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煉魄慌了。

不光他慌了,一旁的煉魂也慌了。

這特麼,是在跟我們要東西啊!

這說的夠明白了!

給還是不給?



煉魂和煉魄兄弟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無奈,給吧,不給怎麼辦?

“直接將你兄弟二人的儲物法器丟過來吧,我只會查看。”江北淡淡的說道。

“是,是!大人!”煉魄雖然百般不甘,也只能答應下來。

於是,便是看到這兄弟倆都從自己的腰間掏出了一件白玉一般的骨頭,看起來就……很值錢。

而這二人,也只是控制着靈力緩緩朝着這邊飄過來,不過在飛到一半的時候,卻是被一抹極爲“輕柔”的力道包裹住,而後飄到了江北的手中。

江北的眉頭越皺越深。

那兄弟二人的心越來越沉,完了……看來是這大佬看不上。

“就這些?”江北突然問道。

“這……不敢瞞大人,此乃是我兄弟二人所有的東西了。”煉魄脖子一橫,沒什麼辦法了。

“罷了,罷了。”江北擺了擺手,“那我就勉爲其難的將這些收下吧,也算是你們的一番心意。”

煉魂煉魄:“?” 不是……

不是說好的,只要選個一兩樣寶材嗎?

咋就,全給拿走了?還用了勉爲其難這種詞彙?

煉魂腦袋有些發懵,看着自己光禿禿的腰部,他的儲物法寶沒了,走遠了。

自己這麼多年的積蓄都無了。

但是能咋麼辦嘛?沒辦法的呀……

對面那些傢伙實在是太強了。

雖然很憤怒,但好像除了忍着也沒有啥其他的辦法。

而一旁的煉魄已經感受到了自家兄長煉魂的情緒不太穩定,直接按住了他的胳膊,示意不要輕舉妄動。

“哥,今日之事我們也只能如此,畢竟是咱們這邊有錯在先。”煉魄急忙傳聲道。

“我知道。”煉魂迴應着,臉上也露出了極爲牽強的笑意,但是這笑容怎麼看卻是怎麼冰冷,像是在壓抑着自己,很是艱難。

“可是……我們如此多的寶材,都要如此拱手相讓嗎?這滅霸好不要臉!”煉魂繼續傳聲,頭也低了下來。

因爲他知道,自己的雙眼已經變得通紅無比,他在忍耐,再極力的剋制着自己。

甚至低下頭也是這個原因,若是貿然擡起頭與對面的那兩個“畜生”對視,很大的可能就是被……直接幹翻。

前面血淙的前車之鑑,他是絕對不會再犯的。

這世道,活着不好嗎?

尤其是今天這滅絕和滅霸突然的到來,已經擊殺了本該在聖城叱吒風雲的血淙,而後還能做到如此淡然……

但是,是真他媽的生氣啊,是真的氣啊!

攢了幾百年的寶貝,自己都不捨得用的東西,萬萬沒想到今天就都沒了,就這,還特麼給他來了一句勉爲其難都收下?

煉魂很想問問,咱能不能要點臉?

但是他不敢……人生已經如此的艱難,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拆穿了可能就是被幹翻……

“煉魂,破財免災,這個道理你應該懂。”煉魄還是那副樣子,死死地攥着自家兄長的手臂,傳聲說道。

“哎!”

良久,煉魂終於緩緩吐出一口濁氣,也讓自己雙眼中的血紅盡皆消退了下去。

他得忍住,不能亂來,他也在心裏告訴着自己,只要還能健全的回到聖城,那他憑藉血獄君王兒子的身份,加上又沒了血淙這個“天敵”,他一樣還是可以發育起來的!

是的,一定,他敢對着那對面滅霸的頭髮發誓!

“放心吧煉魄,我已經明白了,我不會幹蠢事的。”煉魂傳聲道,同時不動聲色的拿開了煉魄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臉上很是沉重。

畢竟……那可是自己收藏了多少年的寶材啊,甚至很多高階的靈草,都是用特製的靈木盒子來裝的,就是爲了防止藥性的流失。

但現在,沒了,都沒了……

而關於這場臨時決定的“打家劫舍”的始作俑者江北,現在是很淡定的。

當然,只是臉上還在故作淡定罷了,且這淡定之中,好像還有那麼幾分的嫌棄,彷彿這兩個骨頭裏真就什麼正經玩意都沒有一般。

但是心裏呢?

已經要樂開花了!

“弟弟!你別在這賣關子了,裏面到底有沒有六階的靈草!”江南還在傳聲,自打江北把那兩個骨質的儲物法寶給拿過來之後,這傳聲就沒停過。

而弟弟那個嫌棄且淡定的表情,也一直沒有變過,要不是江南自認爲了解江北的爲人,還真能被這表情給騙過去。

說什麼選個一兩件……大佬的世界裏怎麼能有選擇呢?肯定是我全都要愛!

所以,從弟弟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江南已經開始爲對面那兄弟倆默哀了,對不起,你們的財產將在這一刻由我們接手了……

而江北,也終於從剛剛那個驚駭中解脫了出來,富有,實在是太富有了!


