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道威力非凡的血色劍芒疾閃而過,馬特博士的話還沒有說出口,便被這一道削鐵如泥的劍芒從脖頸上無聲劃過,隨即他那顆頭顱便從脖頸上緩緩脫離,咕嚕一聲滾在了地上……

兩劍將馬特博士給徹底解決后,林凡便沒有在多看馬特博士一眼,而是轉過身,緩緩走到了那個生化試驗罐前。

抬起那雙邪魅的血色雙眸,林凡在和這個漂浮在培養液中的小女孩對視了片刻后,才在小女孩畏懼的神色中開口低沉問道,「你剛才也看到了那些畫面,是嗎?」

紫發藍眸的小女孩,在林凡靠近后便開始在實驗罐中瑟瑟發抖著,這種害怕到極致的神色,即使是面對馬特博士,也沒有在這個小女孩臉上出現過。

但此時看著林凡那雙冰冷無情,波瀾不驚中涌動著無盡殺意的血色雙眸,小女孩明白只要林凡願意,他可以一劍把她連帶著這個生化實驗罐,都給一劍劈成碎片!

饒是心中對此時的林凡感到十分畏懼,不過小女孩還是鼓起勇氣點了點頭,承認她剛才的精神衝擊,確實讓她也看到了林凡腦海中浮現出來的那些畫面……

看到小女孩很是誠實的點了點頭,林凡便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緩緩舉起了手中的上古魔劍。

在小女孩那驚恐的目光中,林凡手中的上古魔劍急速揮過,將整個生化實驗罐給徹底劈碎開來。

隨著生化實驗罐的徹底破碎,那些藍色的培養液也從裡面奔涌而出,而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小女孩,此時正帶著一臉驚訝之色,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林凡。

小女孩本以為林凡會和和剛才一劍殺了馬特博士一樣,將她給一劍殺掉的。

畢竟剛才從林凡身上,所感到的那一股恐怖無比的殺意,並不是她的幻覺。 但出於小女孩的意料,林凡這一劍並沒有對她造成任何傷害,反而將她從那個無比堅固的生化培養罐裡面救了出來。

看著滿地的破碎鋼化玻璃,小女孩緩緩抬起那雙妖魅的藍色眼眸,怯怯的看了林凡一眼后,開口輕輕說道,「你,可以帶我離開這裡嗎?」

林凡眼中依然瀰漫著那一層邪魅的血色光芒,看到小女孩眼中那帶著一絲希冀的光芒,林凡穩穩動了動嘴唇,剛想開口說點什麼,卻猛然回過頭看向了馬特博士屍體所在的地方……

只見馬特博士被林凡一劍砍成兩半的屍體,此時從斷口處猛然伸出無數血色肉芽,這些血色肉芽互相糾纏在一起,一瞬間便將馬特博士斷開的屍體重新連接了起來。

就在林凡看著馬特博士斷成兩截的屍體重新連接在一起,打算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些什麼時,馬特博士那成扭曲角度結合在一起的身軀,卻突然一個越跳,向著基地中通往外部的通道疾馳而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馬特博士那血淋淋的身軀化為一道血光衝進幽深的通道之中,只剩下他那詭異的笑聲從通道中緩緩傳來,「哈哈哈,小子,這一次算你運氣好!下一次讓我再遇到你,我一定要讓你受盡折磨而死!」

林凡並沒有前去追擊馬特博士,而是轉過頭看向了另一邊,一個水晶屏幕上,正不斷跳動著的數字……

「距離基地自爆程序啟動,還剩下十秒……」

隨著一陣充滿金屬質感的電腦程序合成音響起,那電子水晶屏幕的數字也緩緩跳向了10,而且還在不斷的減少著……

「跟我走吧……」

看了那個電子屏幕的數字一眼,林凡便低下頭,伸出手將自己的外套這個紫發藍眸的小女孩身上,隨後緩緩的牽起她的小手……

一陣血色光芒迅速在林凡身上凝聚出來,隨後猛然爆發而出,只見林凡化為一道血光離地而起,沖向了這座地下基地的頂部。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基地頂部那厚達十多公分的承重鋼板,在林凡體外繚繞著的那層血色光芒下,如同春雪一般快速消融了。

