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陛下。”鳳知雅站起身來,一想到當日的進宮不過是軒轅浩明爲了暗殺自己,現在倒好,居然風水輪流轉,成了將軍,一想到這裏鳳知雅嘴角冷笑閃過,情緒收斂自如。

周圍的官員都忍不住打量起風知雅,傳聞這位新任將軍貌不驚人,卻氣勢非凡,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鳳知雅淡然起身,雙眸微轉過揚塵軒,沒有放過他表情任何一絲變化。

軒轅浩明瞧着鳳知雅淡然的神情,完全沒有因爲一朝升官的欣喜,越看越順眼。

他揚了揚眉當下問道:“不知道安愛卿對於我軒轅有幾分瞭解。”

“臣只懂得習武,對於外界的事一無所知。”鳳知雅回答的乾淨利落。

“是嗎?”軒轅浩明微揚了揚聲音,聲音試探。

紫竹林一 鳳知雅對上軒轅浩明的眼睛,見此倒也直接的回答:“臣只知一切唯王命遵從。”

“好!”鳳知雅話音剛落,軒轅浩明應聲喝道。這個安敏武功已經如此之高,不懂得國家形勢,兵法到更合他的意願。他當即喝道:“來人擺宴,恭迎我朝武狀元!”

“謝陛下。”鳳知雅拱手間遮掩住眼眸底下的一沉深意,也沒有錯過揚塵軒掃過其中一名官員時,眼眸波動的瞬間。

杯光酒影,御花園中格外的熱鬧,宮女來回的穿梭忙碌。軒轅浩明坐在主位,鳳知雅坐在側位。

鳳知雅俯視着身下各個露出諂媚微笑的官員,她勾了勾嘴脣,這算不算是所謂的權利。

軒轅浩明,你暗殺了我這麼多次,我可真沒打算放過你。

熱鬧的宴會上,官員們陸陸續續的吆喝聲不住的響起。

“來,將軍我敬你一杯。”

“請,威武將軍。”正因爲皇上今日發話,不必在乎宮裏的禮節,所以各官員都想要把握好時間,來逢迎這位新上任的將軍。

“請,大人。”鳳知雅來者不拒,瀟灑如風的態度各是讓官員一個接着一個。

“皇上。”鳳知雅忽然間轉過身來,恭敬的看着軒轅浩明,清冷的眼眸射的軒轅浩明有些刺眼。

鳳知雅手指淡淡轉過酒杯:“皇上我敬您一杯。”手心微揚,軒轅浩明微微一怔,轉而笑着拿起酒杯跟鳳知雅手上的杯子相碰。

鳳知雅一飲而盡,卻沒有坐下,她淡淡的收斂眼簾。“聽聞軒轅皇朝的丞相英明果斷,在下一直想見上一面,卻始終沒有機會,可否讓皇上爲微臣引薦一番。”淡然的口吻,目光緩緩掃過軒轅浩明的神情。

軒轅浩明手心不動聲色一震,瞬間對上了鳳知雅的眼眸。他面不改色道:“好,傳丞相進殿!”

------題外話------

咆哮,咱要留言,這章很給力的說

最近很鬱悶,因爲寫文沒時間跟他們一起出去,導致跟寢室關心弄得很差,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讓他們這麼孤立我,借一個地方哭一下,希望有關心我的親,~(_ 055 娘子,你好大的膽子+小夢生日快樂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傳丞相進殿——”太監尖細的聲音響起。舒硎尜殘

鳳知雅將手中的杯子放下,雖沒有說話,但眼眸中卻時不時刻意散發出激動的光芒。

軒轅浩明神態自若的坐在正位上,目光偶爾掃過鳳知雅,脣邊冷笑揚起,確實是沒見過世面的人。

“丞相到!”隨着尖細的聲音再次響起,鳳知雅揚眉淡然望去,只見丞相身穿官袍,頭上的流蘇搖晃着,奢華無限,大步朝着她邁來。

鳳知雅眼眸故作的激動又多了幾分,手心卻暗自緊握。 軍婚少將:愛寵小嬌妻 漆黑的眼眸緊盯着那個人,那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眼前,她肯定這就是那天她暗中跟蹤看見的人。但是卻感覺到一種陌生的感覺。

不,憑藉她第一殺手的敏銳這絕不是爹爹的氣息。心中的不安漸漸消退。

“威武大將軍。”丞相給皇上請了安之後,他走上前來,朝着鳳知雅招呼道。

丞相身後的侍衛板着面孔,黝黑的面容更讓人無法知道他的表情。

鳳知雅波光一盈,揚手間握住了丞相的手。清冷的面孔溢出僞裝的笑容,聲音因爲激動帶着幾分顫抖:“丞相,久聞大名,在下這有理了。”

擡眸的瞬間劃過揚塵軒略微僵硬的面孔,鳳知雅淡然勾起的嘴脣,目光緩緩移下。

卻不想丞相身後的侍衛微微移動了腳步,極小的移動,卻恰好出現在了鳳知雅的眼前。

一股熟悉的感覺醞釀開來,鳳知雅一怔,仰頭對上了侍衛的眼神,那雙漆黑的眸子像是忽然滲透到了心底。鳳知雅心跳莫名慢了一拍,不一樣的面孔,但是那體型那氣息除了軒轅淵絕不可能有第二人。

但是邊關不是還有很多事情嗎,更何況軒轅淵又怎麼會出現在這個丞相身後呢?

