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坐在龍塌前,他忍不住摸了摸藏在褲子后的黃符。

那是鳳綰月給的迷幻符,據說可以讓赫連霄產生與女子歡丨好的幻覺。

總之,這是個好東西!

赫連霄沐浴完一出來便看見美人摸……臀的畫面。

他揚眉,語含笑意,「愛嬪果真如民間傳言那般不拘小節,你還是第一個敢在朕面前舉止不雅的嬪妃。」

「……嬪妾給皇上請安。」

「起吧,地上涼,過來陪朕說說話。」

臉上笑嘻嘻,內心嗶了狗的蘇子邈坐到了龍榻上。

哪怕渾身不自在,他也得笑著活下去,「皇上。」

「朕聽聞,太后很喜歡你?」

「皇上說笑,嬪妾何德何能,不過是僥倖得了太后的注意。」

褪去龍袍的赫連霄,少了些凌厲,多了些溫潤如玉。

聽到這話,他淡淡一笑,「鳳氏女子多以賢良淑德聞名,月兒是唯一的特別,她自小體弱多病,國公夫人病逝后更是一直獨居道觀,這些年從不和外人交往,如今煙兒不在了,她便是朕的責任,既然月兒喜歡你,日後你便常去未央宮走一走。」

蘇子邈乖巧點頭,「嬪妾明白。」

唉,這赫連霄也是可憐。

經過這兩次的相處,不難猜出故皇后在他心裡的地位。

說起來,鳳雲煙死的也挺蹊蹺……

不等他多想,只聽耳畔響起赫連霄低沉的聲音,「時間不早了,愛嬪先歇下吧,朕還有些奏摺要處理。」

哎?

天降喜事讓蘇子邈樂開了花。

他微愣,又故作矜持道,「是,皇上也要保重龍體。」

從內殿出來,赫連霄便坐在了御案前。

在落下硃砂筆前,他動作稍頓,抬頭看向富公公,「明日天亮后你便去六宮傳朕旨意,蘇貴嬪性姿敏慧,謙和有度,晉為貴妃,封號『宜』,賜朝陽宮。」

「是,奴才遵旨。」

富公公心嘆:這背後有蘇家和太后支持就是不一樣,居然尚未侍寢就被封為貴妃,未來可期啊!

無人知曉,太和殿外站著一道鬼影。

鬼影一直看著赫連霄,最後,隱在黑暗中的臉在咧嘴笑。

……

翌日一早。

蘇貴嬪晉宜貴妃的聖旨便曉諭六宮。

如此跨了幾級的晉位,可是從未有過的先例。

因為有封號,蘇子邈的地位更是直接越過了雲貴妃。

請安時,難得人齊了一回。

可妃嬪們的表情可謂是相當精彩,禧昭儀更是成了眾矢之的。

雲貴妃譏笑,「你與故皇后長得一樣又如何,侍寢多日卻無晉封,你瞧瞧人家宜貴妃,昨日她還得向本宮行禮,今日卻成了六宮之首,禧昭儀,看來東施效顰也只是自欺欺人啊哈哈!」

禧昭儀覺得難堪,嬌艷的臉血色全無。

她抬眸看向上座的太后,試圖用眼神求助。

可鳳綰月只對她莞爾一笑,彷彿根本沒聽到一般,只道,「你們都應該和宜貴妃多學學,別整天只知道妖里妖氣的作怪,好好當皇上的貼心小棉襖不好嗎?」 先是心頭中了一箭,後來又扎了一刀。

不知是無意還是故意,鳳綰月說話總是在戳嬪妃們心窩子。

偏生她還是一臉無辜的表情,「從今日起,從宜貴妃開始按位分往下排,依次來陪哀家用晚膳,你們能不能得到皇上的寵愛就可憑本事。」

「……」

「待明年入春后便會開始選秀,屆時如果你們還是這麼不著調,哀家就再也不搭理你們了!」

聞言,嬪妃們的心裡是又驚又喜。

驚的是她們險些將幾個月後的選秀給忘了。

喜的是太后真心地善良,居然還願意提拔她們!

