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陳總就拿出了手機,將查找朋友點開,遞給了孫挺。

孫挺看了看上面的定位,隨後給陳瀟去了個電話,讓他來查定位的事情。

「身份證和護照還在家裡不?」孫挺問道。

「身份證不在,他隨身帶著的,護照還在家裡。」陳總說道。

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 孫挺想了想,又問道:「他最近有沒有什麼異常?有沒有說想去什麼地方旅遊之類的?」

陳總搖頭道:「沒有,今年就要高考了,他最近的摸底考成績很差,我說了他幾句,他就跟我賭氣,說什麼不想讀書了。」

「那他最近有沒有結交什麼新朋友?」

「沒..吧,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我的工作很忙,他平時挺獨立的,成績雖說不是特別好,但也是中上水平,考個普通大學應該沒什麼問題,所以我就很少管他。」說到這裡,陳總流露出了一絲愧疚的神情。

「那他父親呢?」孫挺又問。

「我們很早就離婚了,他爸現在在國外生活,已經娶了個洋妞,有了新家庭了,恐怕他早就把小輝給忘了!」陳總憤憤道,眼神還帶著不屑。

孫挺又問了陳總一些關於小輝的事情,感覺她知道得並不多,也許真如她所說的,太忙了,沒法分太多心思到小輝的身上。

所以,小輝選擇離家出的可能性很大。

離家出走,還帶著這麼多錢,看來是下定決心要離開這個家了。

六十六萬,已經可以在榕城買一套公寓了。

那孩子不會是想提前獨立吧?

「老大,小輝的手機找到了,扔在銀行外面的垃圾箱里的。」

陳瀟敲了敲門,走了進來。

「他把手機扔了?這是不想被我找到嗎?」陳總越發焦急了。

「陳總,你別急,孫挺肯定會幫你找到小輝的。」薇姐急忙上前安慰,並遞給了孫挺一個眼神。

接收到薇姐的暗示后,孫挺立馬起身,拍著胸脯說道:「陳總放心,我們肯定會把小輝給你找回來的。」

陳瀟在旁邊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偷笑起來。

老大有恐妻症啊!

送走了薇姐和陳總,孫挺把陳瀟叫住,「你怎麼看?」

「銀行傳來的監控視頻。」陳瀟將筆記本放到了孫挺的桌上。

「剛剛小輝的媽媽在這,我不方便說,

其實,從視頻上看,沒有任何脅迫的跡象,小輝的情緒也很正常,甚至還有些興奮,我覺得吧,這孩子是想獨立出去自立門戶了。」

「高中都還沒畢業,拿什麼獨立?你和王磊一會去小輝家,查查他的上網記錄,還有其他線索。」

「等等!」

就在陳瀟轉身之際,孫挺突然叫住了他。

「你先幫我查查這人的賬戶流動情況。」孫挺將表姨夫的姓名和身份證號碼寫給了陳瀟。

「ok!」

孫挺起身,走到窗前,看向了窗外的天空。

雨過天晴,天空掛起了一輪彩虹,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夢幻的光澤。

「怎麼最近老看到彩虹啊!」孫挺忍不住嘀咕道。

看著天空中那道愈發閃爍的七彩彩虹,孫挺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種異樣感來。

原本,孫挺對錶姨夫的突然失蹤沒有起疑,猜想他可能老毛病又犯了,玩夠了就會回來。

可小輝離家出走的事情正好趕在表姨夫失蹤后不久,雖說可能是巧合,但孫挺直覺,這兩件事也許有著潛在的聯繫。

「老大,魏元明的賬戶有一筆大的支出,正好是六十六萬。」等了一會,陳瀟又拿著筆記本敲響了孫挺辦公室的門。

「也是六十六萬?」孫挺凝眉問道。

「對,就在一周前,也是去銀行取的現金,不是轉款。」陳瀟點頭道。

「你相信巧合嗎?」孫挺看向陳瀟。

陳瀟搖了搖頭,說道:「太多的巧合就是人為了。」

就在這時,孫挺的表姨打來了電話。

「挺挺啊,你表姨夫真的跟那個小狐狸精跑啦!就是他最近才找的那個,身體很軟,可以把自己弄成一個圈兒的那個瑜伽老師。你說怎麼辦喲?」表姨在電話里哭著說道。

「表姨,你先別哭,他們去哪兒了?你知道嗎。」

「就是不知道啊!那個小妖精的同事也說突然就聯繫不上她了,就像人間蒸發了似的。等等,他們不會一起殉情了吧?」

「你覺得表姨夫是那種會殉情的人嗎?」孫挺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不是!那他們是被人殺了嗎?」

