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些老人沒有追隨著盛平天皇一起殺人死界建立陰影之庭的根本原因。他們是有報名參站的,但是因為所挑選的戰士極為嚴格,他們都被刷了下來,留在了現世扶持口本朝的發展。因此當看到灰原誠歸來,他們的雙眼一時之間就流露出了淚水……顫顫巍巍的說道。 所謂的收穫很快找到。

「這就是令三眼毒蛛發生變異的原因?」古休看著面前這一堆金色的骨頭,有些發愣。

這些金色骨頭本來藏在三眼毒蛛體內,這群三眼毒蛛被古休燒成灰之後,就掉落在骨灰之中,若非有能量之心的探查,古休說不定會直接忽略掉,更不用說順藤摸瓜的從三隻二階三眼毒蛛屍體中,掏出更多的金色骨頭。

這堆骨頭已經被一群三眼毒蛛拆的七零八落,但古休能夠分辨出,這是一個人類的骨頭架子。

「什麼樣的武者,能夠將骨頭都修鍊成金色?」

古休試圖將這堆骨頭拼好,卻發現其中一部分骨頭已經不見,不知是遺失了還是被三眼毒蛛吃掉了,還有十幾塊骨頭架子上的金光十分暗淡,甚至有兩三塊骨頭上的金光已經完全消失,只留下一根根灰白的骨頭。

這一發現令古休心中微動,因為這十幾塊骨頭,大部分是從那群燒成灰的三眼毒蛛的灰燼里找到的。

「如此看來,三眼毒蛛真的是吸食了骨頭上的金光,才發生了異變。」


古休拿起一根金色骨頭,能量之心催動到極致,仔細的感悟,發現其中確實隱藏著一股似有似無的能量,以能量之心的能力,居然差點無法察覺。

這說明,要麼是金色骨頭中的能量太弱,要麼是能量的品級太高,超出能量之心的範疇。

以三眼毒蛛的變異來看,很顯然屬於後者。


「不過三眼毒蛛是怎麼吸取這股能量的?」古休想了片刻,驀然想到血祭,有不少強大的仙器,都是用鮮血祭煉才能使用的。

古休割破手掌,從肝臟中逼出幾滴血液,這些血液都經過淬鍊,十分精純,它們能夠誕生出血氣,已經屬於精血,與普通血液有很大不同。

所謂血祭,就是指用精血祭煉,而且越是精純的血液,祭煉的效果越好,當然,如果使用普通血液祭煉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樣血液中的雜質會損壞仙器,造成仙器威力下降。

噗噗……

隨著幾滴精血滴下,只見骨頭上金光微微閃爍,精血滋滋作響,仿若沸水蒸騰,轉瞬化作一片片霧蒙蒙的白氣飄入空中,這股白氣飄飄渺渺,一眼看去,幻象重生。

這正是變異三眼毒蛛所噴出的幻術白氣!

而骨頭上的金光也減弱了微不可察的一絲,若非有能量之心,古休也無法發現。

「看來三眼毒蛛就是用這種方式提取金光的,不過,這種方式實在太慢了,而且要極大的浪費精血,影響修為的提升,不適合我。」

古休搖了搖頭,將體內血氣震蕩頻率提升到最高,達到堪比一階極品血氣的程度,隨即猛的催動能量吞噬。

手中金色骨頭微微顫抖,不片刻,一縷金光從骨頭上飄起,湧入能量寶戒。

但僅僅過了片刻,古休就臉色發白,停止了能量吞噬技能,心中驚駭欲絕。

「這種金光的能量品級居然如此之高,我足足消耗了500點精神能量,卻只吞噬了0.2點金光,這樣下去,就算把儲備精神能量全部耗光,也吞噬不到1點金光!這金光到底是什麼品級!」

古休打開能量寶戒的信息,查看金光的屬性,卻被金光的屬性震的愕然無語。

品級:四階下品。

數量:0.2點。

四階下品能量!

真意境宗師的真意!

難怪這群三眼毒蛛會發生變異,也難怪幾隻二階三眼毒蛛會擁有那麼高的智慧,真意確實是開啟靈智的大補之物,當然,真意更大的作用,是其中所蘊含的自然大道。

這群三眼毒蛛當然不會懂什麼自然大道,但如果讓它們長時間吞食真意,也難免不會發生變異,晉陞成三階妖獸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從一階到九階,每個境界都有自己的特點,血氣境練的是血氣,罡氣境練的是罡氣,先天境練的是先天真氣,而真意境宗師們修鍊的則是真意。


所謂真意,就是意境的具化,比如劍意、刀意、槍意等等諸多意境,一旦領悟真意,就意味著開啟了靈魂修鍊的大門,從此之後,就真正的踏入修仙問道的大道。

也正因為如此,血氣境、罡氣境、先天境這三個境界,才被稱作下三境,屬於武者的境界,而一旦進入真意境,就進入到中三境的修鍊,屬於道法的境界。

而從下三境跨越到中三境,難度絲毫不低於鯉魚躍龍門,不知難倒了多少英雄豪傑。

要知道,就連整個宛明市中,實力最強的石家家主——石東明,也不過是先天境特級,距離晉陞到真意境還差了一絲火候,但就是這一絲火候,已經困住他數十年,也不知要經過多少年的修鍊,才能踏過去。

真意境宗師的真意,絕對是任何人求之而不得的至寶,無論是丹藥、仙器、還是功法、武技,都遠比不上一縷真意對武者來的重要!

