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搖搖頭,道:“可我喜歡的是你啊君儀!”

胡君儀一愣,隨即笑道:“這種玩笑一點兒也不好笑。”


逍遙真誠地說道:“君儀你看我像在說謊嗎,真的君儀我喜歡的是你, 第一夫人,豪寵小嬌妻 !”

胡君儀:“逍遙。”

逍遙打斷道:“叫我逸飛。”

胡君儀有點無奈,順從地喊道:“逸飛,逸飛哥哥,你是君儀的哥哥,好哥哥,君儀也一直是怎麼認爲的。”

逍遙忽然伸出雙手把胡君儀緊緊抱住,在其耳邊低聲說道:“哥哥不是更應該保護妹妹嗎,好妹妹你嫁給我,讓哥哥我保護你一生一世好不好。”

“不好!”胡君儀大喊一聲,隨即用力掙扎卻根本無濟於事,只得眼淚汪汪地看着對方說道:“陳逸飛你住手,再不住手我要生氣了!”

逍遙:“生氣,妹妹好好的生什麼氣,哦,是不是哥哥弄疼了你,對不起哥哥輕點。”說完便開始在對方臉上親吻起來。

冥夫夜襲:繼續,不要停 ,可是對方根本不管不顧,任憑她如何哀求。

“陳逸飛你再不住手,我會……”胡君儀剛尋的空隙說了幾個字,嘴巴便被對方強行用舌頭封住了。

看着對方一步步侵入自己領地,胡君儀漸漸地感到了萬分絕望,漸漸地放棄了抵抗,任憑對方親吻撫摸。


忽然感覺到對方離開了自己身子,她猜想對方接下來肯定會有更大的動作時卻不料對方輕聲說道:“君儀我不強求你,但我會一直等你!”

胡君儀睜開眼睛,整理了下凌亂的衣服,面無表情地看着逍遙,冷冷地說道:“陳逸飛,我恨你,我告訴你你結婚的那天同樣也是我和戀花結婚的日子,而且還會當做你的面!”

逍遙一愣,說:“君儀何必呢。”

胡君儀冷笑道:“我和我喜歡的男人結婚,哥哥竟會不高興,哈!”說完轉身便走。

一旁的蝶戀花看着愛人即將淪陷差點就忍不住要衝出去了,幸好逍遙即使鬆手,最後聽到胡君儀說的一番話,心中雖然多少有點疙瘩,但結婚還是讓人興奮的事啊!在胡君儀走後蝶戀花也連忙悄悄跟了上去。

逍遙看見悄悄溜走的蝶戀花,嘴角露出一絲不懷好意地笑,接着身形一邊豁然是龍魂!

龍魂:“對不起瑩瑩,我可不想讓你憑空消失啊!”

*************************************

胡君儀一回去便宣佈了她要與蝶戀花結婚的消息,一時間女媧聖地人人洋溢着幸福的笑臉,婚房的佈置也在緊鑼密鼓進行中!

逍遙聽見胡君儀要結婚,心裏很是高興,只是不知爲何幾次去探望對方,對方都沒什麼好臉色,甚至有幾次竟刻意避開他。他以爲婚期將近對方畢竟是女孩子多少有點害羞,心裏也就沒多想。

這一日他又從胡君儀那裏碰了壁回來,正要去找無雙。卻不料忽然有人來報說裏妖界西狐修羅雷莎求見。

逍遙吃了一驚,急忙去迎接,卻見雷莎修羅帶着一衆人率先走了進來。

女媧聖地自從結界被攻破後,因爲忙做辦理喪事和婚事,所以結界就一直沒去修補。如今雷莎修羅帶着一衆人毫無阻攔地走了進來,也幸好雷莎修羅是自己人,要是換成了其它妖魔鬼怪那後果將不堪設想。逍遙一想到這些背後就不自覺冒出了冷汗,心想等此間事了一定儘快修補好那結界!

“逍遙你看我給你們帶什麼來了!”雷莎修羅遠遠看見逍遙便大笑着迎了上來。

逍遙笑道:“能讓雷莎你親自帶來,必定不是凡物!”

雷莎笑道:“錯了,這東西連廢物都不如,不過女媧後人肯定喜歡!”

逍遙好奇地笑道:“哦,那我倒想知道什麼東西如此神祕了。”

雷莎:“君儀和無雙呢,叫她們一起來看看,嗯對了別忘了這女媧聖地的主人!”

