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鳶一臉敬佩,沒想到葉楓居然發展到如此程度。

還挺厲害的。

葉楓笑道:「跟您這些老前輩比起,我肯定要弱一點的。」

他能感覺到,赤鳶身上帶有一股遠古蠻荒的力量。

光是輕微感受,彷彿都能聽到其中戰場的轟鳴。

此人絕沒有看上去這麼弱!葉楓這樣想到。

「好了,閑話就少說吧,你是想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對吧?」赤鳶仙子淡淡地說道。

葉楓有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你這直接說,我挺尷尬的呀。」

他想着,若是神明的話,說不定能知道暗界的行蹤也說不定。

「沒關係,反正我也看不慣那幫人的行為。」

「你認識那些人?」葉楓有些驚訝地說道。

「我不僅認識,而且還和他們打過,要不是出了點小狀況,說不定我還真把他們留在這裏了。」 咕嚕…………

頓時,一口唾沫聲從另外一個黑衣人的口中響起。

他無比恐懼地看着葉天,他深知道,葉天有多麼恐怖。

他平日裏面都是訓練有素的頂級人物,數十個人都是無比靠近他的身體。

那個剛才被葉天扭麻花的人,甚至比起他還是要更加恐怖。

但是卻是在葉天的手下,直接一招便是幾乎要斃命了。

這樣的人物,根本不是他所能夠對付的。

在他的眼中,葉天便是怪物!

所以他此刻已經完全喪失了對抗的勇氣。

他只想要活下去。

「哥…………哥,饒了我一條狗命吧,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錯了…………」

男子跪倒在地上,連連開始朝着葉天開始磕頭,咚咚咚…………

額頭上面都是裊裊鮮血流動出來。

葉天不過是面無表情,緩緩靠近了他。

又是一腳,頓時男子直接高高飛了出去,直接飛出了數十丈的距離,撞在了盡頭之處的過道牆壁之上。

這才是墜落了下來,但是已經是昏迷了過去。

這個時候。

葉天終於是轉過頭,看向了身旁還一臉無比震驚模樣的任雪涵。

任雪涵上身天藍色小弔帶,露出一抹白嫩,下身是粉紅色的小短裙,露出一截滑滑的大腿。

再穿上一雙系帶的水晶涼鞋,活脫脫一個清純小美女。

卿本佳人,奈何做…………

葉天看着任雪涵清純的外表,不由得嘆了口氣,隨後搖了搖頭。

任雪涵一愣,不過很快便是又反應過來。

不由得尖叫一聲:「葉天!你這混蛋!我不是那樣的人!」

「這裏可能還有危險,你走吧。」葉天掃了她一眼,淡淡說道。

任雪涵還想說一些什麼,但是看到葉天冰冷的眼神,還有之前恐怖的表現。

不由得身體一抖,再也不敢多說什麼,直接進了電梯,選擇了下去。

葉天面無表情,只是順着過道來到了這一處的走道盡頭之處的一個黑色房間。

黑色的鋼鐵房門上面寫着509號房間。

「我剛才通過破妄真眼看見的血煞之色,應該便是這裏了。」

他輕輕一腳,便是將大門踹了開來。

而頓時,一股極為血腥味頓時從房間裏面散發出來,聞起來,讓人不由得有了一些反胃的感覺。

而裏面,卻是一副極度驚人的場面。

有一男一女兩具屍體赤裸著,出現在了一處大床之上,此刻已經殘缺不堪,不斷有血流出來。

而且這還不是最為驚人的場面,最為驚人的場面是。

有兩隻巨蟲出現在了床上,不斷啃食著兩具屍體,不時候發出幾聲帶着喜悅之意的嗡鳴之聲。

這兩隻巨大的昆蟲,每一頭都有數米長短大小。

通體都是漆黑色的甲殼,凜凜發出金屬的光澤,看起來無比的堅固,更是有兩條巨大的觸鬚。

這兩隻昆蟲的模樣,葉天無比熟悉,這兩隻昆蟲,正是蟑螂的模樣,或者說是俗話說的小強。

只不過此刻是巨大化的蟑螂,看起來一副無比恐怖的模樣。

此刻,更是在吞噬屍體!

一般人,看到這般的場面,恐怕是早就已經恐怖無比了。

但是葉天,倒是依舊是神色無比淡定,面無表情的模樣。

他知道,在靈氣復甦之後,這片天地中出現了大量的妖獸,實力都是無比恐怖。

而這些蟑螂,就是在靈氣復甦之後,出現了變異的妖獸了。

前世之中。這些妖獸許多都擁有着驚人的力量,甚至不少人類打造的避難城市,都是被輕易破壞,

葉天曾經和妖族發生過無數的戰鬥,甚至為了守護人族征戰諸天萬族過。

他見過無數的詭異模樣的妖獸,妖怪。

所以葉天此刻看到這些變異的蟑螂,當然是毫無表情,心中甚至沒有絲毫的波瀾出現。

對於他而言,對付這些妖族的方式無比簡單。

可以說,他對付這些妖族只有一個字,那便是殺!

