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中的林曉慧,依舊明艷動人,冷光打在她的花瓣邊緣,反射出了一圈幽藍的柔光,就像天使的光暈,在黑夜中尤為明亮。

三朵白花已經完全盛開,不似任何一種鮮花的模樣,獨特而唯美,葉子也更加飽滿,圓鼓鼓地長在圍在花朵旁邊,就像嫩綠色的小氣球。

被林曉慧的模樣給驚艷到了,海濱格瑞就那樣扭著頭,獃獃地看著她,直到她再次睡去。

「砰!」

海濱格瑞從窗台上跳了下來,朝著林曉慧的方向狂奔而去。

「啪嗒啪嗒…」

它蹦蹦跳跳地朝林曉慧所在的櫥櫃奔去,完全忘記了「低調」二字。

「誰?」錦鯉被海濱格瑞花盆製造的聲響給吵醒了,還以為進了小偷。

看到錦鯉浮出了水面,正朝自己看過來,海濱格瑞嚇得來急忙躲進了收銀台的後面。

「沒人啊?難道是我年紀大了,耳朵出了問題?」錦鯉搖了搖頭,就再次沉到了水底。

「measusté!」(嚇死我了!)海濱格瑞搖晃著腦袋,輕聲低喃道。

又等了一會,直到確定錦鯉再次熟睡后,海濱格瑞才從收銀台地背後伸出了花盆的一角,然後一踩一墊地悄悄朝林曉慧所在的櫥櫃踱去。

「bella,estoyaqui!」(美人,我來了!)終於來到了櫥櫃的正下方,海濱格瑞抬起了頭,興奮地抖動著全身的葉子。

然後,一鼓作氣,一個縱身,就朝櫥柜上面跳去。

「阿秋!」突然,林曉慧打了個噴嚏,一股力量襲來,直接把剛剛冒頭的海濱格瑞給打了下去。

「砰!」

海濱格瑞摔倒了地上,花盆直接被打碎。

「誰?」錦鯉再次驚醒。

「miropaestárota…oo-oo…」(我的衣服破了,嗚嗚嗚…)看著碎成了好幾塊的花盆,海濱格瑞哀傷地啜泣起來。

「你怎麼掉這裡了?」錦鯉吹出了一個大泡泡將自己圈在了裡面,然後飛了出來。

當他在店裡搜尋了一圈后,終於發現了躺在地上的海濱格瑞,以及它身邊碎掉的花盆。

「啊..呼…」原本熟睡的林曉慧,也被吵醒了,打了個呵欠,低頭看向躺在地上的海濱格瑞。

「咦..林曉慧,你蘇醒了?」這時,錦鯉才發現,躲在角落裡的林曉慧已經蘇醒了,並朝著櫥櫃外面張望著。

「xiaochu?」海濱格瑞學著錦鯉的讀音,重複著林曉慧的名字。

「esnombre?muybien!」(是她的名字嗎?不錯!)海濱格瑞在心裡嘀咕著,然後就抬起了頭。

隨後,它和林曉慧的眼神就在半空中交匯了…… 不過,林曉慧看了它一眼后,就退了回去,繼續睡覺了,而海濱格瑞卻繼續望著她,.

「estoyenamorado!」(我戀愛了!)海濱格瑞望向林曉慧退去的方向,喃喃自語道。

「啥?」這次,錦鯉已經能清楚地分辨出,這個奇怪的聲響是從海濱格瑞那裡發出的。

「estoyenamorado!estoyenamorado!」(我戀愛了!我戀愛了!)海濱格瑞已經顧不上掩飾自己了,扭過頭,興奮地對錦鯉大喊道。

「天啦!果然是一盆成了精的多肉啊!」錦鯉被嚇了一大跳,急忙跳回了魚缸里,然後躲在假山背後,瑟瑟發抖地看向依舊躺在地上的海濱格瑞。

「losiento,estoyasustando!」(哦,抱歉,我嚇著您了!)看到錦鯉的反應,海濱格瑞歉意地說道。

隨後,它站了起來,抖了抖身上的泥土,然後邁著根莖,朝著魚缸走去。

「你..你別過來,有話好好說!」錦鯉從假山後面伸出了腦袋,驚恐地喊道。

「minombrejaea,hola!」(我叫海亞,你好!)自稱「海亞」的海濱格瑞踮起根莖,抬起頭看向魚缸里的錦鯉。

「你說的啥?我聽不懂,說中文!」錦鯉說道。

感覺對方似乎沒有惡意,錦鯉也就一伸一縮地從假山背後遊了出來。

「noentiendoqueestásdiciendo,pero,todaviapodemosseramigos!」(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不過,我們依舊可以成為朋友!)海亞覺得,既然林曉慧是這裡的一員,那麼,眼前這位飛魚朋友肯定同她很熟。