雷莎的話音剛落,忽然一道悅耳的女聲便傳了過來,只聽她笑道:“西狐修羅之主親來寒舍,小女深感榮幸,不知雷莎修羅帶的是什麼,可否讓小女也開開眼界。”

衆人循聲看去,卻是一個妙齡女子緩緩而來,她正是女媧族的族長葉冰!

雷莎笑道:“正要叫你們一起來看看呢。”

逍遙也笑道:“雷莎你們先隨葉冰去休息,我去叫君儀和無雙她們!”

*********************************************

胡君儀原本不想見逍遙的,可當聽到對方說自己母親也來了,纔不得不跟着逍遙過來。

胡君儀剛一進屋,便聽無雙笑道:“君儀過來了,快快,拿出來讓我們瞧瞧是什麼?”

雷莎拍拍手,一個隨從從身後拿出一個包裹,放在桌子上慢慢打開了它。

圓圓的,被黑布緊緊包裹着,衆人心中都在猜想這是什麼時,卻見那隨從一下子完全打開了它!


衆人看到那東西一下子全懵了,沒想到雷莎親自帶來的竟是這麼一個玩意兒,一個人頭,一個南昆神殿南昆孤傲的人頭! 當看清那顆人頭確實是南昆孤傲時,大家一時都愣住了,最後還是葉冰先反應過來,眼中早已浸滿了淚水。

葉冰:“謝謝你,謝謝你修羅雷莎!”

雷莎笑道:“舉手之勞謝什麼,君儀你長大了,爲娘也尊重你的選擇,這件鳳凰霞披是爲娘讓人連夜趕製出來的希望你喜歡。”

一年沒見,胡君儀心裏其實也時刻念着自己母親。這次擅自結婚雖然多半因素是逍遙,但她也真心希望得到母親的祝福,這次母親真的沒有讓她再失望。所以無論雷莎此時拿出什麼,胡君儀心裏有的只是感恩、歡喜!

無雙笑道:“你倒是真有心,君儀別顧得高興,好不好好謝謝母親。”

胡君儀喜極而泣,嗚咽道:“媽媽謝謝你,謝謝你!”

雷莎把胡君儀抱在懷裏,輕聲道:“好孩子,以前或許真是媽媽錯了,你長大了以後的路還長,遇事多與蝶戀花或者逍遙無雙商量,不可再任性了。”

無雙笑道:“君儀自己的注意多的呢,要商量也是我們找她商量呢。”

胡君儀:“姐姐說笑呢,你我既同有一個母親,我們自然也有了姐妹之情,妹妹不懂事姐姐說教說教也是對的。”

雷莎笑道:“你們兩姐妹能和睦相處爲娘心裏自然十分高興。”雷莎說這句話時心裏卻明白無雙雖然認自己爲義母,但那也只是迫於形勢,她們之間其實並無什麼感情可言。不過要是君儀與無雙的關係搞好一點對整個妖界也是有益的,畢竟無雙身後是逍遙是整個飄渺御風閣!

************************************************

婚期就在衆人熱切期盼的目光中來臨了。

這一日新郎新娘都穿好了新衣在衆人的簇擁下早早來到了在小湖邊佈置的婚禮殿堂!

逍遙牽着鬼小丫的手慢慢向前走去,眼角瞟了眼同樣打扮漂亮的胡君儀。他心裏總覺的怪怪的,雖然胡君儀的臉被頭紗蓋住了,但他還是感覺到對方有意無意地炫耀,或者說是挑釁。

逍遙不由苦笑,心裏嘆道:“好妹妹,哥哥祝福你永遠幸福快樂。”

鬼小丫的手冒出了冷汗,逍遙感覺到便輕聲道:“小丫,是不是有點緊張,沒事有我呢。”

鬼小丫害羞地嗯了一聲便匆匆低下了頭。

“她的臉肯定紅了。”逍遙看着對方的頭紗猜想道。

逍遙:“小丫你放心從今以後我會好好待你,決不讓你受一點委屈。”

鬼小丫:“嗯,我相信公子遙。”

逍遙:“你還叫我公子遙?”