等請安結束后,大傢伙兒都是笑意盈盈離開的未央宮。

蘇子邈更是狗腿的湊上前邀功,「太后,小爺現在是寵妃,除了你以外,我就是六宮之首啦!」

「哦。」

「不過,我懷疑皇上可能是不舉!」

鳳綰月沒搭理他,只讓珍珠低頭又附耳囑咐了幾句話。

見珍珠突然走出去,蘇子邈有些奇怪,「咦,你讓這小宮女去哪?」

「哀家昨日給你的符沒派上用場?」

「對啊,嘿!」

這聲憨笑,讓鳳綰月的表情漸漸變得怪異起來。

她視線慢慢往下移,停在了某個部位,嘆息著搖了搖頭,「唉,看來你能當上宜貴妃代價還挺大。」

幾乎是一瞬間,蘇子邈就明白了。

他嘴角抽搐,「呸呸呸,你瞎想什麼呢,小爺絕不可能貢獻自己的美臀上位,而且……就算真有那麼一天,我肯定也是在上面的那個!」

「……那你很棒棒喔。」

反正也解釋不清楚,蘇子邈乾脆直接將昨晚在太和宮的事說了一遍。

聽完后,鳳綰月眼中的驚訝不掩。

若有所思了片刻后,她才不解的開口,「也就是說,赫連霄登基后讓禧昭儀和你侍寢都是假象?」

「是啊,反正他連碰都沒碰我一下,要不是確定我男扮女裝絕不會被發現,我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已經知道我是男人了!」

「那以前在太子府呢?」

「反正我入府後,皇上大多是宿在你姐姐那裡,不過聽說雲貴妃和顏嬪從前也很得寵,特別是顏嬪,之前還有過身孕,可惜在六個月的時候不幸小產了。」

話音剛落,珍珠就領著剛離開不久的禧昭儀和姚婕妤走進來,並關上門。

她們跪在地上,「臣妾(妾身)拜見太后。」

鳳綰月托腮,冷漠臉,「哀家討厭東躲西藏的遊戲,最討厭長得丑還知不收斂的鬼,殺了三個人你也該消氣了,超度和黃符你選一個吧!」

「……」

「怎麼,難不成你還想在哀家眼皮子底下殺掉禧昭儀?」

聞言,『姚婕妤』猛然抬頭。

對上那雙泛著寒光的桃花眼,它忍不住後退半步。

「你究竟是何人?」

「我?我是西涼國的小太后呀!」

「……」

鳳綰月勾唇,笑容看起來很天真,「無皮鬼,哀家這個人一向不喜歡拐彎抹角,你若是聽話那肯定能舒舒服服的走,若是不聽……呵,哀家也絕不會跟你客氣。」 被識破身份,無皮鬼隱在體內的陰詭之氣爆發了。

它活動了一下筋骨,笑聲猙獰,「區區一個人類竟敢威脅我,也好,反正這副皮我也不喜歡,你既然想見我那就見吧!」

說完,只聽呲啦呲啦的聲音接連響起。

在禧昭儀驚恐的尖叫聲下,無皮鬼從腳後跟的部位開始撕拉,將姚婕妤的人皮與它的血肉慢慢分離。

濃郁的屍臭和令人作嘔的血腥味,瞬間瀰漫早空氣中。

「你……」

鳳綰月惱了。

這醜八怪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礙於還有其他人在,她清清嗓問道,「如果哀家做了什麼特別粗魯的動作,你們會不會就不把哀家當小姑娘看了?」

珍珠違背良心回答,「不管您做了何事,在奴婢心裡您永遠都是最可愛的小小姐。」

蘇子邈只笑笑,不說話。

講道理,尋常女子能看到屍體不害怕?能徒手扒皮?能貪財?

答案當然是不能!

呵,小爺壓根就從沒把你當女子看!