林凡拉著那個紫發藍眸的小女孩,將體內的靈力催動到極致,才堪堪趕在基地爆發之前,從基地所在的地下礦脈中沖了出來。

從礦脈中逃脫出來后,林凡沒有絲毫喘息的機會,便運轉自身體內的靈力,在礦脈中極速狂奔起來。

既然馬特博士在離開之前,自己啟動了那座地下基地的自爆程序,那麼想必基地自爆的威力必然不小。

所以林凡在帶著小女孩從基地中逃脫出來,依然馬不停蹄的衝出了那一條幽暗的地下礦脈,直到林凡從礦脈中狂奔而出時,才聽到從身後傳來一陣沉悶的爆炸聲!

即使已經從地下礦脈中沖了出來,林凡依然感受到了基地自爆所帶來的強烈震動,以及從地下礦脈入口噴涌而出的強悍衝擊力。

為了小女孩的安全起見,林凡並沒有在地下礦脈的入口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帶著小女孩躍上旁邊的一座山峰,才將被自己抱在懷中的小女孩放了下來。

將紫發藍眸的小女孩放下來后,林凡才回過頭看向了剛才那個地下礦脈的出口,只見猛然幽暗的地下礦脈已經在基地自爆的波及中徹底坍塌,就連基地上面的那一座山峰,也因為劇烈的爆炸而塌陷了下去……

看到這裡,林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個呆萌警花凌水月,如果凌水月和寒星等人還呆在地下基地附近,那麼基地自爆的威力肯定會將他們一眾人等盡數埋在地底……

想到這一點,林凡自然很想馬上下去,重新進入塌陷的地下基地,去確認他們一行人的安全。

但通往基地的地下礦脈已經在劇烈的爆炸中坍塌,就算林凡想要進入基地中,他體內剩餘的靈力也無法支持到他穿過深厚的石灰層深入到基地裡面。第一時間更新

所以即使林凡有心重新進入基地去尋找凌水月一行人,也是有心無力,如果沒有上古魔劍,他甚至還無法帶著那個小女孩順利從基地中逃脫出來。

就在林凡雙眼盯著那座塌陷的山峰出神時,紫發藍眸的小女孩卻裹著他的外套,面朝著夕陽剛剛西落的方向,閃動著一雙妖艷的藍眸,無比嚮往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夕陽西下的美麗景象……

「怎麼了?」

看著眼前這個長相甜美可愛的小女孩,竟然望著夕陽日落的景象一陣發愣出神,林凡不由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第一時間更新

「本來我以為,外面的世界也是和裡面一樣,是一片陰暗的世界……」

紫發藍眸的小女孩愣愣出神的看著那宛如血色一般的落日,站在原地自言自語道,「草木的過鼻子,充滿了我的胸腔,涼爽的山風輕輕的吹拂著我的頭髮,柔和的陽光灑在我的臉頰上,讓我感到幾分特別的溫暖……沒想到,外面的時間,竟然是如此的耀眼……」

聽完這個紫發藍眸的小女孩,自言自語一般的說出這番話來,林凡不由一陣心頭巨震!

對於尋常人而言,夕陽西下只是每天都會出現,甚至很多人都懶得看一眼的無聊而已。

但對於被困在那個生化培養罐中,不見天日的小女孩來說,能夠看一眼外面的世界,對她來說竟然是如此奢侈的一件事情。

所以在看到外面的世界,看到夕陽西下的景象后,這個小女孩才會發出,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是如此耀眼的感慨。

此時聽完小女孩的話,即使林凡心中對這個世界的陰暗已經有了超出常人的理解,也不由被這個小女孩的單純所觸動。

如果之前將這個小女孩從基地裡面救出來,只是林凡一時心軟的心血來潮,那麼此時林凡心中,便是已經下定決心,要將這個小女孩留在自己身邊,好好的保護她。

如此單純天真的小女孩,林凡實在是不忍心看著她接觸這個世界最陰暗的那一面,如果可以的話,林凡願意讓她一直認為,這個世界竟是如此的耀眼…… 看著紫發藍眸的少女,站在山峰望著眼前這個第一次呈現在她面前的世界,一副愣愣出神的模樣,林凡莫名感到內心湧出一絲酸楚。

