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趟出來,工作忙的差不多了,要不要燕京?

還是幫忙查一查剛才那個叫陸陽的人。

下午。

陸陽在辦公室碼字的時候,接到了宋佳的電話。

聽宋佳說問題不大,陸陽也鬆了口氣,畢竟,那天看上去還是挺嚇人的,這也算的上是最好的結果了。

掛掉電話后,陸陽微微一笑。

我就說吧。

她指定是有病。

要不然,怎麼可能頓頓會吃那麼多,還長不胖。

將寫好的稿子放在作者後台的草稿箱里,都設定為定時發布,陸陽起身看了看徐詩然,徐詩然今天已經畫了很多,現在正在惡補內容。

她看的很出神。

陸陽走過去的時候都沒有發現。

不知道看到什麼劇情了,徐詩然身體緊繃,脖子後面都紅了起來,陸陽好奇湊過去看了看,恰好看到什麼五龍抱柱的字眼,她趕緊後退一步,然後咳了一聲,徐詩然身體一抖,連忙將手機收起來,轉頭看了看陸陽,一臉心虛的樣子。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徐詩然有些小心的問。

陸陽毫不在意的說道:「剛剛啊,寫太久了,起來活動活動脖子,剛才你看的太入迷了,才沒有發現。」

「哦。」

見陸陽好像沒察覺的樣子,徐詩然鬆了口氣,悄悄把手機收回口袋裡面去裝好,的劇情越來越不正經了,看來不能在公共場合看了。

「畫了這麼多,你也起來動動吧,時間久了,小心得頸椎病。」

陸陽提醒了一句。

徐詩然站了起來。

陸陽很得意的說:「來我教你怎麼保護脖子,跟我一起做就好了。」

「來,左左,右右。」

「往前,往後,轉一圈。」

陸陽的脖子活動著。

徐詩然也跟著,有時候節奏跟不上,不知道往左還是往右,呆萌的樣子,像清晨剛剛睡醒的小袋鼠。

活動了一下身體,陸陽到門口,將辦公室的門從裡面上了一道保險。

徐詩然瞪大了眼睛,看著陸陽的動作。

「為什麼鎖門啊。」

「我怕盧小魚那個笨蛋,又突然闖進來。」

想到上午,盧小魚進來的時候,她正在和陸陽按摩,還很親密的樣子,徐詩然就一陣害羞。

陸陽走過去,牽住徐詩然的手,讓她坐在自己的老闆椅上,徐詩然不明白,陸陽要幹嘛,獃獃的看著前面大大的電腦屏幕。

陸陽站在椅子後面。

「我也幫你按摩一下。」

說完,不等徐詩然開口拒絕,雙手就放在徐詩然天鵝頸的兩邊,輕輕的揉捏起來,徐詩然呼吸變重了許多,脖子上剛剛消退的紅霞,又再次的浮現了出來。

陸陽輕輕的按著。

徐詩然坐直了身體,身上的肉綳得緊緊的,好像不是在享受,反倒是在受刑一樣。

過了大概五分鐘后。

徐詩然小心的說:「我不累了。」

「是嗎?」

陸陽笑了笑。

收回手。

「來,輪到你幫我了。」

換上他坐在老闆椅上,徐詩然在後面按摩著,陸陽身體放鬆,嗯了一聲,顯得很舒服的樣子。

徐詩然很賣力,可能是想把剛才陸陽的付出加倍的還回來。

享受的小手按摩。

陸陽打開暴風影音,打算隨便找一個電影看看,找了找,陸陽點開了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這是狄仁傑系列的其中之一,口碑還不錯,雖然曾經肯定看過了,但大部分的情節他都忘記了。

說不定接下來還會接什麼劇本,看一看時下大火的電影,還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片頭很快過去。

正式進入劇情。

這部電影不錯,演員都是大牌,劇情也可以,陸陽看的津津有味,被徐詩然按了按,脖子放鬆了不少。

陸陽抓住徐詩然的手,說道:「不按了,咱們看電影吧。」

「好。」

徐詩然沒有拒絕,剛才給陸陽按摩的時候,她就在後面看著。

「我把椅子搬過來。」

「不用這麼麻煩。」

陸陽輕輕一拽,徐詩然身體不穩,一下子坐在他的腿上,少女的清香撲鼻而來,陸陽張開手輕輕將她抱住,目光始終看著電影。 「今天先饒你一命。」說完,葉龍便帶着鄭順德回去了。

