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流不動了,兩人被堵在路上。

“喂!”

“爲彌補我的過錯,以後你就不用交燃油費了。”柳雲兒淡然地說道:“不過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解決那個問題,至於那個缺少充分條件,我已經讓別人去問了…因爲這個問題是別人拜託我解決的。”

“我…”

林帆剛剛開口,準備告訴柳雲兒,這一切都已經自己解決了,結果又雙叒遭到柳雲兒的打斷。

“不準拒絕!”柳雲兒看了一眼林帆,認真地說道:“不管你有任何理由,都不能拒絕,否則…否則我要對燃油費進行技術性上調,你自己看着辦!”

這…

這特麼的還有技術性上調?

林帆徹底傻眼了,本來一天玩遊戲的時間,也就八九個小時,時間那麼缺乏,還要從中抽出時間,絕對不可能的!

“那個問題…”

“我已經順利解決了。”林帆說道。

“…”

車內的氣氛有些寂靜,雙方彼此沒有說話。

“你剛剛…說什麼?”柳雲兒以爲自己出現了幻聽,衝林帆問了一聲。

“我說…”

“那個問題已經被我解決了。”林帆聳了聳肩,平靜地說道。

柳雲兒急忙把車停到一邊,然後扭頭看着身邊的這個男人,他剛剛說自己解決了?把那個缺乏充分條件的問題給解決了?這…這怎麼可能!簡直違反基本常理。

“你是不是故意在逗我?”柳雲兒看着林帆,一字一句地問道:“那個問題本身就存在很大的問題,缺乏重要的條件…你可以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解決?”

“嗯。”

“能解決!”林帆笑道。

“…”

“騙人!”

“根本不可能。”柳雲兒認真地說道:“我不相信!”

“給!”

“這是我推導出來的全部計算過程。”林帆從口袋裏,拿出一張摺好的複印紙,遞給了柳雲兒,笑道:“看看?”

這…

他竟然真的拿出來了?

柳雲兒感覺整個世界都在崩塌,幾分鐘前兩人都認爲無法解決,現在這個混蛋居然把計算過程都給拿出來了。

“你…”

“你之前不是說很難嗎?”柳雲兒問道。

“對呀!”

“的確很難…但難和解決不了,沒有什麼關聯吧。”林帆依舊笑呵呵地說道:“只要根據式子,進行反向推導,得到充分條件,然後再回頭解決短式子。”

柳雲兒聽到這個操作,有些無語…不過她還是有點不相信,隨即打開了林帆遞過來的紙張,開始認真閱讀起來。

柳雲兒本身就是這方面的專家,不到半分鐘很快就弄懂了林帆的操作,這神乎其神反向推導簡直就是精妙,每一步都是那麼的神奇,當然這僅僅只是一部分,後面的計算過程,也同樣令人感到驚豔。

一想到自己還邀請他一起合作,就非常來氣。

合作什麼…

人家都解決了!

“你怎麼不開始就告訴我?!”柳雲兒猛地擡起頭,雙眼瞪着林帆,她的眼神蘊含着憤怒的火焰,恨不得把林帆給燒死。

“我一開始就想說。”

“但都被你給打斷了。”林帆滿臉無奈地說道。

“那是我的錯了?”柳雲兒一臉憤怒地說道:“你用多少時間解決的?”

“花了…”

林帆看着柳雲兒,嘆了口氣說道:“你看我那麼疲憊,肯定是花了一個通宵。”

突然,

柳雲兒啞口無言,對呀…人家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才把這個問題給解決…自己還有什麼理由生氣?

不過,

這個傢伙…太厲害了!

之後,

默默地把這一份計算過程放進包裏,重新發動汽車,而氣氛有些寂靜。

“柳大姐…”

“如果你要將這個計算過程,交給別人的話,不要提及我。”林帆忽然說道:“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

“…”

“我不是知道你嗎?”柳雲兒問道。

“你不一樣!”

