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典、武峰等人不由得后怕,當時他們還爭搶著要去闖關。

單熊皺眉:「第一關五頭練氣圓滿,怎麼第二關妖獸的境界就到元嬰了,這難度跨越太過離譜!」

覃衍:「這個問題我想過,那妖獸的靈力波動和我差不多,應該跟我的修為有關。」

莫東林:「所以,其實還是得同境界闖才是最合適的組合?」

巨鹿書院副院長奎伊搖頭:「周振他們還沒出來。」

言下之意,覃衍他們闖到了第三關,鍾延五人很大概率也闖上去了,而且第三關比覃衍五人堅持得久,甚至可能闖過去。

莫東林目光凌厲,「鍾延那廝定然隱瞞了關鍵消息沒讓我們知曉!」

奎伊看向慕容灼,「慕容道友,你看呢?」

慕容灼搖頭:「我對具體如何闖關知道並不多。」

他只是曾聽一位前輩說過,九層妖塔里有無數秘境可供修士歷練,只是具體如何開啟卻不得而知。

莫東林問覃衍:「第一關如何?」

覃衍將闖關的具體情況講述了一遍,拿出一件玉如意:「這是第一關的獎勵,五品寶器。」

一時間眾人又眼神火熱起來,第一關就獎勵如此寶物。

五品寶器,已經是元嬰期以下修士能用的最強法器了。

臉色慘白的陳琴飛也拿出一件長劍法器:「我的是二品寶器,他們三個的是一品,每個人獎勵不一樣。」

他們拿了獎勵后在秘境中搜索過,並沒有其他的發現,才上第三層第二關。

至於『靈力潮汐』,是只有闖關五人中至少有一人贏得『五行靈晶』的獎勵才能觸發出來的好處。

一番討論后,各方勢力重新挑選合適的修士去闖第一關。

有了成功先例,眾多散修也重整旗鼓,尋找戰力強悍的隊友。

半日後,巨鹿書院副院長,嬰榜有名的高手,元嬰八層修士奎伊,親自帶隊,攜諸典、東方破、房青松和一個太初宗的弟子一起闖關成功。

並且得到了一枚火靈晶以及觸發『靈力潮汐』。

這消息傳開,獲悉火靈晶的價值為幾何后,一眾修士炸開了鍋,闖關勢頭越發瘋狂起來。

「竟然有火靈晶這等稀世罕見的瑰寶!」連化神期的慕容灼都眼神火熱。

「周振他們五個竟然還沒出來,不知是往上闖了,還是去了五行其他秘境?」

各方勢力已經安排了專門的人手,一直守在二層五色光門入口,只要鍾延一行出來,就立馬詢問被隱瞞下來消息。

而此時。

鍾延五人依舊在第一關木門裡面秘境內。

『靈力潮汐』早已過去。

不過,鍾延卻提議其他四人繼續修鍊。

反正這裡面靈氣充裕,秦奔等人自然不會拒絕。

而鍾延自己,則在煉化斬殺妖獸所獲得的綠色光點。

這對鍾延來說,可是比五行靈晶還要珍貴的東西。

那些守關妖獸並非實體,乃是由妖獸的一絲神魂融合神識之力凝聚而成。

煉化后,可增強修士自身神魂以及神識強度。

神魂是修士的根本,神識是修士戰力強大的關鍵。

這兩種,增長一絲一毫,對修士來說都是天大的好處。

鍾延才煉化一頭妖獸化作的光點,就有清晰的感受,神識擴散的距離由原來三百丈出頭的範圍到接近四百丈之遠。

相當於普通築基四層修士的神識強度!

