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妻狂魔孟星寒看到自家女人受了那麼多的苦,心疼得要命,正好給他出出氣。

於是那些哭天搶地的圍觀群眾們,全都被拖到了訓練場上,被迫接受了孟少爺的切磋。

當他們一個個被擔架抬走的時候,他們紛紛淚流滿面。

嗚嗚!寶寶們是無辜的,不關寶寶們的事啊!

看到孟星寒把所有的教官都打趴下了,盛雪落興奮地衝上去,趁著孟星寒不注意,一巴掌就狠狠地揮了過去。

然後就聽到「啪」的一聲脆響,孟星寒俊美的臉上頓時就出現了一個小巧的巴掌印。

孟星寒:……

眾人:……

孟星寒當場蒙圈了,他的小女人居然打他??

在場的吃瓜群眾全都驚悚了,剛才還威風凜凜,把他們虐得哭爹喊娘的孟少爺居然被小丫頭給打了!打了!

所有人都滿臉驚恐的後退了一步。

艾瑪,這個大魔王不會爆發吧?

他們剛才不過是看熱鬧走得近了一點,就被拖進了訓練場,進行了有生以來最殘酷的一次切磋比試。

現在他們還是站遠一點吧,這也太兇殘了!

所有人都默默的給盛雪落點了一支蠟,雖然他們剛剛被小丫頭圈了粉,可是現在也不敢上去幫她求情,孟少爺那個氣勢實在是太嚇人了。

眼前的這個男人,不能惹!

空氣中一片詭異的寂靜。

盛雪落也蒙圈了,「你為什麼不躲?」

孟星寒:「你為什麼打我?」

盛雪落滿臉無辜地道:「我看你那麼厲害,大殺四方,也想和你切磋一下。」

她還想著自己在這裡特訓了一個月,變得這麼厲害,她也想和孟星寒切磋一下。

誰知道這傢伙竟然連躲也不躲,就這樣挨了她的一巴掌!

緊接著,又是「啪」的一聲。

盛雪落第二個巴掌又甩到了孟星寒的另一邊臉上。

別說,還打得挺對稱的,比剛才一邊臉紅順眼多了。

孟星寒:……!

眾人:……!

天機石:敬你是條漢子!

盛雪落再次蒙圈了,「你怎麼還是不躲?」

剛才第一次就算她是偷襲的,孟星寒躲不開也就算了,怎麼會第二次他竟然也沒躲開?

孟星寒:……

他對她從來都是沒有防備的,誰知道她會突然對自己動手,連甩自己兩個巴掌啊!

不過就算是知道了她要打他,他也會站在那裡受著,不會躲閃的。

因為這一個月來,他的心裡都非常的內疚。

他把盛雪落一個人甩在這裡,讓她吃了那麼多苦,被她打兩個巴掌又算得了什麼?

男人就是應該寵自己的女人!

被自家老婆打也是心甘情願的!

吃瓜群眾以為的血腥殘暴的場面並沒有出現,而是看到孟星寒抓起了盛雪落的手,非常心疼地問:「打疼了嗎?」

眾人莫名其妙就被塞了一嘴的狗糧,集體石化了。

這真的是剛才那個威風凜凜,所向披靡的孟少爺嗎?

確定不是被人調包了?

說好的高冷呢?

說好的殘暴呢?

居然轉身就給他們塞了滿嘴的狗糧!

他們很想踹翻了這碗狗糧,並且再扔給他們十隻狗!

盛雪落有些心虛的從孟星寒的大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掌。

其實剛才她就是故意的,誰叫他把自己扔在這裡,這麼久都不來接她?

她是帶著一些怒氣甩他巴掌的,誰知道這傢伙竟然會不躲不閃的,站在那裡硬是受了她這兩巴掌。

讓她滿肚子的氣都煙消雲散了,甚至心裡還有一點點的小內疚。

顧朝夕剛剛去驗收孟星寒送來的新式武器了。

他非常滿意,這筆生意真是賺了!

結果剛剛走到訓練場,就看到自己的手下們一個個被抬在擔架上面送出去。

孟星寒扯了扯嘴角,這傢伙的怨氣還真是大!

算了,看在這一批新式武器的份上,就不和這個傢伙計較了。

也該讓他的手下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免得這群小崽子們,整天以為自己是王牌精英了,以後容易輕敵。

盛雪落已經回宿舍,把自己的小包袱全都打包好了。

今天她終於可以離開這裡了,背上自己的小包袱,盛雪落毫不留戀地走出了宿舍。

結果剛剛走到宿舍的門口,就看到庄小玉跑了過來。

「小玉?」盛雪落十分激動地說:「你中的蛇毒已經好了嗎?不是讓你在家好好休息,怎麼你又跑來了?」

庄小玉正好喘了一口氣,說道:「幸好來得及,我是一起來跟你參加訓練的,當然要和你一起走出去這個基地。上天入地,有我陪你!」

「你太暖了!」盛雪落高興地拉著庄小玉的手說:「我們兩個一起闖出去,殺出一條血路!」

庄小玉實在是太暖了,太貼心了。 庄小玉這麼好,讓盛雪落都有點想甩了孟星寒,以後就和小玉過了呢!

她們兩個人鬥志昂揚地走回到了訓練場上。

被孟星寒狂揍了一頓的吃瓜群眾,看到兩個穿著迷彩服,英姿颯爽的小姑娘過來,頓時就好了傷疤忘了疼,全都站在兩邊夾道歡送。

「小丫頭,加油!」

「小丫頭,一定要注意安全!」

「打不過就喊我,小哥哥馬上去救你們!」

「有空再來玩啊,千萬不要忘了我們!」

孟星寒站在那裡,一張臉黑得不成樣子。

他陰沉沉的目光,不斷地掃向那些瘋狂吶喊的吃瓜群眾們。

恨不得拿出一個手榴彈,把這些礙事的傢伙全部都給滅了!

