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明擺着嗎,娘,你想想,在這個家裏面,大夫人有大少爺二少爺,位置自然穩如泰山,可是娘你生了我一個,位置自然不如大夫人,而三夫人家又出了個妖孽,深得爹重視,你的位置自然又捱了三夫人一籌,這也難怪,連一個下人都敢和你叫板,而且我還聽說,爹將她的女兒放入世俗中,嘴裏說是不想讓她捲入我們這個家族,實則暗地裏鍛鍊她的女兒,娘,爹這樣對你我,你就忍氣吞聲?”

“你說起這事,這就難怪了,我說老爺怎麼對那賤人這麼好,原來是仗着她女兒,哼,不過她也太天真了,燕兒,你相信郭子琪那丫頭在塵世混跡十幾年能趕得上家裏的人嗎?此事不用多慮,你有這閒工夫,不如多修行,別一天腦子裏亂想,至於那院子的事,過幾日再想它法!”

葉逸將裏面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當聽見他們對話居然與郭子琪有關之時,葉逸眉頭皺了一下,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郭子琪,郭子琪眼中憤怒之色一閃而過,想必她們嘴中的她就是郭子琪的母親。

郭爲臉上露出尷尬之色,說道:“小妹別見怪,二孃她就這脾氣,至於郭燕妹妹,她還小不懂事,不懂事。”

郭子琪沉默一會,說道:“她還小?比我大一歲,小時候我可沒少被她欺負,爲大哥,我要去見我娘,現在就要去。”

“這……”

“有什麼難處嗎?”郭子琪眼中閃過一絲憤怒。

“那個,我已經派人去通知雪媽了,我們先去見爹吧?”


“誰要去見他!”郭子琪並不同意郭爲的建議,看來她對郭霆的怨念頗深。

就在郭爲左右爲難之際,兩道人影從裏面走出來,其中一人雍容華貴,旗袍加身,走路落落大方,只是眉宇間的倒三角眼破壞了這一身行頭,而另外一人則一聲紅色衣衫,裙子脫了一地,人長得也漂亮,只是一臉寫着高傲讓人一看就想敬而遠之。

“喲,爲,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咦,這兩位是?不是告訴過你嗎,不要把你那些世俗中的狐朋狗友帶到家裏來,難道你忘了家規了嗎?”二夫人掃了一眼葉逸和郭子琪,見兩人身上並沒有靈氣波動,下意識地認爲是世俗中人。

郭燕則打量着郭子琪,見郭子琪長得水靈,美若天仙,把自己比了下去,眼中閃過一絲嫉妒,並暗自揣測她的身份。

“二孃誤會了,這是小妹,原本就是郭家人,而這位是她的……朋友,總之身份也不俗,小琪,來見過二孃。”


“什麼!”二夫人臉色一變,打量着郭子琪,郭子琪冷哼一聲,顯然對這位二夫人不感冒。

“郭子琪?你竟然是郭子琪?”郭燕指着郭子琪,一臉的不可思議。

“怎麼?很驚奇嗎?”郭子琪對這郭燕似乎更加惱火一些,言語之間頗爲不善。

“喲,驚奇?嘖嘖,你以爲你是誰?這些年不見,你脾氣見長啊,看了小時候沒把你**好,長大了還如此,果然是沒娘沒教養!”

“啪!”郭子琪突然上前一步,給了郭燕一刮子!

郭燕摸着發燙的臉,然後一下子反應過來,吼道:“小賤人,你敢打我?去死!”

一道劍影波動,直撲郭子琪面門而來,郭子琪忘了,眼前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而是會殺人的母老虎。

郭燕臉上露出陰冷之色,這一劍,要不了命,卻能毀容,她太嫉妒那張精美絕容的臉,必須毀去!

“郭燕不要!”郭爲臉色一驚,沒想到兩人見面不和,竟然開打,就要阻止,卻見一道身影比他更快。

“哼!”葉逸隨手一揮,空中劍影彷彿遇到莫大的阻力,哀鳴一聲,不進反退,向原來的方向而去。

“葉公子手下留情!”郭爲臉色一變,只求葉逸下手能輕一些。

“嗯?”中年婦人見眼前少年舉手投足之間竟然將女兒的攻擊化爲無形並與之反擊,心中一驚,但見空中劍影更盛幾分,她不敢小覷,袖口一卷,就要上前幫忙。

郭燕卻臉上露出不屑之色,搶先中年婦人半步,對着劍影就是一招,在她看來,敵人用自己的武器來對付自己,實在太過愚蠢。

“不可!”中年婦人驚呼一聲,卻是遲了。

郭燕雙手一招,眉間全是得意之色,空中寶劍早已和自己心意相通,怎麼可能會傷着自己,下一秒,郭燕只覺空中寶劍乖巧地落入雙手之中,如她預料的一般!

