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天驕一拍手,笑道:“這就對了,完美!”

“仙子,每天呢,將這句話說上一百遍,保準讓你比仙子還仙子,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仙子。嗯……我就先失陪了。”說完,趙天驕邁步朝前走去,一把將門推開了。

器靈沒有理會趙天驕的動作,而是在回味着趙天驕的話。

幾分鐘後,器靈一怔:“我……我怎麼感覺,又被他騙了呢?”

蟲皇創世 “這無恥……哎呀,萬一生氣真的影響了我的美貌,那就不好了。嗯,我心裏有愛,有善,還有包容。本仙子大人大量,不和你一介凡夫俗子計較。”

趙天驕揹着雙手,散佈一般的朝上走去,一邊走,一邊唱道:“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瀟灑走過域界的大道,求得鬼醫傳承樂逍遙……”

“嘿……我樂逍遙!”趙天驕心情非常好,不覺間,唱着小曲兒就來到了山頂。

忽然的,趙天驕皺眉道:“不對啊,在我剛得到《鬼丹密藏》的時候,每次吸收鬼氣,差不多都能解鎖鬼丹。”

“可是,上次在女兒村,我吸收了鬼法境的鬼氣,讓我鬼影境的道行,都已經到了後期了,可依舊沒有解鎖新的鬼丹。哪裏出了問題呢?”

說話間,趙天驕拿出《鬼丹密藏》翻看起來。

可看了半天,也沒找到問題的關鍵。

索性,趙天驕也不再繼續浪費時間,收起《鬼丹密藏》的同時,割破右手中指,抵在傳承墓碑上。

接着,那種熟悉的感覺傳來,龐大的信息量,充斥在腦海,讓他頭疼欲裂,感覺隨時都可能爆炸。

在接收了第一份傳承後,趙天驕便想收回手,可他卻立刻面色大變! 因爲,趙天驕的手指就如同黏在了墓碑上一般,如何使力也拿不下來。

這讓趙天驕大吃一驚!

接着,第二份、第三份,乃至第四份的傳承信息,接連涌入了他的腦海。

致使趙天驕頭疼欲裂,似乎,裏面就像有個氣球,不斷的被吹氣,將他的腦袋撐大,隨時都會爆裂一般。

“啊……”趙天驕發出痛苦的嚎叫。

眼前一黑,就昏死過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天驕睜開了雙眼,精神很是萎靡,可當他回想起所得到的三個傳承後,立刻讓他彈坐而起,目中閃爍着激動的光芒!

“他大爺個蛋蛋的,這下爺們要牛逼了!”

“雲靴、風翼、陰魂戰馬,這三種狀態一上,再加上雷袍、冰甲,爺們的鬼軍要逆天了!”

“以云爲足,以風爲翼,以陰魂聚戰馬,天上地下任馳騁,戰天鬥地誰敵手?!”趙天驕激動的站了起來,仰天大笑,帶着年少輕狂的囂張和霸氣!

片刻之後,趙天驕才平復下激動的心情。

也是這時,他想起了,在傳承最後,還有句話來着。

“《鬼丹密藏》實乃術法界傳世至寶,若無絕對實力,難以守護。所以必須得擁有陰銅錢的傳承,爲學習《鬼丹密藏》保駕護航,繼而纔可以無限制學習鬼丹……”

趙天驕目中露出明悟之芒:“難怪不能解鎖新丹方,原來我是進入了瓶頸期,如今第一枚陰銅錢的傳承,都被我得到,自然就可以解鎖新丹方。”

此刻,趙天驕的腦海,就浮現出了兩個新的鬼丹。

“還原大補丹、淨魂丹,前者能讓鬼修消耗的道行,恢復百分之三十,後者能起到淨化魂體的作用……這不是輔助類的,是醫鬼類的丹藥了!”趙天驕臉上露出微笑,終於能夠煉製鬼醫類的丹藥了。

收拾起激動的心情,趙天驕心滿意足的下了山。

路過山腰石門時,器靈擋在了趙天驕面前,一臉微笑的看着趙天驕:“混蛋,我現在不生氣了,你看我變美了麼?”

