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誰留下呢?心念電轉之間,周啟目光一掃,正好看到一臉輕鬆和克勞莉亞聊得正嗨的胖子,就他了!

「大明,你和凱普、月嬌和克勞莉亞留在外面。付哥,月英,我們五個進去走一趟。」周啟安排完畢,轉念一想,右臂上獵魔印記一陣閃耀。半空中一陣輕紗飛舞,隨即魔姬落璃嬌俏的身影旋轉著翩然落下。

「無良的主人啊,為何好些時日不曾召喚本宮出來,那印記中孤清寂寞冷,你可真是好狠的心腸!」落璃並未如往日那般歡叫著撲入他的懷中,一見面便宛如閨中怨婦,好一通抱怨。

「說人話……」周啟嘴角一抽,這魔女不知道最近又追的什麼劇,如此苦情?

「哼!一點都不可愛!不好玩!嘻嘻,快說,快說,喚本宮出來有何要事?」落璃先是一嘟小嘴,強作生氣。下一秒立刻眉花眼笑,伸手摟住周啟的脖子,開始賣萌。表情轉換之快,果然不負她的魔姬之名。看得眾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覷。

之所以要召喚出落璃,一則可以憑藉崑崙鏡,最大可能保證趙大明和兩名汽車人小姐姐以及凱普的安全;其次么,有落璃在外,隨時可用浮光掠影召喚月門。萬一地穴內隱藏有自己五人無法對抗的危險。多一個後手,便等於多一分安全。

周啟交代了落璃幾句,便匆匆帶隊沿路清理不斷爬出的殭屍,轉眼便消失在了地穴入口的黑暗之後!

相較洞外,地穴內出奇的冰冷。真實視界中,地獄魔氣宛如凝成了實質!

「月英。」注視著眼前一片漆黑的地穴。透過頻道,周啟低聲呼喚。

「嗯。」黃月英微一頷首,已明其意。大雷光神杖一擺,口中咒語輕吟。

「吾神聆聽祈禱,降聖潔之光點亮黑夜,驅散冰冷,Lightburing!照明術!」

潔白的聖光降下,凝聚在黃月英的頭頂,宛若燈火久久不散。乳白色的光輝四散,霎時將周圍數十米的空間點亮。

「吼!」照明術生效的瞬間,四面八方頓時響起一聲聲低沉的嘶吼。

「哎呦我去!真他娘晦氣!」張定軍罵罵咧咧地一腳將一頭殭屍踢開,恢復視野的瞬間,他才看到一頭殭屍已然近在眼前,好懸和自己來了個親密接觸。

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先前險些就被這些個無腦的殭屍給陰了。此刻沒有周啟下令,他說什麼也不敢輕易揮動斧子。

借著照明術點亮的輝光可以清晰地看到。眼前的空間像是一個巨大的墓窖。雖然地面大部分被腐化后粘稠若膠質的土壤所覆蓋,四周又擠滿了惡形惡狀的溺斃死屍。而地面和牆壁卻依稀可見挖掘和磚石的痕迹。

一條狹長的甬道呈不規則的螺旋形圍繞著四壁向下方延伸,看來除了眼前這一層下方還有!地穴內的空間不但比想象中要大上不少,結構也要複雜的多。就像一個漩渦,任何膽敢闖入其中的人靈魂和肉體都將被吞沒!

光明被所有亡靈畏懼的同時,也為它們所憎恨!

黃月英點亮的照明術,宛如一瓢冷水澆入了沸騰的油鍋!頓時引起了大動靜!

似乎感受到周啟五人來意不善,地穴中的殭屍比起先前而言,進攻更加的瘋狂。

「上甬道!」 許你一生安好 周啟目光一掃周圍地形,果斷下令。

平均寬度不過3米,最寬處也只有五米不到的甬道相比廣闊的空間顯得異常狹窄。不但可以順勢通往地穴深處,而且更能有效地縮小防守面積。

五人身形若電!周啟開道,張定軍斷後,夏若冰前後策應,而黃月英和付雲生,一輔助,一輸出,兩頭支援。短短不到數分鐘,便鑿穿了擁擠的屍群,陳功踏上了甬道。

按照周啟事先預想,隊伍邊戰邊走,逐步向著下方移動。

挽弓當挽強,擒賊先擒王。單純屠滅這些殭屍沒有絲毫的意義。只有找到促使殭屍出現和復生的源頭,才是關鍵。

我去!那是什麼?

