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貝卻有些疑惑,「奇怪了,你們怎麼知道老大的戰績?」

「哈哈!」帝林笑了兩聲,拿出一個水晶球,頓時,客廳中出現一個浮影,正是楊玄真、林雷一行人闖巴格肖家族的浮影。

「這麼快就流傳出來了?」貝貝有些驚訝。

迪莉婭問,「巴格肖家族會讓這種東西流傳出來?」

「不允許又如何?」帝林說,「難道,他們能把整個汩羅島的神靈都殺光嗎?」

這會兒,整個汩羅島的人都在談論楊玄真、林雷和巴格肖家族的大戰。

「竟然出了三個七星惡魔?」

「這三個人是中位神?」

「那只是他們隱藏實力,中位神怎麼可能這麼強,可以力敵七星惡魔?」

顯然,大家都不相信楊玄真、林雷是中位神,中位神不可能這麼強,眾神不知,林雷融合了青龍精血和主神之力,又有盤龍戒子,以及魂石,諸多條件加在一起,林雷表現出來的實力才會這麼強。

至於楊玄真,他也是一個開掛的人,小冊子神秘無比,可以帶他穿梭時空,還能保護靈魂,增幅攻擊力和防禦力,所以,楊玄真表現出來的實力也非常強。

總之一句話,無論是林雷,還是楊玄真,都是開掛的人,普通神靈當然無法理解他們的強大。

楊玄真、林雷的戰鬥浮影以極快的速度傳播,僅僅一天,就傳遍了整個汩羅島,而後,向整個星辰海擴散。

楊玄真在客廳坐了一會,對眾人說,「我有一些感悟,先回去修練了。」他說完,拉著小龍女去客房。

林雷見楊玄真、小龍女離開,也站起來,「我也有一些感悟。」

「怪物!」武神笑罵一聲。

貝貝笑道,「老大可是天才,隨時隨地都能頓悟。」

林雷和七星惡魔一戰,又觀看了楊玄真、小龍女和七星惡魔的大戰,心裡積累了一些感悟,隱約間,感受到了一絲命運規則。

楊玄真和小龍女回到客房后,說,「姐姐,你感觸到什麼嗎?」

「緣分!」小龍女輕輕的說了兩個字。

緣分,無論是在地球上,還是在盤龍世界,都有很多人提到緣分,甚至,有些人經常把『緣分』兩個字掛在嘴邊,然而,普通卻無法真正的領悟緣分玄奧,緣分玄奧乃是天地法則。

數百年前,楊玄真和小龍女參加惡魔考核的時候,緣分玄奧終於入門,之後的數百年間,卻毫無寸進。

今天,楊玄真和七星惡魔一戰,再加上數百年的積累,心裡終於有了一絲觸動。

緣分?到底什麼是緣分?

緣分如線,因果如點,緣分就是連接因果『點』的那條線,緣分之線是虛無的,看不見,摸不著,卻又真實存在,正因為世間有『緣分』,才能把兩個不相干的人聯繫在一起。

也因為世間有『緣分』,才把家人,親人,朋友,戀人聯繫在一起,這就是緣分。

「緣分,能把兩個人緊密的聯繫在一起,也能讓兩個人瞬間毫無瓜葛。」

「緣分,有善緣,也有惡緣!」

楊玄真想到這裡,向小龍女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小龍女展顏一笑,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想什麼呢?」

「我在想死纏爛打啊。」楊玄真說。

「嘻嘻!」小龍女明白了,她和楊玄真心靈相通,知道他在想什麼,她想到了神鵰世界的事情,想到楊玄真送她的東西。

小龍女和楊玄真在一起后,她把古墓改造了一下,古墓也是他們的『家』。

楊玄真說,「姐姐,你說,我追你的時候,算不算死纏爛打啊?」

「嘻嘻!」小龍女笑道,「當然算啊。」

小龍女的性格冷漠,即使是現在,她的性格仍然沒有變,她不喜歡見外人,也不喜歡和外人說話,然而,楊玄真經常來去古墓,還給小龍女帶去很多新奇的事物,這才給小龍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念及於此,小龍女感覺眼前一亮,「這就是緣分吧? 隱婚嬌妻:總裁心動百分百 我們之間的善緣。」