不過這一絲酸楚很快便被林凡壓抑住,上前幾步,牽起紫發少女的一隻小手,隨後柔聲說道,「走吧,只要你活下去,就可以一直看著這個耀眼的世界了……」

說到這裡,林凡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也會延續這個少女的說法,說出這個耀眼的世界這種不符合他內心真正想法的話出來。

也許是因為少女的心思太過單純,也許也是因為少女的話觸動了林凡心中某一片柔軟的地方。

牽起紫發少女的小手后,林凡便帶著她,轉身往下山的一條山路緩緩走去。

這一次的圍捕行動不僅讓那個馬特博士再次逃脫了,而且凌水月那個呆萌小妞帶著的特警隊,還受到了基地爆炸的衝擊。

即使林凡沒有在凌水月身邊,也可以猜測到,想必那幾十個特警隊員是凶多吉少了,而且就算有寒星在凌水月身邊,也很難在那種爆炸的衝擊中保持毫髮無損。

帶著紫發少女,林凡一路趕到了之前他們進入地下礦脈的那個入口,此時礦脈入口早就在之前的爆炸衝擊中坍塌了,凌水月和寒星即使沒有在爆炸中受傷,想要出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想到這裡,林凡果斷的帶著少女離開了,在找到他們之前開來的越野車后,林凡便帶著少女往江南市趕了回去。第一時間更新

在路上,林凡也已經用特殊的方法,聯繫到了華夏特工局的人,並且將整件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告知了異能小組的組長君無意。

在不斷的叮囑讓君無意派出人手,去之前那座地下礦脈尋找凌水月和寒星,以及一眾特警隊員后,林凡才有些不安的掛斷了手中的軍用衛星手機。

「你在擔心什麼嗎?」長相甜美清純,而又有著一頭妖嬈紫發的少女,轉過頭看著林凡陰鬱的臉色,若有所思的開口輕聲問道。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沒,沒什麼……」

看著少女那帶著探尋意味的清澈眼神,林凡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假裝專心致志的開著越野車,隨口應付了一句道。

不知道為什麼,被少女那雙純凈的藍色眼眸注視著,林凡感覺自己就算是想要說謊,也無法輕易的開口。

不過少女顯然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林凡,而是依然眨巴著一雙水藍色的眼眸,一動不動的盯著林凡。

在少女那平靜的目光下,林凡額頭不知不覺的就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終於在被少女盯著看了幾分鐘后,林凡終於堅持不住,開口解釋了一句道,「我有一些隊友,在那個實驗基地啟動自爆后,被困在地下礦脈裡面了……」

「哦,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聽到林凡的話,少女嘴角終於露出一抹笑意,隨口說道,「你不用擔心,如果你的那些隊友沒有在爆炸衝擊中受傷的話,是不會被困在地底的……」

「你說這些是什麼意思?」聽到少女的話,林凡不由眼前一亮,難道那座地下基地,還有其他的出口?

「在基地附近的地下礦脈中,至少還有三條通往外面的通道,只要你的那些隊友找到其他的通道,就不會被困在地底的。」

紫發藍眸的少女眨了一下眼睛,帶著一絲自得的神色說道,似乎能夠解決林凡的煩惱,讓她感到很開心一般。

看著少女那甜美的俏臉上,毫不掩飾的自得神色,林凡心中也不由生出幾分疑惑,難道這個從未離開過生化培養罐的少女,真的擁有屬於自己的情感和靈魂?

不過在看到少女臉上那純真的笑意后,林凡還是沒有將心中的疑問說出來,只要這個少女能夠像一個正常女孩一樣生化,他倒是不介意將少女留在自己身邊。

雖然這樣做意味著林凡以後要負擔兩個人的生活費,但以林凡如今的經濟實力,就算是他同時養著十個少女也沒問題……

當然這只是林凡心中一閃而過的想法而已,如果他真的敢在家裡養著十個女人,別說不知去向的姬夜魅了,就是許靈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他的。

