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王治算是徹底明白了,唐歡為何放著如此強大的武器,偏偏就沒用,不是他不想用,而是不敢用,即便,現在鑰匙到了自己的手裡,自已,也同樣不敢,難怪她叫著終點,只要用了,那就是真的終點了。

王治此刻也大致理解了梁志奇的想法,一個無心爭霸的傀儡,又失去了方向,讓他繼續待在暗閣,指揮十幾萬妖魔和光輝島對抗,確實有些勉強了,王治終於點頭道:「我可以答應你接手暗閣,不過,你必須給我一點時間,我還要去東邊聯絡一下幾大門派,盡量讓他們能合在一處,你可以不顧天下安危,甩手就走,可我不行,華夏的修真也不行。」他說著將貼片順手遞給了梁志奇。

梁志奇想了想道:「也行,反正我一時半會兒也聯繫不上唐谷耀他們,給你十天時間,十天以後,你就是暗閣的閣主了。」

暗閣的閣主對王治來說,確實是一個不小的誘-惑,手握十幾萬唯命是從的傀儡大軍,那在地球上還不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了,而且,這些傀儡還能自己製作傀儡,死了也容易補充。

兩個人算是達成了協議,一個急於把十幾萬大軍免費送人,一個偏偏還不想馬山接手。

等他們從登山包里出來后,王治不得不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了,暗閣這邊自然是沒問題了,不說梁志奇想把暗閣丟給自己,就算他暫時不丟,配合自己的行動自然是沒問題了,接下來就是怎樣聯絡幾大門派,讓他們配合暗閣,好匯合一處,形成更有效的力量。

相信,有太平社那個背後的聲音在操控,並不需要自己怎麼說服他們,唯一的難題,就是在光輝島的龐大軍隊中間,如何行動了。

這件事,看來他必須親自前去商量一下。

王治凳子都沒坐熱,又要上路了,梁志奇也不攔著他,反倒是對著空氣喊了一聲蔡文鐙,蔡老頭就在旁邊的椅子上現身了,好久沒見蔡文鐙了,他還像以前那樣,他翹著個二郎腿,斜靠在椅子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道:「有話快說,老子棺材都買好了,就是不知道死了有沒有人幫著埋一下。」

「那總要等你死了再說,你馬上跟王治去一趟,路上聽他指揮,現在,他已經是暗閣的閣主了。」梁志奇說道。

蔡文鐙瞪大了眼睛,盯著王治看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有沒有搞錯,他當閣主了?一個毛都沒長齊的毛頭小子,我都沒輪上,就輪上他了。」

「有什麼話,路上你跟他說,盡量都活著回來!」 秦雨諾幾女都是后怕的點點頭,幸好剛才沒有因為穆程程的事情和暗殤發生衝突!

就在湖泊邊眾人都心驚於暗殤的力量的時候,那羅圈腿修者卻已經快速的轉身,踏著水波沖向了遠處的火山。

一開始眾人還以為他是要逃走了,結果卻發現這羅圈腿修者竟然是沖向了金龍,完全是自殺式的襲擊!

韓宇見到這狀況,當即冷笑道:「看來那黑色的東西除了能加強這些力量之外,還能讓人瘋狂。」

小公主有些擔憂的看著韓宇,問道:「那現在咱們怎麼辦?那煙柱已經消失了,裡面的傢伙應該很快就會出現了吧?」

韓宇點點頭:「差不多了,不過這裡這麼多人,想要搶奪什麼東西也不是那麼簡單的,所以為了保險起見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尤其是咱們不能脫離這皮皮蝦,可那些西絕地的土著卻能夠使用玉佩自由行動。」

小公主點點頭,小心翼翼的駕馭著皮皮蝦,這是他們的希望,不能出現任何的問題。

正在所有人都滿是期待的看著遠處的金龍的時候,終於那火山之中又傳出來了一個動靜。

這次並不是之前的吼叫聲,而且一絲很輕微很輕微的破碎聲。

那種破碎聲比百米之外踩碎了一片樹葉也響不了多少,但岸邊這些人卻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和他們的聽力好沒關係,因為那破碎的東西,應該是法則。

