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依瑤也感覺到了,身形微微一頓,又裝作不在意的說道:「本來今天也要走了,不過提前給你提個醒,你們那些敵人估計現在就在外面等著你呢」。

趙信不以為意一笑:「是嗎?那今天熱鬧了」。雖然趙信如今的狀態很差,不過如果要是真拚命的話,自己也不會差,雖然這一年趙信的境界並未提升,但是天靈的的提上卻讓自己信心大增,更何況陽炎還在自己的天靈中,實在不行的話就放出陽炎,這回有天靈做後盾,連續釋放五次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當然,這是趙信最大的依仗,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不會顯露的。

「給,這個東西早都給你準備好了,就等你醒了用了,沒想到這一等就是一年。」農依瑤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一對木質的拐杖。

「這麼貼心?」趙信略作誇張的笑道。

「少臭美了」農依瑤微微一笑。

「走吧,別讓那幫疼等久了」趙信適應了一陣那兩個拐杖,感覺還算順手,雖然現在他手用不上力,但是將那拐杖夾在腋下,還是可以。長短正好,看來是農依瑤特意為自己做的。

「農依瑤拿起了一個包裹,裡面裝滿了衣物。」果然還是女生比較愛美,到哪裡都不缺衣服,不像趙信。

趙信和農依瑤出的房內,這是趙信第一次進別的族的福地,原本趙信以為趙氏福地就夠大的了,但是當看到這謝氏的福地后忽然感覺到什麼是小巫見大巫了,謝氏福地似乎和姚氏的大院一般大小,雖然院中並不見幾人,但是這地界卻真夠大的了,大略的掃了一眼,應該有趙氏福地十倍大。

「嚯,真夠寬敞的」趙信拄著拐杖走在前面,一旁的農依瑤不放心一手還攙著一些。

「恩人……」得知了趙信要離開了,謝泰等人趕忙出來,見到趙信后微微一愣,似乎沒想到趙信居然如此的憔悴。

也是,如今的趙信因為剛剛恢復,身子極為消瘦,彷彿一陣風刮過就會被吹飛,渾身因為長期失血而變得慘白,四肢蕩然無力被拐杖架空在起來,胸前因為陽炎而塌陷下去,空洞的眼眶,一頭銀髮,雖然被打理的很好,但還是顯的一份垂老姿態。

「恩人,你留在這裡罷」雖然在傷后見過趙信幾面,不過當時因為是剛剛受傷並未感覺到什麼,但是謝泰沒有想到趙信居然已經變成這個模樣了。

「別開玩笑了,我也有福地的,在你這裡呆著算什麼事,再說你這壓力應該也不小罷,好了住這麼久,你的恩情也換完了,以後也別叫我恩人了,怪彆扭的。」趙信看了一眼謝泰,只是一個較普通的男子,不過長相到有幾分憨厚的感覺,想起當初就是為了躲他,差點被死屍嚇到,趙信不禁心中暗笑。

趙信離開了,謝氏所有的族人都出來了,他們似乎也都沒有見過這個所謂的恩人,皆是一臉好奇的看著,但是當看到趙信的正面之後,頓時心中一驚,有些太嚇人了。

「好了,你們都留步罷,剩下的路我們自己走罷」趙信制止住想要送自己和農依瑤的謝氏眾人,此時門外一定有不少的人子啊等著自己呢,讓他們送自己肯定要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倒是是幫自己還是不幫自己都是難事,所以趙信也就直接不讓他們出來了,省的到時候尷尬。同時趙信也看到了那剩餘的謝氏哥三個,果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般。

「恩人」謝泰也不是不通世禮之人,自然也明白趙信心中所想,不禁心有所感。

「哎呀,別叫恩人了,聽著彆扭,我叫趙信,熟悉我的都叫我信爺」趙信頭也沒回的應道。

「信爺……」謝泰低聲念道。

「原來你叫趙信啊?我才知道你的名字」農依瑤如同發現新大陸般,笑道。

「開門罷」趙信沒有接話,反倒朝後喊道。 謝氏的大門緩緩的打開,趙信二人一步踏了出去,似是迎向新的天空。

「出來了……」不知道從來爆出來的一聲高喝,黑壓壓的人群頓時壓了上來。

趙信從來沒想過自己這麼有名,居然有如此多的人來看自己,整個謝氏福地的門口和空曠的街道全都站滿了人,遠遠看去黑壓壓的一片,至於是真關心還是看熱鬧就不得而知了。

「沒想到你還活著?」人群中走出了兩行人,皆是趙信的老對頭,冰封李氏和炎火呂氏,為首的與死去的李蕭和呂方明眉目中皆有相似之處,正是呂方信和李離。

當時當他們看到趙信的全貌后皆是一愣,皆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乾枯的身子,一頭白髮,一臉的老態,特別是那空洞的眼眶,明顯就是一個朽木將枯的老人。