所有的念頭從腦海中一閃而過,莫名的失落浮現上來,看來自己是太想他了。鳳知雅眼眸一轉,迅速又換成強力壓制欣喜的表情。

不過正因爲這種態度,軒轅浩明眼中閃過一抹滿意。對!他就是要這種人,莽撞但武藝高強,若是爲他所用,軒轅淵算什麼?

丞相沒有錯過軒轅浩明眼底的滿意,舉杯問道:“不過請問大將軍近年貴庚?”

“十五。”鳳知雅回道。想來她跟軒轅淵已經認識一年了。

丞相一停,點了點頭:“十五,也該成家了。” 掬進眼裡的暖陽 他像是嘀咕了一句,轉頭朝着軒轅浩明問道:“皇上,我看安將軍英俊瀟灑,氣勢不凡,與我的二女兒鳳昔年年齡相近,不如請皇上賜婚,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軒轅浩明一聽看了鳳知雅一眼,丞相的意思他明白,既然決定任用,不如就將整個人牢牢的捆綁在身邊。

更何況這個丞相的身份,他嘴角冷峻微笑,朝着鳳知雅點了點頭:“丞相的意見朕覺得很好,不如進今日賜婚,特賜鳳家次女與威武大將軍,擇日完婚。”

此話一言,臺下的文武百官頓時坐不住了,剛封的將軍居然就這樣跟丞相攀上了關係,可謂是前途無限。當下就不少官員跟鳳知雅恭賀起來。

丞相身後的侍衛顯然是身體微震了一下,卻依舊是面無表情。鳳知雅沒有錯過那緊繃的拳頭,嘴角一勾,眼眸上的濃意漸濃。她越發覺得這個侍衛像軒轅淵?

不過冒牌丞相居然會讓皇上給自己跟鳳昔年賜婚,她頓時感覺到好笑,要是被鳳昔年知道她最討厭的鳳知雅突然成了她的夫君,會不會直接撞牆暈過去呢。

“將軍還不謝恩?” 新郎換人做 丞相位居在一邊,朝着鳳知雅淺笑。

鳳知雅揚了揚眉,嘴角突然勾勒起一笑,賜婚就賜婚,她怕誰。

“謝皇上。”

步出宴會,外面大紅燈籠光芒格外的耀眼,丞相朝着鳳知雅拱手:“哈哈,威武將軍,我們可真是有緣,居然這下就成了親家,不如到丞相府小會一番如何?”

鳳知雅眼眸底下微光一閃,她朝着歉意一笑:“不了,丞相,在下還有要事,改日定到丞相府拜訪。”

鳳知雅朝着丞相一行禮。對於這個假冒的爹,她一定會好好的拜訪,償還這一份“恩情”的。

不過,她現在有別的事情要做。

鳳知雅轉身而去,她刻意加快了腳步,看似急促的背影落在了丞相的眼底,丞相皺了皺眉毛,他確實對這個安敏太不能夠放心了,隨後又冷聲道:“若年。”

身後的侍衛立刻應聲出來,黝黑的面孔上沒有一絲的表情。

“跟着她,如若發現懷疑,回來彙報給我。”

“是,丞相。”侍衛朝着鳳知雅的方向趕了過去。

丞相這才轉過身來,臉上露出高深莫測的表情,諒你是誰,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他趾高氣昂的離去,卻沒有注意到身後的侍衛身影如閃電消失在她的身後,那個侍衛急促的躥到了鳳知雅的不遠處,卻沒有加快腳步,只是緊緊的跟在她的身後。

鳳知雅嘴角勾起冷漠的笑容,想跟蹤她,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資本。轉頭對着揚塵軒說:“你先回去吧。”

“是,小姐。”揚塵軒眼眸中閃過難以察覺的深意,轉身而去。

鳳知雅像是刻意漫不經心的轉移了方向,朝着御花園的深處走去。

漆黑的光線下,甚至看不到人影,唯獨聽到樹的沙沙聲。鳳知雅隱約感覺到身後跟蹤的人腳步慢了幾分。就在那一瞬間,她忽然間整個人一個果斷的後空翻,手掌化成爪子有力的刺向那個人。

手中的勁道彪悍的極點,鳳知雅身影如燕射去,卻不想那黑臉侍衛手掌靈活的一轉,反手扣住了鳳知雅的腰,手臂上猛的一個用力,嘴脣狠狠的壓在了她的嘴脣上,霸道的咬了一口。

“娘子,你好大的膽子!”

