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被燒成一副鐵架子,人燒成了骨頭,化驗了dna才知道,是她。”

“馨啊,我求你了,我真的不想死啊,你也知道我家條件比你也好不好那兒去,我爸媽在廠裏打工,爺爺在鎮上做環衛,不管颳風下雨都得掃地,他們把全部指望都放在我身上,我真的不能寒了他們的心。”

這件事不是君凌做的,也不是司焰烈做的。

要麼是她的車子真有問題了,要麼就是還有其他我不知道的鬼魂,想要殺我!

“寧寧,不管你信不信,這些事情,都和我沒關係,也跟君凌沒關係,我沒想要報復誰,那天說的話,也只是爲了知道事情真像,嚇唬嚇唬你。”

寧寧一聽,哇的一聲,哭得更大聲了。

“馨馨是誰啊?你知道宿舍裏空蕩蕩的,冷清清的好可怕,就我一個人住。”

我對寧寧說:“我一會發個地址給你,按照地址去找店老闆,把事情跟他說一下,給他求個平安符,非常靈驗。”

“嗯!”

我把電話掛上,把寒易的地址發給她。

電話收進包裏,好像君凌已知道了事情經過。

我說:“肖曉和小媛的事情,是司焰烈做的,但雨熙的絕對不是,到底是誰啊?”

“馨兒別急,有可能是個意外,汽車起火事件屢見不鮮。”

“可是雨熙是個官二代,爸爸是廳長,她開的車是外國進口,不會這麼容易起火。”

“先不妄下結論,去案發現場看看。” 君凌拉着馨馨的手,下樓。

樓下有車子備着,是個熟悉的面孔,鍾毓的司機。

上車,說了目的地,司機調頭往目的地開去。

到車禍現場,現場的車被拖走了。留下警戒線,地上一堆灰燼和黑色痕跡。

司機將車子停在路邊,下車,君凌拉着馨馨走到警戒線前,準備拉起警戒線進去。

後面,有人制止君凌,大喊:“等會,別亂動啊。”

馨馨回頭,是一個老交警,穿着制服,皮膚被大太陽曬得有點黑。

他制止兩人說:“別亂動,一會還有司法部門過來鑑定,小夥子,趕緊的出來。”

馨馨先退出,擡頭看了眼路邊的指示牌,前面路段並不是回雨熙家的,而是去郊區某個山莊。

青蓮山莊,是個度假山莊。

好在,這路段車輛比較稀少,出了這麼一起大交通事故,沒有引起交通堵塞。

君凌從警戒線邊緣退出出來,拉馨馨的手,往回走。

“看清楚了,發現了什麼?”馨馨問他。

“現場沒有發現陰氣痕跡,附近也很淡,即便是有可是孤魂野鬼,兇手倒像是人爲的。”

“人爲的?她雖脾氣不太好,也不是到處得罪人的那種,不像是仇殺。”

“或許是一起意外!”

二人走到車前,君凌望去郊區的山莊的牌子,對司機說:“打電話給鍾毓,讓他查一下,雨熙去青蓮山莊做什麼?”

司機點頭:“好!”

二人上車。

上車後寧寧又打電話過來,說害怕,讓馨馨去宿舍陪她住。

電話裏,寧寧哭得挺厲害,一個勁兒的說害怕,向馨馨道歉,還讓馨馨原諒她。

總之,有點語無倫次。

她哭着說:“馨馨啊,肖曉說下面太冷了,要我去陪她,我不敢一個人住宿舍,首都也沒什麼親戚,來宿舍賠我好不好,要是你害怕,咱們去外面住賓館,我還有點錢,等宿舍阿姨把新宿舍分配下來,咱們在搬進來。你也知道,我在學校里根本沒朋友,除了你!”

馨馨拿着電話,沉默!

沒聽見馨馨回話,她哭的聲音更嘶啞了:“馨啊,我真的是怕了!”

寧寧哭哭啼啼的,令馨馨心煩意亂。

馨馨拿着電話,看了眼君凌。

君凌做在後座,抿脣不說話,面容森冷。

像是知道談話內容,寧寧讓馨馨陪她。

馨馨小心翼翼的說:“寧寧害怕,讓我去宿舍陪她。”

君凌面露不屑,冷冷的說了聲:“她做假口供陷害你的時候,不害怕了,現在讓你當老好人,你就當這個老好人?”

