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終於,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因為,不知道多少里后,不知道過去了幾日,他眺望到了路的盡頭,是一片大地。

咳!

秦楚歌咳嗽,終於走出這條路了。

一剎那,有一股蒼涼之氣撲面而來,有些熟悉,這是聖碑的氣息,但跟外面見到的有所不同,這裡更有一種洪荒之氣瀰漫,滄桑荒涼。

一塊石碑,立於前方,上面有兩個大字:造化!

當秦楚歌回頭的剎那,他的臉色有些僵,那條路呢,怎麼不見了?

身後空空蕩蕩,虛空中哪裡還有什麼路,那條來時的路,那條非常長的路已經不見,無影無蹤。

秦楚歌一陣頭大,那條路怎麼沒有了,是沒有了退路啊。

他再次看向那塊石碑,喃喃道:「造化……聖碑!」 轟隆!

天地間突然出現了驚人的變化,聖碑發光。

一道光柱,快速刺破了蒼穹,如同撐天支柱,抵住天宇,聲勢浩大,非常的驚人。

但是,這麼絢爛的神光之柱也沒有讓附近徹底璀璨,相反,周圍還有黑暗了下來,只有聖碑格外耀眼。

聖碑不再只有古樸蒼涼,更是聖光閃耀,與外面的聖碑一般無二。

「嗯,那是?」秦楚歌突然雙目驟然一凝,只見那看起來光艷璀璨的聖碑,竟然有一個圓洞,關鍵的是那和圓洞竟然在冒著黑氣。

「那不是胡靈兒召喚出來的手指弄的么?」秦楚歌盯著那個冒著黑氣的圓洞,很是震驚,「難道聖碑真的有生命?」

「嗚……」他閉上了眼睛,卻似聽到了有嗚咽聲傳出,那聲音像似在哭泣,又像是帶著無盡怨氣的無聲呻吟。

這個時候,天地忽然震動了起來,不斷轟鳴,彷彿要崩塌了。

秦楚歌一陣驚悚,有著恐怖之極的威壓臨身,簡直要將他撕裂了。

「啊!」

他大吼,渾身發光,體內真元涌動,釋放最強大的力量,在這裡對抗。

天地搖動,隆隆作響。像是有什麼生命,此時要復活了一般!

轟!

秦楚歌掙扎著猛然抬頭,結果一下子驚呆了!

因為看到了極其可怕的景象。

秦楚歌出神,同時從頭到腳都生出一股寒氣。

腳下發出了腐肉的惡臭。順著腳下往前看,是一片腐敗的屍體,屍體上渾身散發著惡臭,皮膚早已腐爛不堪。濃濃的蠅蛆開始慢慢散發,許多白色的蠅蛆在屍體上揉動,一堆又一堆交匯在一起。死屍睜著血肉模糊的雙眼,嘴巴張的很大,似乎死前受過巨大的痛苦,顯得異常的凄涼。遍地都在升騰著,不只是從地底還是屍體上散發出來的黑氣。

這裡是亂葬之地么?

上古戰場?

秦楚歌上一世便是一代神將,帶軍征戰沙場無數,戰地的血腥殘破慘狀他見過太多了,但都沒用眼前這一幕震撼。

這要死多少人啊?!

一眼望去,望不見盡頭,前一秒還是一片荒涼之地,此刻卻成了屍山血海,腐肉血泥遍地。秦楚歌甚至在懷疑,這裡沒有一寸地方是真正的泥土,全都是血肉,而且,這些血肉不知經歷了多少的歲月。

「嗯,不對,聖碑下面有東西!」就在這時,秦楚歌大叫,臉上徹底變色。

「什麼,一隻手,那是什麼東西!?」秦楚歌的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東西,這裡為何向一個屠場?」

在聖碑下面,有一隻毛茸茸的手掌,指甲很長,如同鐵鉤子一般,黑若烏金,鋒銳刺目。

而在手掌上,長毛了血紅色的毛髮,很長,它向上方的聖碑探去,一把抓在上面,聖碑被抓得咯咯作響,那隻手彷彿要將聖碑托起,。

這一刻,秦楚歌幾乎是從頭涼到腳,太驚悚了!

那隻手他太熟悉了,他曾經對抗過,他不敢肯定就是那一隻手,但它們絕對是同類。

「器靈老頭……」秦楚歌四處張望,想要發現是不是器靈老頭也在,可惜天地沒有回應,唯有無邊的陰暗恐怖。

下一刻天地再次大變,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轟!