「你就是殺我族人的那個趙氏?」還是呂方信先反應了過來,上前一步,探視著趙信。

「如果你們想說的是那李蕭李亮和呂方信的話,那麼不用問了,就是我。」趙信架著拐杖,淡然的說道。

「這就是那個趙氏的族長?明顯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嘛?」

「就是,還是一個殘廢的老人,難道李氏個呂氏一直想找的就是這麼一個人?」

人群中議論紛紛,似乎沒有料到呂氏和李氏苦苦追尋的就是這麼一個人,一時間有些覺得難以置信。

「沒想到你如今這番模樣,不過你不要以為因此我就不會為我族人報仇,你也不要想著用道歉的方式來彌補的失去族人的痛楚。」李離見呂方信竟然沒有了話,頓時著了急,忙道。

「哈哈,可笑,殺了幾個亂叫的狗還想著要我道歉?我趙信做不到」趙信立在原地,屬於他的那一股傲氣自身周迸發出來,虎目爍爍,沒有絲毫的怯意。

「趙信?好,有膽量」呂方信大叫一聲好,眼中閃過一抹陰戾。

「今日你們不管是來興師問罪,還是來討債的,我趙某全接下了」趙信其實並不怕這些人,也知道今日不可能善了,索性也就放開了說。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也省得我們拐外抹角了,就直說了,今日你是必死無疑。」李離對趙信已經可以說是恨之入骨,雖然如今對方也是這幅模樣,但是還是難消心中之恨。

要知道在這小洞天中人就是力量,只要有人自然有無數的血精子供之提升境界,弱冠境界根本就不在話下,甚至可能還會有更高的境界,但是趙信卻將他李氏族人殺了大半,如同毀其雙臂,如今在這小洞天的上層勢力中已經沒有了分量,就連和人出去獵殺凶獸分到的報酬也是最少的,雖然表面上拓跋氏還對其支持,但是實際上對方已經完全放棄了自己的族氏,那些原來與之交好的族氏也都盡量的遠離自己的族氏,再加上原來李氏的劣跡斑斑,更不受其餘族氏的待見,孤立無援,而這一切都是趙信給他們造成的,可以說趙信與李氏的仇不共戴天。

而呂氏雖說與趙信沒有太大的仇恨,但是因為趙信也使呂氏族長與八大神族的媯氏交惡,而趙信又殺了其弟弟,所以對趙信也是恨之入骨。

「你殺我弟弟,讓我族與媯氏交惡,這個仇我也是一定要報的。」呂方信知道現在自己和李氏是站在一條戰線的,雖然不屑與李氏同仇敵愾,但是如今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只能出言支持。

「正好,也省得我一個個的去找你們了,一起來是最好的」趙信也不想留有後患,看對方的人手,應該是全族都出動了,正適合斬草除根。

「我看你們誰敢傷我信爺」遠處一聲怒吼,一個黑影躍出人群,忽的站在趙信身旁,黝黑的皮膚,巨熊一樣的身軀,正是剛剛得知消息趕來的荒。

「小荒……」時隔兩年,趙信沒想到自己居然在今日見到了荒。

「信爺」荒回過頭,黃整個身子又結實了一圈,整個身子隱隱發著流光,渾身充滿爆炸性的力量。

「這不是蘇氏的那個壯漢嗎?」人群中有人認得這個長期住在蘇氏福地巨漢。

「又來一個送死的,還有沒有送死的了?」李離見到荒后微微一愣,森冷的說道。

「還有我」人群中一聲嬌叱,一道倩影閃過,站在了荒的身邊。

荒見狀低頭笑道:「妮妮,你不是說你今日來不了了嗎?」。

「蘇妮?」見到來人後也跟著一愣,沒想到這個時候她居然能出現,荒的出現趙信覺得情有可原,可是蘇妮和自己並沒有任何的太深厚的交情,為自己來趟這趟渾水也不值當的,但是當他聽到蘇妮的話后豁然開朗。