「嗯!」楊玄真拉著小龍女的手,感覺曖玉溫香,而後,把頭靠在小龍女的肩膀讓,心靈大定,「姐姐,我會一直對你好。」

「我也是!」小龍女說。

這就是緣分,他對她好,她對她更好,就是增上緣,緣分不斷的增加,讓兩個人之間的緣分越來越深。

說到死纏爛打,這話雖然有些不太好聽,卻道出了緣分的奧義。

當一個男人看上一個女人時,就是心動了,也是緣起,產生了第一緣,之後,男人就會追求女人,追求的方法有很多,在追求的過程中,兩個人的聯繫也會越來越多,緣分糾纏也會越來越深。

總裁,許我一世可好 追求的過程中,用正法,則結善緣,用奇法,則結惡緣;善緣結善果,因此,當兩個人真正在一起后,感情會越來越好;惡緣結惡果,因此,當兩個人在一起后,感情就會變質。

變質,又會產生兩種緣,一為『憤恨』,二為『斷滅』。

憤恨,則是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斷滅,一刀兩斷,斬斷兩人之間的聯繫,斬斷緣分,不會再想起。

緣分,緣起性空,性空緣起,萬般因緣,皆從心起。

重生名門暖妻 因此,楊玄真說到『死纏爛打』,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死纏爛打,兩個人的緣分糾纏才會越來越多。

反之,如果男人被女人拒絕後,就不在理會女人,也不在追求女人,那麼,兩個人的緣分也就斷了。

緣分,看起來簡單,又深奧無比。

有人問,道是什麼,覺者說,『餓了吃飯,困了睡覺,就是道。』

道,就這麼簡單,餓了吃飯,困了睡覺,道就在生活中,樸實而又簡單,然而,只有大智慧者才能領悟真正的『道』,才能真正的獲得大自在,大逍遙。

緣分是命運法則之中的玄奧之一,也很『簡單』,就是一縷縷無形的『線』,這條『線』把人、事、物聯繫在一起。

楊玄真靠在小龍女的肩膀上,眼睛里閃動著奇異的神芒,突然間,他抬起右手,抓向虛空,隱約間,抓到了一條『線』,這就是緣分之線。

隨後,楊玄真抬手一拉,『緣分之線』被楊玄真一手拉斷,虛空中發出一聲脆響。

「好奇妙啊!」楊玄真感嘆,隨即,他又溝通小冊子,增強感悟力,楊玄真的眼睛閃耀著淡淡的光芒,有金光,有紫光,有藍光,有三彩光,有七彩光,有九彩光。

「線?」楊玄真『看』到了無數的線,這些都是緣分之線,他也看到了自己和小龍女之間的緣分之線。

「好多!」楊玄真震驚,在他和小龍女之間,有無數的緣分之線,這些緣分之線各不同相,顏色各異。

有直線,有曲線,有弧線,有角線……

也有金線,白線,紫線,藍線,還有三綵線,七綵線,九綵線……

無數的緣分之線糾纏在一起,發出淡淡的光芒,若細看,這些緣分之線又非常活躍,細聽之下,緣分之線就像一個個的音符,譜寫著美妙的樂章。

楊玄真歡喜無比,「姐姐,我們之間的緣分,全是善緣。」

「嗯!」小龍女微微點頭,她和楊玄真心靈相通,楊玄真能領悟的,她也能領悟,楊玄真能看到的,她也能看到。

楊玄真看了一下自己和小龍女的緣分,眼神擴散,開始觀察周圍的緣分之線。

「大地與空氣的緣分,法則之間的緣分。」

緊接著,楊玄真的神光再次擴散,他看到了林雷和迪莉婭,也看到了貝貝和妮絲,還看到了希塞和塞希莉,也看到了帝林、塔羅沙。

「嗯?」楊玄真心神一震,他終於看到了,看到了帝林、塔羅沙與一個強者之間的緣分,這條緣分之線是黑色的,「這就是控制帝林和塔羅沙的強者嗎?」

當楊玄真想察看更多信息時,大腦一陣眩暈,眼前的奇異景象消失,楊玄真感覺到一陣虛弱,無奈的道,「姐姐,我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如果楊玄真的實力再強一些,他可以直接斬斷帝林、塔羅沙和那個強者之間的緣分,讓帝林和塔羅沙不再受控制。