“你也知道,寧寧是被威逼的嘛。”

君凌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道:“不許去。”

馨馨:“可是,寧寧哭的很厲害啊!”

“你去了,會輪到你哭得很厲害,昨天晚上還沒哭夠麼,下午,司焰烈就纏着你,你一離開我的視線,他就見縫插針,總之,哪兒都不許去,關於那房子,退了!”

“不行,我交了押金,推了我住哪兒?賓館酒店嗎?我住不起!”

想到什麼,君凌拿出一張金卡,交給馨馨。

“這是帝國酒店的vip鑽石卡,隨時可以的入住,刷卡即可,以後,住在這裏。”

馨馨睜大眼,看着手上的金卡,帝國酒店是全球知名五星級連鎖酒店。

頗有名氣,房費很高。

帝國酒店下面有一派小字,龍氏集團。

想到龍小幽,明白什麼。

問君凌:“是你媽媽的酒店?”

“是,最大股東是媽媽,不過她不管事,幾年前,酒店交給鍾毓管理了。”

馨馨:“……”

車子開到學校附近,鍾毓在路邊等她。

君凌下車之前,囑咐馨馨:“陪寧寧可以,但不能在住宿舍,不安全,兩人住酒店去吧。”

馨馨給寧寧發了信息,讓她在校門口等。

然後按照金卡上面的電話號碼,打電話問了問房間價格,最便宜的是1888,總統套房1萬8!

消費不起啊!住一晚,相當於以前打工一個月的工資。

肉疼!

車子開到校門口,寧寧拿着箱子,一副搬家的模樣,紅着眼在等馨馨。

馨馨下車,幫她搬行李。

但被司機搶了先,司機打開後車廂,把行李丟進去。

馨馨扶寧寧上車,哄了好一陣兒,終於把她給哄好了。

司機直接把兩人帶去帝國酒店,馨馨開了最便宜的一間套房。

寧寧看着金碧輝煌的大廳,出入大部分是外國人,扯了扯馨馨的衣服:“馨啊,這得多少錢一晚啊。太貴了吧,一晚上得一個月生活費把!”

馨馨揚了揚金卡,說:“刷卡,沒事,每天我們就換地方住。”

寧寧被馨馨手中金卡吸引目光,說:“金卡?哪來的?”

馨馨頭沒回:“君凌給的!”

“他送你的?”

馨馨點頭。

“這得多少錢!vip鑽石卡呢!”寧寧微微驚訝。

馨馨把身份證邊遞給前臺,邊說:“這酒店就是他媽媽下面的產業,自家應該不要錢把。”

寧寧看着馨馨,眼眸微微的變了。

馨馨辦好手續,司機在後面幫忙擡行李,一直送到房間,出門之前,還非常禮貌的問她,要不要幫她們準備晚餐送進來。

馨馨點頭。

過程,寧寧沒有在哭了,看馨馨眸色越來越深。

晚上,兩人住在酒店倒也順利,沒有出什麼事。

但,卻沒想到,第二天二人去學校時,會看見這樣一番場景。

學校門口,鋪天蓋地傳單,到處飛的是。

幾乎每個人手上拿着一張,馨馨站在學校門口,低頭往地下看。

上面,血紅色傳單,隱者她的大頭照,傳單上面巨大的標題,寫着。

吳麗娜事件後續,403宿舍之死神詛咒。

是謀殺,還是純屬巧合?

女生宿舍樓403宿舍,一個星期不到,加上吳麗娜,有四名女生暴斃。

死亡方式各種各樣。

自衛被殺!

吸~毒產生幻覺,開車自殺。

酒店當坐檯小姐,被本校學生髮現,從高樓跳下自殺。

自駕車去郊區莊園度假,半路上汽車爆炸!

四起死亡事故,是詛咒靈驗,還是一切有預謀?

爲何,沒一起事故背後,403宿霸林馨馨皆在場! 肖曉爲何裸死街頭?女生宿舍爲何半夜慘叫?403女生宿舍環死亡案,究竟是何人所爲?