趙天驕憋着笑,故意做出癡迷狀:“美了,不過還是差一點。你如果叫我天哥的話,就會越變越美。我期待下次見面,你變得美若天仙,美遍三界無敵手!”

“天哥。”器靈臉頰一紅,羞澀的回了石門上。

下了山,柳滿香和獨孤勝寒她們見到趙天驕一副春風得意的樣子,紛紛開口詢問。

“幹嘛去了?回來就笑的這麼猥瑣。”柳滿香狐疑道。

獨孤勝寒問道:“主人,你是不是得到新的傳承了?”

趙天驕嘿嘿一笑:“知我者勝寒也。”

獨孤勝寒臉帶笑意,瞥了一眼柳滿香,似乎在說:看吧,還是我瞭解我家主人。

柳滿香有些來氣,回敬了獨孤勝寒一個白眼:有什麼了不起的,老孃遲早也要睡了他!

在柳滿香看來,趙天驕和獨孤勝寒這個絕色女鬼,怕是早就不清不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獨孤勝寒選擇大度的沒去理會柳滿香,而是繼續朝趙天驕問道:“主人,這次的傳承是什麼?也是給鬼軍加持狀態麼?”

“沒錯,而且這一次我獲得了全部的傳承。 我在黑暗處等你 除此之外,還有意外收穫。”

獨孤勝寒也跟着開心起來:“是什麼狀態呀?”

卻在這時,肉肉在睡夢中發出咯咯嬌笑,然後懶洋洋的睜開了雙眼。

不知道是將煞氣鎖住了的原因,還是吃了趙天驕肉的緣故,肉肉的雙眼,黑白分明,不再是之前的漆黑一片。

見肉肉醒了過來,趙天驕他們全部圍攏過去。

肉肉眨了眨大眼睛,萌態十足的朝趙天驕伸出小手,然後咯咯發笑。

“肉肉跟我還挺親呢。”趙天驕伸手就要去抱。

“小爺們小心,別再被她咬了!”說話間,柳滿香攔住了趙天驕的雙手。

剛剛還是一臉萌態,人畜無害的肉肉,卻是突然的齜牙咧嘴,眼中泛着兇光,衝着柳滿香發出‘嗬嗬’的威脅之音。

重回七九撩軍夫 這個時候的肉肉,看起來充滿了危險,似乎就跟一頭野性十足的猛獸一般,兇焰滔天。

饒是趙天驕,也被這個樣子的肉肉給驚了個呆。

肉肉嗷的一聲吼叫,撲向了柳滿香,兩隻白嫩嫩的小手,黑氣繚繞,形成了黑色的指甲,泛着幽森寒芒,伸向了柳滿香,如要將她撕個粉碎!

這一幕驟變,立刻讓趙天驕還有獨孤勝寒她們嚇了一跳。

柳滿香本能的掏出手槍,對準了肉肉。

“不要!”趙天驕眼疾手快,把即將撲在柳滿香身上的肉肉,給抓了回來。

然而到了趙天驕的懷裏,肉肉立刻恢復萌娃狀態,雙手恢復原狀,摟着趙天驕的脖子,伸出粉嫩的小舌頭,去****他的黑臉。

這巨大的反差,讓衆人羣鬼,錯愕連連。

包括趙天驕,也被肉肉這反覆無常的變化,弄的有些心有餘悸。

“肉肉,剛纔爲什麼要攻擊人?”趙天驕板着臉,故作不悅的看着肉肉。

肉肉大眼睛眨啊眨的,似乎在思考趙天驕的話,然後小腦袋在趙天驕懷裏蹭了蹭,接着,又起身指着柳滿香,嘟着小嘴,委屈巴巴的,就跟在告狀一樣。

趙天驕問道:“你是說,你想被我抱着,她不讓,你就攻擊她?”

肉肉又思考片刻,撲在了趙天驕的懷裏,兩隻小手,緊緊的露着趙天驕的脖子,似乎在用行動,回答趙天驕一般。

柳滿香也看明白了,搖頭苦笑:“小爺們,你到底有啥魅力啊,不管多大年齡的女的,都被你通殺呢?!”

