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下意識的躲避開攻擊的驅魔師愣了好一會,一邊戰鬥一邊愣,腦袋裡面還沒有轉過來,然後,又是一道能量彈。

這一次攻擊到了驅魔師,運氣不能老是保護他。

驅魔師看著自己的身體上面的傷口,立刻表情就凝重起來,捂住傷口,暗罵。

「草!居然有熱武器!……」

然後心中暗自感謝聖光的保佑,如果不是運氣好,第一次的能量彈可是和腦袋擦肩而過的,在沒反應過來的發愣的時候,他也是提高了警惕,可想,如果能量彈打在一開始的腦袋上面會是什麼情況!

一想到這裡,驅魔師就憤怒了。

將長棍狠狠一杖,長棍居然被嵌入了水泥地面,然後他雙手結印,結印好,張開雙手手臂,在空中旋轉。

「召喚!鐵嶺峰象!……」

隨著驅魔師的召喚,一個巨大的,嗯,巨大無法形容它。

來形象點的描述吧。

大概五米高,長度是九米出頭(不算尾巴和鼻子,但是包括象牙的長度【至少象牙沒有鼻子長,而且鼻子是可以收起來了〈捲起來〉但是象牙不行,所以包括象牙不包括鼻子】),體型的寬度,也就是長寬高中的寬,就是圓滾滾肚子的寬度,有三米五左右。

這隻巨大的大象出現的時候,抬起蹄子就是一腳,卧槽,那個山搖地動的!

驅魔師對著三四米高,也就是比大象小個……嗯,一個頭(大象的頭,特別是這個大象的頭,那可不小!)的摩託人伸出手指,很不客氣的用食指指著它,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他確實是戰鬥經驗不太高,但是戰鬥力絕對不低!

大象聽到自己的主人發出的憤怒咆哮,立刻也是雙目圓瞪,發出憤怒的咆哮。

摩託人對準大象的眼睛,開了一槍……

大象發出痛苦的咆哮,然後就一下子抬起自己的前身,狠狠的一下子砸下去!

「轟隆隆……」

地動山搖!

特么的無法想象。

櫻滿集和守也感覺自己隱藏的這個地方都要塌了一樣,整個人被甩了起來。

可想而知,那個摩托車人直接就……

額,它躲開了攻擊。

但是它被地面的地震波給震飛了出去!

倒飛出了數十米。

站起來,發出憤怒的咆哮然後……轉頭變成了一個摩托車,發出機動機的轟鳴,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沖了出去,想要逃跑。

驅魔師哪裡會給它這個機會?!發出憤怒的咆哮,然後整個人在周圍被大象震的東倒西歪(其實之前也沒有多麼的正,因為各種各樣的怪物造成了各種各樣的破壞,也不只是櫻滿集學校那裡被變形金剛【不能說那個變形金剛巨大,因為真的說起來,它其實挺小的……】破壞,其他地方也是有各種怪物在進行著方式不同,程度不同的破壞)的各種建築物上面奔跑著,跳躍著,彷彿跑酷,但是是非凡的跑酷。 雖然廚房用具不像自己家裏那麼一應俱全,但煮粥這麼簡單的事情即使只有一隻鍋和一把米都可以,所以淺川千秋很快地煮出了一鍋半歲孩子吃的白米粥。

說到這個,她其實也很無奈,明明醫生姐姐說過半歲的孩子能吃很多東西的,但他家小幸就不吃米糊米粉蔬菜泥之類的東西,只喝粥和米湯,吃點雞蛋黃,她想要好好做點什麼都沒辦法。

而她也只能在煮的程度上下功夫了,最開始是全爛,後來慢慢地稍微生一點,看小幸喜歡的到底是爛到什麼程度的。

他不喜歡那麼爛的像水一樣的粥,可考慮到小寶寶的消化系統還不能接受米粒,她也只能稍微委屈他一點了。

唉,照顧小包子真不容易啊。

只是煮粥的時候沒有問題,喂粥的時候有了。平常在家裏的時候是自己喂的,但到了幸村家,看到一旁躍躍欲試的兩人,淺川千秋覺得自己有些下不去手。

“那個,幸村阿姨,要不您來喂吧?”

