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個人在中間的是賀家的賀之北,左邊的人是一個獨眼,帶着一個但單眼罩,右邊的是一個年輕女人,這女人面相之中透着滿滿的殺意。

他們剛剛踩到那草地的瞬間,忽然間,兩邊的洞穴之中幾乎是“呼呼”響了起來。

三個人愣在了原地。

“吼!”嘶吼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聲音,林天猛然間便想到了“魔獸”!

只有魔獸纔有這樣驚天動地的吼叫聲。

林天不再着急往前,而是一個跳躍,來到了靠前面的一棵樹上,盯着前方。

很快,整座山幾乎都有些顫抖起來,兩個洞穴更是傳出來了,“轟隆隆”的聲音,彷彿有坦克要衝出來似的。

賀之北先動了,這傢伙腳下一蹬,高高躍起,試圖往山頂猛衝過去,可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在賀之北要往前面落下去的瞬間,竟然被一股力量給擋了回來,整個人摔回到了那一片草地上。

“結界!”賀之北擡頭看過去。

“竟然還有結界!”林天心中也是吃了一驚。

z半山腰扇面,一層結界顯現出來,淡黃色的防雨罩將半山腰網上全部都給籠罩了起來!

獨眼和女人慌了一下,他們轉身便想要先退下來。

但這時候,兩道巨大的身影,猛然間從洞穴裏蹦了出來,直接就擋住了獨眼和女人的去路。

林天看着兩頭魔獸的身形,馬上照着《醫卜星相》裏面查找起來。

左邊的那一頭,身形有一頭大象那麼大,頭上有單獨一個角,犬牙交錯,四肢長,爪牙鋒利,通體像一匹狼,是爲角狼。

角狼,生性殘暴,喜歡鮮活的生命,雖然身材大,可速度迅猛,尤其是二階的角狼,身體的發毛可以防禦,也能作爲武器。

角狼的弱點在於四肢,四肢的防禦最爲不足。

右邊的那一頭,是惺惺一族的魔獸,身體比角狼大了一倍,兩臂十分有氣力,能蹦能跳,而且,嘴裏也長有獠牙,名爲爆猩。

爆猩的弱點在於後腦勺下方的脖子位置。

但,他最可怕的一點在於,喜歡異性,厭惡同性!

爆猩看到女人,聞到了女人身上的雌性氣息,馬上雙手捶胸,吼叫着,猛衝了過去。

那個女人咬牙,她用的是刀,連續砍出兩刀,這兩刀,砍出了兩道靈氣。

“砰砰”,然而,靈氣打在爆猩身上,卻是一點沒有用。

還沒等女人反應過來,爆猩猛然一躍,已經落在了她的面前,一掌掃了過去。

瞬間,一個身影晃動到,一把將女人懶腰抱起來,一躍跳出去了好幾米遠。

爆猩一掌打空,無比憤怒,轉身瞪了過去,他雙拳重重捶打在地上,“砰砰”,幾乎是天崩地裂,山上的岩石都滾落了下來,突然之間,爆猩,猶如炮彈一般,猛然從地上發射出去,朝那一男一女飛砸過去。

“轟隆!”爆猩砸落下來,地上直接出現了一個大坑,飛出去的岩石將旁邊的樹木全都給壓斷了。

而一男一女,已經不見了蹤跡。 弟164章 大顯神威

弟164章大顯神威

一男一女原來已經躲在了旁邊的一塊大石頭後面。

這個男人正是賀之北。

賀之北看着身旁護住的女人,道:“你不是那一頭猩猩的對手,在這裏等着。”

“謝謝你。”女人道。

“不用客氣,雖然你我是對手,可看着你被一頭猩猩給打了,我還真的是無法接受呢!”賀之北頗爲彬彬有禮。

這時候,賀之北突然發現,女人的手腕上有鮮血流了出來。

“你受傷了!”賀之北看了過去,而後這纔看到女人的胸口衣服破了!

原來,雖然剛剛賀之北全力出手救下女人,可是那爆猩拍出來一掌的力量還是劃傷了女人。

賀之北除了看到傷口還看了其他的一些東西,他有些臉紅,馬上看向別處,同時脫下衣服,然後從一個袋子裏拿出來一顆丹藥道:“這是我們天山派的止血丸,你先服用了,然後好好在這裏躲着,我去對付那一頭爆猩!”

“謝謝……”女人接了過來,而後道:“我叫李小花。”

“賀之北。”賀之北一個身影晃動,已經跳了出去。

林天站在樹上看着這一幕,有些欣賞第看着這個賀之北。

會議廳裏,賀乾龍已經將茶杯摔在了地上。

“整個蠢貨,蠢貨!”他的暴脾氣上來了。

賀之北是他最看重能夠奪得神將的人,可如今,在生死關頭,竟然不顧危險去救一個不相干的女人!