“你對我來說挺特別的。”林帆笑道。

“我有多特別?”

話落,

柳雲兒後悔了,因爲這個問題問得很奇怪。

…… 麒麟族的幾位長老經過一番商量最後都決定了讓他們的族人也前往那天闕宮和各族的後輩子弟進行角逐。

「若是如此,此事便這麼定下來了?」齊償眸光掠動,向著下方的宗博等人說道。

「既然如此,在下便多謝齊族長的好意了。」宗博點了點頭,心中卻有些失落他當初可是沒有料到此事會這麼麻煩啊!

不過在想到韓宇的底蘊后,宗博等人也是只得吸了口氣,靜觀其變了。

對此敖烈他們也是頗有幾分信心,當初那青年可是連續擊敗他們龍族的後輩子弟,如此實力便是放在整個妖域也是難得一見,如今此子在經過了聖龍潭的洗禮,底蘊越發渾厚讓他們都是有些看不透了,想必一些准神藏境修者遇到他也只有落敗的份了。

「那待得我族召喚各族來此,在讓這些後輩一起前往天闕宮進行角逐決定結果了。」在寒暄一會後,齊償豁然起身,道,「祁末長老,齊尋長老你們便負責安排此事吧!」

「是!」祁末及旁邊那個身形微胖的長者起身道。

「齊岇你便安排諸位朋友去歇息落腳!」齊償吩咐一番后,眾人也就此散去。

「想要爭奪衍生神泉之水?哪有這麼簡單?」祁末長老走出大殿望著那幾道消失的聲音,眸露詭笑,嘀咕道,「角逐之戰,到時候你們便知道到底是角逐之戰還是瓮中捉鱉了。」言語之時,此老眸中有著一絲邪魅的黑芒掠過。

「祁末兄,如今兩百年時間也快到了,我們各自發帖卻邀約各族修者前去天闕宮吧!」在祁末嘀咕之時,那身形略顯矮胖的長老,齊尋邁動著那略顯沉重的步伐緩緩走來,他順著天空那幾道消失的身影瞅去,旋即眸光一動落在前者身上,說道。

「呵呵,算算時間到也是該開啟天闕宮了,下一次,可是得交接給天紋聖虎一族了。」祁末聞言,臉色的邪異頓時消散,露出滿臉慈祥的笑容,手捋著鬍鬚道,「此次角逐之戰,我們族中可得派幾個得力後輩前去,可莫要丟了顏面啊!」

「那是自然。」齊尋臉上的肥肉一陣跳動,臉色顯得頗為興奮,說道。

祁末微眯著眼睛眺望虛空,不知在沉吟著什麼。

「這些麒麟族的傢伙也太啰嗦了,不就是討要那什麼神泉之水么?竟然搞得如此麻煩,真想直接將之給槍來算了。」回到了落腳的院落之中,眾人相聚在一處大廳之內,黎龍滿臉不忿的喊道。

「此事麒麟族倒是太不給面子了。」樟玖及庭休也是一臉不悅。

「呵呵,他們也是不想招惹麻煩罷了。」宗博一笑說道。

「都是那個叫什麼祁什麼的乾癟老頭一直打岔,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事情?」黎龍說道,之前他在一邊便沒有怎麼說話,卻也可以從麒麟族那些長老之中看出一些不對之處。