周啟腳步一頓,減緩了前行的速度。一臉沉凝地注視著前方。不遠處,在林立的屍群中又出現了新的怪物!

數頭體形格外高壯的殭屍中間,赫然出現了一頭披頭散髮,乍一看和咒怨里的姐姐有幾分相似的女屍!然而接下來的一幕直接刷新他的三觀!

只見隨著女屍高高隆起的腹部一陣蠕動,長滿枯草般長發的頭部突然高高仰起,令人看上一眼做夢都會嚇醒的臉上大嘴一張,緊接著便向著地面噴吐出一大灘腥臭濃黑的液體!

隨嘔吐物落地,地面腐敗的土壤一陣翻卷,緊接著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現了!

數秒之後!那翻卷的泥土中,一左一右,竟然鑽出了兩頭殭屍,看上去與一路所見的這些個溺斃死屍一模一樣!

我了個擦擦擦!這些殭屍原來是這麼來的!

「好噁心!」頻道內冒出夏若冰熟悉的京片子,語氣中滿滿的嫌棄和厭惡。

不要說自家女票,就連周啟久經考驗的神經也是一陣抽動,喉嚨間感到陣陣不適。

「不知此為何等妖鬼,端的邪惡!」

聞聽黃月英的話語,周啟目中幽光一閃,忙對這頭會口吐殭屍的女屍使用了靈覺偵測技能。

「嘔吐女屍!種族:地獄不死生物。力量87,敏捷177,體質213,適性69,精神49,智力33。天賦技能:

1.孵化殭屍:每15秒可嘔吐一次飽含受地獄魔氣灌注的有機質,並迅速生長為兩名成熟體殭屍;

2.屍液噴吐:噴出屍液,對目標造成初始600點毒屬性傷害,並造成劇毒效果。每秒扣減150點生命值,持續時間10秒,冷卻時間1分鐘;

3.急速逃逸:受到攻擊將會主動進行逃竄,速度臨時增加200%,並有50%幾率免疫控制技能效果!」各位親。近期工作太緊,老貓寫書的同時,連續出差了9個省市(你敢信?)。累得想要狗帶….正逢新月,特請假一天,回回狀態。 「付哥,交給你了!」周啟將嘔吐女屍的屬性共享之後,暗自分出一縷神念,傳遞給付雲生。丫逃跑的速度再快,能比得上槍手職業射出的子彈?

「嗯!」前有周啟,後有張定軍,身旁還有夏若冰掩護,他所在之地安如泰山。大可以從容射擊!

付雲生翻手取出AZUE怪獸狙擊步槍,雙手平端,零點幾秒的時間,烏黑的槍口已然鎖定了嘔吐女屍的額頭!

經過數次升級,這支口徑達20毫米的超大口徑狙擊槍除了外觀,無論是基礎傷害,還是子彈動能加成都發生了質的飛躍。

「轟!」隨付雲生手指扣動扳機!怪獸近兩米長的槍身頂端,槍口青煙冒起之際,發出一聲悶雷般的巨響!在這密閉的墓窖中聽起來別樣的刺耳!

反器材武器在百多米的距離開槍爆頭,效果不要太違和!要害攻擊觸發了暴擊傷害!擁有2000多點生命值的嘔吐女屍被付雲生一槍乾脆利落的秒殺!

「您所在的小隊支線任務激活,在第一階段任務結束前,必須消滅30隻嘔吐女屍。任務完成小隊成員每人獎勵血腥點15000點,自由屬性點X1,技能點X1,任務積分100分。任務失敗,扣除相應血腥點,隨機屬性永久降低5!目前完成度1/30。」

就在嘔吐女屍的腦袋如敲碎的西瓜般炸裂開的瞬間,包括守在洞口的趙大明,先行小隊六人的紋章中,同時收到了來自空間的提示。

我去!周啟眉頭微微一皺!

開啟任務並不奇怪。然而他喵的竟然在任務激活之後增加了時限!進入任務發布時可沒這一附加,空間這是要鬧哪樣?

而另一件事情則是令他更加感到詫異。付雲生殺死的嘔吐女屍並沒有如其他殭屍一樣死後有地獄魔氣從體內逃逸而出,而是在被爆頭之後直接就狗帶了。

片刻之前他偵測到女屍信息的時候就有些奇怪。其餘的溺斃死屍都顯示為嘍啰,亦或如那頭特彆強壯,閃電強化不知死哪兒去了的「金閃閃」標註有精銳字樣。而嘔吐女屍除了名字、種族和屬性外,並沒有顯示其地位等級。是這怪物特殊,有別於其他?還是有什麼不為自己所知的原因?

