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勞動力,得豁得一身剮,

方能維持自己的價值。

拐個和尚做相公 然,廉價標籤,仍,久不能擺脫。

況千歲自認有自知之明,

與其強行參與市場,瓜分資源,

不如開創新領域,

或者,

從市場已有的人手裡,

接過蛋糕。

這兩條路,對況千歲來說,

顯然後者更適合。

還是那句話,

錢能解決的一切問題,

都,不叫問題。

巫闕木訥的點點頭,

默默抱住妹妹的胳膊,

「我也想。

金大腿,帶我飛。」

說著,

恭敬的捧過水果盤和飲料,

「大佬,

嚯冰闊落。」

況千歲斜眼撣他,

「你可真可愛。」

巫闕下意識羞澀擺手,

「沒有啦沒有啦,

我也就,一般可愛啦~」

況千歲:「那我為什麼要帶你飛?」

巫闕:……告辭!

這之後直到開飯,

兄妹倆都沒再說一句話。

主要是,

巫闕蠢蠢欲動,好幾次想跟妹妹搭話,

況千歲都不帶理他。

當哥哥的,

雖然他臉皮一直挺厚,

也架不住妹妹如此無情無義。

只能對戳手指,

時不時可憐兮兮,

瞄妹妹一眼。

而況千歲全程入定老僧般,

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巋然不動。

……

意識里。

系統七號:「宿主,你要的人查到了。」

資料庫里一條條代碼滾動飛快,

隨著一張照片浮現,

生辰八字到家庭背景。

情人幾個,

私生子幾個,

名下房產股票基金,銀行賬戶,

無有遺漏。

況千歲在意識中快速掃閱內容,

同時對系統七號道,

「把他的臉,跟今天的機場監控做個對比。」

下飛機到行李託運處的路上,

她總覺得一瞥而過那人,

身影特別眼熟。

當時心裡留了個眼,

準備等晚上回家之後再仔細回憶。

剛才聽巫闕提起穆酒,

才終於記起,

那道身影,

正是那晚在中心大廈負三層,

跟她裝逼裝劈叉的那個中年男人。

那之後一直再沒動靜,

她以為這人挨了頓雷劈,

老實了,

便沒多管。

如今想想,還是得管。

畢竟前人經驗告訴我們,

斬草不除根,

春風吹又生。

系統七號:「宿主沒有認錯,確實是同一人。」

況千歲聞言沉默。

繼續瀏覽完相關資料后,

思考了大約三四秒,

道,

「這個人你隨時注意,我要弄死他。」

系統七號:?

系統七號:「好的宿主。」

「對了,你再幫我查查穆酒所屬的那家公司。」

系統七號聞言立馬調出數據,

「哥哥說起的時候,七號已經整理完畢。」

況千歲一愣,

哂笑,

「可以,會搶答了。」

……

在意識中快速翻看完七號整理的資料,

況千歲有些疲倦的捏了捏額角。 聞君入夢來 下一秒,

一雙手覆蓋在她頭頂,

平緩按壓揉捏,

適中的力道,

均勻持續施加在各個穴位,

瞬間掃空酸脹疼痛,

倍感放鬆。

「你啊,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啥,」

巫闕瞧她享受的模樣,

無奈的翻白眼,

「年紀不大,心思比誰都多。

末路長恨:與君執手走 再這麼下去啊,爸還沒禿,你先禿咯。」

捏了一會頭,

雙手又移到肩頸,

溫熱掌心,

在肩膀頸椎一通揉按推拍,

原本的僵硬緩緩舒展,

惹得況千歲困意直往眼皮躥。

沒一會,

就陷入靜謐。

再醒來時,

桌上已擺滿十幾道菜。

深吸一口氣,

濃郁香甜的骨湯味撲鼻,

勾動肚子里的饞蟲。

「餓了。」

坐在電視機前的三人,

聞聲回頭,

笑道,

「醒啦,開飯吧。」

巫爸爸起身去廚房端了碗筷,

巫媽媽指揮巫闕不許調台,

空氣里,

密不透風,

全是家的味道。

況千歲從沙發上躺起,

僵坐幾分鐘,

才勉強調動五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