“賀大將軍不要動怒啊,我看賀公子不錯,英雄救美啊!”開口的是林佑善。

林佑善知道賀家在大西北那一邊和天山派的關係不簡單,賀之北是天山派的人,這樣的人實力不簡單,他將賀之北也當作是林鋒的對手。

而一個在戰場上面去救女人的對手……他實在是覺得太好笑了!

這樣的人不足爲懼!

賀乾龍轉頭瞪了一眼林佑善,不說話,冷哼一聲。

島上,賀之北已經飛射出兩道劍氣,他試圖攻擊爆猩的眼睛,可全都被爆猩用手掌輕輕一揮就擋了下來。

那劍氣簡直猶如兩道清風吹到石頭上。

而且,爆猩猛然發怒起來。雙掌猛然拍在一起,突然間雙掌排出來的氣,形成了強大的衝擊力,將賀之北整個人給衝撞到。

賀之北的身體重重摔了出去,砸斷了一棵樹。

爆猩興奮地捶打着胸口,耀武揚威,不過,爆猩沒有再繼續朝賀之北衝過去,這一頭畜生直接朝躲在那一塊大石頭後面的李小花衝過求了。

李小花感覺到危機,想要逃走,可突然之間,她的胸口受傷位置發疼起來。

她這才意識到爆猩打過來的邪氣,是有毒的!

李小花的面色一變。

賀之北見此一幕,突然講將長劍扔起來,他捏了一個堅決,又唸了幾聲咒語,突然間大喝一聲:“天山飛雪,雪暴!”

剎那間,只見那一把劍朝爆猩旋轉着飛射過去,同時劍身周圍是劍氣,而且劍氣越來越多,形成了龍捲風一般,這風將地上的小石頭全部帶了起來,這風,一道道十分的凌厲,一些岩石都給割裂開了!

“這個傢伙是使用出全力了嗎?”林天微微眯起眼睛。

之前,他看的出來,賀之北有所保留。

而今,這一招,幾乎耗盡賀之北全部靈氣的招式,快要將賀之北瞬間榨乾!

雪暴的強大之處在於,使用出這一招的人,隨着靈氣不斷涌動過去,可以讓雪暴越來越大,越來越強,尤其還能夠將沙石給帶動起來,造成額外的傷害。

絕色醫妃:病嬌王爺心尖寵 爆猩吼叫一聲,不顧一切地衝了過去,用胸膛直接去擋,結果,他的身體被雪暴推移開,雖然他皮糙肉厚,可身上還是出現了一些傷口,雖然很細微,卻也有鮮血流出來。

“吼!”爆猩怒吼一聲,雙拳奮力捶打在地上,

終於是將雪暴給破掉了!

而後,爆猩的雙眼突然之間變紅了,死死地盯着已經氣喘吁吁的賀之北。

另外一邊,那個獨眼人被角狼追的滿地跑。

獨眼人看起來沒喲多少實際的本事,都是用一些道具來阻礙角狼,甚至連捕獸夾都給拿出來了,然而,卻是對角狼沒有半點的用處。

在獨眼人快要跑到樹林的時候終於是被角狼給追上了,角狼一爪抓出便是好幾道的邪氣,而且這邪氣十分鋒利,猶如元嬰期高手的劍氣。

一片樹林就這麼被砍斷了。

獨眼人身上的衣服都被劃破了!

“嗤啦”全部破裂,即便是那一個眼罩也被弄開了,而後臉上還出現了一道傷痕。

要是他剛剛的速度再慢一些,可能,他的人頭就要落地了。

獨眼人轉身就跑,他只能是繼續往回跑。

而這時候,林天看清楚了獨眼人……竟然是司徒南!

這傢伙竟然也跑過來參加神將大選!

司徒南慌亂無比,原先,他裝作別人還端着,十分神祕的樣子,不讓別人能夠看透,這會兒呢,已經完全端不住了,直接大喊起來:“我的媽媽呀,別來追我了啊!我不夠給你塞牙縫呢!”

“哎呦,你他媽打到我的屁股了啊!”

“媽的,老子弄死你,火爆符!”司徒南也有一些小聰明,比如他突然回頭用一些符紙,可卻是一點用都沒有。

一小會兒後,他看到了旁邊的林鋒,立即喊了起來:“林家少爺,幫幫忙啊,林家少爺……”

“哼。”林鋒沒有理會,直接跳出去了,而且是一跳就跳出去了有幾十米遠。

“草,你們林家,沒有一個好東西!”司徒南罵了起來。

突然之間,角狼趕到,一爪抓到了司徒南的後背,將司徒南直接拍飛出去,撞在了一棵樹上。

摔下來後,他看到角狼正在迅速衝了過來。

這個傢伙,林天原本是不想要救的,但是,林天想起來他身上可能有水仙珠。

“喂,把水仙珠給我,我救你!”林天道。

聽到林天的聲音,司徒南立即猛地瞪大了眼睛。

對於他來說,林天幾乎就是他的福星啊!

