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了好多好多的東西回去。

出了商場,劉媽一直幫我提著東西。

而我一直抱著綿念:「唉呀,這麼多的東西,我等下怎麼提啊。」

「放心,有劉媽在,劉媽送你去。」劉媽一副堅定的樣子看著我說著。

「呃……劉媽,這怎麼好意思啊,你還要忙的呢。」我有些不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不要見外,走。」劉媽將東西放到計程車,直接說。

看著劉媽這麼有心,我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劉媽把我送到家,還幫我把東西提上去。

在門口的時候上,我按了門鈴。

我相信,媽媽知道是我來了。

很快,老媽就出來開門了,開了門看到我,忙將綿念抱走。

「劉媽,謝謝你了今天。」我提走劉媽手裡的東西。

劉媽笑著:「還這麼客氣幹嘛呢,我先回去了。」

「好,劉媽,你路上小心上。」 帝女聆 我對劉媽說完后。 ?「好,劉媽,你路上小心上。」我對劉媽說完后。

忙從包里拿出一百塊錢塞到劉媽的手裡說:「劉媽,拿去打車。」

「不用,不用,我坐公交車回去就好了。」劉媽還跟我客氣。

「劉媽,你要不把我當外人,就拿著,我先進去了。」我將錢塞到劉媽的手裡用就走了。

一進去,我看著爸爸出來了。

先是看到綿念,再看到我的時候。

臉色就變了。

一副冰冷的樣子看著我:「你還來幹什麼?」

「爸……」我一副膽戰心驚的叫著。

「女兒是我叫來的,你凶什麼凶啊。」老媽直接瞪了一眼老爸說著。

「唉呀,你看我們的綿念,長得那,真的是帥啊,跟他爸好像,這神情,還像他外公呢。」媽媽看著綿念開心的說著。

這個時候,綿念笑著,看上去更加的可愛了。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爸爸的眼神。

發現爸爸也盯著綿念看著。]

「怎麼樣?是不是很像呢?要不要,你也抱抱,我們的外孫呢。」媽媽將綿念遞給爸爸問。

結果,爸爸收回剛才看著綿念那一副寵愛的目光說:「我才不要抱,他不是我的外孫,我早就沒這個女兒了。」

聽得出來。

爸爸此進的聲音已經沒有像以前那般的氣憤了。

必竟過去這麼久了。

父女連心呢。

而且,我現在孩子都生了。

他還能怎麼樣呢?