宗博一笑便沒有在說,他也是看出了那老傢伙的針對意思。

「你可有把握!」敖烈卻是眸光一動,瞅向韓宇,說道。

眾人眸光都是一動,將視線落在了韓宇身上,他們自然之道敖烈指的是什麼了。

「把握自然是有。」韓宇聳了聳肩一笑,說道,「只是我覺得此事卻有些不簡單。」

「哦?」眾人皆是一愣,道,「怎麼不簡單了?」

「那老傢伙讓我感覺很不爽。」韓宇說道,「那種感覺就好像當初見到袁丞長老一樣。」

「什麼!」庭休眸光一動,臉色開始變得凝重了起來。

敖烈及敖芊芊不明所以。

「魔族?」九炎天龍眸光一動,一下就想到了什麼。

「不錯。」韓宇點頭道,「只是現在還只是感覺。」只要對方不動用魔種或者魔胎的力量就算珠靈都難以察覺,所以他也不敢肯定。

「若是真是如此,那此事可真不簡單了。」宗博眉頭一皺,道。

敖烈及敖芊芊在旁邊仔細聆聽,似乎想要知道一些秘密。

「就算此老有可能依附了魔族,可他為什麼要阻擾我們獲得衍生神泉之水?」庭休問道。

眾人皆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們來此討要衍生神泉之水是為了九炎天龍,應該還不至於牽扯到魔族身上啊!

「或許此事得等進入那天闕宮才會逐漸清晰吧!」韓宇深吸了口氣,說道。

「那你可得小心。」樟玖說道,「要不讓我們也從族中多召喚些族人來此助你一臂之力?」

「不必了。」韓宇擺了擺手,說道,「此次是年輕一輩子弟的較量,若魔族真插手入此,就算他們來了也難以改變局勢,到不必為此冒險,一般的修者我想還是有著把握應付的。」

「韓小哥所言極是,我們現在也只有靜觀其變了。」宗博點頭,他們天靈鼠族,如此年輕後輩便沒有人踏入了神藏境,就算派來些准神藏境存在只怕還真難以改變什麼,若是有什麼不測只會減弱他們族中實力,已經經歷了一次魔族劫難的鼠族可是在也經不起損失了啊!

「讓我們龍族派幾個後輩來吧!」敖烈沉吟一番,說道,「多些人至少可以幫你抵擋各族的年輕後輩減輕些壓力,如此,你也可以安心的去力登天闕台了。」

「是啊!」敖芊芊也說道,「此事,不管魔族有沒有插手,都得派人來此,不然只會讓得他們生出疑心,反而不妙。」

「既然如此,也可以。」韓宇點頭道,「不過,你放心,此事我一定會竭盡所能的。」他也知道敖芊芊是怕韓宇失手,畢竟他不是妖域之人,貿然來此或許各族的年輕後輩會聯手對方他,將之清除后在進行角逐,如此一來他所面對的壓力可不是一兩個修者了。

「我也隨大哥參加!」黎龍說道,「我到想好好教訓麒麟族那些不開眼的傢伙,搞什麼角逐?直接給我們不行么?既然如此,便讓本王好好教訓他們一頓。」

眾人一陣無語,心中卻頗有同感。

「我天靈鼠族便派幾位來湊湊熱鬧。」宗博說道,「若是一個人也不派來也太顯得小氣了。」既然麒麟族要邀請各族來此,若他們天靈鼠族只讓黎龍出場,只會讓人笑話。

「想必不會發生太超出預料的事情吧!」韓宇眉頭掠動心中總是感覺有些不安,心道,「此事還是和暗淵老祖知會一聲,免得發生什麼事情,使得局勢難以掌控。」

麒麟族一處禁地之內,暗淵老祖正和一個面色紅潤,頭髮赤紅的長者側耳交談。

此老正是麒麟族的老祖名為齊雲霄。

「雲霄老弟,此事你可做的不厚道啊!」暗淵老祖眉頭一動,做出一副怒色瞅向旁邊的紅髮老者,「難道,你的族人就這麼不買老夫的賬?」

「呵呵,此事倒是有些出乎預料,我可是讓齊償那小子賣你給人情的了啊!」齊雲霄攤了攤手掌,略顯尷尬,旋即眉頭一彎,似乎想到了什麼,道,「怎麼,你那些後輩小子,就這麼小氣,已經向你告狀了?」

「你這老鬼,以為誰都向你這麼小心眼啊!」暗淵老祖翻了翻白眼,那臉色卻是徒然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道,「是那個叫韓宇的小子以元神法牌發來了傳訊。」