雖然靈石特別特別少,只有千八百塊還是下品靈石,但是靈草,靈材什麼的卻是多得不計其數。

而這個相比於修煉界的靈石多,寶材少的局面是截然相反的。

甚至,這兩個儲物法器中,六階靈草都有近十株之多,連七階靈草都有兩株。

不過六階和七階的靈草則是由一種特製的盒子給裝着的,用來保存靈草的藥性和內在的靈氣,至於五階,甚至四階的靈草,就跟破爛一樣,被隨意的丟在了這儲物法器空間內的小角落。

抱潛天物,這簡直就是抱潛天物啊!

要是被江南看到了這東西,那豈不是憤恨的能直接出手來跟這兩個傢伙打一架?

“呼……”江北終於長出了一口氣,這纔想起剛剛江南的問話,趕忙迴應道:“哥,此地不宜久留,分贓一事還要等到回去再行處理,我們先找機會脫身。”

“不行!”江南頓時急了,“弟弟,你先告訴我裏面都有什麼,有沒有六階靈草!”

江南也不聽江北這麼打馬虎眼,急忙繼續傳聲問道。

江北則是暗暗咧了咧嘴,誰說老哥腦袋不行的?這特麼抓住問題的核心就不放了。

“有,裏面是有六階靈草的。”

“七階呢?”江南的眼睛當時就亮了起來,很是激動。

“哥,此地不宜久留……”

“好好好,你先處理。”江南趕忙說道,也不管那麼多了,他可是心心念唸的六階靈草的味道啊,那玩意……真是香。

“呼……”江北吐出一口濁氣,而後繼續那此前不屑的微笑,緩緩開口了。

“二位,還在此地,難不成是還要我們送你們進去嗎?”江北冷笑着問道。

“本座今日還有急事在身,若是你們還在此地……哼!”江南也是同時說道,坐在那椅子上,感覺……椅子上好像長了刺,有些坐不住了。

“是是是!”那煉魄趕忙應聲,而後按住了自家兄長的手臂,生怕在這個時候出點什麼亂子。

煉魄心裏哀嚎一聲,今天算是栽了。

不過也行,起碼沒像血淙那樣人都沒了……

而後,煉魄一招呼身後的數千煉獄一族大軍,直接浩浩蕩蕩的轉身,準備回程,而他二人,也準備去面見煉獄君王了。

“今日之事魔域多有得罪,還望二位大人勿怪,來日方長,若想來我聖城做客,我們會夾道歡迎。”煉魄說了一句,而後便拱了拱手,帶着他哥逃也一般的離開了。


而江北和江南,也是對視一眼之後,悄默默的退了幾步,直接拔腿就跑!

回去,快回去,回去再看看血淙小哥哥在幹啥,也看看他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可是……

問題就在這回去的路上猝不及防的出現了。

江北猛地停下了身子,轉頭朝着後方看去,已經是看不到聖城的影子了,而老爹他們自然也是提前回了無量小院。

但是……

身旁的江南卻是突然出了什麼問題!

只見得!

一旁的江南臉色極爲蒼白,身體在劇烈的顫抖着,嘴脣也已經沒有了血色,一下一下的抽搐着,這個既視感,像極了某系列電視劇中的亞洲舞王,尼古拉斯——趙四。

再一看,江南的身體也像是突然僵硬了起來,而後,猛地向下墜去,不過卻是被眼疾手快的江北一把給撈住了。

而這個時候,江南的左邊嘴角已經溢出了些許的白沫,最爲詭異的是,就在此時,他的右邊嘴角竟然滲出了些微的血跡。

這個狀態……可是當時就給江北嚇了一跳。

特麼的,這是咋的了啊!

“哥!你怎麼了哥!你別嚇唬我!”江北帶着江南降落到了地面上,忍不住低吼了出來,江南的這個模樣,確實是給江北嚇得不輕快。

但是……

落地之後江北就感覺哪裏不對勁了,這個狀態……爲什麼如此的似曾相識?

而且江南的這個狀態,好像是有些,過分了?

不過江北依舊沒有掉以輕心,正準備將江南放平,然後用神識好好地給老哥探查一下的時候……

竟發現江南突然一個咕嚕滾了下去,然後躺平了身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弟弟,弟弟!快,哥要不行了!”江南艱難的喊道。


“哥,你這到底是……”

“草!靈草!草!快點!要八階的!八階的!沒有八階的,我,我活不下來啊弟弟!”江南雙眼帶着血絲,臉上也滿是痛苦。

江北的嘴角開始瘋狂抽搐了起來,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

戀愛達人 哥……沒有八階啊,只有六階的。”江北一拍額頭,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哥……弟弟對不起你,你要是不行的話,你就先去吧,都是弟弟的錯,到了老爹那邊我會爲你解釋的,以後去了那邊,弟弟會給你多燒點好東西的。”江北一臉沉痛的說道。

再一看,江南的眼珠子卻是轉了兩圈,繼而又是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氣喊道,“弟弟……先來個六階的穩一下,我還能救,還能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