「表姨,你別胡思亂想,也許他們是去某處逍遙快活了,等過上幾天,自然就回來了。以前不是有過這種事兒嗎?」

「哦,有可能。不過,你表姨夫的手機在家裡啊,他可是手機不離手的人啊!」

「也許是換了個手機,換了個號碼也說不一定啊!」

花了將近半個小時,孫挺才把表姨安撫下來。

掛了電話后,他揉了揉有些發脹的太陽穴,隨後看向陳瀟,「又丟了一個,就是魏元明,我表姨夫。」

「聽出來了,跟小輝的離家出走很相似,只是你表姨夫多了個美人兒相伴。」陳瀟打趣道。

「看似都是離家出走,會有聯繫嗎?」孫挺凝眉,像是在問陳瀟,又像是在問自己。

「我讓下面的人查查小輝和你表姨夫有沒有什麼交集。」陳瀟說道。

「嗯,你先安排下去,然後跟王磊去小輝家調查線索。」孫挺點頭道。

孫挺將林曉曉喊來,跟自己一塊去表姨家查線索,陳瀟和王磊則去了小輝家。 為了防止表姨在旁邊東問西問的,孫挺讓自己的媽媽將表姨喊出去吃晚飯逛街了,順便安撫一下她的情緒。頂點

「哇塞!這金燦燦的,弄得跟皇宮似的,你們有錢人都是這麼鋪張浪費不低調嗎?」

來到孫挺的表姨家后,林曉曉就被他們家那種土豪金的裝修風格給閃瞎了眼。

「廢話那麼多,快去找線索。」孫挺不耐地揮了揮手。

林曉曉癟了癟嘴,戴上手套后就去找線索了。

孫挺則拿著表姨夫的手機,在破解密碼后就翻了起來。

「卧槽!真是為老不尊啊!」

看著手機相冊里那些白花花的**,以及表姨夫摟著各色女子拍的艷照,孫挺真想自戳雙眼。

翻了半天,除了表姨夫對那些微信好友說的黃段子和肉麻情話外,似乎沒什麼有用的價值。

「哇瑟!你表姨夫真是撩妹高手啊!」

突然,林曉曉將腦袋湊了過來。

「看啥!找到有用的線索了?」孫挺白了她一眼。

「沒有,家裡很乾凈,連灰塵都沒有,你表姨有潔癖啊?」林曉曉問道。

「嗯。」孫挺點了點頭,繼續翻手機。

「咦..等等!」林曉曉突然喊道。

「怎麼了?」孫挺問道。

「一萬年太短,不如讓我們私奔到天界吧!」林曉曉將孫挺表姨夫發給一個微信好友的信息念了出來。

「這是他撩妹說的話,有什麼奇怪的?」孫挺覺得林曉曉大驚小怪的。

「不是,這句話有些眼熟,我好像在哪兒見到過。」林曉曉歪著頭,凝眉想了想。

「柯羅也給你說過類似的話吧。」孫挺揶揄道。

「不是,好像是熙熙說的。」林曉曉突然想起來了。

「熙熙?她也撩妹?」孫挺挑眉。

「喲,這不是小孫子嗎,今兒個怎麼有空來我店裡呢,不去抓壞人嗎?」

看到許久不見的孫挺走進店裡,熙熙放下了手中的活計,小短手撐著下巴,滿臉戲謔地望著他。

孫挺抽了抽嘴角,嗤笑道:「你的店?你確定?別老虎不在家,猴子稱霸王啊!」

停頓了一下,又說道:「什麼小孫子,亂叫什麼?我爺爺還在世呢!」

熙熙從凳子上蹦了下來,甩著小短腿兒跑到了孫挺的面前,仰著小腦袋說道:「此孫非彼孫,人家祁連大師和崑崙大師就是喊對方小連子和小昆子的,這是一種親切的叫法,你也可以叫我小熙子。」