中年婦女眉頭皺了一下,難道這是繡花枕頭?

“愚蠢,沒人告訴過你有主的寶劍是不會背叛主人的嗎?你以爲……嗯?不……不好……”郭燕終於覺察到不對,下意識將手中寶劍往外一丟,然而,這一次寶劍卻不受控制,手中劍重如千斤,郭燕胸中一堵,五臟六腑如翻江倒海一般!

“卑鄙!”郭燕臉色一白,但爲了保持自己的風度,生生將喉嚨的鮮血嚥下,只是這樣一來,內傷更重一分。

葉逸臉色平靜,對於傷害自己身邊的人,葉逸從來都不會給予好臉色,要不是看在她是女人,又不得不顧及郭家的顏面,葉逸恐怕下手還要重三分。

郭爲見郭燕並沒有受重傷,稍微放鬆一些,只是他這做哥哥的夾在兩邊霎時難堪,郭燕刁蠻無理,郭爲是知道的,受點小教訓倒也有利無害,而另一邊則是自己帶回來的小妹,總不能讓她受委屈。

“好了,別吵,別打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郭爲站在中間,作一個和事老。

中年婦人看了郭燕一眼,眉宇深鎖,冷哼一聲道:“爲,今日之事,是郭燕錯在先,只是你請來的客人竟然打主人,這事我和你沒完,郭燕,還愣着幹嘛,丟人不夠嗎?”中年婦人看了葉逸一眼,兇光畢露,和郭燕一起走了,當兩人走了一會之後,郭燕再也保持不住風度,一口鮮血脫口而出,噴在石板上,輕咳不已……

葉逸輕嘆一聲,果然還是不應該來郭家吶。

“小琪小妹,葉賢弟,方纔之事,別往心裏去,大家都是一家人,多多擔待一點,走,我帶你們去見家父。”

“我不去,我要去見我母親!”郭子琪依然倔強道。

“好,葉賢弟稍等,我去去就來。”郭爲執拗不過郭子琪,只能先帶她去見她母親,郭爲擔心郭子琪忘記了郭家的路,只得親自領路帶郭子琪,讓葉逸稍等片刻。

葉逸會意,對郭爲說不介意,看着郭爲彬彬有禮,再對比一下那無禮的兩女,葉逸不禁感嘆郭家家族內部的矛盾!

夜色中的郭家燈火輝煌,古老的房屋建築在月光下別具風情,葉逸欣賞着不一樣的夜景,暗自想象古人之風。

突然,葉逸發現一道黑影閃動,月光下依稀能辨別是個女子,黑衣人捂住胸口,似受了傷,她見前方突然多了一道人影,想也不想,三枚梅花鏢呈品字型向葉逸射來,而自己則向草叢竄去!

而此時,一陣鐘聲響起,呼爾出現許多身手不俗之人,三五兩人在院落之間閃動,山門更是道光芒浮出,將門掩了個結結實實!

葉逸見飛鏢飛來,手向前一抓,三枚飛鏢準確地落入手中,葉逸一臉好奇地打量着手中飛鏢,揣測那黑衣人是何來歷。

“發現賊人同黨!”空中忽而傳來一陣嬌喝聲,一年約十五歲左右的少女從空而降,手中劍直指葉逸!

“哎,等等,我不是……”葉逸想要解釋空中女子卻不會給他機會,此時劍離葉逸不過一尺,葉逸身影一動,準備躲開空中之劍,然而,令人吃驚的一幕出現了,空中女子似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眼見敵人就要落入自己手中,哪知修爲不足,原本優美的姿勢,一下子後勁不足,馬上就要變爲惡狗撲食了!

“啊!”空中少女吃了一驚,眼見自己就要摔倒在地,也顧不得眼前的敵人,身上氣息紊亂,想要避免狼狽倒地的姿勢。

少女若空中飄蕩的羽毛,掙扎之後,終究要落地,葉逸實在很難想象如此漂亮的臉蛋兒貼地是怎樣的狼狽,再說這少女也是郭家之人,嘆息一聲,葉逸雙手一伸,女子穩當當地落入葉逸懷中!

“沒事別亂飛,你畢竟不是鳥兒。”葉逸看着懷中一臉驚疑的少女,只見少女一臉稚氣,煞是可愛! 少女反應過來,尖叫一聲,從葉逸懷中掙脫,並順勢一劍劈來,葉逸後退一步,說道:“我救了你,你爲何還要傷我?”