「你不是中國妖精吧?聽你的口音,像是來自歐洲那邊的。」錦鯉吹出了一個泡泡,圈著自己,飛到了海亞的面前。

「amigo,puedesvolar,puedesvolar!」(朋友,你居然會飛,簡直太棒了!)海亞羨慕地看向泡泡里的錦鯉,感嘆道。

「你在羨慕我?嘿嘿,我也挺羨慕我自己的。」雖然聽不懂海亞的話,但從海亞張開的葉瓣上,他還是能感受到來自海亞的羨慕神情。

「esahermosachicallamaxiaochu?」(那個美麗的女孩叫林曉慧嗎?)海亞扭頭用葉瓣指了指林曉慧的方向。

「哦?你說林曉慧?嗯,她也是個妖精,不過,她和你我不同。」錦鯉說道。

「tienenovio?」(她有男朋友嗎?)海亞扭頭看向錦鯉,問道。

「她的故事啊?說來話長,我也是聽熙子他們說的,是一個悲傷的故事…」錦鯉嘆了口氣,就把林曉慧的故事告訴了海亞。

因為林曉慧的故事涉及了她還是人的時候,殭屍的時候,以及變成了生命之花后的三個階段,又加上錦鯉有些嗦,就這樣,他就和海亞聊了一晚。

其間,海亞也會問一些問題,比如「她喜歡什麼」、「她多大了」,以及「她會喜歡自己嗎」……

不過,錦鯉自然是牛頭不對馬嘴地回答著海亞的問題,但這並不妨礙他倆的交流。

一魚一多肉就這樣各說各話地聊到了天亮……

「知道她有多可憐了吧?不過,還好遇到了熙子和大神,變成了

生命之花得到了重生。」錦鯉繼續說道。

「creoqueenamorarámi!」(我相信她會愛上我!)海亞點了點頭,開心地說道。

「幹啥呢?呀!老不死的,你把我的多肉給摔壞了!」熙熙牽著呵呵下樓后,就看到了氣泡中的錦鯉正對著脫離了花盆,攤在地上的海亞說著什麼。

「什麼我摔的?是它自己摔的,是吧…你叫啥來著?」錦鯉突然發現,和這個新朋友聊了一夜,卻不知道它的名字是啥。

「jaea!」(海亞!)似乎感覺錦鯉是在問自己的名字,海亞就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海..亞..海亞!」錦鯉學著說了一遍。

「納尼?你會說話?你是多肉精?」看到海亞會說話,還會扭動自己的葉瓣,熙熙鬆開了呵呵的手,甩著小短腿兒,朝著海亞興奮地奔了過來。

「hola,seora,losoyjaea!」(你好,女士,我是海亞!)海亞朝熙熙點了點頭。

「額,它說的啥?」熙熙撓了撓腦袋,看向錦鯉。

「我也聽不懂。」錦鯉搖了搖頭,說道。

「聽不懂?那你和它聊什麼天?」熙熙吃驚道。

「我們是心有靈犀,反正我說的,它大概能懂,它說的,我大概也能懂。」錦鯉說道。

「它好像說的是西班牙語。」呵呵也甩著小短腿兒跑了過來,看向海亞。

「你懂?」熙熙看向呵呵,問道。

容我緩緩,來時遲 「聽他的發音好像是,但我不懂西班牙語,我只會英語,熙子應該懂吧,她以前經常去歐洲旅遊。」呵呵說道。

「怎麼了?大清早就這麼熱鬧。」雲熙子笑著從樓上走了下來。

「熙子,你會西班牙語嗎?」熙熙問道。

「會一些,但不算太熟。怎麼了?」雲熙子好奇道。

「你來翻譯翻譯這個多肉精說的啥。」熙熙指著攤在地上的海亞,說道。

「多肉精?它怎麼掉地上了,花盆呢?」雲熙子疑惑道。

「小心腳下,不要踩到花盆碎片了。」錦鯉急忙提醒道。

「怎麼打碎了?」雲熙子繞過那些碎片,走向了眾人。

「是這樣的…」錦鯉將昨晚的事情告訴了大家。

「汪汪汪…」

聽到了眾人的聲音,冰淇淋從二樓上飛馳而下,然後對著海亞就是一陣狂吠。

冰淇淋:我就說它是妖怪吧!

「porfavor,llevemosaestegranperro,eshorrible!」(請把這隻大狗帶走,它太可怕了!)海亞急忙邁著根莖,躲到了家裡的身後。

「notengasmiedo,冰淇淋,退後,別嚇著這位多肉朋友了。」雲熙子讓海亞別怕,然後將呵斥著冰淇淋。

「gracias!」(謝謝!)看到冰淇淋沒有再對自己狂吠后,海亞急忙向雲熙子道謝。

「eresespaa?」(你來自西班牙?)雲熙子問道。

「méxico!」(墨西哥!)海亞說道。

「entonces,porquévieneachina?」(那為什麼要來中國?)雲熙子好奇道。

「noséoveniraqui,soloquedédormida,estabaahi

cuandodesperté。」(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只是打了個盹兒,醒來就在那裡了。)海亞似乎也很迷惑。

