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記錄裏面詳細的記載着最近一段時間厄爾東栽贓陷害昌吉兩個姻親家族的事情。

看完這份記錄,厄爾東再也無法保持鎮定了。

他雙眼通紅地盯着阿爾塔,恨不能將阿爾塔碎屍萬段。

他同時也想到了趙鵬並不是信任他。

趙鵬讓他辦這件事情也許是想試驗試驗他,看看他有沒有謀反或者是和無明王攪在一起。 “阿爾塔,你這是幹什麼?”

厄爾東咬住了嘴脣,狠狠地盯着阿爾塔,恨不能將阿爾塔撕的粉碎。

“沒什麼,我只是想和你交換一些東西。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就將這些證據撕掉,並且不向我王報告。”

厄爾東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同意了。

他心裏面清楚,他現在他就像案板上的魚肉,根本沒有一點反抗的餘地,只能接受阿爾塔的要挾。

“厄爾東,聽說你最近娶了一個小妾,她是你們部族裏數一數二的姑娘,我想騎在她的身上馳騁,找到在海浪裏乘風破浪的感覺。不知道你有沒有意見?哦,對了,我最近比較窮,缺很多金子。你能不能幫我籌措一些,十萬兩吧。”

阿爾塔不緊不慢的說,樣子從容,神情嚴肅。

聽到阿爾塔的話,厄爾東目眥欲裂。

他最近新娶的小妾是他們部族裏面最漂亮的姑娘。

他對這個小妾恩愛有加,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裏怕摔了。

可是他現在居然要他把小妾奉獻出來。

一想到自己的小妾要被阿爾塔這個禽獸蹂躪,厄爾東氣就不打一處來。

再加上阿爾塔居然敲詐他十萬兩黃金。這可是一筆天文數字。

他們全家的財富,再加上全族一半的財富,也只不過是十萬兩黃金。

可是現在阿爾塔張口就要十萬兩,這簡直就是在要他的老命。

厄爾東緊緊的攥住了拳頭,雙眼血紅的盯着阿爾塔,恨不能將阿爾塔碎屍萬段。

不過理智告訴他不能這樣做。

厄爾東慢慢的鬆開了攥緊的拳頭,甚至還露出了一絲真誠的微笑。

因爲他心裏面清楚,他打不過阿爾塔。

即便能打過阿爾塔,他也不敢在這裏動手。

這裏可是阿爾塔的勢力範圍。他如果敢動阿爾塔,不但他會死,就連他的家人也要跟着遭殃。

“好兄弟,你能不能換個條件?除了這兩個條件,我什麼都可以幫你。”

“不行,就這兩個條件。你如果答應我就幫你隱瞞,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只能將你的性命交給我王了。”

說到這裏,阿爾塔沉下了臉,滿目兇光的看着厄爾東。

那樣子就像在盯着一隻瀕臨死亡的野獸。

厄爾東張開嘴,想再爭取一下。

他捨不得他的小妾,更捨不得十萬兩黃金。

但是不等他說話,阿爾塔再次開口:“厄爾東,沒得商量。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一個小時後你沒有把人和錢送到我的部族,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說罷,阿爾塔轉過身走了。

望着阿爾塔的背影,厄爾東將他的全部實力集中在腳下。

腳下的地面瞬間龜裂。

一個小時後,厄爾東帶着他的小妾來到了阿爾塔部族。

小妾還不知道她要被送給阿爾塔,一路上和厄爾東嬉笑打罵。

“厄爾東,我們爲什麼要送給阿爾塔塔這麼多黃金。你是不是要和他做一筆大買賣?”