------題外話------

推薦好友文《《醉妃——奉旨搶親》,在首推,請支持吧。

世族皇商容家的嫡四小姐——容今醉,東楚王朝百年來難遇的文、武、德、智,全齊的奇才。

卻不顧父母族人反對,執意嫁給仇人的庶子爲妻。

一時間,容今醉成爲帝都名門貴族中的“笑”談,都說她腦子被馬踩了。

她卻從容自若,不現半分悲喜。

進門之後,婆婆刁難,大小姑子算計。

衆人還沒有來得及看她這全帝都最大的笑話如何收場,夫婿便突然死於一場海難。

推薦好友文《夫君兇猛,如狼似虎》

沒想到這年頭,她也拿了一張穿越車票,剛過去,就有溫柔美男暖牀,一不小心,吃幹抹淨。

再次相遇,喲,那不就是被她吃了的小白臉嘛?

嬉皮笑臉的湊了過去調戲,卻沒想到對方直接給予一張冷酷的臉。戰戰兢兢的問了一句:“大爺,您是不是還有一個溫潤如玉的弟弟?! 056 夫妻做賊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昏暗漆黑的夜晚,天空上甚至沒有一顆星星,空無一人的御花園裏,曖昧的氣息不斷瀰漫開來。舒硎尜殘

鳳知雅瞪大了眼睛瞧着那張黝黑的面孔緊緊的貼着自己的嘴脣。

霸道狂妄的動作除了軒轅淵還能有誰!該死,居然真敢瞞着她自己趕過來了!

軒轅淵深邃的眼眸墜落到她的眼底,很深很霸道。他低頭反覆的磋磨着她的嘴脣,鳳知雅吃痛的想要叫出聲來,卻被軒轅淵更猛烈的壓迫住。

軒轅淵一想到他的小丫頭居然回來就參加什麼武科舉,還當了個將軍,那一時間涌起的着急焦慮就簡直要將他整個人徹底崩潰掉。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卻得到了他賜婚的消息。

明知道這裏有這麼多的對手,卻還要這麼張揚,這個死丫頭,簡直就是大膽!

各自抱着怨氣的兩個人肆虐的狂吻起來,一次又一次強力的啃咬,任憑了嘴脣破裂,吻卻越加的狂妄。

來回間的互攻,曖昧到極點的拼殺,卻最終因爲缺氧的問題,兩個人同時側過頭,深深吸了一口氣。

“小敏,你的膽子好大!”軒轅淵呼吸還略微的急促,揚眉狠狠的瞪了鳳知雅一眼。“找男人,當將軍,生活過的可真夠滋潤的。”

鳳知雅對上軒轅淵憤怒的眼眸,配合上這張黝黑的面孔,她好笑的打量起這個男人。也不知道是誰亂報告的。“怎麼,有意見?本王妃才高八斗,你要羨慕還是嫉妒?”

鳳知雅嘴角噙起一抹笑意,趣味濃厚至極,一想到軒轅淵打扮成這一副樣子,她就忍俊不禁想笑。“本王妃還沒問你怎麼跟那個丞相在一起?”鳳知雅雙眸溢出危險的光芒,大有您老一句假話,我就廢了你的意思。

軒轅淵雙眉一翹,幾天不見居然還會威脅他了,他深邃的眼眸緊緊盯着這一張日夜想念的面孔,咬牙惡狠狠的吐出了一句話:“你想不信我……”

“我上了你——”極其曖昧的口吻同時溢出。

黑暗中一個黑影撲到了兩一個黑影身上,但顯然不是故事中的主角。

空氣中瞬間僵硬到了極點,軒轅淵跟鳳知雅目目對視,這根本就不是他倆中任何一個說的。

兩大高手居然絲毫沒有發現周圍有人,風無盡的吹拂過,站在樹後的鳳知雅跟軒轅淵一動不動,徹底風力凌亂。

眼前不遠處的草叢裏卻盪漾起激烈的場景,曖昧的呻吟聲此起彼伏響起,凌亂的衣衫遍佈了一地,也不知道何時開始了這一場戲碼。

“你,小心一點啦——”

“寶貝,我想死你了——”

軒轅淵額上溢出幾根黑線,嘴角微微成抽搐的狀態,石化的面孔展現出臉色的更黑。這不是純粹的考驗他的毅力嗎?他暗罵了一句:“大膽,皇宮內居然有人敢幹這種事情?”

鳳知雅瞧見這一幕好笑的朝着軒轅淵做了個鬼臉,大有一副那你衝上去呀,衝上去的表情!反正他現在衝上去除了會暴露身份,別的,還能有什麼?