隨後,海亞就把自己的經歷告訴了雲熙子。

如同它所說,來自墨西哥,是一盆年歲有三百年的海濱格瑞。

它原本長在乾燥的室外,靠著不停地吸收陽光,漸漸地,就有了靈性。

前不久,它突然發現自己能聽懂周圍人說的話了,於是,它就學著他們說話,很快就學會了西班牙語。

學會說話后,它曾試圖跟周圍的海濱格瑞交流,結果發現,它們不僅聽不懂自己在說啥,而且沒有絲毫反應。

這時,它明白過來了,自己已經不再是普通的海濱格瑞了。

於是,它就試著同路過的人們交流,卻沒想到,自己一開口,就把他們給嚇跑了。

隨後,一群穿著奇怪服飾的人就來到了它的身邊,把它從泥土裡拔了出來,帶到了一個沒有土壤,沒有陽光的地方。

它很害怕,感覺那些人都不懷好意,特別是當它聽到了「實驗」二字時。

因為,它曾聽到另外幾盆植物的對話,說「實驗」很可怕,會把它們劃開。

它可不想被劃開,而且,這裡沒有太陽,也沒有土壤,只是把它養在了一個放滿泥土的花盆裡。

最主要的是,房間里總是傳出很奇怪的味道,後來它才知道,那是消毒水的味道。

當它發現房間里的植物越來越少后,海亞感到了無比的恐慌和無助。

於是,它決定逃走。

它和房間里其他會說話的植物不同,它們只會說話,不會走路,而它既會說話,又會走路。

趁著那些穿奇怪衣服的人沒注意,它一溜煙就從門縫裡鑽了出去,然後邁著根莖,大步大步地朝外面奔去。

「seescapo!」(它跑了!)可惜,沒跑多遠,就沒人發現了。

「agárralo!」(抓住它!)他們爭前恐后地朝海亞撲來。

不過,都被海亞那靈活的身姿給躲避開了。

「砰砰砰…」

那些笨手笨腳的人沒有捉到海亞,反而一個接一個地摔跤,並把好多實驗用品給打翻了。

「unaestupidezhumana!」(愚蠢的人類!)海亞一邊邁著根莖奔跑,一邊還不忘扭頭看向那群追逐它的人們。

最終,海亞成功地逃了出來。

「sol,tedenuevo!」(太陽,我又看到你了!)海亞張開了葉瓣,朝著太陽的方向奔去,然後尋了一處乾燥的土地,開始打盹兒了。

等它一覺醒來時,就發現自己在三勝鄉那家多肉店裡了。

「quieresvolver?」(你想回去嗎?)雲熙子一邊聽著海亞講述自己的故事,一邊向眾人翻譯著,聽完后,她就看向海亞,問道。

「anteseso…」(之前很想…)說著,海亞突然看向了林曉慧的方向,然後紅著葉瓣說道:「ahorano,porque,estoyenamorado!」(現在不想了,因為,我戀愛了!)

「它說啥?怎麼一副嬌羞的樣子,連葉瓣都紅了。」熙熙搓著小短手,好奇道。

「它說它戀愛了。」說著,雲熙子也扭頭看向林曉慧的方向,心想,它不會是愛上了林曉慧吧?

這可是又跨國界,又跨種族的愛情啊! 「tegusta?」(你喜歡她嗎?)雲熙子將林曉慧抱了出來,放到了海亞的面前。

「si,si!」 重生嫡女很迷人 (是的,是的!)海亞拚命地點頭,葉瓣也隨著它的點頭全部變成了紅色。

「它不會是喜歡上林曉慧了吧?」熙熙搓著小短手,好奇道。

「si,si!」(是的,是的!)似乎聽懂了熙熙的疑惑,海亞扭頭看向熙熙,拚命地點頭。

「額,那你要學會中文才行啊,,懂嗎?」熙熙對海亞說道。

「chinese?si,si!」似乎明白了熙熙的意思,海亞又點了點頭,隨後,扭頭看向了雲熙子,語氣頗為懇切道:「puedoensearmeahablarchino?」(可以教我說中文嗎?)

「si,perochinodificil!」(可以,不過中文很難喲!)雲熙子笑了笑,說道。

「notengomiedo,poramor,yporella…」(我不怕,為了愛情,也為了她…)說完,海亞就紅著葉瓣看向還在睡眠中的林曉慧。

雖然,海亞沒有眼睛,但大家通過發紅的葉瓣,還是能感受到海亞看向林曉慧時那種充滿愛意的眼神。

於是,「熙熙不攘攘」里就又多了一位妖精成員來自墨西哥的多肉精海亞。

它為了愛情,留在了中國,也留在了「熙熙不攘攘」,並開始認真地學習起了中文。

「你好..你好…」海亞對著林曉慧用不太標準的中文對著話。

自從知道多肉必須曬太陽后,雲熙子和熙熙就把另外的六盆多肉,跟海亞一起,放到了落地窗台上,並把林曉慧也放到了海亞的旁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