小妾好奇的問。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厄爾東嚴肅的說。

他現在十分鬱悶,特別是看到古麗娜和自己不停地打鬧嬉笑。

“告訴我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讓我高興高興。”

“你一會兒就知道了。”

厄爾東不耐煩的說。

古麗娜撅起嘴,瞪了厄爾東一眼,裝出一副不再理會厄爾東的樣子。

如果是以前,厄爾東這時候肯定會向她道歉,並且哄她。

但是這次厄爾東沒有這麼做,這讓古麗娜心中好奇無比。

幾分鐘後,厄爾東將古麗娜帶到了阿爾塔的房間內。

阿爾塔看到古力娜後,露出猥瑣的目光。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古麗娜面前,用手指擡起了古麗娜的下巴。

古麗娜厭惡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打掉了他的手指。

古麗娜走到厄爾東面前,抱住厄爾東的胳膊,向厄爾東告狀:“老公,這個死流氓居然摸我的臉,你可要爲我做主呀。”

哈哈哈哈!

阿爾塔猖狂地哈哈大笑起來,他一把抓住古力娜的手腕,將古麗娜揪到了自己的懷裏。

他上下其手,瘋狂的親吻古麗娜的臉。

古麗娜瘋狂的掙扎,向厄爾東大聲的求救:“老公老公。”

厄爾東閉上了眼睛,轉過頭向門外走去。

“阿爾塔,古麗娜就交給你了,我希望她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不想看到這樣的女人。”

聽到厄爾東的話,古麗娜停止了掙扎。

她難以置信的看着厄爾東遠去,整個人就像被抽掉了靈魂一樣,呆呆的站在原地。

阿爾塔趁機狂吻着古麗娜:“美人,你現在知道了吧,厄爾東已經將你送給我了。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妾了。”

說到這裏,阿爾塔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他一直都垂涎古麗娜的美色。但是一直沒有機會一親芳澤。

現在終於實現了這個願望,怎麼能讓他不激動呢。

過了好一會兒,古麗娜才反應過來。

她現在終於知道,厄爾東要和阿爾塔做什麼交易了。

不過她不想讓厄爾東做成這筆交易。

她張開嘴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爲了不讓阿爾塔發現,她將嘴裏的血全部嚥進了肚子裏。

慢慢的,古麗娜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精神越來越虛弱,但是阿爾塔並沒有發現古麗娜的異常。

他正處於極度的亢奮中。

大約兩分鐘後,古麗娜突然砰的一聲摔倒在地。

阿爾塔詫異無比,搞不明白古力娜扎爲什麼會這樣。

他蹲下身子想把古麗娜扶起來,古麗娜嘴裏面的鮮血立即順着嘴角流了出來。

知道此刻阿爾塔才發現古麗娜咬舌自盡了。

阿爾塔在瞬間暴怒無比。

他沒有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居然變成了一具屍體。

這實在是太令人憤怒了,也太令人失望了。

阿爾塔覺得古麗娜的死肯定和厄爾東有關。說不定就是厄爾東教唆的。

該死的厄爾東,你居然給我耍陰謀。

既然這樣,那可不要怪我了。

想到這裏,阿爾塔拿着證據轉過身走了。

他要向趙鵬告狀。

他要將厄爾東整死。

很快阿爾塔來到了王庭中。

趙鵬冷冷地看着阿爾塔。

“我王,我有一件事要報告你。”

“你是不是要告訴我,你敲詐勒索了厄爾東的小妾古麗娜和十八兩黃金?” “你是不是要告訴我,厄爾東投靠了無明王,正在陷害另外兩個部族,對嗎?”

聽到趙鵬的話,阿爾塔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他就像被置身在冰窖裏一樣徹骨的陰冷浸透了他的骨頭,也浸透了他的靈魂。

趙鵬怎麼會知道?

他是怎麼知道的?

難道他又在暗中安排人監視我嗎?