幸村雅子聞言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當即接過那碗盛好的白米粥,和已經搗碎了的雞蛋黃,準備喂小包子。

可是剛剛看到淺川千秋就再度投懷送抱到她懷裏的幸村精市,卻是一點都不想再嘗試一次被自家母親喂粥的經歷。

就算小時候也是這麼做的,但在他已經有了記憶,已經長大了的現在……

哪怕身體變小了,但是心智還健在,他能接受淺川千秋的投喂最初也只不過是因爲除了她之外沒有別人了,後來是慢慢地習慣了,但現在,他不想再多一個。

如果現在妥協了,等以後他變回來之後……他一點都不想想象他母親以後奸笑着拿着碗和勺子湊近他述說這段黑歷史的畫面!

簡直太兇殘了!

所以幸村精市一個轉身就撲進了淺川千秋的懷裏,兩隻小短手抓着她腰間兩側的衣服怎麼都不肯放,腦袋也埋進了她的胸口有不肯挪地兒的趨勢。

藉着現在的優勢賣萌撒嬌耍賴什麼手段都可以,反正他黑歷史已經夠多了,但是自家那個以抓住他的把柄嘲笑他爲樂趣的母親大人……他完全不敢想象那個後果。

所以說,被淺川千秋喂和被幸村雅子喂的區別到底在哪裏呢?

被淺川千秋喂,就算以後知道了真相,按照姑娘的個性是絕對不會把這件事到處宣揚還來嘲笑他的。

被幸村雅子喂,以後一旦幸村精市有什麼地方沒有按照她的想法來,她一定會拿着碗和勺子一邊陰笑着敘述着當時的場景,一邊感嘆着“啊,果然還是小幸的時候好啊。那時候多乖啊,我喂一口他就吃一口,果然長大了就不可愛了”云云。

母親不會做這種揭兒子創傷的事情?不不不,幸村雅子絕對做得出來。

當初淺川千秋國二一整個學期給幸村精市做便當,而幸村雅子也省了一個學期的功夫的時候,她就每天在吃早餐的時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精市,你什麼時候帶你的女朋友回來給媽媽看看啊?”

“不然媽媽去你們學校看看她?”

“精市,至少你給我張照片讓我知道你的女朋友是誰吧?”

“精市,不要瞞得那麼緊啦,媽媽不會對她做什麼的。”

……

幸村精市當時什麼都沒說,只是笑着吃完自己的早餐就出門了,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

而幸村雅子也確實沒真喪心病狂到這種程度,只是把每天騷擾一下他當成每日任務來做,一天不做就憋得慌。

直到第二個學期,幸村雅子覺得自家兒子速度再怎麼慢都應該搞定的時候,居然重新開始要帶便當了。當即幸村雅子就氣得差點頭頂冒煙了。

一個學期這麼長時間沒搞定一個女孩子已經夠遜的了,結果小手沒拉,小嘴沒親,啥都沒幹就沒戲了!

幸村雅子立時把每天的騷擾任務改成了催促任務。

“精市,你什麼時候交個女朋友啊?”

“誒,精市,你不交女朋友不會是因爲你喜歡男孩子吧?”

“就算你喜歡男孩子媽媽也不是這麼不開明的人啦。只要你帶一個回來,媽媽絕對支持你。”

“精市啊,我覺得妻子還是應該賢惠一點,比如每天都給你準備好吃的飯菜的那種。”

“精市,那個女孩子到底是誰啊?”

