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德擦著嘴趕著維拉克的步伐:「才剛吃完飯,又要出去?」

「怎麼?轉了半天就對外面不感興趣了?那你回房間好好學習,晚上我回來檢查學習成果。」維拉克頭也不回地道。

「我沒說不去啊,就是問問明明是散心,為什麼要搞得這麼趕。」諾德道。

「你還真當是散心啊。」維拉克哭笑不得。

「難道不是嗎?你說的啊。」

維拉克想了想:「差不多,主要是希望我們都抱著這樣的心態去思考問題,應該就沒那麼容易陷入困境,會更有把握注意到別人沒注意到的吧。」

「事實已經證明,越急我們越不會有頭緒的。」迪亞茲為諾德又解釋了一遍維拉克的意思,「維拉克是希望通過放鬆來解決問題,而不是單純去放鬆。」

「太複雜了,還是你們考慮吧,我就負責出力。」諾德搞不明白區別在哪,索性大手一揮不去想了,「對了,下午我來開車吧,待在車廂搖搖晃晃的都快把我給顛吐了。」

諾德上午的表現非常好,要是下午再碰到巡邏士兵盤查,交給他去解決肯定是比迪亞茲、墨菲靠譜的,維拉克同意了他的要求:「嗯,你來就好……嗯?你什麼時候會開的車?」

「又回萊澤因之後我們負責平等會的人員、貨物運輸,就順便學了。」諾德道。

「保持這種多學的態度。」

「放心。」

「迪亞茲、墨菲,你們和人相處這方面的不足,等晚上回來我和你們好好談談。」維拉克原計劃是中午回來就跟他們談的,但現在一看,只能放到晚上了,「不把這點解決了,以後你們會有大問題的。」

其實維拉克說得還算是含蓄了。依迪亞茲、墨菲這哥倆打小學習格鬥術,不善於和人交流的性子,要是不做出些變化,以後很難在平等會,或者任何地方有更大的成就。

「好。」迪亞茲依舊只是蹦出一個字。

說著四人回到旅館,從旅館正面出去上了車。

「能行嗎?」維拉克看著諾德略顯手忙腳亂地發動著車子。

「絕對能行,我就是半個多月沒碰有點手生了。」說著,諾德猛地發動了車子,車子朝前一頓,車廂里坐著的迪亞茲、墨菲差點被晃倒。

「慢點!」維拉克叫道。

「去哪?!」諾德臉色沒有一丁點慌亂,全神貫注地把控著方向盤,操縱著貨車歪歪扭扭地出發了。

維拉克一手撐著車頂,穩住自己的身形:「知道軍用倉庫在哪裡嗎?咱們去那邊散散心。」 「歡迎來到『藍星選育屋』。」

迪恩接過那枚壓根看不懂的徽章,裝模作樣地打量了兩圈后,記下上面的圖形,把徽章還了回去。

西留爾估計也沒想到,他身為起源公會的會長,竟然能連拉萊耶城的圖標都認不出來,還以為迪恩已經確認完,興高采烈地接了過來。

「原來是拉萊耶城的客人們。」

迪恩的臉上揚起恰到好處的笑容。

他跟蒙恩交換了一個眼神,確認這幫人沒有撒謊,才慢悠悠地繼續道:「說實話,我想認識各位很久了,沒想到能在今天滿足這個心愿。」

「是我們的榮幸。」

知道他說的「各位」,指的是「來自拉萊耶城的人」,西留爾熟練地用「拉萊耶城」往自己臉上貼金,言語間沒有絲毫停頓,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一次這麼幹了。

兩人客套一陣后,西留爾把還在興緻勃勃觀察魔寵的幾名隊友叫來,向迪恩介紹了他們的身份。

總共是四男兩女,都是從出生起,就在拉萊耶城附近長大的孩子,因為自幼時便展露出了不俗的職業者天賦,所以被選中,進入了拉萊耶城的學校進行學習。

他們對彼此知根知底,又都有著共同的志向,於是畢業以後,一起建立了紅月小隊,環遊各地,既是為了完成拉萊耶城的任務,搜集信息,也是在旅行的過程中,逐漸充實自己。

蒙恩就是他們上一次來帝國時的「收穫」。

當著迪恩的面,西留爾自然不可能說出自己是因為熒惑蝶才看上了蒙恩這種話,他極盡所能地誇讚著蒙恩的人品,那大段大段的溢美之詞,把當事人誇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迪恩也有幸看到蒙恩除了喝醉酒以外,第一次臉紅。