「當然是怕你亂說話,再說你自己應付了嗎?」蘇妮言語間,柔情萬分。

「蘇氏也參與進來了?這回可熱鬧了」對於蘇氏的所有人這小洞天中的守護者都是熟悉的。

「蘇妮?今天跟你們蘇氏沒關係,所以最好不要摻和進來」呂方明見蘇妮的進場頓時有些犯愁。蘇氏如今在小洞天中的地位頗高,更是所有守護者的恩人,要知道相比於高高在上的姜氏,還是蘇氏這種更能深入民心的。

「我今天代表的是我自己,跟蘇氏沒有任何的關係」蘇妮也知道今天這事絕對不能跟自己的族氏沾上關係。

「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們」李離此時已經暴怒了,殺趙信之心異常的強烈。

「誰敢動我蘇氏族人?」就在所有人認為一場大戰在即的時候,一聲嬌喝過後,一陣清香吹來,遠處急匆匆的趕來數人,皆是女子。

蘇妮看清來人後,頓時沒了精神,對為首的女子低聲道:「倩姐……」。

「蘇氏的大少主蘇倩和蘇氏的人」這回人群中議論聲開始沸騰了,沒想到這個趙氏竟然和蘇氏有關聯。一時間看熱鬧的心態全完,要知道他們可全都是靠著蘇氏來煉製血精子的,這要是整個蘇氏都摻和進來的話,那關係到可是所有的守護者。

蘇倩此時也是心急如焚,自從出現了血精子后,原本在守護者中非常弱勢的族氏成為了守護者的香餑餑,地位也隨著水漲船高,蘇氏的所有人也因此非常的受益,幾乎不用出福地,就有源源不斷的血精子送上門來,短短的兩年多,所有蘇氏的族人境界都提升了一大截,而蘇倩更是晉陞到了弱冠之境,可謂是春風得意之際。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居然聽得有人說,自己的族人與李氏和呂氏打了起來,讓她吃驚不已,因為她知道蘇氏與李呂兩氏並無恩怨,這才急忙忙的喚人趕來。如今在蘇氏每一個族人都是寶貝,是蘇氏的依仗,蘇倩身為大少主,是絕對不允許有任何一個族人出現意外的。 「蘇氏的人絕對不能出事,我可請不起姜氏的人幫我煉製血精子」蘇倩的加入頓時讓這場爭鬥變了性質,這已是不是幾族人的恩怨了,而是整個守護者的事情了。

「蘇大少主」呂方信見蘇倩的加入,頓時倍感頭痛,他也知道這蘇氏如今在這守護者心中的位置,況且他日後也一定需要這蘇氏幫忙煉製血精子呢。

「呂少主,我聽說有人要欺我蘇氏族人,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是怎麼回事啊?」蘇倩來此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貓膩,轉身問向呂方信。

「你不要問呂大少主了,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與你們蘇氏並無關聯,快把那個小妮子拉走罷」趙信也沒想到會出現如今的這種情況,自己可不想因為自己就把蘇氏扯進來,萬一蘇氏真的因為自己而有人受損傷,那到時候自己一定會成為眾矢之的。

「哦?」蘇倩頗感詫異,向來說話之人看去,心中頓時一緊,這人到底經歷過什麼,居然會變成這樣。

「蘇倩大少主是罷,這事都是由我引起的,跟那蘇妮一點關係都沒有,還請你將她帶走罷」趙信將僅有的目光轉向蘇倩,朗聲道。

「我和荒一起,荒不走,我不走」此時的蘇妮似是鐵了心了,居然倔強了起來。

「蘇大少主,我們也並不想與蘇氏為敵,那台上之人殺我族人,我們今日前來只是想討一個說法而已,並無冒犯蘇氏之意。」呂方信按住將要暴走的李離,輕聲說道。

「我不管誰對誰錯,但是我蘇氏之人是絕對不能碰的,不然的話……」蘇倩沒有繼續說,但是言外之意卻非常的明了。

「小荒帶蘇妮離開,別把所有的人牽扯進來,這點人還讓我瞧不上眼的。」趙信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還是出現了。

與此同時,蘇倩也一直在觀察著趙信,一開始本以為對方只是在強硬,但是到後來蘇倩發現對方真的是無所畏懼,就連他身邊的美女,也一直是一臉的笑意,雖然並沒做聲,但是看其神色也是雲淡風輕,似乎毫不擔心,這等淡然即使是蘇倩也不敢說自己能做到。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我守護者的規定,第一條便是不準殘害同族,怎麼你們都忘了嗎?」人群中又出現了一人,圍觀者見到來人紛紛讓路,似是極為忌憚此人。