卻不想軒轅淵嘴角勾起一個狐狸的笑容,壓低了聲音悄然朝着鳳知雅走來,變聲的嗓子嘶啞帶着別具一番的韻味。“既然連宮女都敢亂來,那本王亂來總沒事吧?”

矯健的腳步朝着鳳知雅悄然邁開,那熟悉的動作卻讓鳳知雅不由想起某個新婚之夜,某男裸露的臀股。鳳知雅微紅的臉色躲藏在黑暗中。

“你別亂來——”鳳知雅忍不住開口,但是很輕的聲音顯然暴露了底氣不足。

軒轅淵一步一步的邁進,他忽然間大手一揮將鳳知雅嬌小的身軀摟在了懷裏。就算他真的很想將這個小丫頭吃了,也得注意地點。

鳳知雅甚至還沒反應過來,軒轅淵已經腳尖一點地,彪悍的離王殿下第一次使用輕功只是爲了躲避所謂的春宮。

風吹過耳邊,軒轅淵迅猛的速度如同一陣風吹過,絲毫沒有驚動還在樹林之下熱烈運動的人。目光迴旋過鳳知雅微紅的耳垂,炙熱的雙眸微微揚起。

這個丫頭居然還會臉紅。軒轅淵低下頭,黝黑的面孔遮掩住那狐狸天生妖媚的笑容。“真想的話,我們回去做。”

熱乎乎的氣息飄蕩在耳邊,鳳知雅第一次臉紅的快要滴血,低頭毫無留情的朝着軒轅淵的肩膀一口咬了下去。

微微吃痛的皺了皺眉,伴着一聲輕笑聲從軒轅淵的嘴脣中發出:“好了,帶你去個地方。”他抱緊了鳳知雅加快了腳上的勁道。

這纔是今天的重點。

身影滑過幾個宮殿,軒轅淵穩穩的落在了屋檐之上,鳳知雅單手遮住自己紅潤的臉蛋,冷冷的聲音難得帶着幾分嬌柔。“你帶我來這裏幹嘛?”

軒轅淵手指朝着屋檐之下一指,鳳知雅懶懶的掃向了下面,庭院中一樹,周圍七八盆花,邊有一水缸。

原本慵懶的神情恍然一怔,鳳知雅漆黑的眼眸頓亮,這不是浮塵給自己查出來的資料嗎,說爹爹就在宮裏這樣的庭院裏。只因爲她不熟悉宮裏的路線,所以想等着位置詳細點再出發。

可是軒轅淵是怎麼知道的呢?

軒轅淵對上鳳知雅的眼神,解釋道。“你知道的,我都知道!”

一語已然將所有的點破,她乾的任何事情他都知道,恐怕現在他突然間出現在冒牌丞相身邊,也是因爲早就想安排人手,而因爲自己的事情軒轅淵才親自出馬的。

這個魯莽的男人,還不是擔心她又冒險了!鳳知雅眼眸不爭氣的微微溼潤,她轉頭就衝着那張漆黑的面孔狠狠的咬了一口。

軒轅淵不躲不避,反而湊上了面孔。

霸道的動作伴隨着呸的一聲,鳳知雅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也不知道這狐狸往臉上塗了什麼,好惡心的味道。

軒轅淵伸手一把抹去了鳳知雅嘴巴上漆黑的顏色,沒有任何表情的黑臉上嘴角不經意的勾起。

“娘子,天黑適合調情,也適合偷竊——”

鳳知雅乾咳了幾聲,揚手間遮掩住自己臉上的尷尬,反手扣住軒轅淵的手腕:“走——”爹爹的事情不能夠耽誤。

漆黑的夜裏兩道身影朝着屋頂下飛猛的射去,腳步堪堪落下地面上,卻感覺無形中一股氣流將他們緊緊的包裹起來。! 057 八卦圖,無聊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鳳知雅只感覺耳膜邊的風聲迅猛加速,眼前的風景迅速的轉變,只見眼前忽然出現了一片花海,花香瀰漫在空氣之中,勾魄人心的香味四溢。舒硎尜殘

微風所到之處,晶瑩的露水落下……

不!是幻象!無形的景色充斥着大腦。鳳知雅下意識閉上了眼睛,腦海中不斷的迴旋出各種的陣法。

這個果然沒有想象中的簡單!

就在這時忽然間一道勁風迎面而來,鳳知雅下意識猛的睜開雙眸,一串水珠已經朝着她襲來。

躲已經全然來不及,鳳知雅身體一動,避開了要害的一瞬間,軒轅淵猛的朝着鳳知雅撲了過來,兩個人朝着地面上一個翻過,堪堪躲過了攻擊。

身影剛離開的那一瞬間,忽然一聲劇烈的碰撞聲猛的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