此刻,隨着葉天進入房間之內,這兩隻蟑螂,當然也是立刻便是發現了葉天。

頓時它們又是發出來了一陣的嗡鳴之聲出現,不過,此刻的嗡鳴之聲中,是無比的憤怒之色。

他們在憤怒,為什麼在它們享受的時候,葉天打擾它們。

那兩隻的蟑螂,直接振動翅膀之下,居然是朝着葉天直接高飛沖了過來。

它們顯然,是想要直接對於葉天發動攻擊!

嘴巴中的鋸齒狀牙齒,更是不斷抖動,足以啃食一切。

然而葉天並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他只是手臂一陣抖動之後,頓時一道黑光一閃之後,出現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那一道黑光,鋒利無比,凜凜寒光,正是混沌至寶,弒神槍。

葉天本身便是達到了帝級武將的級別,再加上混沌至寶,弒神槍的驚人威力。

當然不可能對於這些蟑螂妖獸有任何的畏懼之意。

前世之中,他守護人族,不知道看到了多少的人族死在的妖族的手中和腹中。

他的手上,也曾經擊殺了無數的妖族,不知道沾染多少妖族鮮血,曾經被人尊稱為人族第一大將,

對於這些妖獸,他只有那麼一個字,那便是殺!

砰!

黑光一閃之後,弒神槍急速刺出。

一聲巨響之後,頓時一個蟑螂妖獸的外殼直接被捅穿了開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洞。

隨後黑光一陣爆發,頓時蟑螂妖獸的身軀直接炸裂開來,綠色的血漿直接爆裂開來,散發出來了一陣惡臭的氣味。

哪怕是這些蟑螂妖獸的身軀上甲殼是無比堅固,甚至比起一般的合金都是堅固。

但是當面對混沌至寶,弒神槍的恐怖鋒利之意,依舊是沒有了任何抵擋的餘地,被捅穿了。。

【九霄弒神槍】(已殘缺版本)

【品質】:混沌至寶,因為盤古開天而有損壞,修復條件不明。

【特性】:1,破碎萬物(一定幾率破壞對手低於弒神槍品質武器,武器品級越低,幾率越大)。

2,魔槍噬天(使用此寶,可以吞噬一切被你所擊殺的靈魂肉體,獲得其的部分屬性。)

3,殘隕之物(在盤古開天中損壞,需要恢復。)

混沌槍有破碎萬物的特性,哪怕是先天至寶級別的神話之寶,在弒神槍面前都是可能直接被刺破的。

更不要說,不過是蟑螂妖獸的甲殼而已。

在弒神槍面前,只有死路一條而已。

而另外一隻蟑螂妖獸,看見了同伴身死,卻是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色,繼續朝着葉天衝來。

嘴巴中的鋸齒狀牙齒,更是不斷抖動,發出來了陣陣刺耳的嗡鳴之聲。 平行世界——2012年12月21日。

熟悉的紐約時代廣場,縱然回到了九年前,這裡依舊還是人聲鼎沸,但是聲音之中少了往日的和諧,更多的是令人頭痛的骯髒字眼。

天空陰鬱,將整片繁華的都市籠罩,大風也在不斷的吹著,人群中的人們裹緊衣服,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匆忙的朝著出城的方向走。

他們少了往日生活的快節奏,多了對於接下來將要發生事情的恐懼。

往日里,時代廣場周圍的大屏幕上都會循環播放各種各樣的新聞訊息、潮流資訊,但是今天,那些個彩色的led大屏幕清一色的都在播放著黑人總統的嚴肅:「請所有國民,即刻逃亡,末日將要降臨,唯有青藏高原才是人類最後能夠生存的聖地。」

在街邊的一家空蕩蕩的,沒有店主也沒有服務員的高檔咖啡店裡,齊跡一行人正坐在往日上千元一位的卡座里喝著最為昂貴的咖啡,窗外便是匆忙逃離的人群。

據說印度已經被海嘯所吞沒,數以億計的人們死在了災難之中,而美利堅西部的加州已經遭受到了地震和海嘯、火山噴發的三重災難,數以百萬計的人們短時間內全部死亡,預計在天黑之前,災難將會降臨美利堅東部地區,也就是紐約以及首都華盛頓特區一代。

「搭檔,」看著窗外末日來臨前場景的羅素端著咖啡杯的手有些打顫,「咱們可以出去走走么?我們已經在這裡坐了二十多分鐘了……我覺的我們會死在這棟樓的坍塌里。」

「小羅素,如果你不親自去體驗該死的災難,你永遠不會知道災難的感覺,而且你不是想要寫令人頭疼的論文么?」齊跡放下了咖啡杯,「今天你一定會深有感觸,你的老師也一定會因為你深厚的文字功底和我英俊的面容而被折服。」

「韋德,你真的是帶我們來團建的么?」黃鼠狼搓了搓戴著黑色膠皮手套的手,他的臉色也有點慘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