「姬少主」見到來人後,李離像是見到了救星一般,眉角舒展。

而農依瑤見到來人後,臉色驟變,恨聲喃道:「姬颯城」。

其實姬颯城早都來了,這場異動可以說就是他一手策劃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既然他得不到的人,也絕不可能讓別人得到。原本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意向進行的,但是沒想到這蘇氏突然插了一腳,將自己精心安排的逼宮戲碼,完全都打亂了,所以他不得不出面。

「嗯」厭惡的看了一眼李離,姬颯城心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看到李離的神態,一些明眼人心中瞭然,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應該就是這姬氏的少主姬颯城,只不過為求自報,無人敢說罷了。

花重錦 「姬少主」雖然蘇氏的地位提高,但是還是不能和八大神族相比的,該有的禮數蘇倩是不會少的。

「相信今日之事大家已經明了,他,趙氏族長殘害同族,如今受害的族人來討個公道,有何不可」姬颯城並不想在此久留,長槍直入直擊主題。

姬颯城的話音一落,原本喧鬧的人群頓時靜了下來,這八大神族都出來給李氏和呂氏撐腰了,誰還敢去觸八大神族的霉頭。

「蘇少主,咱們的守護者準則都不能違背,不然的話,都不遵守規矩了,那小洞天豈不大亂了?」姬颯城看向蘇倩,帶有一絲威脅的說道。

「姬少主所言極是」蘇倩淡淡笑道。知道事情已成定局,轉身對同行的蘇氏人,道:「還不快把蘇妮給我帶過來」。

兩名蘇氏族人領命,出手將不斷反抗的蘇妮抓到身邊,只留下荒一人站在趙信身邊。

「局勢已定,這趙氏族長必死無疑了。」眾人似乎已經看到這場爭鬥的結局了。

「也罷,呆這麼久了,早就改活動活動了」趙信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身子,天靈大開,隨時準備用陽炎來結束這一切。

「你行不行?」 城裡的魔法師 農依瑤有些擔心,畢竟這趙信剛剛蘇醒,怕他逞英雄。

「呵呵,難道你忘了鬱壘時怎麼死的了?」趙信看向農依瑤,直到把她看的不好意思,滿面緋紅。

「你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很嚇人嗎?」農依瑤似是為了挽回面子嗔道。

「死到臨頭,還在乎那兒女之情,我可真佩服你」李離見危機已除,頓時信心大增。

「一群跳樑小丑而已,還真的當自己是個人物了?」趙信不屑道。

「找死……」呂方信一聲冷哼,掌心泛紅,「騰」的一聲,左臂升起熊熊的烈火,頓時將身邊的空氣都烤乾。

「人生難得一知己,舉鐏對飲醉方休」

凜冽的氣息自遠方奔來,人未到話先至,眾人微微一愣,不知道是何人膽敢此時來得罪八大神族的人。

「趙兄,這麼熱鬧的事情,你也不叫我一聲,這怎麼能少得了我康王呢」一男子越過眾人的頭頂,砰然落地,揚起一片大灰塵。

「鐵血康氏?」姬颯城微皺眉頭,沒想到這康王居然也來了。

「當然,不光是我,還有我的二弟,咦,我二弟呢?」康王似是剛剛喝完酒,滿面紅光,搖搖晃晃,左右探視。

「大哥,你走的太快了,我怎麼能跟上。」說著人群中亦出現了一個男子,最顯眼的是那一頭白髮,神色有些微醉,一抹笑意常掛嘴角,熱心的跟周圍的人打著招呼。

「姜少主」眾人看到來人後皆作揖道。僅僅這一幕看起來就頗為壯觀,也代表此人在眾人心目中的地位,比之剛才姬颯城,彷彿這人才最受待見。

「姜子樂,姜少主也來了?這回可要那姬颯城好看了,沒想到這趙氏族長竟有如此多的朋友」姜子樂的出現讓眾人的心又懸起來了。

「姜少主」姬颯城微微頷首,心中卻已大驚,因為他完全就不知道這姜子樂居然會參與進來。

「不知姜少主來此為何?」姬颯城客氣的問道,這姜子樂在這小洞天中絕對是能排前三的高手,最關鍵的是他的聲望是別人不曾有的,在凶獸縱橫的時候,有一大半的族氏受過他的照顧,所以大家都他的非常的尊重,年歲不大就能有如此境界和人品,當屬青年一輩的楷模。即使是同屬八大神族,姬颯城也不得不俯首。