禧昭儀離無皮鬼最近,這些日子堆積的壓力以及恐懼讓她承受不住暈了。

好好的未央宮,居然被一隻鬼給污染了。

正所謂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鳳綰月站起身,嘴裡念了一句法咒后就將手串給扔了出去。

手串先是懸浮在空中,然後高速旋轉了幾圈后慢慢變大,最後猛地降落將得意忘形的無皮鬼給束縛住。

「哇,這比你的那些符要厲害啊,不然你把這個送給我吧!」蘇子邈盯著套在鬼身上的手串,羨慕不已。

「這是祖師爺留下的混元珠,也是哀家的法器,未修道者若是擁有便會折壽。」

「……」

道門法器皆藏蘊天地靈氣,上可召神譴將,下可驅邪除魔。

無皮鬼像是被定身了,混元珠在它身上不斷灼燒,疼痛讓它不停地嘶吼。

鳳綰月擼了擼礙事的長袖,旋即從一個花瓶里掏出桃木尺,氣勢洶洶的走上前,二話不說就是噼里啪啦一頓揍。

她一邊打一邊罵,「你看看你,長得丑不是你的錯,出來嚇人那就是你不對了。誰給你的勇氣敢在哀家這裡扒皮,今天就是閻王親自來接你去投胎,你也必須把這兒給哀家清理乾淨再走!」

「嗚嗚嗚嗚嗚~」

「不許哭,既然有鬼修的造化為何不繼續修鍊,反而出來害人,能混進有龍氣庇佑的皇宮當真了不起啊,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來挑釁哀家,你當哀家是病貓嗎?」

「我只是想報仇,是她們都該死!」

無皮鬼因為法器的洗滌漸漸褪去鬼樣,恢復了死之前的模樣。

一張與顏嬪一模一樣的臉在哭訴,「大師,我是顏嬪的雙生妹妹顏如蘭,她嫉妒我被皇上寵幸所以將我殺害,甚至連我腹中已經六個多月的孩兒也不肯放過,憑什麼她能好好地活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顏嬪顏如玉曾是梨園有名的小花旦,可惜,她卻是個石女。

因為被赫連霄看上,不願放手榮華地位,所以就讓親妹妹代替她侍寢。 平日,顏如玉都會讓顏如蘭扮作又丑又啞的婢女。

一到晚上,二人互換身份,她便正大光明的看著妹妹與自己喜歡的男人顛鸞倒鳳。

起先倒也相安無事,哪知時日久了,顏如玉漸漸心生妒忌。

特別在知道顏如蘭有孕后,更是動了殺心。

畢竟是赫連霄的第一個子嗣,所以他也時常陪伴佳人。

因此,顏如玉也找不到機會下手。

直到六個月後的某日,她趁著赫連霄不在府中,並且把下人都支走後給顏如蘭灌下了一碗打胎葯。

孩子沒了,赫連霄怒極。

可查清楚真相后,所有證據都指向恢復婢女身份的顏如蘭。

偏偏打胎葯里還有啞葯,她有冤難訴,只能被侍衛壓進暗牢日夜受刑,這種生不如死的日子過了足足一月。

顏如蘭的瞳仁發紅,咬牙切齒道,「我還記得那天她趾高氣揚的來到暗牢,嘲諷我說替身就是替身,哪怕我是她的妹妹,也永遠都是見不得人的下賤坯子!」

「然後,繼續說。」鳳綰月面無表情的收起桃木尺,當然還順便又打了兩下。

「可就在我兒下葬的當天,顏如玉竟然讓她的新婢女素問將我殺害,我死後,她們主僕竟還將我扒皮抽筋,把屍身丟去亂墳,我因心有怨念無法投胎,后偶然得到高僧指點才開始修鍊。」

聽到這裡,眾人也弄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只是,蘇子邈卻有些不解,「你的仇人既然是顏嬪與素問,又為何要殺害姚婕妤,還纏上禧昭儀?」

提到這個,顏如蘭就目露厭惡。

她低頭看向已經昏厥倒地的禧昭儀,憤恨不已,「此女心術不正,不知從何處學來招魂術強行將我招來,我本已成為鬼修,卻因她的貪念將積累數月的修為盡毀。」

「你撒謊。」

鳳綰月淡聲道,「她的確心術不正,可你卻是自願被她招來。」

聞言,顏如蘭眼神閃躲,一副心虛的模樣。

方才被又打又罵,她也害怕,只好如實道來,「我只是太想皇上了,禧昭儀的願望是希望她能寵冠後宮,那我便在暗中助她,本想著時機到了就取代她,哪曾想昨日您送她的菩提子讓我不能再靠近她,正巧姚婕妤又撞了上來,我就……」

含冤而死的鬼會化作厲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