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柄飛刀就穿行在正常的世界當中,只是是屬於更高的一個世界層次。正常的世界天地是一棟樓的一樓,它則彷彿是二樓!所以生活在一樓的,自然根本碰觸不到二樓的!

按理說。

虛界,是真實世界的映照。

真實世界、虛界、陰影世界、世界間隙等一切才構成了一個完整的世界。

而『虛界道』卻已經跳出了完整世界,在完整世界之上又創造了一個更浩瀚的『虛界天地』,這個『虛界天地』雖然還未曾完善。卻已經凌駕真實天地之上。如果『虛界天地』一旦真正完善永恆,藉此就能夠成為主宰了,手段將更加不可思議。

東伯雪鷹只是一個四重天,按理說施展不了這樣匪夷所思的手段。可是他藉助『真神器』做到了。

真神器。就是有這樣的特殊,不過單單煉化都很難,東伯雪鷹也是耗費許久才煉化成功。七十萬年修行,更讓他對『虛界道』『殺戮道』體會更多。施展這一柄飛刀威力也更加大。

「呼。」

這一柄飛刀飛行著,很快就已經到了竹聖者這。

跟著。

嘩。

它從另一個天地進入真實天地,原本感應不到它的存在的竹聖者。 總裁我hold不住了! 卻是臉色陡然大變,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胸膛,因為有一柄飛刀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體內。

「轟!!!」

飛刀,是東伯雪鷹甩出的。

攜帶著東伯雪鷹擁有的恐怖的力量,並且在最終進入真實天地爆發威力時,飛刀也施展出了『殺戮道』的威能,東伯雪鷹根據殺戮道奧妙和自己修鍊多年的世界奧妙創出了最厲害的一道殺招,也是五大世界秘技之一的『刀尖飄血』。

此刻。

刀尖就刺在了竹聖者身體內部,這一刻,時間宛如禁止。

「不。」竹聖者感到了恐懼,他卻無可奈何。

嘭!!!

竹聖者整個身軀陡然炸裂。

這可比東伯雪鷹用血煉神兵攻擊要強多了,真神器飛刀的必殺一擊,激發『殺戮道』奧妙的一擊!配合東伯雪鷹那恐怖的力量,又沒有任何兵器阻擋直接在他體內爆發……竹聖者的身軀再堅韌也是一瞬間完全炸的粉碎。

雖然粉碎,但是無數碎粉卻迅速要合攏。

「想要修復?」東伯雪鷹冷笑,「我怎麼可能給你這個機會。」

轟轟轟轟轟轟!!!!!!

此刻那一柄紅色竹棍也沒有人操縱,在沒有阻擋下,九個世界分身施展長槍自然肆意碾壓,讓那些粉末再一次轟的粉碎!讓它們根本無法匯合。

一個強大修行者,一旦被擊敗的身體完全粉碎,幾乎註定就得殞命了。因為敵人會一次次連續攻擊不斷損耗其能量,以東伯雪鷹他們這一層次實力根本不會犯一些低級錯誤,不可能再給竹聖者機會合攏成完整軀體的!無法合攏,那麼就一點翻盤機會都沒了。