娛樂圈餐飲指南 每一個女生身亡的背後又隱藏着什麼?

這一切的背後,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每一起看似自然死亡案件背後,是魔鬼的詛咒,還是刻意人爲?

爲何林馨馨屢屢在場,是巧合? 帝君傳 還是殺人兇手?她真的能置身事外,逃脫出局?

神祕的帥哥君凌,真會喜歡上這樣一個表面貧窮勵志上進,內心陰暗可怕的綠茶婊?

馨馨看到這裏,一股子火氣從心裏冒出來,燒灼喉嚨,氣的當場撕掉那張宣傳單,狠狠的拋落在地上。

寧寧看見她氣成這樣,連忙勸:“馨馨,別生氣,一定是有人故意栽贓陷害你的。”

可到底是誰啊?

對她恨之入骨的兩個人,吳麗娜和肖曉都死了,不會出現在大白天裏漫天的發傳單,刻意詆譭自己。

突然,寧寧擡頭看見什麼,把馨馨轉身被對校門口,說:“馨啊,要不然你先回去把,我一個人進學校,都到校門口了,我沒事,上午就一節課。”

馨馨楞了一下!

來的時候,寧寧苦苦的哀求她,說一定讓她陪着上學,她學校裏一個朋友都沒有,連着好幾天一個人上課,下課,去食堂都是一個人,回宿舍還是一個人。

現在都快送到校門口了,看見傳單就不讓自己進去了?

馨馨看見傳單已經滿肚子火了,現在被寧寧嫌棄,當場就發作。

“你什麼意思?覺得跟我站在一起丟人?”

“馨馨,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什麼意思?我都送你過來了!”

寧寧有口難言,眼睛可憐兮兮的看馨馨,把她轉過身來。

馨馨看見學校大門口的橫幅,上面寫着大字:“林馨馨,你應該對宿舍裏那四條人命有個交代?”

交代?

交代什麼?人又不是她殺的!

昨天要不是寧寧給她打電話,她甚至不知道雨熙出了事。

馨馨憤怒的直接跑上前去,攀上校門口的圍牆,妄想把上面橫幅給扯下來。

門口保安看見,三個人跑過來制止她。

“喂,同學你幹什麼?”

“下來,危險,喂下來!”

寧寧也跑過去,說:“馨啊,你幹什麼啊,太高了快點下來。”

馨馨身手利索,連三下攀上圍牆,輕輕一扯,就將橫幅給拉下來。

這時,三個保安都奔過來了。

她兩三下將橫幅卷好,放在斜背的包裏,從圍牆上輕輕一落跳下來,趁着圍觀的人還不是很多,拉着寧寧就跑。

兩人跑到學校小花園的大樹後,停下。

馨馨手撐着大樹,氣喘吁吁,問:“寧寧,傳單上寫的,你信嗎?”

寧寧想了想,回答:“除了吳麗娜的事,其他的事……”

她沒繼續說下去,眉心擰的很緊。

馨馨將包裏的橫幅拉扯出來,拿出一小剪刀,憤怒的把橫幅剪碎。

寧寧就站她旁邊,聲音怯怯的:“馨啊,肖曉死的時候,你在旁邊嗎?”

馨馨手停下來,看了寧寧一眼,說:“在!”

“她真的是因爲被你看見才跳樓的嗎?”

馨馨想了想,又說:“不止我在,還有君凌和鍾毓!”

寧寧低頭自言自語:“難怪她會跳樓,原來是鍾毓在,她從大一開始,就奉鍾毓爲男神,大一時,整天yy鍾毓。”

“她什麼時候去夜店上班的?”馨馨問。

“我不知道,昨天雨熙出車禍,你在現場嗎?”

馨馨搖頭。

“有什麼人認證明?”

“我和君凌在一起!”

馨馨把橫幅剪完後,往旁邊的垃圾桶一丟,說:“好了,你該上課了,我這幾天不想上學,心煩的很,不陪你了。”

說着就要離去,寧寧說:“馨馨,事情跟你無關,你沒必要躲着藏着!”

馨馨停下腳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