山崩地裂,天地轟鳴,有驚世黑氣,向著秦楚歌那裡捲來,要對付秦楚歌。

果然,有變故,有危險!

秦楚歌早就知道,不可能順順利利的。

秦楚歌咆哮,竭盡所能,奮力出擊,他渾身都是雷弧,都是閃電,還有陰陽蝴蝶翅,對抗幾黑氣。

當!

火星四濺。秦楚歌的拳頭比堪比神兵,跟一道實質的黑氣柱撞在一起,發出刺耳的聲音。

喀嚓!

秦楚歌怒吼著,大發神威,他捏拳印。直接崩散了黑氣。

「噗!」

然而,這些黑氣,並不單純如之前遇見的黑氣,有些強得離譜,且防不勝防。其中一條從虛空中突兀出現,刺進了秦楚歌的肩頭,當場衝出一股鮮血。

「屍血之氣!」

秦楚歌駭然,屍毒他遇到過,很難對付,而近日遇到了豈止是難對付,簡直恐怖無邊,稍不注意就要同此一起,化作屍水了。

我就要會死在這裡嗎?秦楚歌很冷靜,並沒有驚慌,只是心裡有太多的疑問。

哧!

又一道黑色光柱落下,如同長毛一般,刺向秦楚歌的後腦。

「喀嚓!」

他沒有回頭,反手抓住,而後猛力一扯,直接撕斷。

在秦楚歌的掌指間,雷弧在閃爍,那是他的雷電之力,他在用單純的雷電之力對抗天地間的黑氣。

「殺!」秦楚歌大喝,長槍在手,猛然揮動,全面對抗這些黑氣。

「轟!」

成片的光華灑落,數不盡的黑氣潰散,屍水散落,淹沒了秦楚歌。

秦楚歌撐開一個雷電之力的能量光罩,萬法不侵。

「咚!」

驚天動地的響聲,他體內的吞噬之力爆發,釋放可怕的吸扯力量。

天空中,許多黑氣潰散,甚至被吞噬。

秦楚歌在小心,怕吸入屍血之氣會有不好的後果。

這種景象震撼人心,但秦楚歌卻高興不起來,不敢放鬆,四周那麼多的黑氣。他就算再強勢,也難以靠一己之力滅盡這麼多的黑氣。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換作是其他人,肯定早已被化作了此地的一部分!

「斬紅塵呢?難道他已經遭遇不測!」

秦楚歌一邊抵抗,一邊看向那屹立的聖碑,越發覺得這聖碑不一般。這聖碑一定大有來歷,在造化秘境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秦楚歌聯想到了鎖妖塔,它們或許都有著某些聯繫。

虛空中驟然安靜了一下,並且瞬間出現恐怖的異象!

黑雲凝聚,彷彿天地大劫一般,黑色劫雷閃爍,要降臨滅世之威。

成片的黑雨灑落,天地間的黑氣彷彿化作無窮無盡的厲鬼虛影,彷彿人類接受春雨洗禮滋潤,在歡呼,那場景顯得十分詭異!

有什麼東西落下?是黑雨,一滴又一滴,如同天刺一般,十分極速,向著秦楚歌飛射而來。

八零年代女土豪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黑色劫雷降下,很森然,帶著冷冽的寒光,卻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當!」

秦楚歌出手,全力轟擊,可是這些東西太堅韌了,根本打不碎。那不是黑雨,簡直就是無數黑氣所化的晶體,長著鋒利的刺和刃。

秦楚歌拼殺,頂著壓力,轟擊這些黑雨,還有黑色劫雷,此外天地間黑氣縱橫,無數黑氣和屍血之氣向他捲來。

這些東西都帶著詭異而恐怖的力量,不能以常理度之!

「轟!」

果然,一道黑雷轟下來,秦楚歌硬撼之下時,雙臂發麻,黑色的劫雷宛如實質,堅硬不朽,打不爛轟不散。

鏘!

關鍵時刻,秦楚歌掄起長槍,赤紅光芒暴起,如同一桿正在鍛造的槍胚。

哧哧!

他揮動長槍,全力以赴的劈斬,因為他不想在此浪費時間,如果將所有精力都耗盡了,還如何進去尋找鶯鶯?