真正的法則力量破碎了,如果沒有意外,是某個封印被打開了。

正在所有人這麼想著的時候,遠處的火山突然再度噴發了岩漿,無數火紅色的液體流淌下來,所過之處瞬間將之前的黑色煙霧造成的痕迹全部抹除。

漸漸的岩漿流淌進了湖泊之中,紅色和黑色在湖泊之中就開始糾纏起來,湖水沸騰的更加厲害,不過最凄慘的還是那些魚。

原本黑色的力量只是將他們改變了形態,此時這岩漿流淌進來,直接將所有的魚燃燒氣化,然後消失不見。

周圍的人見到這場景,更加不敢過去。

很快,湖水之中開始出現了涇渭分明的兩種顏色,一道是紅色的岩漿,一邊是黑色的詭異霧氣。

黑色霧氣升騰而起,在湖水上空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鬼頭,不斷的張嘴嚎叫著。

而那紅色的岩漿則是快速的沸騰,然後兩道岩漿盤旋而起,變成了一個火紅色的巨人。

那火紅色的巨人沖向鬼頭,雙方再度廝打在一起,繼續著之前的戰鬥。

但這次很明顯有些不一樣了,因為那岩漿正佔據著上風,韓宇看的清楚,黑色鬼頭不過是強弩之末了。

天空中的金龍還在咆哮不停,圍繞著火山旋轉了一圈又一圈,預示著其中的那個人就快要出來了。

韓宇扭頭看了一眼暗殤,還有其他的修者,見到似乎所有人都沒有打算上前收服那鬼頭,他不由得動心了。

這黑色煙柱雖然看上去很是邪惡,但貌似擁有一些詭異的力量啊,如果在這個時候將其收下,或許能成功收服一個實力不錯的助手。

想到這,韓宇看向鬼頭的眼神有些變了,他再度確認了一下沒有人注意到自己,這才示意小公主悄然操縱皮皮蝦來到了湖水邊緣。

小公主略有些擔憂的看著韓宇,低聲問道:「不會有問題吧?萬一有人跟你搶怎麼辦?萬一要是那金龍攻擊你怎麼辦?」

韓宇聽到這話,只是擺擺手,然後取出神弓,在秦雨諾的幫助之下驟然拉開弓弦,兩道箭矢化作龍捲風直射而去,狠狠的衝進了火巨人的身體之中。

轟隆一聲巨響,那火巨人瞬間爆炸長漫天的碎片,這動靜驚呆了所有人。

那些人下意識的看向韓宇,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但韓宇卻沒有理會這些人,而是快速的沖向湖泊上空的鬼頭,然後融入其中。

所有人見到韓宇悍不畏死的衝進去,頓時都是有些不明所以,難道韓宇還沒有看出來那鬼頭的力量不對勁嗎?

正在所有人或是同情或是嘲諷的盯著漆黑一片的鬼頭,想要看看韓宇會變成什麼樣的怪物的時候,一道九彩霞光突然間從鬼頭之中噴發出來。

那九彩霞光衝天而起,所有人都是一臉不敢相信,那金龍也被驚動了,巨大的眼睛盯著鬼頭,略顯疑惑。

此時,融入鬼頭之中的韓宇,卻已經潛入了湖水之中,他正在盯著面前的一個肉瘤。

這肉瘤很是醜陋,大概也就拳頭大小,但其中蘊含著的力量卻讓人心驚不已,韓宇覺得若是這東西爆發出最強的力量,在場的修者一個也不要想著逃走!

但此時他的九彩霞光卻讓這肉瘤很是驚恐,完全不敢和韓宇作對。

韓宇的霞光此時正籠罩在他身上,而他的目光落在了黑色肉瘤之上,那肉瘤之中不斷有一道道黑色的氣息飛出來,圍繞著湖水轉個不停,一個小漩渦逐漸成型。

韓宇抬頭看了一眼,他的眼神彷彿穿透了黑暗的封鎖,見到了遠處已經開始有些暴躁的金龍。

明白沒有多少時間消耗的韓宇,當即一咬牙,撤開了自己的九彩霞光,然後敞開靈力的封鎖,聽著胸膛想要讓肉瘤進入自己的身體。

那肉瘤顯然有些不明白剛才還威脅自己生存的九彩霞光怎麼一下子就消失了,但它也能感應到遠處的金龍已經正在醞釀下一次的攻擊,而韓宇的身體是自己力量最好的載體。

若是平時,這肉瘤一定不可能這麼輕易就鑽進了韓宇的身體之中,但現在別無選擇的它,只能老老實實的進入了韓宇的身體之中。

當然,肉瘤能感覺到在韓宇的頭顱之中,有一個九彩小球的存在,所以它沒有進入控制大腦的核心地帶,而是直接進入了韓宇的心臟。

那塊肉瘤就像是一塊爛泥一樣,糊在了韓宇的心臟之上,那正在蓬勃跳動的心臟瞬間停滯了。

韓宇的眼睛也瞬間瞪的滾圓,雙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心臟,無數的靈力匯聚向胸口,想要將那肉瘤的力量壓制下去。