事情已經過去了,我相信,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爸爸總有一天會接受我的。

「行行行,不是你的,是我的,總行了吧,真帥氣吶。你看你看,真可愛。」媽媽一直抱著綿念說著。

我只是站在一邊,淡笑著。

很快的,吃中午飯了。

老媽就擔起喂飯的責任。

爸爸坐在媽媽的身邊。

我發現爸爸雖然是一副很不在意的樣子。

其實,他時不時的都盯著綿念看著。 ?我發現爸爸雖然是一副很不在意的樣子。

其實,他時不時的都盯著綿念看著。

爸爸是一個很愛小孩子的人,看著綿念又是我的兒子。

他的心裡肯定很喜愛吧。

只是,放不下面子罷了。

看著爸爸這副樣子的話,我的心裡就特別特別的有信心了。

吃過午飯後,媽媽又是抱著綿念玩著,跟我聊天。

爸爸都不說話,但,也沒有要趕走我,也沒有進房間。

就在外面聽著我們說話,看著綿念。

看到這樣子,我的心裡有信心多了,同時也欣慰多了。

晚上,我又留在媽媽家吃飯,吃過飯後,媽媽才送著我上車。

在等車的時候。

媽媽一臉笑容看著我說:「看到沒有,你爸爸今天的態度已經變了很多很多了。」

今天,我的收穫也很大。

我開心的回答:「是啊,變了很多了呢。我相信,總有一天,爸爸一定會原諒我的。」

「嗯,一定會的。」媽媽也笑看著我說著。

「對了,媽,過幾天,我們給綿念辦滿月酒,你會去嗎?」我一副期待的眼神看著媽媽問著。

媽媽點點頭:「會,會,一定會去,到時,你跟媽說就是了。」

「媽,讓時我讓人來接你好了。」我開心極了。

媽媽點頭:「好,好……車子來了,你回家一定要小心,小心綿念。有什麼不懂的,問媽。」

我重重的點頭:「嗯,媽,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小心的,你回去吧,我上車了。」

媽媽沖著我點頭,一副不舍的樣子沖著我點頭。

我坐上車子,看著外面的媽媽,心裡有些酸楚。

車子浙浙的遠去,媽媽也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視線里。

回到家后,我的心情又是倍兒好……

鄭思天與胡云海給綿念挑選了一個好日子給綿念擺滿月酒。

來的人很多很多。

他們幾乎抱了一整酒樓,當然,媽媽也來了。 ?他們幾乎抱了一整酒樓,當然,媽媽也來了。

沒想到,連吳天昊的爺爺奶奶都來了。

一看到他們在的時候,我的心裡揪了揪。

忙跑去鄭思於的面前問:「思天,怎麼吳天昊的爺爺奶奶也來了?」

「是阿海請的,說是沒有關係,請過來參加。」鄭思天一副不以為然的說著。

我的手裡抱著綿念,一臉的擔心。

「沒事,放心吧,既然阿海說沒事,我相信肯定沒事的。」鄭思天安慰著我。

我點了點頭:「好吧,請都請了,擔心也沒有用了。」

當我這話說完后的時候。

發現吳天昊的爺爺奶奶正入我這邊走過來。

我的心裡緊緊的揪著,越揪越緊了。

因為,他們倆個人是盯著我懷裡的綿念看著。

「宛芝。」吳天昊的爺爺叫我了。

我只能走上去,擠出笑容:「爺爺奶奶,你們也來了,太讓我受寵若驚了。」

他們的雙眼一直都盯著我懷裡的綿念看著。

「長得真像阿昊啊。」奶奶一副辛酸的樣子說著。

我一聽,心裡如被刀子重重的刺了一刀。

「綿念是思天的兒子,是我跟思天生……生的。」我有些結巴了。

「呵呵……不用解釋,我們懂的。」吳天昊的爺爺直接丟給我這一句話。

我的心裡謊了,亂了……

他這話的意思是說他知道這是吳天昊的兒子嗎?

「呵呵……」我淡淡的笑著。

「你放心,我們知道,綿念是你的希望,你所有的安慰,所以,沒有人能搶綿念,你放心好了,我們也會替你一起保護好綿念的,孩子需要母親。」吳天昊的爺爺似乎又是話中帶話的對我說著。

我似乎能理解他的話。

可是,我還是裝得一副聽不懂的樣子:「呵呵……是的啊。」

「能讓我們抱抱嗎?」吳天昊的奶奶一副期待的樣子看著我問著。 ?「能讓我們抱抱嗎?」吳天昊的奶奶一副期待的樣子看著我問著。

超級汽車銷售系統 看著她那一眼的期待,我怎麼忍心說不呢。

於是,大方的將綿念遞到了吳天昊奶奶的手裡。

這個時候,媽媽也過來了。

我替媽媽介紹著:「媽,這是吳天昊的爺爺奶奶。」

然後,又指著我媽媽說:「這是我的媽媽。」

我曾經跟媽媽說過,我不想讓別人知道綿念是吳天昊的。

所以,我相信,媽媽不會將這個秘密說出去的。

「宛芝,你先去招呼其它的客人,這裡有我們呢,綿念也將給我們好了。有媽在呢。」媽媽看著我笑著。

「嗯,好。那綿念就交給你們照顧了。」有媽媽在,我是很放心的。

看著他們三個人跟著綿念玩得特別特別的開心。

我的心裡也特別特別的欣慰。

滿月酒辦的很圓滿。

我相信,綿念在大家的祝福下一定可以健康快樂的成長的。

回到家后,我的心中始終有疑惑:「你們說,吳天昊的爺爺奶奶是不是有些知道綿念就是吳天昊的兒子?」

「他們這麼精明,一定會知道的。不過,你放心,他對你說過的話,一定會算話的,綿念已經沒有了爸爸,所以,他不會再讓綿念跟媽媽分開的,所以,你放心好了。」鄭思天安慰著我。

「是啊,他說過,他們一定會幫著我好好保護綿念。」我點點頭。

「其實,沒有什麼,我相信,他們心裡明白的很。任何的人,心裡都會明白的。」胡云海也說著。

「不用擔心,我們一定會保護好你跟綿念的,一定不會讓你跟綿念受到傷害,等我們一結婚,綿念一上戶口,到時,綿念就沒事了。」鄭思天繼續安慰著我。

——————————————————————————————————————

ps:今天更新到這裡結束,明天繼續更新!最近感冒生病了,所以,更新有些不穩定,請見諒!

中秋快樂!

2011年9月12日 ?「不用擔心,我們一定會保護好你跟綿念的,一定不會讓你跟綿念受到傷害,等我們一結婚,綿念一上戶口,到時,綿念就沒事了。」鄭思天繼續安慰著我。

聽了鄭思天的安慰。

再加上吳天昊爺爺跟我說的話與保證。

我的心裡也有些安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