少女啐了一口,說道:“我呸,誰要你救了,我那是故意使詐,你果然中計,看劍!”女子臉色通紅,舞起手中寶劍,倒也有模有樣。

葉逸被少女逗樂,左右閃避,說道:“我不是賊子,我是客人,你再鬧,我就不客氣了!”


“休要狡辯,大半夜的,哪來得客人,你手中有梅花鏢,分明是敵人的同黨,吃我一招!”少女眼睛瞪得老圓,手中舞着的劍生澀無比。

葉逸被眼前少女當練家子,一時騷包勁起,躲開少女手中劍,順勢一巴掌拍在少女初翹的屁股上!

啪!

葉逸一愣,暗道估計錯誤,這丫頭髮育得還不錯!葉逸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意猶未盡。

少女只覺屁股火辣辣的一陣疼痛,又見葉逸一副***的樣子,呆了幾秒,然後臉色一紅,嬌喝道:“賊子,納命來!”

少女這下是徹底被激怒了,雖然才十五歲的年齡,可早已情竇初開,自己的寶貴之處被賊子摸了,不殺他不足以泄憤!

葉逸被少女的暴風雨包圍,上串下跳,好不愜意,少女見自己幾番攻擊落空,臉上露出委屈,貝齒輕咬,彷彿一個丟了玩具的丫頭,恰在此時,空中一聲暴喝:“郭雪,我來助你!”人未到,聲先到。

“熾哥哥!”少女臉上露出興奮之色,看向葉逸的眼光如看死人一般!


葉逸看着空中飄逸而來的男子,正是蒙山見過的郭熾,只看空中架勢,葉逸拿他和郭爲比較一番,應該是郭爲稍勝一籌!

“敢欺負我妹妹,看招,火舞蒼穹!”

一條火蛇一分爲三,直攻葉逸上中下三處要害,葉逸有心試探郭家武學,不退反進,手一招,一團巨大的水球憑空而起,水球一化爲三,迎向火蛇!

“哼,你當我這是普通的火嗎!”郭熾自信地說道。

水火交接,只聽得嘭的一聲,一股白煙冒起,火蛇和水球劇烈地摩擦消磨,那看似兇猛的火蛇被水球包裹住,奮力地掙扎着,最終消於無形!

“你又當我這是普通的水嗎?”葉逸暗自點頭,如今金木水火土五行的應用越發得心應手了。

“好,果然有些手段,不然也不會敢闖入我郭家偷東西,看劍!”郭熾手握寶劍就要和葉逸戰在一起。


葉逸退後一步說道:“熾大哥,你誤會了,我不是小偷,我是……”

“熾大哥,別聽他的,他剛纔把我給……把我給打了!”

“哼,幹欺負我小妹,就憑這一點,你也休想逃脫!”郭熾握劍而來,直取葉逸要害,葉逸倒退一步,眉頭深鎖,因爲他看見了一個紅色人影正從裏面狼狽逃出,正直撲郭雪少女而來,後面隱約有一道暴怒追趕之聲!這紅色人影,竟然是血魔老祖!

“他怎麼會在這裏?”葉逸正疑惑之時,忽見血魔老祖無聲無息,已到了郭雪丫頭三尺開外,而郭雪因爲大意,並沒有發現危險來臨!

葉逸看見血魔老祖伸出的浮塵,又看看天真無邪的郭雪丫頭,嘆息一聲,猛提了一口真氣,身影一閃,向郭雪方向奔去!

“賊子爾敢!”郭熾怒喝一聲,以爲葉逸要害其妹,也是猛一提真氣,向葉逸刺去!

郭雪少女見葉逸奔來,神色一慌,想要有所動作,卻發現腰間一緊,一雙大手摟住腰,並向一旁躲去!

郭雪想也不想,這個時候劍什麼的早已忘記,出於女人的天性,郭雪順手給了葉逸一個耳刮子!

葉逸受了一巴掌卻毫無反應,往左方隨手一揮,一道劍氣射出,只聽得鐺的一聲,似有兵器交接之聲!

郭雪聽得聲音,下意識回頭一看,只見一名凶神惡煞的紅色老鬼一臉憤怒地看着郭雪,嚇得郭雪臉色一白。

再說郭熾以爲眼前之人要害其小妹,劍已刺到半空,忽見敵人將郭雪攬在懷中,並後退,後面的血魔老祖暴露在眼前,郭熾神色一愣,忽聽得後面郭霆暴喝之聲,立即明白了什麼,劍鋒一轉,向血魔老祖刺去!血魔老祖一招失手,陷入郭熾的攻勢之中,一時騰不出手來!

而緊緊數秒的交手,一名全身青筋暴起的中年男子破空而來,嗤嗤之聲大作,人未至,一道火紅的拳印從空而降!