開車將少女送回江南市,並且讓少女在家裡安頓下來后,林凡便馬不停蹄的找到了君無意,跟著華夏特工局派出的搜救行動隊再次出動了。

有了林凡帶路,參加搜救行動的人很快便找到了那一座地下實驗基地的所在之處,在他們花費了兩天時間,挖開了其中一條坍塌的礦脈后,便正好看到捲縮在通道後面的寒星和凌水月。

此時這二人顯得十分狼狽和憔悴,就在凌水月看到林凡帶著人挖開這條地下通道的一瞬間,竟然忍不住沖了上來,一把撲進林凡懷裡嚎啕大哭起來……

而寒星則是虛弱不堪的站了起來,帶著一臉慘白的臉色,緩緩的走到了君無意身邊,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這一次行動,看來還是讓那個馬特博士給逃脫了……」

其實寒星在看到那些從基地中逃脫出來,擇人而噬的生化怪物后,就知道這一次行動必然是功敗垂成了。

而且在最後關頭,如果不是那些特警隊員掩護他們,他和凌水月也無法順利逃脫出來。

在他和凌水月剛剛來得及逃進一條地下通道,在他們身後就傳來一陣強烈的震動和衝擊,那些特警隊員和生化怪物,就死在了地下基地自爆的可怕衝擊下。

所以此時看著異能小組的組長君無意,寒星臉上還是不免露出一絲頹然之色,畢竟他在整個華夏特工局裡面,一直是以可怕的追蹤能力而聞名的。

這一次失敗的圍捕行動,無疑會對寒星造成一定程度的打擊,明白這一點的君無意,也只能伸出手拍了拍寒星的肩膀,便吩咐幾個手下扶著寒星,上了一旁的軍用越野車。

就在林凡帶著一眾人找到寒星和凌水月,並且順利離開了這一片連綿的山脈后,一個全身包裹在緊身衣中,顯露出凹凸有致窈窕曲線的美貌女子,正帶著一隊隨從,站在山峰上,默默的看著林凡一行人離去。

「大小姐,屬下已經帶人到基地裡面查看過了,沒有看到馬特博士的身影,也沒有發現任何有關於黑暗天使的線索……」

這幾個隨從也是穿著一副緊身衣,甚至臉上還帶著奇怪的面罩,看起來倒是有幾分島國忍者的感覺。

不過這幾人雖然站在那美貌女子身後,卻沒有人敢將自己的視線停留在那足以讓男人血脈噴張的妖嬈曲線上,而是一個個膽戰心驚的半跪在地上,等候著這個美貌女子的命令。

「通知其他人,全力追查馬特博士的下落,至於黑暗天使的蹤跡,看來只有那個傢伙才清楚了……」

這個美貌女子看起來也不過二十歲,此時她微微聳動了一下嬌小的玉鼻,一雙美麗的眼眸緊緊盯著林凡離去的身影,自言自語道,「不會有錯的,在他身上,我感覺到一絲黑暗天使的氣息……」 ?傍晚,灼熱的熱浪逐漸的退去,半空中殘陽被星雲山脈遮蓋,只剩下點點余陽,自虛空灑落下來,照落在星雲山間,隨後那最後的光輝,也被夜色逐漸的掩去。

「噗……」

當夜幕降臨,星雲山上,卻突兀的亮起了無數道火把,杏黃色光輝彼此交纏,在這夜間,如同一條火龍,將星雲山照的亮若白晝。

星雲山脈中,在那燈火照耀的幾株古松下,一道身影靜靜的盤坐著,他面容清秀,稚氣未脫,微亂的頭髮披散在肩頭上。

看上去僅有十三四歲模樣,一身黑衣卻如那夜色,像是要融入進去。

而此刻,他雙眸緊閉,面龐肅穆,雙手交叉在胸前,對著夜空吐納,隨著那吐納,他的四周,仿若有著肉眼難辨的細微光芒綻開,徐徐地向著他的體內涌去。

伴著那細微光芒的湧入,少年身上經脈,如同虯枝般交錯著暴起,而在那經脈之上,卻散發出玉石般的光芒,只不過那光輝僅僅持續了片刻,便又迅速黯淡下去。

「兩個月了啊!依舊難以恢復!」

在那光芒退去之後,少年疲倦的張開眼睛,稚嫩的面龐上流露出深深的憤怒之色,旋即那目光掠向左臂與腳踝,在那裡分別有著一道清晰的劍痕,斬斷了經脈與血肉。雖然血肉已經癒合,但那被斬斷的經脈,卻再難恢復……