「東伯雪鷹,我認輸了。」那旁邊半空中凝聚出了一個化身,正是竹聖者的化身,他連道,「饒過我吧,饒過我。」

雖然他現在都輸得有些發矇,可卻是毫不猶豫認輸求饒。

「哼。」

東伯雪鷹卻是絲毫不停手,九個世界分身依舊狂攻,不斷損耗其蘊含能量。

「那一顆太陽星核石,我願意歸還。」竹聖者連道高聲道。

「一顆?別說是一顆,就算是歸還兩顆,也晚了。」東伯雪鷹冷聲道,同時一柄飛刀無聲無息回到了刀鞘內。

「東伯雪鷹,你別欺人太甚。」 農門典妻 竹聖者憤怒欲狂。

他出去征戰的是分身。

留在老巢的才是本尊啊!留在老巢自認為安全,所以他積累的無盡歲月的寶物,一些珍藏都是放在本尊身上的。一旦本尊被殺,他的損失……

「欺人太甚?你也知道欺人太甚?」東伯雪鷹冷笑。

「你你……」竹聖者氣急,「你別太過分了!」

「過分?」東伯雪鷹眼中有著冷意,「誰讓你弱?」

竹聖者一愣。

就在前不久,他就曾這麼說過赤火老祖。

**(未完待續。) 他兩次擊殺赤火老祖身體奪走太陽星核石,第一次被奪走時,赤火老祖是憤怒不甘絕望的。而第二次被都奪走時,赤火老祖都快瘋了同時也有著愧疚。那是對東伯雪鷹的愧疚。

而如今。

竹聖者也體會到了一次被說『誰讓你弱』的那種屈辱感。

可再屈辱,他本尊也不能死,本尊擁有的諸多珍藏也不能落在東伯雪鷹手裡。

「其中還有和教主有關的珍藏,或許東伯雪鷹認不出,可一旦認出了……」竹聖者焦急,「暴露了,那我就真完了。」

和教主的聯繫。

不能暴露。

「東伯雪鷹,東伯帝君。」竹聖者感覺著自己本尊殘存真神力越加稀少,他虛幻的化身聲音都凄厲起來,「饒過我吧,我們一切都好說!」

「是嗎?」東伯雪鷹瞥了他一眼。

「對對對,一切都好說,什麼都好說。」竹聖者急切的轉頭看向遠處的九個世界分身,「你怎麼還不停手?」

停手?

東伯雪鷹心中冷笑。

竹聖者單單對赤火老祖就先後兩次擊殺,自己又不是本尊分身盡皆滅絕竹聖者,難道連一個身體都還饒過?

另一方面。

留在老巢內的本尊,一般才會攜帶重要寶物。現在竹聖者如此懇求,東伯雪鷹更加確定:「一定有極為重要寶物藏在身上,否則的話,沒重要寶物,死就死了,一個身體而已。另一個分身很快就能再孕養出一尊身體了。」