只是,這一次,他的福星竟然跟他要起東西來了!

帝逆洪荒 “林天……不,天哥,您看我都受傷了,我……”

“不給,算了。”林天看向了角狼,道:“這角狼速度最快,可能我話沒說完,他就已經到了。”

司徒南轉頭看了過去,結果真的看到角狼已經殺過來,他馬上吼道:“給,我給!”

“很好!”林天立即一個閃身出現在司徒南的面前。

角狼一爪拍了下來,林天拔出清泉劍!

這一把劍,剛剛救下夏秋冬的時候,他直接拿走了,這會兒從小葫蘆裏拔了出來。

“清風劍法第九式,風馳霆擊!”林天一記砍出,同時用上了龍獅之力。

剎那間,只見一道淡黃色的光芒,而後就看到角狼的一個腳趾頭被砍了下來。

角狼直接疼的往後面退出去好幾步,角狼吼叫了起來,鮮血淋漓。

林天看着角狼再衝過去。

角狼咬牙,吼了一聲,朝林天而去,但是,就在要衝到一塊的時候。

突然之間,林天從角狼的身旁滑了過去,而後,林天一個巨大的跳躍,直接跳到了賀之北的面前,林天用出來了一招“清風劍法第一式,春風化雨”,直接擋住了爆猩的攻擊。

賀之北愣住了,看着林天,然後眯起了眼睛。

對於林天,他知道一些,可沒想到林天會出手救他,在在個時候!

而此時,爆猩也怒了朝林天怒吼起來。

林天沒有理會,一個跳躍,跳到了半山腰,這會兒,兩頭魔獸一起朝他衝了過去。 在半山腰的位置,林天一人傲然站立,眼前,一左一右是兩頭二階魔獸。

兇猛的爆猩和兇殘的角狼。

“林天……”賀之北有些吃驚地脫口而出。

“你算是一個好漢。”林天看了賀之北一眼。

賀之北這才明白過來,林天出手救他,引走爆猩,最爲主要的原因是他不顧一切地救了李小花。

“你一個人沒有問題嗎?”賀之北有些擔心地問道。

“試試就知道了。”林天微微一笑。

所有的正在觀看直播的屏幕前,那些王公大臣,全都覺得林天瘋了!

林天如果沒有瘋掉,怎麼可能會一人將兩頭魔獸都給惹了?

“這個林天,他是想要出風頭嗎?”

“哼,兩頭二階魔獸,可是相當於兩個化神期的高手了,他林天能打的贏?”

“雖然是相當於化神期,可二階魔獸的智商低的很。”

“再低也是化神期,林天頂多築基期而已,怎麼打?”

島上。

已經躲到遠處的林鋒這會兒眯起了眼睛,看着林天和兩頭魔獸。

他實在是看不明白,林天到底在想什麼,跟兩頭魔獸打,先不說他根本贏不了,即便他僥倖最後能夠活下來,只怕也是殘廢一個了。

“是不是很有趣?”一個聲音突然之間從林鋒的身後響了起來。

林鋒回頭,他並不認識走過來的這個少年。

而且,這個少年剛剛幾乎是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身後。

而他,卻是沒有能夠感知的到。

“你是誰?”林鋒眯起眼睛看着少年。

他之前倒也不是沒有看到過參加神將大選的名單,可他的確是沒有見到這麼一號人物。

猛然間,他意識到一件事,之前,他只是記住了參加大選人員的種子名單,而其他人,他幾乎沒有多看。

“我是歐陽飛雲。”少年道。

來人正是剛剛奪走了歐陽飛揚壽元的歐陽飛雲。

林鋒淡淡一笑,道:“沒想到,你們歐陽家還隱藏了你這麼一個高手!”

“我只是有些閒,沒什麼事做,就蠻過來參加看看。”歐陽飛雲一臉的平靜。

歐陽飛雲過來參加,從一開始就是瞞着歐陽雄的,因爲他知道,要是歐陽雄知道了,肯定不會讓他參與。

而身爲歐陽家的少爺之一,雖然不受歐陽雄重視,可外界很多人還是不得不給他面子,不得不給他開後門。

所以,他自然而然就能夠參與的了。

林鋒不語,他知道,歐陽家的人肯定沒

那麼簡單。

歐陽飛雲道:“只是,我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裏生存到第三天。”

林鋒仍舊不語。

“既然生存到了,我也想要搏一搏,不過,以我的實力,肯定是贏不了……所以,我過來是有一筆生意要跟你談。”歐陽飛雲慢悠悠的,終於是說到了正事。

“什麼?”林鋒依然端着。

“我幫你拿到神將,到時候你安排我成爲副神將。”歐陽飛雲道。

“堂堂歐陽家的少爺,竟然只要一個副神將,就滿足了?”林鋒不相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