他本人倒是沒什麼反應,只不過小藍那邊,沒有忍住,發出了乾嘔的聲音。

在這兩人的配合下,迪恩也知道了蒙恩加入紅月小隊的緣由,雖然是機緣巧合下發生的意外事件,但迪恩看得出來,自己這位老夥計,對紅月小隊,以及西留爾,都是比較認可的。

不然他也不會待到現在。

三人交換完基本信息,冷場的時候,迪恩終於找到機會,問出了跟魔獸相關的問題。

「那些是?」

他把話題引到上面來,順勢看向了正放在院子里的大箱子。

「那是……我們的……一些……」

西留爾有點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才好。

他想說是「禮物」,但哪有讓人家自己掏錢的禮物?

說是「貨物」,又擔心迪恩覺得自己等人逼迫他消費。

西留爾砸了砸嘴,最終覺得還是讓迪恩自己猜比較好。

他朝蒙恩抖了抖眉毛,試圖讓他也幫幫忙,可惜在迪恩看來,那根毛毛蟲一樣濃密的眉毛,抖動得實在太明顯了,他想裝看不見都不行。

「或許是你們想要帶到13區進行售賣的貨物?」

迪恩主動遞了個台階,「方便讓我看看嗎?」

西留爾悄悄鬆了口氣,粲然一笑。

「當然!」

開箱子的仍舊是老爺子匣,這次它甚至沒等迪恩來叫,隔著老遠就丟來了一個結界。

方塊結界像是一根深入海螺里的針一樣,略一旋轉,就把藏在殼子里的「禮品」暴露了出來。

迪恩背著手,從頭看到尾,跟被強力藥劑影響,整個漂浮在水裡的魔獸們一一對上眼。

系統展開,檢測出了魔獸們的情況。

【魔獸種族:耀日珊瑚】

【性別:雌】

【天賦:烈日灼心】

【魔獸介紹:生活在淺海的水生魔獸,每天都會浮到海面上來吸收陽光,擁有著不俗的戰鬥力】

【等級:中階魔獸】

【狀態:被注射了大量的混合藥劑,正處於乏力狀態中,預計還需要兩天時間才能恢復行動能力】

【心情:疲憊、睏倦、極度糟糕】

【技能:粗糙的能力運用,未構成技能】

【價值分析:背後的金色珊瑚凝聚了身體中的大半能量,順著生長線切割下來,可以用來製作金色珊瑚粉末,餵養特定魔寵,提高它們的火屬性親和力,和火屬性機能的威力。】

……

【魔獸種族:晶心水母】

【性別:無性別】

【天賦:冰心】

【魔獸介紹:生活在特定區域的魔獸,擁有著名為「晶心」的特別器官,可以作為製作某些魔法道具的原材料。】

【等級:低階魔獸】

……

【魔獸種族:扭曲章魚】

【性別:雄】

【天賦:扭曲魔章】

【魔獸介紹:生活在深海的章魚,神智混沌,只憑本能行事,即便在魔獸中,也是智力低下的種族。】

【等級:中階魔獸】

……

【魔獸種族:深海獵手】

【性別:雄】

【天賦:捕食者】

【魔獸介紹:天生的獵手,它們生活在深海,用長長的尖角進行捕獵,因為尖角附帶的破魔屬性,是珍惜魔獸星流魚的天敵。】

【等級:中階魔獸】

【價值分析:這是一隻不奉行細嚼慢咽的深海獵手,因為不佳的飲食習慣,它患上了消化緩慢的毛病。此時,在它的肚子里,就有一隻活蹦亂跳的星流魚。】

……

除了這四隻比較特殊的魔獸以外,後面還有二十一隻魔獸。

迪恩迅速瀏覽完加起來總共多達二十五種魔獸的介紹,眼裡閃過一道興奮的亮光。

這絕對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二十五隻魔獸,竟然全部都是水生的稀有魔獸。

特別是「星流魚」那個,完全可以說是檢漏了。

在親眼看到信息以前,迪恩怎麼都沒想到,西留爾等人,竟然能給他帶來這麼大一份驚喜。

沉浸在系統信息中的迪恩並沒有注意到身旁西留爾的反應。

這人已經盯了他很久了,見迪恩半天不說話,心裡再次泛起緊張的情緒,為了緩解氣氛,他自顧自地解釋道:「拉萊耶城現在太熱鬧了,我們這些無所事事的閑人,在那待著也是礙事,於是就決定出來,陪蒙恩老哥散散心。」