倘若讓宛明市的一群大佬,知道此處竟然擁有如此多的真意,只怕能夠把腦子都打出來。

古休小心翼翼的將地上的所有金色骨頭都收起,甚至連一群三眼毒蛛燒出的灰燼,也一點不浪費的收了起來。

灰燼中雖然蘊含著微弱的真意,但也不足以讓古休重視,關鍵是不能讓人發現真意的痕迹,更不能讓人從中找到線索,發現自己收取了真意。

在洞窟中轉了一圈,確認將所有跟真意有關的痕迹都清除之後,古休才坐在一塊巨石上,仔細思索該如何吸收真意。

只用能量吞噬技能是絕對不行的,真意的品級實在太高,消耗的精神能量絕對不是一點兩點,只怕古休要天天殺妖獸補充精神能量才行。

比較可靠的方法就是儘快恢復修為,只要修為恢復,再用能量之心將血氣品級提升,那麼消耗的精神能量就會呈數倍甚至十幾倍的下降。

不過,想要恢復修為,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現在不儘快將真意吸收,古休心裡都不踏實。

「有沒有更快的方法吸收真意?」

驀地,古休想起儲物空間中的心火,心火的品級絕對很高,一般的罡氣都比不上它,甚至可以比擬先天真氣。

事實上,古休懷疑心火就屬於先天真氣的一種。

因為不知道效果如何,古休小心的將心火分成兩部分,只催動其中一部分,將它附著到一塊金色的骨頭上。

毫無動靜。

古休心中失望,但下一刻,他腦中驀地又閃過一絲靈光。 作為秋之國的老人,現今口本朝的元老將軍。大黑牛,二狗子們帶著激動的心情走到了灰原誠的面前,並緩緩的參拜說道:


「大名,您終於歸來了。」他們激動的心情已經不能表達出他們內心的喜悅,雙眼之中流出的淚水,更是嘩啦嘩啦的不斷下流。

然而灰原誠看著眼前這幾個痛哭淚如雨下的老頭,他那是一臉的詭異,更是一臉懵逼,他是真不知眼前的傢伙們的身份是誰,因此自然更不會明白眼前的幾個老頭為什麼會這麼興奮激動。

不過他聽到對方叫他大名,那他到也是明白對方是秋之國的老人們。只不過因為時間的流逝,這幾個人都已經變的極為蒼老,灰原誠自然是認不清楚這幾個人在當初是誰,因此他伸出手將大黑牛和二狗子扶起說道:

「你們先起來在說,先說說你們的名字是什麼?」

「啊,大名,我是大黑牛啊!您還記得嗎?」

「是我啊!大名,我是二狗子呀!」

看到灰原誠居然沒有認出二人,兩個老頭自然是有些失望,但更重的還是激動,連忙漲起紅臉,對著灰原誠解釋說道。

「啊!是你們啊!我想起來了,來你們把這丹藥吃下。」灰原誠聽到二人報名字的時候,猛然的還是沒有想起來,只不過看見二人好像傷心欲絕的樣子,他也就裝個好像想起來的樣子,而後給兩人兩顆能夠恢復年輕的靈丹。

「謝大名賞賜。」在答謝完灰原誠之後。二人就將靈丹接過手之後,很快就直接吞下。

一時之間,兩個小老頭的身上散發出一股朦朧的光芒,而後二人的身體也很快變的重新富有活力。

很快兩個年輕的壯小伙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因此在場的眾人不由得一起高呼起來。

「神跡啊!神跡啊!這是神的手段!」

「這一定就是拯救人族的神明七夜大人啊!這肯定是真的七夜大人!」

「啊!天佑我口本朝!聖統天皇萬歲!七夜大人萬歲!」

「……」

而這一任的天皇,灰原誠的孫兒子,安培天皇對著灰原誠跪了下來,並以五體投地之姿,對著灰原誠道歉道:

「祖父在上!孫兒子安培拜見祖父大人。」

「啊,你就先這樣跪著吧!」灰原誠對著這個孫兒子有著極大的不滿,不說其是否參與摧毀楓之村計劃,但其至少也是有著默許的態度!