「殺了他,將珍藏拿到手,到時候才有談判的資格!」

「如果饒了他,一旦他的兄長葉聖者來了救了他。他恐怕就會翻臉了。」東伯雪鷹很清楚這點。

所以九大世界分身絲毫不停。

東伯雪鷹也透過因果感應著那位『葉聖者』趕來的速度。

「估計還得五個呼吸時間才能到。」東伯雪鷹看向遠處那無數墨竹之軀粉末,那些粉末瘋狂的一次次欲要合攏,生命力極強,「他撐不了一個呼吸了。」

「停手,快停手。」竹聖者連道,他眼睛都紅了,「你真要和我撕破臉?東伯雪鷹,你也有子女的。」

「我兒女都已成二重天。」東伯雪鷹淡然道。

不但如此。

東伯玉、東伯青瑤、余靖秋,都一樣有分身在夏族世界的。

「那你無數子孫呢?」竹聖者癲狂了。

「滅你一個身體你就瘋了?」東伯雪鷹冷笑,「那就動手吧。你敢動手,我東伯雪鷹發誓,一定會讓你本尊分身俱滅!等滅了你,再從時光長河內復活我那些子孫。」

竹聖者一怔。

這東伯雪鷹和頂尖尊者們關係都不錯,師尊又是血刃神帝,自身又如此強大。說這話的確是有自信的。

「你,你……」竹聖者快瘋了,這東伯雪鷹不怕威脅,他就更不敢撕破臉了。因為他也想著要拿回珍藏的。

「能不能先停手,我們再好說?」竹聖者語氣都越來越溫柔,只是眼眸中有著難言的急切。

東伯雪鷹瞥了他一眼:「你忘了怎麼對待我和赤火的?」

話音剛落。

竹聖者便絕望看向遠處的那無數粉末,那些粉末終於無力的完全潰散。化作虛無消失了,只剩下洞天寶物、儲物寶物、兵器等出現。

楚墓鎮 「呼。」東伯雪鷹一邁步便抵達那,揮手就將一切收了起來。

「到他手裡了,把柄到他手裡了。」竹聖者心顫。

……

在時空通道內穿行趕路中的葉聖者。卻一愣。

「死了?」葉聖者皺眉。

「大哥,你一定要殺了東伯雪鷹,殺了他。將我的寶物奪回來,我無盡歲月之積累幾乎都被他奪去了,大哥,一定要幫我。」竹聖者傳音。

「可是火鋮尊者已經出發,他穿梭時空速度比我要快的多。」葉聖者傳音道。

的確。

火鋮尊者正在趕來途中。

「大哥,一定要奪回來,盡全力。」竹聖者急切。

談判?

談判的時候,東伯雪鷹會不會將一件件寶物仔細查看?如果暴露了,誰都保不住他!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大哥葉聖者殺了東伯雪鷹,奪回寶物。

「我儘力。」葉聖者傳音,他只是擔心時間,卻對自己對付東伯雪鷹信心滿滿。

葉聖者的情報終究還是差了些。

他沒聽說過毀滅洞天,更不知道東伯雪鷹是毀滅軍團成員之一,自認為以尊者實力對付東伯雪鷹還是有把握的。

******

東伯雪鷹在墨竹大陸上空。

他感應到葉聖者、火鋮尊者都在朝這靠近。

「大哥,麻煩你了。」東伯雪鷹傳音道。

「你也不早通知我。」火鋮尊者道,「還當我是你兄弟?」

東伯雪鷹傳音道:「如果葉聖者不出來,自然沒必要麻煩大哥,沒想到這竹聖者僅僅損失一個身體就讓葉聖者出動了。不過……這葉聖者我也不懼,畢竟只是普通尊者實力,當然有大哥給我壓陣,我就更有把握了。」

隨即腳下一邁步。

嘩。

東伯雪鷹便直接撕裂開一條時空通道,朝火鋮尊者靠近去了,他最重要的是奪回太陽星核石,他暫時還沒心情和葉聖者交手。

「逃?」正在趕路的葉聖者頭疼了。

如果東伯雪鷹留在原地,他自然能迅速趕到,有較為充裕時間對付東伯雪鷹。

可現在東伯雪鷹和火鋮尊者去匯合了。

「必須追上他。」葉聖者焦急追逐,時間太緊,火鋮尊者速度太快是他穿梭時空的六倍還多。不過火鋮尊者終究是從神界另一端趕來,路途遙遠。

追!

追!

追!

葉聖者為了同族兄弟全力追逐。

東伯雪鷹則全力和火鋮尊者匯合。

「葉聖者,住手。」火鋮尊者遙遙因果傳音,「怎麼,你想死嗎?」

「還差一點。」葉聖者卻不管。

如果是青君說這話,他立即乖乖投降。

可火鋮尊者?只是擅長火焰之道,葉聖者的道本就擅長保命,在火鋮尊者面前也有保命信心。

「追到了。」

流光溢彩的時光通道中,葉聖者看到了前方的東伯雪鷹。

「死。」葉聖者手中出現了一奇異的枝杈,枝杈上也有著一片片葉子,共七片葉子,這是一件真神器,當初正是從這真神器中最終開闢了自己的路。他此刻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施展真神器攻擊。

「哼。」東伯雪鷹逃不掉卻也停下,周圍轟隆隆天地大變,無數太皓之力直接形成了一殘缺的天地,天地殘缺處正在崩塌,無數灰色霧氣瀰漫開來也籠罩了遠處的葉聖者。

並且九大世界分身也顯現。

東伯雪鷹更是揮舞出了手中的赤雲槍。

「轟~~~」

赤雲槍以及其他九桿長槍同時籠罩而來,正面碾壓而來。

而葉聖者卻是輕輕揮動一截枝杈葉子,抽打在赤雲槍上,赤雲槍恐怖的力量被不斷的削弱,不過依舊讓葉聖者色變,情不自禁的踏著虛空往後退了三步。此刻他們倆都已經出了時空通道,來到真實世界,戰鬥餘波讓周圍一些荒蕪星球都化作虛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