他早就料到了有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準備好了所有的防禦手段。

只是韓宇沒想到,這肉瘤並非是要改造韓宇的身體,而是打算和他融為一體。

縱然是肉瘤的靈智不強,卻也知道這是個陷阱,天生的本能讓它改變了進攻的方式。

之前的兩個修者之所以變異,是因為肉瘤將自己的一道氣息注入了他們的身體之中。

當時只是一道氣息,就能讓兩個修者變得強悍一倍,現在它雖然力量消耗眾多,但也是整個進入了韓宇的身體之中。

那肉瘤無論怎麼被韓宇攻擊,都死死的包裹著他的心臟,用力的將自己融入進去。

這種方式說好聽點叫同化,說難聽點就是奪舍,肉瘤要將自己的身體和韓宇的身體合二為一。

到時候韓宇的大腦還會有意識的存在,畢竟是有九彩霞光嘛。

但他的身體可能就要聽從肉瘤的控制了。

韓宇自然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他立刻操縱所有的靈力進入自己的心臟,開始強行拔出那些肉瘤的力量。

可惜那些黑色氣息具有極強的侵染力量,竟然連韓宇的靈力都能腐蝕!

無奈之下,韓宇只能再度將希望放在了九彩霞光之後,一道光芒被他抽出來,沖向了心臟。

肉瘤最害怕的就是韓宇的霞光,但它好不容易看到希望,要是在這麼放棄了怎麼甘心?

所以肉瘤拼著命的往韓宇的身體里鑽,哪怕是其他的力量都不要了,也一定要鑽進去!

韓宇這次真的是有些失算了,他未曾想到這肉瘤的侵染力量如此之強,此時這傢伙佔據了心臟位置,也是全身供血的中樞。

全身上下所有的血液都要從這裡流淌,也就是說,韓宇現在的血液已經被侵蝕了許多,那些被黑色氣息附著的血液流淌向身體各處,已經開始改變韓宇的身體。

韓宇的雙手雙腿之上,都開始生長出一些倒刺,那些彷彿指甲長短的倒刺看上去尖銳異常,而且純黑色,似乎是塗毒了一般。

更讓韓宇心憂的是,此時韓宇全身上下的血管都在長出某種硬質化的晶體,那些晶體就好像是人類士兵穿戴的鎧甲片一樣,將血管層層疊疊的覆蓋起來。

韓宇的內臟之上,因為有血液流淌,所以也開始出現一些厚厚的角質層,就像是有泥土粘上了一樣,看上去很厚。

可是身上多了這麼多的東西,韓宇卻沒有感覺到任何增重,甚至於還感覺身體輕盈了不少。

韓宇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被改造了,想要回去恐怕是不太可能了,乾脆一狠心,他不在試圖將肉瘤抽出來,而是將它向心臟裡面推去。

肉瘤自然也毫不客氣的藉助著這股力量進入了心臟,但也就在它在這裡生根發芽,變成了心臟一部分的時候,韓宇突然間發難!

一道九彩霞光籠罩了心臟,將那心臟死死的包裹起來,甚至於連血液都被韓宇暫停流淌,以他的實力,血液暫時不流淌沒有問題的。

這一下,肉瘤就短暫的失去了對韓宇身體的控制能力。 不管蔡文鐙是否願意,他終究還是陪著王治一起出門去了,剛出了大門,曹薇和高青青就圍了上來,曹薇道:「商量好了?」

王治點頭:「我這幾天要出去一趟,你和高青青暫時留在大營里,等我回來。」

「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我們說好的!」曹薇根本就不幹,而旁邊的高青青,也算是豁出去了,跟著說道:「就是,就算要死,我們也要死在你身邊!」

蔡文鐙在一旁弔兒郎當的說道:「哎呀,本事不錯啊,這美女都一群一群的跟著了。」

王治著實無語了,他心裡其實也覺得兩個什麼都不會的女人跟著自己,太過於累贅了一點,自己一個人,行動上面就方便太多了,就算多了蔡文鐙,也是好事,他肯定能幫自己不少忙,何況,留在大營里,肯定比跟在自己身邊安全得多,不管怎麼考慮,她們留在大營里都是最好的。