他知道他的小女人很有本事,可是真沒想到,她不過就是小小的露了一手一挑三,就圈了這麼多的兵哥哥粉絲,惹了這麼多的桃花!

真是氣死他了!

原本走在前面,雄赳赳氣昂昂,意氣風發的盛雪落,忽然就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她下意識地扭頭,就對上了孟星寒似笑非笑的表情,嚇得她猛的打了一個寒顫。

糟糕!她竟然忘記了孟星寒有多強的佔有慾!

剛剛好像還有人在吼什麼要想要和她生猴子?

生你妹呀生!

她能保得住自己的生命就不錯了!

不過嘛,這些兵哥哥也是瞎起鬨的,相信孟星寒不會認真的。

這麼想著,盛雪落稍稍安心了一點。

她和庄小玉並肩站在了顧朝夕的面前,沖著顧朝夕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長官,我們要接受最後的考核了!」

顧朝夕表情嚴肅的回了她們一個軍禮,「注意安全,我對你們有信心!」

「保證完成任務!」盛雪落和庄小玉齊口同聲地喊了一句。

齊木蘭這段時間被派出去執行任務了,現在才剛剛趕回來。

她走了上來,遞給盛雪落和庄小玉一人一把匕首和一枚信號彈,說道:「當你們堅持不下來的時候,就拉響這枚信號彈,立刻就會有人把你們救出去。」

盛雪落問:「救出去之後呢?」

齊木蘭回答:「如果是被救出去的,那你們的考核就沒有通過,要重新接受訓練。」

這是蒼龍大隊最嚴酷的一項考核,要穿越原始森林,還要打敗山上的那些兇猛的野獸。

沒有乾糧,沒有熱武器,僅僅只有手裡的一把匕首。

別說是她們這樣兩個嬌滴滴的小丫頭了,就是很多男隊員也不是一次就能完成這個任務的。

齊木蘭當時完成這個任務,從山裡走出來的時候,也是險些丟了半條命。

盛雪落看了一眼那把匕首,卻嫣然一笑道:「這把匕首我並不需要。」

聞言,所有的人臉色都變了。

裝逼遭雷劈!

這小丫頭連這把保命的匕首都不要,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雪落!」

「小玉!」

孟星寒和庄淮安同時著急的出聲。

庄小玉看了庄淮安一眼,輕輕抿了抿唇,做出了和盛雪落一樣的舉動,把那把唯一可以保命用的匕首扔掉了!

「小玉!」庄淮安的語氣更加嚴厲了幾分。

可是庄小玉根本就不鳥他,而是直接站在了盛雪落的旁邊。

盛雪落察覺到了他們兄妹之間的不對勁,好像自從第一次庄淮安來看庄小玉之後,他們之間就有些不對了。

可現在並不是問話的好時機,盛雪落沖著庄淮安笑了笑,說道:「庄大哥,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小玉的。」

庄淮安收起了剛才有些嚴厲的表情,語氣依舊儒雅清淡,「那就謝謝你,雪落。」

盛雪落扭頭就看到孟星寒那張非常不爽的臉,給了他一個無語的眼神,然後就拉著庄小玉氣勢滿滿地跨出了鐵門。

孟星寒站在鐵門裡面,修長的手指緊緊地抓著鐵欄杆。

他才不管那麼多的規矩,只要盛雪落有任何的危險,他馬上就會立刻衝出去,把他的女人帶走。

這一個月的訓練已經足夠了,他絕對捨不得再把她扔在這裡繼續訓練。

眾人都屏住了呼吸,看向了走出鐵門的兩道嬌小的身影。

前面突然傳來了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就好像是地震似的,把大地都要震裂。

孟星寒抓著鐵欄杆的手背上青筋暴起,庄淮安也臉沉如水。

兩個男人隨時準備著衝出去救人。

「快看,是狼群!」圍觀人群中有人低吼了出來。

「怎麼回事?」孟星寒面色一黑,一把揪住旁邊的顧朝夕,質問道:「不是說放弱一點的動物嗎?怎麼一開始就放了狼群出來?」

顧朝夕打掉他的手,「你要相信她們。」

庄淮安已經看向了保管鐵門鑰匙的那個教官,聲音帶著威壓:「把門打開!」

如果現在只是一匹狼的話,他還可以讓庄小玉鍛煉一下。

可現在是一群狼!

她們兩個小丫頭怎麼可能是一群兇猛的狼群的對手?

他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不許開門!」顧朝夕發出了一道命令。

孟星寒和庄淮安的眼神都齊刷刷的落在了顧朝夕的身上,恨不得用眼神把他給戳死。

孟星寒滿身殺氣,如果今天盛雪落有什麼閃失,他就算是拼盡了整個孟氏的力量,也會將蒼龍大隊毀掉,讓這裡屍橫遍野!

顧朝夕這時候的心裡其實也非常緊張,但是關心則亂,他沒有像這兩個男人對那兩個丫頭一樣深入骨髓的感情,所以他還能夠保持住冷靜。

顧朝夕沉聲道:「她們在這裡訓練了一個月,就是我的兵,我不會讓她們有生命危險的。我會放手讓她們去歷練,你們要是永遠都把她們護在羽翼下,那她們永遠都不會長大!」

他頓了頓,聲音彷彿帶著某種震懾人心的力量,「相信她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