心中一時半會兒想不出個所以然,周啟搖了搖頭,將念頭拋在腦後。暫時先不管這麼多,既然激活了任務,碰到一個幹掉一個就是了,相信隨著對任務的探索,一切都會水落石出!

沿著蜿蜒的甬道一路推進。五人不知滅掉了多少殭屍,情況依舊如同先前碰到的那樣。除了付雲生獲得了嘔吐女屍掉落的一個低等級箱子之外收益幾乎為零。

而越是接近墓窖底層,冰冷的感覺越是強烈。呼吸間,已經可以看到彼此口鼻中呼出的熱氣。

「頭兒,我怎麼感覺有些頭暈。」負責斷後的張定軍在斬殺了兩頭撲近的殭屍后,突然出聲說道。

「丫不說,我還以為只有自個兒這樣滴。」張定軍話音剛落,夏若冰出聲坐實了他的話語。

「嗯?」周啟聞言一愣。回頭一看,只見付雲生沖他點了點頭。看樣子也是同樣的情況。

黃月英聞言匆匆補了一個照明術,緊接著法杖連揮給隊伍套上能量防護屏障和邪惡防護。兩個聖術作用的瞬間,眾人都感到身體一暖,隨著頭頂冒出一絲絲淡淡的黑氣,腦海中的暈眩感驟然消失不見!

地獄魔氣竟是無孔不入,如果不是三人身為契約者有適性加成,天知道吸入過多會引發什麼後果。

黃月英施術完畢,目光流轉間,美眸中不由露出一抹詫異。看情形在場五人,只有她和周郎不曾受到影響。

周啟同樣存有疑惑。百忙中分出一縷神念沉入體內。這時他才注意到。空氣中一絲絲地獄魔氣正沿著口鼻和毛孔滲入了體內。 總裁的契約甜妻 然而瞬間便被與自身融合為一體的混沌火焰焚燒殆盡。

自己有混沌之火護身,那黃月英呢?

周啟凝神往黃月英身上一看。獨特的能量化視野中只見滾滾的地獄魔氣流轉到她身邊時,便被一層乳白色的光暈所阻隔,根本無法近身。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同她轉職牧師有關?嗯,聖光之力本來就對地獄生物有克制。八成應該是這樣。

突如其來的小小異狀並未延誤幾人的腳步。不一會兒的工夫,在周啟的引領下,一路殺至墓窖底層。照明術光輝籠罩的之下,周啟很快便發現,這裡便是地獄魔氣最為集中的所在!

相比墓窖上層,下方的空間要狹榨許多。不過殭屍卻不少。數百平米大小的地方,密密麻麻全是一張張生滿了腐肉,醜惡猙獰的嘴臉!一見周啟等人出現,立刻猛撲了過來!

有過先前的經驗教訓,周啟絲毫不敢大意。靈覺偵測技能接連不斷,隨著他的視線,一一從屍群中掃過。

「埃孚提耶.王子謀害者!」周啟眉頭一擰。自己等人還是來晚了一步,讓這傢伙給復活了!先前集火將它給滅掉,雖難免被逸散出的閃電波及,卻因為林間地勢寬闊因此並未受到什麼傷害。

然而眼下的情況卻不同。如果冒然發起攻擊,想起那一片覆蓋數百平米範圍,幾乎亮瞎人眼的閃電。即便有黃月英施放的能量防護只怕也於事無補。

尤其令人無語的是,它周圍散布的爪牙著實不少,幾乎佔據了墓窖底層殭屍數量的一半!幸好這些個身具特彆強壯,閃電強化的怪物都處於靠近裡層的位置,一時半會兒還無法衝到最前面!

一番觀察之下,周期面色沉凝。不看不知道,地穴墓窖深處麻煩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大!除了復活的「埃孚提耶.王子謀害者」外,夾雜在普通殭屍當中他赫然還發現了另外一類特殊的怪物!而且數量粗粗一看便有數十,不在少數!