只是,兩個女人的態度堅決,死活都要跟著他,曹薇說道:「放心,我們不會拖累你的,就算要死,我們也要死在你身邊。」

王治心裡糾結得難受,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蔡文鐙嘖嘖的說道:「實在要跟著就跟著吧,到時候遇見敵人了,我先給她們一人一刀,免得拖了我們後腿!」

王治懷疑蔡文鐙真的能說到做到,對於自己來說,這兩個女人都值得關心,但還不到讓自己用生命去換的地步,她們都還算不得自己的愛人,即便她們此刻對自己的感情那麼熱烈,可自己卻還沒多少心思。

他想了想道:「不要以為蔡先生是在說笑,我們這次出去,差不多要跑遍整個華夏東邊的幾大門派,路上還有光輝島的大軍四處劫掠,不是出去遊玩的。」

曹薇和高青青相互看了看,曹薇顯然都有些猶豫了,高青青卻突然說道:「即便如此,我也願意跟你去,你不用把我們當成負擔,若是出現危險,我也不用你們的保護,這個世界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凡人們都死光了,我的父母,親戚,全都不在了,你,現在已經成了我唯一的挂念,我若是還不敢,還不能跟在你身邊,真不如死了的舒服!」

高青青大膽的表白,真情的流露,讓周圍的人都忍不住一陣感動,即便是曹薇,原本猶豫的眼神,也逐漸堅定了起來。

王治突然有些明白了,他們為何明知跟在自己身邊不但危險,還容易給自己造成負擔,因為,這個世界已經不是原來的世界了,他們牽挂的人和事,都不存在了,他們就像當初被震斷了所有念力線的小呆一樣,茫然甚至恐懼,把自己這個唯一有牽挂的人,當成了他的一切。

眼前的兩個女人,他們真的那麼愛自己么?王治不敢確定,但是他知道,她們現在的牽挂,應該就是自己,在她們茫然和恐懼的時候,她們只想抓住自己,這樣才能讓她們克服恐懼。

王治自己是因為身處修真頂端,看事情再沒有處在凡人的角度去看,另外這次天下大劫,對自己的念力損傷本就不大,因為自己牽挂的大多數人,都是修真,即便不是修真,也都在浣花嶺上活著。

想通了這一點,他就不再堅持了,或許,跟在自己的身邊,去冒險,去受苦,反倒能讓她們找到存在的感覺,若是把他們丟在這裡,她們更會恐慌的:「好吧,一起去就一起去。」

蔡文鐙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又看向宋麗萍道:「你也去么?你不是也喜歡這小子么?現在再不表白,要是回不來,就沒機會了啊!」

愛上你,時光傾城 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宋麗萍,曹薇和高青青不明白王治和宋麗萍之間的事情,其他人是清楚的,王治自己更是沒料到,蔡文鐙居然會在此刻說這種話,他的腦袋感覺都要炸了,這是什麼來著?自己招惹哪路管姻緣的神仙了么?非要用這麼多女人來折磨自己。

宋麗萍面色不變,冷冷的道:「死了就死了吧,反正誰都逃不掉一死。」她說著一轉身,就離開了房間,也不再和大家說話了。

她這態度雖然冰冷,卻對蔡文鐙說她喜歡王治的事情,既不否認,也沒承認,搞得曹薇和高青青兩個女人,都相當皺眉,看來,曹薇現在已經逐漸接受高青青也喜歡王治的現實了,反正是自家師姐,肥水可以不流外人田,至於宋麗萍,那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外人了。

王治也顯得很無奈,宋麗萍的父親宋雲錚,怎麼說也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而仙逝的,自己本來和她水火不容,只是彼此糾葛不斷,最後居然仇不算仇,恩不算恩的,搞得自己都稀里糊塗。

張玉靜在旁邊看了看,什麼也沒說,也轉身走了。

剩下王治三人和蔡文鐙,蔡文鐙想了想道:「去就去,反正死一個也是死,死一堆也是死。」他說著摸出來兩把半自動步槍,以及兩張符紙道:「既然要跟著去,就不能當遊客,這東西拿著,槍當然是用來殺人的,兩張符紙嘛,緊急的時候捏開了,或許能救你們一命。」