其實趙鵬誰都不相信。

他早就在厄爾東和阿爾塔去做事情的時候,派出自己的貼身侍衛去監視了。

他甚至還啓動了安插在厄爾東和阿爾塔身邊的眼線。

這些人很多年前他就安排下去了,只不過一直沒有用,以至於有很多眼線甚至都覺得,他們就是這個家族的人。

原來當初趙鵬暗算無明王,在第一輪大清洗的時候,就將這些人安排了下去。

現在趙鵬覺得是該用這些人的時候了。

“我王饒命,我王饒命!我不該爲了一己之私勒索厄爾東。”

“阿爾塔,我那麼對你。想不到你卻這樣對我。你覺得我該怎麼處置你啊?”

趙鵬的聲音陰冷無比,就像冬天裏的寒風吹過了阿爾塔的身邊。

阿爾塔瑟瑟發抖,跪在地上,等着趙鵬對他的處罰。

“我問你話呢,你爲什麼不說?”

趙鵬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就像針一樣刺進了阿爾塔的耳膜裏。

阿爾塔戰戰兢兢的說:“全憑我王處置,無論我王怎麼處置,我都願意接受我王的懲罰。”

他此刻準備任由趙鵬宰割,其實他心裏面也清楚,他即便反抗也沒有任何用,因爲實力決定了他只能任人宰割。

“好,那你就自盡吧。”

阿爾塔聽到趙鵬的聲音,心中升起了無限的憤怒。

可是他不敢將憤怒表現出來,只能默默地忍受。

阿爾塔謝恩:“多謝我王仁慈。”

他舉起手掌準備拍碎自己的天靈。

就在這時,一股隱形的力量打在阿爾塔的手腕上。

阿爾塔只覺整個手臂都癱瘓了一樣,連動都無法動。

“看在你誠心認錯的份上,這次我就饒了你以及你的部族。但是如果還有下一次,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趙鵬對阿爾塔已經動了殺心。因爲他不允許別人違抗他的命令。

但是他現在缺人手,整個大耗族因爲上次大清洗死去了四分之一的人。

他不想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如果殺了阿爾塔,再殺了阿爾法以及那兩個部族,那整個大耗族就將再失去四分之一的人口。

這是他無法承受的。

所以趙鵬準備先饒過阿爾塔,讓他繼續當狗腿子。

聽說趙鵬不殺自己了,阿爾塔激動無比,他跪在地上砰砰砰地繼續磕頭。

“記住了,以後不要跟我耍小聰明,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一戟平三國 “多謝我王仁慈。”

“你覺得厄爾東誣陷那兩個家族也是和你一樣因爲一己私利嗎?”

趙鵬想知道,厄爾東誣陷另外兩個家族是背叛了他,想讓大耗族產生內亂,還是像阿爾塔一樣,只是爲了一己私利。

如果厄爾東背叛了他,他就殺厄爾東的全族。

如果厄爾東只是爲了一己私利,趙鵬就將他留下。

畢竟現在是用人之際。

說不定哪一天無明王就會帶着四王的手下打過來了。

“這個……我不好說。”

阿爾塔現在剛保住了一條狗命,他不敢胡言亂語,他怕自己一不小心說出的話會惹惱趙鵬,到時候他又會陷入危機。

“放心大膽地說,說錯了我不會怪你。不過我希望你以公平公正的原則來討論這個問題,而不是心存私心。否則的話你也知道有什麼後果。”

趙鵬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提醒了一下阿爾塔。

阿爾塔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我王,我是這樣想的。厄爾東可能是因爲一己之私。當初他殺雙狼部族的時候,可是非常賣力。我想他不可能背叛你。不過他對另外兩個部族,爲什麼會這樣做。我有些想不明白。因爲他們之間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利益糾葛,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好的,我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

趙鵬擺了擺手,示意阿爾塔可以走了。

阿爾塔如蒙大赦,立即轉過身離開了。

秦巖等了很長時間,大耗族內也沒有發生暴亂。

趙鵬肯定是因爲大耗族內部消耗太大,纔沒有大開殺戒。

同時這也說明厄爾東並沒有把水攪渾。

他立即將雙降叫了過來。

“我王,你找我有什麼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