「剛好集市那邊有海族來售賣魔獸,還都是難得的品種,我們就買下來,一路舟車勞頓,把它們帶來了13區。」

「這一路上,可真是花了不少錢。」

他搓了搓手,試探道:「迪恩會長常年接觸魔獸,眼光肯定非常好,你覺得我們這些魔獸,能賣出去嗎?」

書閱屋 哭泣聲伴隨著微風,賽娜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系統可沒有提醒她這裡是什麼恐怖屋,怎麼現場效果就那麼嚇人。

賽娜也不管什麼音效直奔一樓最裡面的屋子,那裡才是她這一次的目標。伴隨著賽娜著急的腳步聲,城堡內回蕩著『吱呀吱呀』的腳步聲。

但凡是有點耳朵的都能發現有人進來了,快步走到房門前,賽娜才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情。

「等一下,這個城堡那麼安靜,我隨便喊兩聲不就是一個活靶子。」賽娜這時候大腦才轉過來,自己好像被自己坑了。

「喂!有沒有人啊!有客人。」

話音剛落賽娜就聽見樓上傳來『噹噹當』的聲音,似乎有什麼重量級的東西正在快速的移動。看來她的引誘計劃效果不錯,只要等著它們送上門就可以了。

房門虛掩著,賽娜聽見了從裡面傳來的哭泣聲。看來之前自己聽見的聲音就是從這裡來的,這應該也是一個吸引獵物上門的手段。

一個滿頭白髮瘦弱的女子,正坐在房間的中央哭泣。借著月光,女子曼妙的身段,在白色長裙下若隱若現。

「這個應該算是喪屍之中的大美女了吧,至少背影殺手是絕對沒有問題的。」賽娜也不得不感嘆,這個誘餌做的真的是天衣無縫。

「你好!」賽娜站在了距離女子三米的地方,友善的朝著它打招呼。

女子猛然一個轉頭,張開血盆大口朝著賽娜撲了過來。幸好賽娜算好了距離,直接就是一腳踹飛了喪屍。

「果然只能看背面,正面太嚇人了。」

喪屍臉上滿是皺紋,彷彿一個活了幾百年的怪物,皺皺巴巴的。大大的眼球似乎只要一用力就會從眼眶之中掉下來,加上滿嘴的尖牙,一個標準的老怪物。

『噹噹當』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伴隨著房內女巫的尖叫聲,賽娜有點心煩意亂的。這個也太吵了,還不如自己剛剛進來的時候。

「我說……」賽娜上前打算關閉女巫的尖叫聲,一陣冷風從背後吹來。

「你怎麼還搞偷襲!!!」賽娜快速的彎腰,一個巨大的黑影從自己的頭頂飛過。一個肌肉猛(喪屍)男,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似乎一不小心傷害到了另一個隊友。

「你好像踩到你的隊友了!」賽娜好意的指了指坦克腳下的碎片,它毫不在意的朝著賽娜發動了攻擊。

它剛才的一波操作,成功的幫賽娜解決了女巫的麻煩,雖然可能是不小心的。不過喪屍之間本來就沒有什麼情誼可言,互相殘殺也是正常的選擇。

坦克的移動速度並沒有因為它的體型而變慢,反而穩穩的追上了賽娜的移動速度,這是她沒有想到的。

「這個坦克不是說防禦力極高,怎麼移動速度也那麼快。系統你是不是又坑我了!」坦克身上出現了和資料不相符的動作,系統再一次的坑了賽娜。

『我的資料並不包括實驗之後,可能是他們加強了坦克的屬性。』

賽娜來了一段優美的中國話,它們的另一個同伴毒液也出現在背後。既然是最強的防禦,那麼就讓破防最高的怪物來對付。

賽娜決定利用毒液的液體,來消滅坦克的防禦。身體一個拐彎,直接朝著毒液而去。身材臃腫的毒液,全身都是綠色的腫瘤,不用想也知道,隨便一個都是劇毒無比。

擁有最高殺傷力的毒液,移動速度和普通人的慢走速度差不多。不過它的攻擊範圍很廣,距離也遠,賽娜需要格外的小心。

『嘶嘶嘶』地面不停的冒著小氣泡,毒液吐出來的液體(口水)腐蝕性很強。只要沾到一點點,身體都會燒出一個大洞。

「你們兩個老朋友見面,不打個招呼嘛!」賽娜靈活的閃到了毒液的身後,利用它緩慢的移動,來製造一個時間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