王治看著蔡文鐙罵罵咧咧,顯然很不高興路上要帶著曹薇和高青青,不過他不高興歸不高興,該做的,還是照樣在做,他對蔡文鐙笑道:「謝謝蔡老爹了。」

蔡文鐙一把將步槍丟給王治道:「屁話那麼多,要走就趕緊走了!」

王治把步槍分給兩個女人,讓她們盡量跟著自己身邊,不要亂走,然後就和蔡文鐙一起,出了大樓。

外面,已經有兩頭飛虎在等候了,這猛獸背上長著一對健碩而龐大的翅膀,雖然比不得吞雲的優美,可威猛方面,比吞雲可要強多了。

飛虎雖然魁梧,也只能坐兩個人,王治想了想,乾脆就拉著蔡文鐙坐了一頭,剩下的兩個女人坐了一頭,這樣也免得她們兩個吃醋了。

蔡文鐙揶揄的看著王治道:「你不怕她們兩個掉下去摔成了肉泥?到時候也就不好看了!」

「若是她們連坐著一頭妖獸趕路都不行,那就真不用跟著我來了!」王治心裡倒是真有些期待,兩個女人能知難而退,卻沒想到,她們見有妖獸可坐,反倒是更興奮了,高高興興的就爬上了飛虎的背上。

王治無奈了,看來輕易是甩不掉她們了,他只能老老實實的摸出聯絡張之言的人偶,和張之言說了起來。 那血液雖然是韓宇的,但因為肉瘤是附著在了韓宇的身體之中,而且心臟被封鎖了,肉瘤能依靠傳送自己力量道韓宇身體各處的方法,就是血液。

此時血液也停止流淌了,肉瘤一下子感覺到了自己的危機。

雖然韓宇不可能一輩子阻止血液流淌,但他完全可以在短時間之內找到一個心臟的替代品,然後把自己佔據的這個踢出去!

這不是天方夜譚,在秦皇時代,就有很多的人擁有這種辦法,據說是那個時代的一位強大的醫師創造的術法,名為移魂換魄!

當然,這個名字響亮,卻也只能更換身體的某部分而已,只是現在已經失傳了,經過了秦皇時代末期的亂戰後,在沒有任何醫師知曉這種能力。

可這肉瘤不知道,它一直在火山之中了,所以還以為韓宇能依靠這種力量控制自己,當即有些絕望了。

此時肉瘤已經進入了心臟之中,並且和心臟融為一體,在韓宇未切斷血管之前,它是離不開的,所以在被九彩霞光籠罩的這段時間,韓宇完全可以滅殺它!

韓宇能感覺到肉瘤的恐懼,畢竟兩個人共用一個身體了。

所以他當即和肉瘤溝通道:「你已經進入了我的身體,我也不想跟你同歸於盡,不如咱們做個交易吧?」

肉瘤不能說話,但還是可以用意識交流的,它那簡單的智商猶豫了好一會之後才問道:「做什麼交易?」

「你也知道外面那金龍正在瞄準你,或者說是瞄準咱們兩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的目的應該是將咱們兩個一起幹掉。

可是你不想死,我更加不想死,不如咱們聯手先逃離這裡,等到出去之後,我幫你找個身體,你去其他的身體里復活,再將這個身體還給我,如何?」韓宇很是真誠的說道。

肉瘤艱難的辨別著韓宇話里的意思,它的智商很差,翻來覆去的研究了好幾遍才找到一點不對勁,「逃出去自然是好的,可是你能得到什麼好處?」

無論任何的種族,都很清楚人類的個性,他們是一個永遠都不會放棄利益的族群,韓宇更是如此。

聽到肉瘤的詢問,韓宇覺得這傢伙還不是完全的白痴,卻也不見得聰明到什麼哪裡去,所以當即說道:「好處就是你需要幫我加強一下身體,這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肉瘤有些懷疑:「就這麼簡單?」

「不然呢?你還有什麼值得我圖謀的?」韓宇滿是微笑的問道。

聽到這話,肉瘤覺得倒也是,所以有些遲疑的就要答應韓宇,可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恐怖的氣息忽然從天而降!

韓宇臉色大變,離開將霞光撤離了心臟,全身的靈力澎湃洶湧,同時怒吼一聲:「幫我!」

肉瘤也感應到了威脅,它自然不能讓韓宇死,畢竟他們兩個現在是共生體,所以立刻將黑色氣息灌入韓宇的身體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