「賊老天,你待我蘇塵果真是不薄啊!」

少年似被那兩道劍痕刺痛,臉色陡然間猙獰起來,手臂上青筋暴跳,旋即他一拳砸落在地面之上。

咚咚……

拳頭似雨點般不斷砸落而下,讓得他身前,那被烈陽炙烤的堅硬的大地也爆裂,裂紋似蜘蛛網般蔓延而開,他拳頭上的血肉崩裂,鮮血滲透而出,染紅了那龜裂的大地……

少年名為蘇塵,是星原境九大世家之一蘇家年輕一代最傑出的天才,憑藉著強大天資,十二歲被星雲山玄雨強者看中,收為入門弟子。

而在星雲山修鍊的這一年裡,蘇塵表現出來的天資更為驚人,年僅十三歲便突破了玄體十二重,半年前更是闖進了星榜,要知道在整個星原境年輕一代中,能夠闖進星榜,那皆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依照這般修鍊速度,蘇塵晉級玄輪境,已然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不過就在他尋找契機,突破玄輪境時,卻遭到了暗殺,他雖然有著玄體十二重的戰力,卻也敵不過那殺手,若非是半道中,突然殺出了一位黑影擋住了那人,怕是他此刻已然是被拋棄在荒野外,任憑那玄獸撕咬的死屍!

不過那暗殺卻也給他造成了難以磨滅的傷害,他的手臂與腳踝中的經脈被斬斷。雖然勉強續接在一起,卻也難以真正的恢復,不可再被淬鍊。

那兩道劍痕,如同兩道天塹,橫亘在蘇塵面前,徹底的斷送了他修鍊之路。

這兩個月來,他用盡了一切辦法,甚至不惜以玄力強行淬鍊,但,結果除了讓他遭受重創外,那被斬斷的經脈,卻毫無起色……

砰砰……

拳頭一次次的砸落在地面,鮮血沿著指縫滲透而出,蘇塵眼眸也因著那怒火,而變得一片血紅。

片刻后,他停了下來,背靠著一株古松躺著,那眸子中的血色逐漸的退去,他望著虛空,眼眸中出現了一瞬間的迷茫,隨即便湧出了無比堅定的光芒。

「前路已被斬斷,後塵也落滿灰塵……」蘇塵望著虛空,眼眸的血色退的乾乾淨淨,如那夜間的星空,閃著冷光。

「但,這仇要報!」

他緩緩的站起身來,拍去身上的塵土,而後蹣跚的向著那被火把照的通徹的山林深處走去。

「呵呵,這不是咱們星雲山曾經擁有進入天峰修鍊資格的小天才么?」

正在蘇塵低眉沉思之際,突兀間卻有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來,旋即自幾株古松的樹影下,慢吞吞的走出五位少年,那為首之人,身著紅衣,面容冷峻,正居高臨下的盯著蘇塵,嘴角微微掀起,掠過無盡嘲弄之色。

「怎麼,咱們的這位小天才都是這般修鍊的嗎?」

他將「修鍊」二字,咬的極重,引得他身邊的四位少年,紛紛大笑。

而今,蘇塵遭遇暗殺,經脈被斬斷,早已傳遍了星雲山,這也讓得那些以往與他有著仇怨之人,也紛紛跳了出來,對其打擊報復。

而眼前的這名少年,就是其中之一。

「錢允,你們玄峰之人,怎麼跑到這無名峰來了?」

蘇塵緩緩的抬起頭來,眼神平靜的打量著那五名少年,眼角微不可查的皺了皺。

在這星雲山中,根據修者的天資與實力不同,而分為天地玄黃四峰,其中黃峰對於修者天資要求最低,修者只需要達到進入星雲山的最低門檻,便可進入黃峰修鍊,但就算是這最低門檻,卻也讓得星原境無數年輕修者,望峰默嘆。

玄峰對於星雲山弟子天資要求要高於黃峰,這讓得無數黃峰弟子止步,而那地峰名額,更是無數玄峰弟子,打破頭顱想要爭奪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