小龍女說,「我們不是要去秘地看浮影嗎?等我們見到你說的煉獄統領,就能讓他們行重獲自由了。」

「嗯!」楊玄真應了一聲,閉上眼睛,竟然睡著了,剛才的領悟,消耗非常大,需要睡眠來恢復精神力。 數天後,一名女性紅袍長老來到塔羅沙的住處,塔羅沙不敢怠慢,恭敬的接迎。

「羅娜長老,裡面請!」

羅娜長老沒有進屋,而是淡漠的道,「塔羅沙,玄真、林雷、龍女在嗎?」

「在!」塔羅沙連忙回話,而後,對身邊的帝林說,「帝林,你去叫一個玄真、林雷,還有龍女。」

帝林應了一聲,轉身進屋,塔羅沙問,「不知長老有何事?」

「你無需多問!」羅娜語氣淡漠,顯然,她不想和塔羅沙說話,塔羅沙的實力也就剛剛接近六星惡魔,在羅娜眼中,塔羅沙的實力太弱。

片刻后,楊玄真,小龍女,林雷,貝貝等人來到院子中,羅娜見到楊玄真、林雷,小龍女三人後,臉上露出笑容。

塔羅沙看到羅娜的笑容,暗道,『這紅袍長老,剛才還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見到玄真和林雷,就擺出一副笑容。』