秦楚歌深知,自己如果敵不過這些轟擊,他是不可能再找到鶯鶯,甚至不能活著離開此地,他不敢寄希望於這一切都是假象!回首一路走來的所有遭遇和見聞,眼前的景象很有可能都是真實存在的。

「錚!」

有黑雨被斬碎,爆發出刺目的火星,寒光耀眼。

與此同時,天地間伴有厲鬼哭嚎,慘烈無比,駭得人頭皮發麻。

秦楚歌不肯退讓,從鎖妖塔離開之後,他就可能被某種東西盯上了,這東西連器靈老頭都不能徹底毀滅或鎮壓,他對付起來自然會艱難無比。但他唯有對抗,別無選擇。

咚!

就在此時,有一具血屍出現了,腐爛的軀體,半顆的頭顱,還有一隻紅色的眼洞,手持著一口血色的戰矛極速沖了過來。

那戰矛是斷裂的,但是卻很可怕,帶著一縷黑氣,迸發無上威能!

秦楚歌神色慘變,這封皇者的氣息?

對方所持法器極度恐怖,而且自身足夠的強大,那很有可能是一柄殘破的上古神器!

這是絕境,絕對有死無生!

哧!

最後的一刻,秦楚歌只有一個動作,猛力擲出長槍,拋向血屍。

轟!

出乎預料,在長槍衝出去后,自身爆發無量赤光,而後發生大爆炸。

「吼……」

一聲凄厲的長嚎,那血屍一手捂住唯一的眼洞,另一隻手同樣擲出殘損的戰矛,然後他做出了讓秦楚歌目瞪口呆的動作。

他居然轉身就跑,快得不可思議,轉眼消失不見了,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而赤色長槍一個迴旋,重新落入秦楚歌的手中。

「發生了什麼?」秦楚歌驚疑不定,這長槍被自己擲出去,居然突然爆炸,讓他都沒有看真切。

經此一擊,他越發確信,這石村族長贈給自己的烏黑長槍有著絕大的來歷!

血屍跑了,天地間一陣鬼哭狼嚎,但漸漸恢復平靜,黑氣在消散,屍山血海漸漸被泥土荒地取代,天空的黑雲逗留了一會兒也漸漸消散。即使是聖碑之下的那隻巨手,也在秦楚歌沒有發現的時候消失不見了。

天地還是陰沉,但總覺得明朗了許多。

秦楚歌看著聖碑,在四周恢復平靜的荒涼大漠,有些不敢確定剛才發生的一切。

是真?是幻? 看著恢復如常的天地,秦楚歌已經稍微放下了心,開始關注前方的那塊聖光閃耀的聖碑,仔細觀察。他之前真的以為,被器靈老頭鎮封的魔物就要出世,恐怕對方第一個要找的就是他,到時候他想跑都沒地兒去。

古樸滄然的聖碑,在那發出耀眼的聖光,更是有各種符紋綻放,彷彿有什麼經文在吟詠。

而在那聖碑另一側,還有一道身影站立,似乎在聆聽著什麼,感悟聖碑內的真義。

那是什麼人?秦楚歌當即心頭劇震,那個人何時出現的,剛才一直望著那邊,怎麼就突然憑空多了一個人!

那個人英俊的側臉,面部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烏髮束著白色絲帶,一身雪白綢緞。腰間束一條白綾長穗絛,上系一塊羊脂白玉,外罩軟煙羅輕紗。眉長入鬢,細長溫和的雙眼,秀挺的鼻樑,白皙的皮膚……

斬紅塵!

秦楚歌認出來對方,正是不久前進入奇異空間的斬紅塵,沒想到此刻竟突然出現在聖碑前面。這人與仙帝十分神似,但氣息完全不同,不是仙帝。

怎麼出現在了聖碑前,這讓秦楚歌心頭湧起一股恐懼感,這絕對是一個恐怖至極的敵手。方才,秦楚歌見到了天地巨變的場景,卻不曾見到此人。

同時,他心裡充滿了太多的迷霧,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片地方,為何可以見到那樣恐怖如地獄一般的場景。滿地的至強者屍骸,恐怖的黑氣與屍血之氣,詭異的血屍還有聖碑下神秘的斬紅塵,這些都是怎麼一回事。

秦楚歌無解,微眯雙眼,精氣神內斂,自身的軀體微微繃緊,隨時準備發動雷霆一擊,進行一場絕世大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