血魔老祖怪叫一聲,使了一個怪招逼退郭熾,而自己不得不硬憾破空而來得拳頭,只見血魔老祖左手紅光一閃,迎上了拳頭!

葉逸見兩者相交,又抱着郭雪退了數丈!以免被波及,葉逸剛閃出圈子,只覺得大地一陣顫抖,地上的青石板竟然碎裂開來,一股巨大的力量從腳部傳來。

“不好!”葉逸頓時明白了什麼,猛一提力,像要逃離這股從地上竄起的暴力,然而葉逸卻意外地發現自己已被鎖定,只有硬抗了,葉逸有些惱火,從進這石門之後,自己就被捲入這莫名其妙的紛爭之中,如今處處受制,刺激到了葉逸,葉逸左手挽了一道法訣,腳上一道彩色光暈閃動,和那巨力交接在一起,並逐漸卸去了這股力道。

另外一邊,血魔老祖手中紅光輕鬆逼退了破空而來的拳印,他神色一愣,說道:“哈哈哈,郭霆,你這身手卻越發不如往昔了,想要留住本尊,還差着一點,老夫去也,嘎嘎!”說罷,紅影一閃,消失在石門處。

郭霆看着擊退的血魔老祖,眉宇之間青筋更甚,而當他轉身看向葉逸時,卻輕咦了一聲。

原來,郭霆見葉逸將自己女兒擄在懷中,以爲是同血魔老祖一夥的,故而方纔一拳對血魔老祖乃是虛晃一招,而自己則使用暗勁,對付葉逸,沒想到自己的一招,被葉逸輕易化解,實在匪夷所思!

“你是誰?爲何要擄走我女兒?”郭霆身上火影閃動,處於暴走邊緣!

“放開我!”郭雪在葉逸懷中掙扎着,她已經明白,眼前的壞人不是和賊子一夥的。

葉逸感受着懷裏的泥鰍,在看看似要吃人的中年人郭霆,只好將少女放下。

“爹!”郭雪從葉逸懷裏爭奪,三步並作兩步,來到郭霆面前,郭霆慈愛地看了一眼郭雪,見她完好無損,身上波動才弱了一分,不過他看向葉逸的眼光充滿了好奇與不解,郭霆已經感覺到,這個少年,應該不是和血魔老祖一夥的,要不然,郭雪這丫頭應該不會如此輕易逃脫。

葉逸撣了撣衣衫,準備解釋什麼,卻見郭爲從假山後面過來,問道:“爹,發生什麼事了?”

“還能什麼事,不過幾個小賊而已,爲,東西可取來了?”郭霆打量着葉逸,看也不看郭爲。

郭爲一臉疑惑地看着詭異的氣氛,上前對郭霆傳音說着什麼,只見郭霆先是一愣,接着眉頭皺了一下,再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來,最後似陷入回憶中,然後嘆了一口氣,不過看葉逸的眼光倒是少了幾分仇視,多了幾分審視。

“小友是葉逸?”郭霆聽完郭爲的話,鬆了一口氣,不是敵人總是一件好事。

“您就是郭伯父吧,久仰久仰!”葉逸向郭霆施了一禮,又善意地向郭熾點點頭,郭熾有些迷茫地看着郭爲,希望得到個解釋。

“呵呵,聽小友的意思,竟然知道我的名頭?”

“這……我是從李伯父那裏聽來的。”葉逸解釋道。

郭霆眉宇之間有些尷尬,葉逸接着說道:“不過郭伯父如此爲兒女着想實在令晚輩佩服,像晚輩這樣,從小野慣了,到如今卻只能某個無用的差事。”

郭霆眉宇一展,看葉逸的眼神中多了一分欣賞,他點點頭說道:“小友不用妄自菲薄,看我這兩名犬子比你還大那麼兩三歲,如今可還不及你呢,方纔多有得罪,小友勿怪,這也怪老夫山門不嚴,進來了兩個毛賊,來來,隨老夫進正堂說話,熾,這裏的事你處理一下,爲,你跟我來。”

葉逸跟在後面,對方纔之事也不好多加過問,那血魔老祖到郭家來,想必是偷取九葉蘭花爲己用,令葉逸疑惑的是最先出現的那個黑衣人,她又是誰?葉逸摸了摸懷裏的梅花鏢。

郭霆帶領着葉逸往家族內部深入,葉逸一邊打量着古老而奇怪的建築,一邊留意着周圍的打鬥痕跡,而且葉逸還發現,周圍似乎有不少波人暗地裏搜尋着什麼。

來到一間比較大的正堂內,屋子最裏面懸掛着‘正義和氣’巨大匾額,郭霆沒有坐在主位上,而是隨意挑了個位置坐下,以示友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