「溺斃死屍!(勇士)種族:地獄不死生物。力量230,敏捷135,體質227,適性129,精神47,智力29!天賦技能:

1.火焰強化:對火焰屬性攻擊抗性增強,減低70%所受傷害,每次攻擊附加300點火焰傷害;

2.熔岩路徑:行走時身後會留下熔岩路徑,踩到熔岩路徑的敵人將受到150點每秒的火焰灼燒傷害,持續時間5秒;

3.熔火爆炸:死亡時會將體內所含的地獄火焰一次性爆發出來,對周圍30平米內造成1500點火焰爆炸傷害!」

「大明,勇士又是什麼鬼?」偵測到的信息,周啟第一時間分享到團隊頻道。同時對蹲守在地穴外的趙大明傳出了一縷神念。

「頭兒,那金閃閃又活了?這特么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啊!我了個去!竟然還有藍精靈?」

「藍精靈?說重點。」周啟頭腦一陣發暈。他怎麼都無法將眼前這群殭屍同生活在「山的那邊,海的那邊」的那群可愛的小東西聯繫到一起。

「恩啊,凡是帶爪牙,有特殊名字的怪物精銳,以前在遊戲當中都被標識為金黃色,被叫做金閃閃。還有一種怪物屬性比金閃閃弱些,卻又比普通的強,是怪物中的勇士。遊戲裡頭標識為藍色。所以被叫做藍精靈。」

聽胖子這一說,眾人才明白,搞了半天金閃閃和藍精靈原來是這麼來的!

「進甬道!」看清怪物的屬性,周啟當即下令。同時縱身頂在最前,邊戰便掩護隊伍徐徐後退。利用地勢可以有效地收縮防守面積。

開什麼玩笑!這些「藍精靈」的屬性平均下來已經和小隊成員相差不多。比起普通二難度的契約者更是只強不弱!如果不是戰場任務結束之後,砸光了幾乎所有的血腥點讓小隊成員的屬性上來了個飛躍。面對大群屬性相近的怪物,說不定就要受苦。

用煉妖壺?

不行!先不說之前在無雙任務中為了救下洛陽城的百姓,他幾乎耗光了煉妖壺內不多的仙靈之氣。後來更是被馬匹奧茲這混蛋一度轉換消耗。而在城外荒野時又將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用來收取了一片花草。

如今壺內剩下那點兒可憐的仙靈之氣用來裝個把人毫無壓力,要成片地收取怪物那是想都別想!

除了用煉妖壺就沒有別的辦法?答案是不!

「大軍,開無視痛苦。換你來頂!月英奶好,付哥,丫頭,我們三個不打近前,只打身後。」眾人一聽,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好傢夥,連遊戲中利用地形卡位刷怪的方法都給整出來了!沒毛病!

黃月英俏臉微紅,與眾人相處久了,雖然明白自家周郎說的什麼意思,可是這話聽起來還是難免令她一陣耳熱。

「老子的大斧已經饑渴難耐!」張定軍一聲暴吼,身軀肉眼可見的急速膨脹,直接進入了二次狂化。

「牛魔大力陷泥坨,遇虎猶威角猙獰!萬川磐石蹄下過,踏地問天鬼神驚!」

莽牛勁功法支撐下,張定軍宛若化身山嶽,穩穩擋在前面。只要雙腳不曾離開地面,他便能無視對手30%的力量屬性!

只見他右手單執輪迴巨斧,左手不知從哪兒貓出面大鐵盾頂在身前,儼然一副MT(Maintank)的樣子。

周啟見狀嘴角一抽,雖然身處戰鬥中眼中還是難免多了一絲笑意。這傢伙如此快就進入了狀態,只不過畫風怎麼看都有些違和。

拋開腦海中奇怪的想法,周啟翻手取出毀滅者,身旁的夏若冰也將天叢雲劍換做了能量炮。與付雲生一起隔著擁擠在張定軍身前的大群殭屍,射向了身後!

墓窖深處,一時間火光熊熊,槍聲大作! 片刻之後!

「頭兒!你們三兒悠著點兒!我特么快被烤熟了!」頂在甬道入口的張定軍口中哇哇大叫!暴吼連連!

戰鬥開始不久,他手中那面不知從哪兒貓來的大鐵盾就被殭屍撓成了廢鐵。好在聽了周啟的話,第一時間便開啟了無視痛苦。在技能大幅度的減傷效果支撐下方才在密集閃耀的電弧,和一聲聲熔火爆炸的巨響中辛苦地支撐下來。

儘管如此,電得酸爽,炸得滋潤。他此刻的模樣完美的詮釋了神馬叫做「外焦里嫩」!