要知道因為他的這一默許,楓之村死了多少無辜之人,而這些人可是他當初的手下的後人們啊。他那所向披靡的重騎兵其實十有七八可都是楓之村的村民啊。為了他為了楓之國的人們死戰到了最後一刻,最後甚只剩下了幾個人。


而聽說他們也沒有接受宮本清的獎勵,而是選擇了和翠子回到楓之村務農。這樣不求回報的傢伙們,他如何能夠辜負了他們,讓他們的子孫受到如此待遇,因此單下毫不給這安培天皇他的孫兒子留下一點顏面。

而這時的大黑牛和二狗子也終於重新變回年輕的樣貌,估摸著看起來是三十歲左右的成年男子。

二人看著自己身邊的老友變回年輕的樣子,就連忙喜悅的摸著自己富有彈性的臉。一下子更加激動喜悅的淚水就從二人的眼眶之中流了下來。

「謝謝大人!」

「嗯,無需多禮。爾等都是當年的大功臣,這些獎勵應該歸屬於你們。」灰原誠制止了眼前的這兩個傢伙想要跪倒在地對他磕頭的舉動。

「可惡啊,這些傢伙,居然被他們搶先一步!我好恨啊!如果剛才是出率先走出去與大名相認,大名一定也會讓我返老還童的。」這是其他一起和大黑牛和那二狗子一起所一起經歷過戰火的同一輩子的老頭們。

但是他們剛才並沒有走上前去與灰原誠相認,因為他們所效忠的是安培天皇,而不是已經死去一百多年的七夜大名了。

更何況,安培大人也沒有舉動,為了小心謹慎,自己等人還是不要輕易冒險,說不得這個傢伙萬一是個假裝的刺客,而後把他們給宰了可怎麼辦?

這些和大黑牛和二狗子同一個時代的人們一起存活下來的原因,那是因為宮本清在收服了整個口本朝之後,得到了大量的天材地寶,其中不少就是能夠延年益壽的寶貝靈藥,因此宮本清就賞賜給了這些人們。

而他們也正是因為如此活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但雖然說那些天材地寶能夠讓他們延年益壽,但是身體的老化卻是每一日都在進行之中,因此幾個老頭都已經快成為朽木了,因此對與得到仙丹獎勵的大黑牛和二狗子眼中自然是流露出了羨慕的神色,然而,更為過分的事情還是,那安培天皇,在灰原誠露出了一手之後,立馬就慫了。

當然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安培剛剛沒有立馬迎接那是他慌了,他有些害怕,作為安培天皇的他,自然掌握著一定的情報網哪怕那是在陰影之庭之中。他得來了一些可怕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小心謹慎的她還認出了日暮。這下子他就更慌了,畢竟對面的那個疑似他祖父的傢伙面帶不善,想然是心有怒氣。

在得知一些情報的安培天皇咽了咽口水。

別人之所以沒有認出日暮那是因為,日暮當初在外行走身上穿著的往往只是巫女服而已,尤其是在灰原誠死後,日暮只要離開大名府外出遠征之時身上也就是穿著這紅白相見的巫女服而已。一身形象看上去那是何等的英武。

這也是外人對於日暮的印象,但是作為皇室的血脈,他自然能夠看到很多外面看不到的東西。就比如說翠子,宮本清、日暮等人的畫像,那都是這幾個丫頭在這皇居之中嬉戲之作,自然是不可能流落到外界之中。不過作為這些先祖一樣的人物,作為皇室血脈,自然是要時而來來朝聖一番。

而此時的日暮卻是像是一個嬌羞的小貓咪一般站在灰原誠的身邊,無時不刻散發著可愛天真爛漫的氣息,這樣與之以往天差地別的樣子,也難怪這些人會認不出日暮來。

只不過安培天皇卻是認不出灰原誠就是七夜的事情。因為這皇居之中卻是沒有關於七夜的畫像,不如說七夜這個名字都很少在這皇居之間所流傳。畢竟那是一個令人傷心難過的事情,誰也不願意提起。『

「啊,是祖父大人。』趴在地面之上的安培天皇開始瑟瑟發抖,他知道這是祖父生氣的表現。這將意味著他今日生死難料。

哪怕他是他的孫兒子這又如何?就在剛剛他的兒子,也就是眼前這位祖父的孫孫子還被砍死了好幾個。哪裡又會差他一個呢?

然而即使如此,安培天皇心裡卻是一點都沒有升起一絲讓人感受到憤怒的情緒,不如說他極為的理智,心裡還在不斷念叨著,自己的兒子們被祖父砍死之後,祖父的怒火能夠被平息下來。

不要牽連到自己。

至於他做完一個天皇為什麼這麼慫?原因很簡單,他安培天皇做為這些老祖的後代們,當然十分清楚自己先祖們的可怕實力。

就比如說他的祖母大人們,那可是都已經將地獄都收服的仙人,更何況他已經得到消息,日暮老祖此時已經收服了天界和亡者之鄉。

因此他深知,對方只要一想,就可以將他給拍死,一掌就可以讓這繁華的秋明城化作飛灰。而且就他得來的情報。他的祖父是一個嗜殺成性的變態啊,這不過一年左右的事情,殺死的死靈不下數十億。

數十億是什麼概念、?屍山血海啊!

這也是安培天皇看上去極為怕死的原因。

然而看到眼前一幕的副官兒,卻是極為難受的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安培天皇。

就在這一瞬間,往日的夢就此破碎了。

那個她所愛的男人已經死了……這一回是徹底死了!哪怕有仙藥,也就不會那個男人了。

世間就此又減少了一份單純的戀情。

……

『不過灰原誠也沒有讓這安培天皇趴多久,踢了一下安培天皇的屁股,灰原誠說道:

』「好了,你可以起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