……

可不管幸村雅子說什麼,幸村精市都緊緊地閉着嘴什麼都沒透露,然後母子倆開始了長達六年的長時間戰鬥,目前還沒有分出勝負。

所以大致上來說,幸村雅子並不介意多戳戳自家兒子的傷疤,只要能娛樂一下自己,能早點看到自家兒媳婦和孫子,她就圓滿了。

現在……

幸村精市覺得等他變回來之後,他母親可能是最失望的那一個,因爲這代表着他依舊是個處男這悲傷的事實(ノへ ̄、)

看着幸村雅子那一瞬間黯淡下去的神色,淺川千秋有些不忍,摸了摸懷裏小人兒的腦袋,等他擡起頭來的時候,笑着親了親他的額頭。

“小幸,讓奶奶餵你吧。”

幸村精市堅決地搖頭,見淺川千秋依舊不改變自己的想法,索性兩隻小手往上伸了伸勾住她的手臂拉下她的腦袋,嘟起小嘴吧唧一口親在她的嘴上。

如果這樣都不行的話,那他真的只有選擇餓着了。

爲了以後的幸福生活需要做出這麼多犧牲,從某一方面來說,有着這樣的母上大人,他也是蠻……悲催的。

小人兒主動親她的次數不多,所以淺川千秋也明白了他到底有多不想面對這個雖然血緣上是奶奶但今天卻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當即抱歉地看着她:

“幸村阿姨,很抱歉,小幸可能是因爲不怎麼接觸生人的關係所以才這樣的,以後多相處之後應該會好的。今天就讓我先喂他吧。”

“沒關係,雖然身份上我是小幸的奶奶,但由於我家精市做了一些錯事,導致今天我們才見面。嗯,沒關係的,以後我會好好地精市說說這個‘認祖歸宗’的問題的,真的沒關係的。”

幸村雅子把粥還給了淺川千秋,笑得很是溫柔,也很是腹黑。

當然,如果不是她那收回來放在膝蓋上方的手使的勁沒那麼大拳頭上的經脈沒那麼突起的話,還比較能夠說明。

幸村美佳看見自家母上大人爲了在剛見面的嫂子和侄子面前保留一個好印象而拼命剋制着自己想要抓狂衝動的動作,條件發射地抖了抖自己的小身板,差點想捂着臉淚奔。

一家人除了她都是腹黑,真心傷不起啊嚶嚶嚶。

這個到處都是腹黑的世界,她都已經快絕望了好麼?!沒遺傳到家族性腹黑基因真的不是她的錯啊qwq

淺川千秋覺得幸村雅子的話裏是有些隱含的意思的,但是她轉念一想好像也沒什麼問題,所以還是搖了搖頭把這個念頭拋掉之後喂起了小人兒。

而幸村精市是知道他母親是什麼意思的。不就是怪他沒事先通知一聲嗎?可這根本不是問題,等他變回來之後一切真相就浮出水面了。哪怕到時候會責怪他不說清楚,他也認了。

只不過之前就是爲了不讓淺川千秋繼續撇清他們之間的關係才讓她去煮粥的,他還不是很餓,所以在幸村母女倆的緊迫盯人戰術中只吃了平時的一半左右就扭過頭不吃了。

“小幸每次吃飽了不想吃的時候都會這麼做的,他很乖很好帶的,所以我之前說的是實話呢。”

見幸村雅子和幸村美佳都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們倆,淺川千秋笑着給小人兒擦了擦嘴巴,就把剩下的煮爛了的粥和那還剩一點的蛋黃吃了。

如果母親會嫌棄自己孩子吃過的東西的話,那那個母親對自家的孩子的愛絕對不是她表現出來的那樣。就算不能憑藉這個就簡短地判斷,卻也能從這方面看出點什麼來。

所以對於淺川千秋的這個行爲,幸村雅子笑着點了點頭,眼裏閃過一絲絲滿意的神色。

雖說孩子都生了,她也不會對兒媳婦刻意刁難,但誰會不希望能有一個善良溫柔好相處的兒媳婦呢?