「哀木涕」果然不是人人都能搞起的。

周啟嘴角一抽,腦海中不由想起了曾在戰場任務中鏗然一面的沈伊墨。不得不說,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同樣一柄武器一面盾,看人家的MT。

張定軍覺醒的無視痛苦技能完全可以稱為逆天也不為過。無論從持續時間還是減傷率來看,在進攻和防禦中都能派上大用場。配合盾牆使用,相比沈伊墨,減傷技能並不缺乏,那麼他缺的是什麼呢?

意識和覺悟!

雖然這傢伙並非是以防禦為主的強化方向。身為狂戰士,他更適合揮舞戰斧和刀劍對敵人發起強有力的衝擊。可作為一名優秀的近戰,在現有的人員配備下,什麼時候該沖,什麼時候該進行防禦。必須要有所覺悟。

夜路多了終遇鬼!

一味的莽,終有碰到剋星的時候,比如那個名叫「埃孚提耶.王子謀殺者」的金閃閃。一個閃電強化就幾乎讓他狗帶。如果不能做到收放自如,長此以往,隨著任務難度的不斷提升,張定軍遲早有一天會將自己給莾死!

有些話,原本周啟早就想對張定軍說起,不過比起口頭上的勸告,自戰鬥中的領悟顯然更加直接,也更加「印象深刻」。一念到此,周啟剛欲踏前的腳步又縮了回來。

眼前不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么?

「月英注意大軍的血量。」聞聽張定軍的喊叫,周啟暗自囑託了黃月英一句,卻彷彿對張定軍的喊叫充耳不聞,手底下絲毫不慢依舊保持先前的攻擊速率!

付雲生和夏若冰百忙之中對視一眼,不知道周啟究竟搞什麼鬼,不過看他一臉篤定的樣子。知道這傢伙雖然花花腸子不少,卻極其護短。絕不可能拿張定軍的生命開玩笑。身為隊長,這麼做肯定有他的想法。

不提周啟四人。張定軍此刻的心情正隨著過山車一般忽高忽低的血量,鬱悶到了極點。放手砍吧?被自己堵住的幾頭殭屍都是普通通怪。一旦掛掉,只會惹來更大的麻煩!可不動手吧?這麼站著挨打也不是個事兒啊!沒了盾牌,不說遠處的閃電和熔火,就近身被爪子這麼撓,那一下下傷害可真心不低!

無雙世界過後,幸好一口氣花費血腥點將無視痛苦砸到了三級。滿級的技能不但將作用時間由15秒延長到了45秒,而且冷卻時間也從半個小時縮短到了10分鐘。才讓他支撐了那麼久。

眼瞅著無視痛苦持續時間就要到了。從身後射向前方的能量束絲毫未減。張定軍心中不免多了幾分慌亂。

「頭兒,別玩兒了!這特么要狗帶的節奏!」

「撐住,大軍!2分鐘,能量回滿,換我來!」

「嗷!」張定軍聽周啟如此一說,心中頓時安穩。2分鐘?有月英姑娘罩著,自己再瞅準時機開盾牆。問題不大!應該能行!

人便是這樣,心病一去狀態立馬就會發生改變。得到周啟的允諾,張定軍奮起精神,狀態與先前相比頓時判若兩人!隨無視痛苦技能效果消失,身體上重臨的疼痛讓他不再如往常那般只知道仗著皮粗肉厚硬頂。肢體上開始有了閃避動作,手中的輪迴巨斧也不再除了砍人之外便成了擺設。

挫志咆哮!發出大吼!生成15點怒氣的同時,令半徑15米內所有敵人速度降低30%,持續時間15秒,冷卻時間30秒!

戰爭踐踏!消耗30點怒氣值踩踏地面,令半徑15米內所有敵人陷入暈眩,持續時間3秒,冷卻時間1分鐘!

以往莾起來的時候,那些個因作用時間少,作用距離短,而被拋到九霄雲外的限制技能漸漸又回到了意識,體現在了手中!

時而吼上一嗓子,時而往地上跺上一腳!輾轉騰挪間!張定軍開始尚顯得有幾分生疏,片刻之後便漸漸趨於熟練。不但一吼一踩掐准了技能CD,手中門板似的輪迴巨斧更是臨時充當起了盾牌的作用。或拍!或推!或擋!相較往日大開大闔的狂野,更多了幾分精巧的細膩!

「頭兒!換你來,我特么實在撐不住了!」

「再撐2分鐘!幹掉那幾個藍精靈我就換你!」

「我去!你特么上一次就這麼說的。」

「這次我保證!」

「這句話你也說過!」張定軍心中那個苦,都第幾個2分鐘了?自家隊長這是坑爹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