以他的估計,全部煉化之後,神識強度可超普通築基七層修士。

要知道,他現在才練氣期而已。

等到築基成功,必然要再上一個台階。

至於神魂的改善,暫時還感受不到,量太少了。

另外,『靈力潮汐』也給了鍾延一個驚喜。

原本他以為自己在練氣期已經修鍊到了極致,經脈無法再擴展。

之所以沒有築基,只是為了磨練出練氣期的最強戰力。

但經過『靈力潮汐』的沖刷之後,鍾延卻發現體內的經脈容量再次擴張。

雖然微乎其微,相對而言卻是個長足的進步,練氣極限指日可待。

「再經歷幾次靈力潮汐,經脈無法擴展就築基……」

鍾延心中喃喃,突然想到了宋媚,「五種屬性闖完,我的神識強度應該能強過她!」

白蒙蒙的識海內,混沌童子指著一個小水潭打擊道:「就你這神識強度,比起真正的天驕來,連一半都不到。」

「我才修鍊多久?以後慢慢練吧。」

鍾延深知,他現在相比其他同階修士強上很多,但仙域的許多妖孽修士可絲毫不會比他差。

…… 聽到陸謙這句話,浮提國主臉都綠了。

沒想到是因為這個,才引得陸謙帶人上門。

如果當初早知道這樣的結果,那麼乾脆直接交易就好了,何必讓浮提國遭到損失。

「你就為了這個?就招來十萬大軍?」浮提國主以前也玩過類似的把戲,只不過對方都奈何不了他。

畢竟絕大部分都不會因為一點小小的私人恩怨,而帶兵過來攻打他們。

「當然!」

兩人再次過招。

審判金光與金剛杵對撞在一塊,無形波動掀起萬丈巨浪。

兩人都有兩件法寶,各自的威力都差不多,兩人倒沒有什麼損失,反倒是下方的人受苦了。

包括稷下學宮的學生也死了不少。

中蘊身一閃,幾乎同時出現在黃泉蛟龍身後。

金剛杵刺向陸謙的后心。

一旦刺中要害,以金剛杵的特性,恐怕無色神水再怎麼生死人、肉白骨也毫無意義。

轟!

雲層破開,一隻巨大的手印壓下來。

蛟龍之爪呈暗金色,鱗片光華流轉。

覆蓋方圓五里。

陰影遮住大地,壓得下方的人喘不過氣來。

轟!

金剛杵與大手印對撞。

咔嚓!

姜還是老的辣,道行高了一籌,力量終究比陸謙高一點

蛟龍大手印裂開蜘蛛網一般的紋路。

咔嚓!

轟然破碎,散為滿天星灰。

金剛杵余勢不減,可陸謙早已藉助這個寶貴的機會抽身而退。

「感覺如何?我隨時可以走,而你的基業就要沒了,濕生之人。」

陸謙一邊與浮提國主過招,一邊打擊著他的心態。

藉助大解脫輪,以及大苦厄輪,可能最後打不過,但陸謙可以支撐很久。

妖族那兩個傢伙還在不遠處打醬油,說什麼也不肯上來支援,明顯想著弄死自己。

陸謙用出這兩件法寶那一刻起,就沒想隱藏身份,既然他們知道就讓他們知道唄。

「你怎麼知道?」

震驚之下,浮提國主甚至露出一絲破綻,一隻蛟龍大手印轟碎了他的身軀。

陸謙沒有回答,兩人大戰十個回合。

另一邊,狐族高手看向鼉禎,說道:「二太子,我們真的不上去幫忙嗎?陸謙快要支撐不住了。」

兩族之間雖有嫌隙,現在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一旦人族落敗,他們只好撤退了。

「再等一等,兩個我都要。」

鼉禎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如果猜得沒錯,九弟以及兩位大君在稷下城的隕落,肯定有一部分是陸謙的因素。

這個人給妖族帶來如此多的破壞,不殺此人,難平眾怒。

想到這裡,兩妖轉頭殺向其他浮提人。

這幾刻鐘的時間,已經收攏上億法錢的貨物。

果然人無橫財不富。

另一邊,浮提國主終於按奈不住。

「給我死!!!!」

轟!

純白法力洶湧,如大江大河滔滔不絕。

中蘊身莊嚴肅穆,左手持念珠、右手持金剛杵。

神情莊嚴肅穆。

浮提國主身形分化萬千。

數百上千個中蘊身手持金剛杵,揮舞著念珠朝著陸謙劈頭蓋臉敲下來。

聲勢之大,方圓千里都發生震動。

這是浮提國主的終極絕招——大化妙法。

這些中蘊身不是幻象,而是真真實實的存在。

而是浮提國主以無上瞬移神通,在萬分之一息的時間內瞬移到各個地方而留下的殘影。

因為速度太快,所以這些攻擊留了下來,看上去猶如真人一般。

速度快到這次連洞察神眼都捕捉不到浮提國主的軌跡。

身形遍布千里天空,法身莊嚴肅穆,瑞氣橫生,眾人心裡不由得升起一股莊嚴肅穆之感。

「這!好強。」鼉禎不敢置信。

此人到底是藏了絕招,要是用在自己身上,可接不下來。

浮提國主絕招一出,整個屏蔽大陣徹底失靈。

部分浮提人如釋重負,紛紛瞬移逃離此地。

大部分人還留在此地,等待國主與他們反攻。

咔嚓咔嚓!

虛空裂開裂縫。

攻擊還未落下,光是勁風就在閻羅真身的龍鱗之上,留下淡淡划痕。

陸謙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