鬼小丫:“嗯,等我們正式拜了堂,我再改口也不遲。”

逍遙有點無奈,低聲道:“好吧,隨你高興。”

很快兩對新人在親朋好友的祝福聲中走到了前面。

葉冰作爲這裏的主人,女媧聖地女媧一族的族長自然而然擔當了婚禮主持一角。

只聽她高聲喊道:“婚禮儀式正是開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高堂之上爲雷莎一人爾,或許雷莎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兩次以這種身份在昔日好友陳逸飛面前出現。

“夫妻對拜!”

臺下掌聲雷鳴,熱鬧非凡因爲他們即將同時見證到兩對夫妻喜結連理,只是忽然——

兩道人影踉踉倉倉跑了進來,其中一個女子剛跑進來便倒在了地上,身上血跡斑斑。

“龍衣衣!”

認識這女子的人才剛一喊出口又是兩道人影由遠而至眨眼就來到衆人面前。

“混沌界的冰火兩鳳凰!”

不少人都露出了驚訝之情。

“救救我們。”龍飛一邊扶起龍衣衣,一邊向在場的人乞求道。

這幾人爲何會在這裏,原來龍衣衣姐弟從混沌界逃出來以後就一直東躲西藏,最近又被步英和可麗兒發現並一路追殺。而龍衣衣早就得到消息逍遙等人在女媧聖地,並且即將舉行一堂婚禮,所以拼死拼活趕了過來,希望可以借衆人之手除掉對方!

可麗兒一進來便看見了逍遙、無雙、胡君儀、逍瑩瑩、龍魂等人,心下一驚,暗道自己來錯了地方。

而與之相反的步英見到逍遙和逍瑩瑩兩人臉上卻是露出了興奮的表情,‘決鬥,我要決鬥!’她的表情展露無遺。

而在場的衆人在見到步英二人時無不一愣,隨即都是臉憤怒之情,其中葉冰更是身形一晃就來到了兩人身前,伸手便向二人打去。可麗兒見狀當下也是毫不遲疑地與葉冰對打了起來。

逍遙臉上露出一絲怒意,緩緩走到步英面前,淡淡地說道:“步英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步英大笑道:“你的功力恢復了嗎,我可要和你決鬥呢!”

“你什麼人?”此時鬼小丫見氣氛不對,害怕逍遙吃了虧,急忙跟了過來並輕輕拉住對方的手。

見來人身穿嫁衣頭戴鳳冠,特別是一雙小手緊緊牽着逍遙的右手,步英忽然感覺頭眩暈了一下,身子不自然地抖了一下。逍遙見了正要譏諷對方,忽然又見步英的眼神突然呆滯起來,正不知所以時忽然又見對方大喊一聲‘你是誰!’身形一閃已向鬼小丫攻了過去。

鬼小丫見對方身形一動便一掌打了出去,只聽‘轟’的一聲,鬼小丫倒飛了而去,幸好逍遙眼疾手快把她抱在了懷裏,不然不知飛多遠,但即便這樣口中還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你是誰,你是誰!”步英狀若瘋癲,一步步向鬼小丫走去。

一旁的逍瑩瑩見了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向龍魂低聲說了句,龍魂若有所悟,在步英經過他時突然閃電出手一把扯下了對方的面紗。

面紗掉落,看清她的真面目逍遙、胡君儀、雲巧兒和雷莎都是先一愣,隨即又恍然大悟,而且逍遙還多出一絲喜悅之情。

步英,任誰也不會想到叱吒風雲的火鳳凰會是混沌的前任主人範小雅!

逍遙驚喜道:“小雅,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夢吧。”

那被叫作範小雅的步英目光呆滯根本就沒聽到逍遙在說什麼,逍遙心疼欲走上前去,卻不料龍魂一把掐住了對方脖子,範小雅想反抗卻被對方一下點了穴道。

“放開她,你要做什麼!”逍遙和可麗兒同時喊道。其中可麗兒更是忍着挨葉冰一掌棄了對方轉而攻向龍魂。

龍魂淡淡地說道:“我要殺了她。”

逍遙大驚:“龍魂你瘋了,別亂來!”

逍瑩瑩:“龍魂,放了她!”

龍魂大驚:“放了她,瑩瑩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害的你們姐妹那麼慘,你竟讓我放了她!”

逍瑩瑩:“是的,放了她!”

龍魂:“如果我不放呢!”

逍瑩瑩笑道:“好,大不了我就立馬死在你面前!”

龍魂愣住了,半響才道:“爲什麼,爲什麼,瑩瑩你告訴我這是爲什麼?”

逍瑩瑩:“因爲她不能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