孟道靈也是忍俊不止:“這麼大一小丫頭,也知道爭風吃醋。我也是醉了。”

趙天驕滿頭黑線。

從域界出來,肉肉依舊賴在趙天驕的懷中,因爲她沒有衣服,趙天驕便用鬼妖衣套在了肉肉的身上,還能隱去她身上陰靈煞體的獨有氣息。同時,這衣服還能隨心而化,成了一件粉色的公主裙,使得肉肉看起來,就跟小公主一樣。

而趙天驕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年輕奶爸的狀態。

柳滿香還有孟道靈也跟着出來了。獨孤勝寒本來擔心柳滿香勾搭趙天驕,也要跟着出來,可轉念一想,鬼軍成員的道行,都有了不小的進步,唯獨她這個女帝,還停留在鬼影境的門外,這就讓她有些着急起來。

於是,獨孤勝寒權衡一番,還是留在了域界,專心修煉。

從八中出來,柳滿香也回了市裏。

趙天驕則是和孟道靈,去了北虎山。

一來,李芷煙還在那裏修煉;二來,趙天驕也想找個僻靜的地方,給鬼軍煉製武器。 畢竟,武器的材料,可都是金疙瘩,在外面的話,人多眼雜,如果被人發現,一準兒會有不必要的麻煩。

而北虎山道觀小,人跡罕至,正是煉製武器的好去處。

此時天色已經黑了,趙天驕和孟道靈坐車,去了省城北部的郊區,臨近山路才下車進山。

曾在山裏尋找陰靈煞體的術法界之人,隨着同盟的解散,也都紛紛離開了。

至於陰靈煞體的消息,以劉道坤爲首的佈陣九人,則一致對外宣稱,搞錯了,沒有陰靈煞體。

雖然沒有人相信這話,但仔細一打聽,的確是沒有人見到陰靈煞體。

而在植物園發生的一幕,除了趙天驕和那九人以及他們的弟子小輩,外人也是一概不知。自然的,此事就無人知曉了。

他們之所如此說,也是爲了維護自己的名聲。畢竟,他們偷摸佈陣引出陰靈煞體,這事若被外人知道,他們會引起公憤的。

不過,行走在無人的山裏,趙天驕莫名的有種被跟蹤的感覺。

“孟姐,你有沒有覺得,我們背後有人?”

孟道靈搖搖頭:“這裏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哪有什麼人啊?”

於是,二人抱着肉肉繼續向前走。

就在他們身後千米之遙的地方,夜空下,兩個妖嬈的身影,彼此交錯縱橫,上下翻飛,呼喝不停,閃爍的法光,如同絢爛的煙火,映襯在她們絕美的臉上。

終難忘 “你這死鬼,到底要糾纏我到什麼時候?”媚女鬼君本來甩掉了雷姬,尋了半夜,終於又找到了趙天驕,剛要動手的時候,偏偏這雷姬又一次出現,將她攔住。

使得媚女很是惱怒!

雷姬卻是淺笑吟吟:“是你這賤人糾纏我家大人好吧,還惡人先告狀,你也太不要臉了!”

“你這賤鬼,我要讓你魂飛魄散!”媚女柳眉倒豎,再次欺身上前。

雷姬毫不示弱:“那就看看,誰讓誰魂飛魄散!”

“這臭小子怎麼和這女鬼有了夫妻之實了?”黑暗中,一個赤腳老頭,目光精亮的看着雷姬。

這老頭不是別人,正是觀雲老道!

他觀看浮雲,也發現有陰靈煞體出世,因擔心趙天驕便早早來到了這片山內,並將趙天驕近日來的所作所爲,都看在眼中,心裏得意的不得了!

“不過也好,有個鬼君境的鬼娘們暗中保護,老子也能省了不少的心。唯獨那劉道坤,不是什麼好鳥,老子得去敲打敲打他。”說完之後,觀雲老道身影一閃,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觀雲老道一離開,趙天驕立刻渾身一輕,那種被跟蹤監視的感覺瞬間煙消雲散。

快天亮的時候,趙天驕二人才回到神門道觀。

“呀,姐夫你終於回來了,我以爲你不要我……我姐了!”李芷晴看到趙天驕,就要過去擁抱,可當看到肉肉時,卻是一愣:“姐夫,這咋幾天不見,你就多了個孩子啊,和誰生的?不會是勝寒姐姐吧?”