「哦,我倒是沒事,只是我這結拜大哥說這裡有一件冤事要我來看看。」姜子樂輕笑道。 「冤事?」姬颯城不明所以。

「嗯,說有人破壞守護者規則殘害同族,最後技不如人反被殺,而今竟然膽大包天的當眾殺人滅口。」姜子樂微醺道。

姬颯城一聽登時臉色鐵青,這不就是在說呂氏和李氏等人呢嘛。

「趙兄……」正在這時,康王一聲驚吼,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只見康王化作一道長虹,飛奔向趙信,眼中酒意全無,看到趙信的模樣后,似是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和自己談股論今,得意對飲的之人。

馴愛,晚上回家玩惡魔 「我還沒死呢」趙信沒想到康王反應這麼大,趙信苦笑道。

「如此模樣,與死何異」康王那剛毅的眼中居然泛起一層血紅。

「我有那麼可憐人嗎?」趙信完全不懂為什麼別人看見自己都如此表情。

康王的聲音自然也吸引了荒的目光,之前荒都沒大在意,只是認為趙信傷重,即使那一頭銀絲也沒太在意,把心思全都放在那李氏和呂氏人的身上了,但是經康王這麼一鬧,才細心的看向趙信,頓時身如雷擊,呆在了當場。

荒是最先跟隨趙信之人,也是和趙信擁有最深感情的,回想起當時趙信的意氣風發,再和如今一相比,頓時眼中泛紅,那如塔一般的身子無端的顫抖起來。

「信爺」之前將精力都放在荒身上的蘇妮也終於發現了趙信的變化,雖然不像荒那般激動,但是也掩面而泣。

「是他?」姜子樂自然也不能避免,被吸引了目光,不過他一眼便認出了趙信。

「姬少主」呂方信看到姜子樂后將氣勢收回,臉色異常的難看。

「哦,對了,你們這件事我會讓守護堂中的人調查清楚的,你們兩族先回去罷,難道你們真的想在這小洞天福地中大開殺戒啊?」姜子樂彷彿想起了什麼似的,李離和呂方信說道。隨後看了看姬颯城,道:「姬少主,你看這麼處理怎麼樣?

人群中,這回是真的變成看熱鬧了,氣焰囂張了半天,連姬颯城都出面了,沒想到姜子樂一出現全都化為了泡影,呂氏和李氏騎虎難下,姬颯城則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子樂兄說的對,如此甚好,之前也怪我沒有調查清楚,才出了這麼個亂子。」姬颯城收起陰戾的眼光,笑道。

「那便好,各位都散了罷,現在是提升境界為主,在這裡浪費時間做什麼,至於這件事等調查完之後,守護堂會給出個結果的,都散了罷」姜子樂轉身朗聲道。

姜子樂的話音一落,大家也沒有願拂了他的面子,一鬨而散,一場即將燃起的硝煙,就這麼烏龍似的完事了。

「你這個兄弟好像人氣很旺嘛」趙信見眾人走了,朝康王笑道。

「一個虛名而已,你這傷是怎麼回事?」康王漸漸的接受了趙信的模樣,探問道。

「就是跟人打了一架」趙信滿不在意的回道。

「我收回之前的話,看來你還是交了幾個朋友嘛」農依瑤見所有人都走了,自己擔心了一年多的事情竟然就這麼收場了,心情大好,莞爾笑道。

「這位美女是?」康王似是剛看見農依瑤一樣,驚異的疑問道。

「還裝呢,我看你都盯著人家半天了。」送走了姬颯城的姜子樂走來接道。

「行了,我可不想一直在這站著了,回我福地?」趙信笑道。

「算了罷,看見你沒事就好了,我們的酒還沒喝完呢,等你好了,咱們三個一起喝。」康王擺了擺手,道:「對了,忘記給你介紹了,這位是……」

「我知道,姜子樂,我們之前見過」趙信朝姜子樂點了點頭。

「是的,我們見過,在他還沒這樣之前……」姜子樂打趣道。

「既然認識就好了,都熟悉了就不是外人了嘛。」康王若有所思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