「呵!」孫挺冷笑一聲,垂眸看向她,口吻戲謔道:「我倒想叫你小矮子呢。」

「哈哈哈,叫得好!」錦鯉哈哈大笑道,並躍出水面,對著孫挺吹了個大泡泡。

「啪!」

熙熙跳起腳,一掌將泡泡打破。

「老不死的,你很高嗎?」熙熙扭頭看向錦鯉,憤憤道。

「哎呀,行啦,人家祁連大師和崑崙大師是在搞基,我跟你又不是搞基的關係,別叫那麼曖昧。」孫挺急忙說道,生怕熙熙又和錦鯉掐起架來,把他的正事給耽誤了。

「哼!就算搞基,我也不和你搞呀,那

顯得我多沒品位。」熙熙小短手叉腰,一臉嫌棄。

「是是是!」孫挺急忙點頭。

看著孫挺罵不還口的模樣,熙熙跳到了沙發上,蹺起了二郎腿,「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找本仙女何事?」

「曉曉說你撕了張小廣告回來。」孫挺拉了張椅子,坐到了熙熙的對面。

「喲,警察還管人撕小廣告了不成?」熙熙睨著孫挺。

「哎喲我去,你能別曲解我的意思嗎?」孫挺扶額,繼續說道:「那個小廣告沒扔吧?給我看看成嗎?」

「扔了。」熙熙立馬說道。

「啊?」孫挺的太陽穴抽了一下。

「都被小冰咬成渣了,還留著幹嘛?」熙熙說道。

看著孫挺一臉便秘的模樣,呵呵甩著小短腿兒跑到了他的跟前,問道:「怎麼了?那個小廣告很重要嗎?是你們在查的傳銷組織嗎?」

孫挺將呵呵抱到了懷裡,說道:「重不重要不好說,但它可能關係著最近發生的兩起離家出走案。」

「啊?怎麼回事啊?」呵呵扭頭望向孫挺。

孫挺嘆了口氣,將小輝和自己表姨夫的事情告訴了眾人。

「會不會是因為小輝長期得不到父愛,母愛也缺失,所以拿著錢,跟你表姨夫和他的小情人組建了一個新的家庭?」熙熙腦洞大開。

孫挺的嘴角又抽了抽,「雖然你這種說法有些荒唐,但我卻忍不住信了。」

「私奔去天界當神仙,他們不會是遇上什麼騙子了吧?」呵呵用小短手摩挲著圓下巴,有些擔憂道。

「可惜上面的二維碼不全,不然我可以掃掃,看看對方是騙子還是神經病。」熙熙說道。

「或者是神仙。」笑笑補充道。

「神仙?我們認識的神仙貌似用一隻手就數得完,難道還有我們不認識的神仙?」熙熙歪著頭,疑惑道。

「廢話,盤古開天地后,就陸陸續續出現了很多神仙,包括後來得道成仙的凡人和動物,以及植物,就你那隻小短手,數得過來嗎?」錦鯉浮出了水面,對熙熙說道。

「他們不都睡大覺去了嗎?」 我的大佬人生 熙熙問道。

「萬一中途醒了呢,像崑崙大師那樣。」呵呵說道。

眾人覺得有道理。

「可就算是神仙,幹嘛把人弄走啊?難道神仙不夠人來湊?又不是打麻將。」過了一會,孫挺又問道。

「還有錢的問題,那六十六萬是怎麼回事?」呵呵補充道。

孫挺再次扶額,感覺來「熙熙不攘攘」一趟,不但沒有找到想要的線索,反而把問題弄得越來越複雜了。

腦仁兒疼啊!

在小輝和孫挺表姨家並沒有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陳瀟手下那邊也暫時沒有查到小輝和孫挺表姨夫的交集點。

這兩起有些巧合的離家出走案似乎進入了一個膠著的狀態。

除了薇姐隔三差五來詢問調查結果外,孫挺的表姨也時不時地給孫挺電話,詢問表姨夫的下落。

「放心,如果真出事兒了,我這邊肯定會有消息,表姨,古人云,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孫挺一邊望著窗外的彩

虹,一邊安撫著表姨。

終於掛斷了電話,孫挺揉了揉眉心,感覺疲憊無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