「哦,韓宇?」齊雲霄聞言,神色也是一動,不在露出一絲嬉笑之意似乎他也知道那青年的名頭,見得暗淵老祖一臉凝重,想來是有著什麼重要的事情。

「他說感覺你們族中有個長老有些不爽。」暗淵老祖說道。

「什麼?」齊雲霄連翻白眼,道,「他感覺我族中長老有些不爽,也值得你大驚小怪?」

「肯定是那長老言語之上觸怒了他。」

「老不正經的傢伙。」暗淵老祖一臉無語,正色道,「他曾經也感覺我族中一個長老不爽,結果那長老依附了魔族,體內被種下了魔種。」

「他的意思是?」齊雲霄終於是穩不住心態了,一臉凝重,問道。

「不錯。」暗淵老祖說道,「他說感覺那老傢伙要搞個什麼各族角逐爭奪衍生神泉之水的事情,或許便沒有這麼簡單,只怕關係到了魔族,讓我們也留意一下。」

「若是如此,我們到時候也去一趟便是了。」齊雲霄說道。

「不。」暗淵老祖說道,「若真有魔族插手,我們露面只會打草驚蛇,應該靜觀其變。」

「老哥說得在理,我們便先靜觀其變!」齊雲霄眸光一凝,那眸中深處有些幾分狠厲露出,「這些傢伙在我族中潛伏如此之深也該是到了要將之清洗的時候了!」若魔族有陰謀他們正好來個將計就計將之一網打盡。

見齊雲霄這般神色,暗淵老祖眸露唏噓,他也是來此與之交談一番才知道原來麒麟一族也被魔族滲入,不過,卻還沒有發生大的變故罷了,礙於沒有確切的證據他們也是難以進行著清洗。

在接下來幾天,韓宇等人皆是留在麒麟一族,他無聊之下便是進入了煉域空間修鍊,以衝擊陽玄境圓滿之境,好早點踏入陰陽之境,如此他也可以以自己的力量催動陰陽太極圖了。

接下來的幾天,麒麟族一片寧靜,妖域之中但凡有點勢力的妖族便接到了麒麟族的邀請,要他們的後輩子弟前去天闕宮與各族角逐獲得衍生神泉的機會。

得到了這個消息,各族長者先是一愣,不知麒麟一族為何有如此好心,不過一想到衍生神泉的神妙各族長者心中皆是一動,便是派出了各族的精英子弟一起前去麒麟族彙集。 衍生神泉本來是被妖域各大霸族共同掌握,每隔兩百年輪流控制此地以待神泉之水儲蓄夠的時候將之取了,在讓另外一個霸族接管,這一次正是輪流到了麒麟族掌握。

妖后千千歲 當接到邀請函后,各族的修者在略微錯愕后便都派出了各自的後輩子弟前來麒麟族彙集。

霎時間,妖域變得頗為熱鬧了起來。

麒麟族之內,卻顯得略顯平靜,韓宇在煉域空間之內不斷的汲取著陽玄之氣。

先前他就已經觸及了圓滿,如今修鍊不久他就感到了突破的契機。

嗡!

韓宇眉頭一動,體內發出一聲悶響,陰玄宮和陽玄宮之內的陰玄氣和陽玄氣,各自在玄宮之內不斷流轉,內視而去那黑白兩色的玄氣就好像一個陰陽太極圖紋,不斷的轉動,遙呼相應,那頻率也是幾乎一致,在這一刻,他體內的陰玄之氣和陽玄之氣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為平衡的狀態,有著要融合的跡象。

這赫然便是他踏入了陽玄境圓滿,下一步便是陰陽之境!

陰陽之氣的融合是一個極為玄奧的步驟難以一步登天,必須循序漸進從半步陰陽至准陰陽在到達陰陽之境,看是差距不到,可想要邁出這一步卻是難如登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