸,使勁撓著自己的皮膚,甚至此刻都是被抓出一道道紅色血印。

然而,卻依然無法阻止那些瘙癢之感,那些能量就像是一隻只小蟲子一般,不斷啃噬著葉天的皮膚,以及經脈。

隨著那些能量的繼續深入,葉天感覺到它們似乎是從經脈之中逐漸轉移到了身體之內的內臟當中。

頓時,葉天感覺自己的體內好像是要爆炸一般,一股奇癢無比的感覺讓得此刻的葉天痛不欲生。

但是那些能量卻依然不肯就此罷手,在席捲了一圈內臟之後,繼續往上攀爬,葉天感覺它們沿著自己的經脈一點點攀爬到自己的大腦上。

而後,葉天的腦中便是傳出一陣癢到骨髓深處的感覺,此刻的葉天雙手抱著腦袋,不斷的搖晃著整個難受的身體,看上去就像是入了魔一般。

而與此同時,外邊也已經是圍滿了人,葉濤他們已經抵達到了這裡。

他們張望著靈術閣之內,卻是黑暗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葉戰,快將封印解除!」

寵妻攻略:狼性首席夜夜歡 葉濤急切之下,正好看到剛剛趕來的葉戰,旋即葉濤便是毫不猶疑的說道。

聞言,葉戰先是一臉疑惑的看了看靈術閣之內,旋即似乎是反應了過來,當下臉上便是漏出一抹壞笑,旋即說道:「呵呵,是他自己不聽話,非要動那不能動的東西,這也不能怪我啊。」

聽到葉戰此言,葉濤當即便是氣的渾身一個哆嗦,旋即葉濤再度說道:「你很清楚,以天兒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在那裡邊存活下來!」

「這就不關我的事了,更何況,當初我兒進入靈術閣的時候,還被這封印傷過呢!」

葉戰夾著膀子,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看起來極為悠然自得,甚至將他兒子此刻依然重傷這件事情都是忘得一乾二淨。

「你!」

葉濤眉頭緊皺,焦急的看著葉戰那一副淡然的模樣卻也是無可奈何。

而後,葉濤跺了跺腳,眼看著葉戰就是不從,葉濤直接是對著那靈術閣之內行去。

見狀,一旁的柳璇頓時一驚,旋即說道:「濤哥你要幹嘛?」

「救咱們的兒子!」

葉濤頭也不回,繼續對著靈術閣門口行去。

葉濤此舉,倒是引起了那葉戰的注意,原本一臉事不關己的表情也是緩緩轉變,很顯然,葉濤的舉動讓得他有些詫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