看到葉龍的身影越走越遠,吳安這才鬆了口氣。

總算是逃過一劫,今後的日子越發不太平,能活一天是一天吧。

筒子樓里的手下趕快要來抬起吳安,結果還沒碰到人,吳安便暈倒在了自家的門前。

……

到了車上,鄭德順一直偷偷看像葉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葉龍閉着眼睛靠在靠背上:「想說什麼就說吧。」

鄭德順這才開口道:「葉先生,剛才為什麼不一舉拿下筒子樓和吳安。」

葉龍抬了抬眼皮說道:「他留着還有用。」

葉龍沒在解釋,鄭德順也很知趣的沒有再問。

葉龍自然有自己的安排,他相信,這個吳安以後會給自己帶來驚喜。

回到了住所,葉龍便和鄭德順分開了。

謝天昊看着鄭德順的背影說道:「龍神,我覺得鄭德順並不理解您在做什麼。」

葉龍也看着他離去的方向說道:「這不重要,只要他不成為我們的絆腳石就好。」

謝天昊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兩人來到屋內。

謝天昊給葉龍倒了一杯茶:「龍神,我總覺得會發生點什麼?」

葉龍感興趣的接過茶杯看着謝天昊說道:「哦?你覺得會發生什麼?」

謝天昊繞了繞頭答道:「具體我也不清楚,但一定會有點意外。」

這未免也太安靜了,不像是寧靜的享受,更像是暴風雨的前夕。

葉龍沒在搭話,他酌了口茶想到,謝天昊不愧是一個第六感極強的人。

但不管發生什麼,這對他葉龍來說都不會是什麼暴雨,說毛毛雨都是抬舉他們。

果然當天晚上,正當葉龍和謝天昊在休息時,一陣巨響將兩人吵醒。

謝天昊迅速出門一看,門板已經消失不見了,隨後進來了一群人,自己可真夠烏鴉嘴的。

謝天昊剛想進去叫葉龍,轉身就看到葉龍邁著修長筆直的雙腿走了過來。

「龍神,這誰如此暴力。」謝天昊怒氣匆匆的說道,普天之下,竟然有人敢拆他們家的門。

「且看這就好。」葉龍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根本不把所到之人放在眼裏。

「聲勢那麼浩大的來了,還不進來嗎?」葉龍雖然沒用太大聲音,里清清楚楚的把信息傳遞給了門裏門外的所有人。

只見一個身高180,身穿戎裝的人怒氣滔滔的走了進來。

「不知道那麼晚了,維利亞王子來我這寒舍幹什麼?」

葉龍嘲諷一笑:「擾人清夢不說,還破壞我家裏的陳設。」

希爾維利亞冷哼了一聲:「這我是希爾國,我是這個國家的王子,這裏自然也是我說了算。」

「所以希爾國王子就能擅長別人宅院,還口出狂言嗎?」謝天昊一臉怒氣的說道。

「你…你…」希爾維利亞因為謝天昊的話被噎的愣了一下。

確實,一個國家的運行是有法律支撐,而不是什麼王子。

就算封建王朝,那上面還有皇帝呢所以維利亞現在還不成氣候,葉龍也沒放在眼裏。

「我什麼我,你是口痴嗎?」謝天昊再次會懟到。

希爾維利亞不語謝天昊討論,轉臉對謝昊天身邊的葉龍說道:「你不該手伸那麼長。」

葉龍假裝聽不懂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自言自語道:「還好呀,也不是太長。」

「你們…」希爾維利亞簡直被這兩個人氣到無語。

「葉龍,你不該跑到我們國家作威作福。」

「更不應該來插手我們的國事,不管你是誰,你都越界了。」

葉龍哈哈一笑,好一個不該插手別國的國事。

在這之前葉龍就已經找人調查過了,這個希爾維利亞。

他除了是希爾國的王子,西維酒店的老闆,更是鐵武的重要組成成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