針對兒媳婦?那不是純粹讓自己的兒子不好做人嗎?她又不是閒着沒事幹。

無傷大雅的玩笑和腹黑可以,這也是他們一家人都默認的遊戲規則,但涉及到其他的,就不行了。

“小幸是好帶的,以前精市這麼大的時候可調皮了呢。”

這話一出口,除了摸着小人兒腦袋笑眯了眼的幸村雅子,其他人都吃驚了。

“誒?媽媽,你以前沒說過啊。”幸村美佳最先沒忍住,激動地不行,“媽媽,哥以前小時候是怎樣的?快說快說。”

在她的記憶裏,每次母上大人要把自家哥哥小時候的黑歷史拎出來的時候就是家裏兩隻腹黑大戰的時候,而她這隻戰鬥力弱爆了一不小心就會被捲進去的倒黴孩子只有在父上大人的幫助之下才能逃過一劫。

所以這個哥哥不在的大好時機,她還不把握機會好好聽聽,簡直就是浪費了幾百年難得一次的機會啊!會被雷劈的!

由於涉及到幸村精市小時候的事情,所以自認沒多大關係的淺川千秋即便好奇得不得了卻還是沒有開口,只是靜靜地聽着。

而幸村精市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了。

果然——

“精市這麼大剛添加輔食的時候,看到這些東西嫌棄地小腦袋一扭什麼都不肯吃了。可我那時候奶水又不夠了沒辦法喂他,所以餓了的時候他小嘴一癟就會哇哇大哭,還是看着我的眼睛委屈地哭。”

“後來還是你爸爸狠下心,精市不肯吃就餓着他,最後真餓了的他只能癟着小嘴可憐巴巴地吃了。只是他不知道,每次看到他這委屈的小模樣,我就更想逗他了呢o(n_n)o~”

幸村雅子眯着眼笑得很愉快,腹黑本色盡顯。

幸村美佳:“……”哥,我爲你點蠟!

淺川千秋:“……”幸村君,有這樣的母上,你真是辛苦了!

幸村精市:“……”雅蠛!別說了!(ノへ ̄、)

謝謝墨狐的地雷【又是新人,握爪(^w^ 時而飛檐走壁,時而信仰之躍,時而,正常的在馬路上奔跑,時而一跳七八米高規避障礙物。

那個被打瞎了一隻眼睛的大象也在驅魔師背後快速的奔跑,發起了衝鋒,它的速度也不慢,但是……還是沒有驅魔師快。

雖然驅魔師也就比它快一點……

驅魔師追著那個不斷加速的摩托車奔跑著。

那個摩託人很快速度就達到了極限,一路……

嗯,各種意外。

地面的不平整,偶遇驅魔師(摩託人:驅魔師你好,驅魔師再見!……),不小心遇到弱小的怪物(摩託人一撞就是一堆的怪物好像保齡球一樣的被撞倒撞飛出去)。

是,沒錯,怪物在迷霧之中有一些的優勢,能夠像是人類在正常世界一樣看到看清被迷霧遮蓋住的地方。

但是這不代表在極速移動之中的摩託人能夠提前感知到各種轉角出現的意外和情況。

它速度快的可怕,但是可惜的是這個世界是物質界的主場,它們的運氣都會呈現下滑狀態,雖然有迷霧幫忙抵消一些世界意志的影響,但是還是有一定的意外不斷出現。

比如……

在極速的開車的時候,很突然的,一個報紙迎面的拍打在了毫無防備的摩託人的摩托頭盔上面。

自然是什麼也看不到了。

要知道,它現在的速度可是很危險的。

所以……

嘭!!!

它和一個房子的不屬於中心的區域(比如偏左或偏右的牆壁)進行了一個親密接觸。

前面收到撞擊,摩托車的後面因為前面的突然停下而一下子彈了起來。

那個牆壁受到了極為強烈的撞擊,所以一下子碎了,被撞碎的!

因為牆壁的破碎,摩託人再度前進,其實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停頓的,車子已經不平衡了,所以前進直接就讓車子完全離開了地面。

但是它是撞入了房子之中,所以在空中撞擊在了天花板和另外一邊的牆壁的夾角處。

撞擊太突然,讓它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這一次撞擊在天花板上面之後就發出憤怒的咆哮,然後和自己的座駕融為一體,車子變形,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機器人。

對著房子的另外一面牆壁就是狠狠一拳頭,打碎了牆壁出現在了……

一個小區之中……

哦,耶(請想象敵人喝倒彩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