大家打完招呼后,楊玄真問,「羅娜長老,找我們有什麼事啊?」

羅娜長老笑道,「玄真先生,你應該知道秘地的事情吧?」

「聽說過!」楊玄真明白了,原來,是請他去秘地,他想,『不就是想控制我們嗎?』他又看了羅娜一眼,心想,『看來,這羅娜長老已經被控制了?』

「老師!」林雷暗中傳音,心裡有一絲擔憂。

楊玄真理解林雷的意思,給林雷傳音,「無妨,我們見機行事!」

既然楊玄真說了沒事,林雷也不在多說,而且,林雷對秘地的浮影也非常好奇,據說,秘地有七星惡魔的戰鬥浮影,還有修羅,乃至主神的戰鬥浮影。

在羅娜長老的帶領下,楊玄真、林雷、小龍女三人來到星辰海深處,在無盡的海洋中,有一座恢宏的水下城堡。

楊玄真,林雷,小龍女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水底城堡,既好奇又震驚。

「老師,真沒想到,這水下世界還有一座如此龐折在城堡。」林雷感嘆道,「想在水底建造這樣的一座城堡,也需要龐大的實力吧。」

小龍女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異色,卻沒有說話。

楊玄真說,「這座水下城堡的主人是一個煉獄統領,實力不弱於雷斯晶。」

「雷斯晶?」林雷又想到了那隻幼獸,當年,他在雷斯晶手上吃過虧,也獲得了大好處,緊接著,林雷腦海中又閃過一道身影,正是紫荊主神的身影。

紫荊主神,只要見過她,就永遠無法忘記,那種至高無上的氣質,那雙攝人心魂的眼睛,都讓人無法忘記。

楊玄真燦爛的一笑,拉著小龍女的手,「姐姐,你說,這座城堡像不像傳說中的龍宮啊。」

「嘻嘻!」小龍女甜甜的一笑,「你建造的龍宮比這裡漂亮哦。」

「龍宮?」林雷不解,他想到兩種神獸,一個是玉蘭大陸的魔龍,一個是盤龍戒子上的青龍,他想,『老師說的是青龍?難道?老師和青龍有什麼聯繫?』

當楊玄真,林雷,小龍女,羅娜一行人靠近城堡時,城堡的防禦魔法陣自動打開,也讓林雷見識到魔法陣的神奇。

林雷心想,『魔法陣太神秘了!』曾經,林雷也想學習魔法陣,奈何,魔法陣太深奧了,他無法分心學習。

眾人進入魔法陣之後,發現海水被隔絕在外,彷彿間,水底城堡處在另外一個世界。

羅娜把林雷、楊玄真、小龍女三人帶到客房,說,「玄真,龍女,林雷,你們在此等候一下,我去稟報堡主。」

「好!」楊玄真回了一句,而後,走進客房,客房非常寬敞,住二十多個人也不會覺得擁擠。

楊玄真,林雷,小龍女三人沒有等太久,羅娜再次來到客房,微笑道,「三位,堡主說了,讓你們過去。」

「嗯?」林雷帶著一絲緊張,一絲好奇,向楊玄真看了一眼,見楊玄真臉色平淡,那一絲緊張也隨之消失。

片刻后羅娜把楊玄真、林雷、小龍女三人帶到城堡主殿,站在一扇大門前面,恭敬的道,「堡主,玄真,林雷,龍女三位長老已經到了。」

「轟!」

大門突然間打開,主殿之中傳來渾厚的聲音,「讓他們三個進來,你在門口候著。」

「是!」羅娜應話。

楊玄真,小龍女,林雷三人緩緩的走進主殿,發現主殿寬敞無比,竟然有上千平方米,主殿的正中央有一個龐大的王座,王座之上坐著一個紅髮壯漢。

林雷還在大殿門口,就感受到一股龐大的壓力,他暗道,『這就是堡主嗎?實力好強!』

墨思見楊玄真、林雷、小龍女三人進入大殿,緩緩起身,伴隨著他的動作,引動著周圍的氣勢。

折姝 「林雷,你應該是四神獸家族的嫡系血脈吧?」墨思問了一句,看著林雷,林雷感覺心神一顫,待他用精神力抵擋時,那股強大的精神威壓又消失了,整個人突然放鬆,讓他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

林雷心想,『看來,我有真正的強者還有很大的差距啊。』他念頭一轉,恭敬的道,「回堡主,我是四神獸家族的子弟。」

「呵呵!」墨思微微一笑,「不用緊張。」隨即,他又看了楊玄真和小龍女一眼,這一眼,似能看穿靈魂,然而,當墨思的精神力透入楊玄真的識海空間后,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漩渦之中,讓他心神一震,『這怎麼可能?』

墨思立即收回精神力,定了定神,心想,『他比我強?』緊接著,又搖頭,『我不會看錯!』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眼力,『他們都是中位神。』

其他神靈,乃至七星惡魔,都把楊玄真,小龍女,林雷當成上位神,墨思卻不會,他能看出楊玄真、林雷、小龍女三人的真實境界。

『一個中位神的識海空間,竟然能讓我迷失?』墨思想到了一種可能,『魂石?傳說中的魂石?』他是地獄中的巔峰強者,也聽說過魂石,正因為聽說過,他心裡越發震驚,『紫荊主神和他是什麼關係?竟然會送他一顆魂石?』

楊玄真若是知道墨思的想法,會非常無語,『你真的想多了,主神可沒那麼大方!』紫荊主神因為欠四神獸家族一個人情,才送了林雷一顆魂石。

墨思猜測,『他的實力應該和魂石有關吧?』念及於此,墨石對楊玄真又熱情了幾分,「玄真,真沒想到,你一個中位神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林雷看到墨思親切的笑容,心裡鬆了一口氣,『原來,老師早有準備。』

楊玄真說,「我的實力和堡主相比,還差很多。」

「你不用過謙。」墨思說,「我在你這個境界的時候,可沒有你這麼強的實力。」

這會兒,楊玄真和墨思就像多年不見的朋友,隨意的閑聊。

大約過了五六分鐘,墨思微笑道,「看林雷的樣子,應該等不及了吧?走,我帶你們去看浮影。」

林雷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他怎麼也沒想到,堂堂煉獄統領,竟然會如此親切,他想,『他向我們示好,應該是看在紫荊主神的面子吧?』

主神,高高在上,一念就能抹殺煉獄統領。

墨思帶著楊玄真、小龍女、林雷三人來到一處特殊的大殿,大殿之中擺放著大量的水晶球,這些水晶球就是戰鬥浮影。

當楊玄真看到水晶球時,心想,『有修練命運法則的修羅嗎?』

命運法則,是至高法則之一,也是最難修練的法則,而且,紫荊主神說過,楊玄真修練的命運法則有些不同,具體哪裡不同,連主神都不敢說出來。

小龍女和楊玄真手拉著手,她知道楊玄真的心思,楊玄真來這裡,就是為了看其他神靈施展命運法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