與此同時,李芷煙也從院子裏走了出來,原本一臉笑意的,可當聽到這句話,立刻皺起了眉頭。

趙天驕滿頭黑線,連忙解釋道:“別瞎說,她叫肉肉,是……”

隨後,趙天驕將這幾天的遭遇說了出來,在這過程中,李芷晴給趙天驕和孟道靈準備了早飯。

趙天驕吃飽喝足,也將事情說的差不多了。

李芷煙美目中帶着擔憂:“不是隻去解決山下村子的鬼麼,怎麼牽扯出這麼多的事?這幾天奔波的很累吧,我去給你燒水,你洗個澡,好好睡一覺。”

這李芷煙突然溫柔賢惠起來,趙天驕還有些不適應了。

“不用,我去叫鬼軍做就行,哪能讓你幹粗活。”

趙天驕和孟道靈洗了熱水澡,便各自睡下。

肉肉就跟新生兒一般,將趙天驕當成了她的父母似得,使得非常黏着趙天驕。哪怕對方洗澡,也不撒手。

最後,還是李芷晴用棒棒糖,纔給她哄下來。

不過,肉肉在吃完了棒棒糖之後,則變得越來越暴躁,似乎離了趙天驕,她就失去了安全感一般,對誰都有本能的防備。

“原來這就是陰靈煞體,竟然還化生成了人的形態,化生的年份必定是在千年以上。”吳道子看着肉肉,嘖嘖稱奇。

肉肉顯得非常不耐煩,瞪着吳道子,嘴裏發出‘嗬嗬’之聲。

吳道子覺得好笑,忍不住伸手去摸:“煞氣鎖住了還這麼兇,不愧是兇名卓著的陰靈煞體。”

“嗷……”肉肉張嘴去咬吳道子伸過來的手。

吳道子心下一驚,連忙將手縮了回去。

可肉肉卻是不依不饒,伸出小手,張牙舞爪的想要去撕了吳道子。

李芷煙想要上前安撫,可肉肉的小手上,再次出現黑色的鋒利指甲,快若閃電的撓向李芷煙。

這一幕,將二人還有李芷晴給嚇了一跳。

李芷晴連忙抱着肉肉朝後飄飛出去,同時開口道:“肉肉乖,不生氣啊,姐姐一會再去下山,給你買棒棒糖吃,但你要聽話喲。”

肉肉對着李芷晴眨了眨眼,片刻後,似乎明白了李芷晴的意思,小手恢復原樣,伸出舌頭,去舔李芷晴的小臉,然後再次轉頭瞪着吳道子和李芷煙。

李芷煙皺眉道:“這小傢伙也太兇了,而且怎麼感覺像個野獸似得,要麼咬,要麼撓,現在還用舌頭舔……”

“姐,她本身就不是人啊,是天地蘊生的靈體,不能以常理度之的。雖然行爲古怪,還不會說話,但她很聰明呢,我說什麼她都能聽懂,我相信,耐心

教導的話,她就會和正常人一樣啦。”李芷晴很喜歡肉肉,便爲她解釋起來。

李芷煙輕嘆口氣:“但願如此吧。”

說完,她繼續和吳道子學習神門的術法去了。

而李芷晴則是非常耐心的教肉肉說話,走路,以及日常生活中的小常識。

剛開始,肉肉還跟着學,可隨着時間流逝,肉肉越來越不耐煩,時不時的發出‘嗬嗬’之聲,如同在不滿的抗議一般。

“肉肉最乖了,來,姐姐教你跳支舞吧。”李芷晴扭動起嬌軀來。

肉肉逮住機會,嗖地一聲,衝向了趙天驕的房間。 “肉肉,姐夫在睡覺呢,他很累的,不要吵醒他。”李芷晴在後面追。

肉肉轉過頭,衝着李芷晴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閃身進了屋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